追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在线阅读 - 第175章 空棺

第175章 空棺

        第175章空棺

        薛瑞的拳脚功夫也不错,已经帮着拦住了两人。魏圳更不用说,一举手,一抬脚之间,已经有人应声倒了下去。

        封念原本拦在水晶棺材前方,但对方那名带头的女人直接对上了她,那女人的身手与她不相上下,她们两人打得难分难解。

        就在这个间隙,对方已经有两人顺着铁索朝着平台上而去,他们望了水晶棺材一眼,两人一头一尾,竟想要直接抬走水晶棺材。

        封念自是不会让这伙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带走水晶棺材,她一个格挡,格开了那女人,快速地跑到了其中一条铁索下,她直接旋转了其中一条铁索下方的水晶钥匙,只见那铁索晃荡一声,直接往上上升了半米左右,其他三条铁索也被拽得不停地震动。

        平台的晃动,竟让在平台上的两人站不稳,直接从台上摔了下来。他们吃疼地站起身,恶狠狠地望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封念却一丁点也不在乎,神色从容不迫。那两人直接冲了上来,对上了封念。

        那女人不顾铁索的剧烈晃动,直接用手拉住了其中一条铁索,脚尖一勾,直接轻盈地跃上了平台。

        她轻轻地推了推水晶棺材,棺材盖子竟轻易地被她挪开了,只挪开了大概三十公分的间隙,她看到了水晶棺材内的情景。她状似无意地说了句,“怎么少了两具?”

        就在此时,薛祥带着数十名魏家的保镖出现在了四周,原本不相上下的局势一下子就扭转了过来,那伙人已无力抵挡。

        那名带头的女人咬了咬牙,用气愤不已的声音低声吼道,“撤。”

        那伙人得到命令后,配合迅速地隐藏进去暗处。

        薛祥原本还想要带人追上去,被封念拦住了,“别去了,墓里情况不明。”

        她又走到了铁索处,将水晶钥匙复原回了原状,平台又出现在了距离地面不远处。她望了水晶棺材一眼,棺材内什么东西也没有,竟是一具空棺!

        “魏爷,把它带回去?”

        魏圳宠溺地应承了下来,众人将水晶棺材带了回去。

        ————

        将水晶棺材带回来之后,封念请了香婆婆帮忙掌眼,要论在棺材上的见解,尊城内应该极少有人能够比得过香婆婆了。

        香婆婆将水晶棺材前前后后都看了个遍后,这才缓缓说道,“水晶打造而成的棺材,世间少见,可这具棺材明显不止一层。”

        她指了指棺材的内壁,“这里是一个镶嵌的地方,所以我估计这具棺材内,最起码还有一具内套的棺材。”

        “应该还有两具,”因为封念忆起了当时在墓里头,那名带头的女人说了一句,“怎么少了两具?”

        香婆婆皱了皱眉,“这是龙子墓带出来的水晶棺材?”如果这水晶棺材真的有三具相套在一起,那就是了。

        “据说是龙子墓,可是我们进去的时候,这水晶棺材就只剩下这一层了,其他两层没看到,而且还有其他人也在打这棺材的主意,”封念将手撑在了下巴处,那伙神秘人在魏家的保镖出现后,竟能迅速地退出去墓里,实在不简单。

        魏圳还拜托了雷杰文查看关于外沙镇四周的监控,可无一例外,那些离开外沙镇的监控视频,都在一天内损坏了,也就是说,魏圳根本就查不到那伙人到底是往哪个方向逃走了。最重要的是,那伙人的实力不容小觑,他们能够在调查局掌握的监控上动手脚。

        ————

        城郊别墅。

        那日在龙子墓内,与封念交手的人,正是左惴昔。此时的她正跪在江夫人的面前请罪。

        “母亲,是我能力不足,没有能够将水晶棺材带回来。”她低垂着头,江夫人看不清此时她脸上的表情。

        江夫人将桌上的茶杯直接扫落,滚烫的茶水落在了左惴昔的肩膀上,她的肩上还残留着茶叶。但是她仍旧跪着,一动不动,等待着江夫人的怒气。

        “我筹谋了这么久,你连一个棺材也带不回来?”她手上的青痉冒了出来,没有来尊城之前,左惴昔一直是她引以为傲的女儿,怎么这段时间里头,左惴昔一直没有能够让她觉得放心。

        “水晶棺材只剩下最外面一层,内里的两层都不翼而飞,那棺材,是,是封念带走的。”她咬着牙,茶水是滚烫的,她的肩膀上被江夫人茶杯里的茶水烫着了。

        一听到封念的名字,江夫人坐不住了,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可有发现什么?”

        “没有,人我都带走了,半点痕迹都没留下。”左惴昔没想到一提到封念,江夫人就坐不住了。

        江夫人背着手,想了许久,一转身,这才发现原来左惴昔仍跪在冷冰的地上,肩膀上的茶水早已在她的衣服上留下了茶渍。她淡淡地说道,“下去吧,记得,一定要找到水晶棺材内的其他两具。”

        左惴昔应承了下来后,便退了出去。她直接去了周艳琼所在的房间外。周艳琼在别墅内养伤,她的身边一直都有医生在。左惴昔这是准备去那让医生给她找点烫伤膏。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她在周艳琼房间外,遇到了来探望周艳琼的周自。

        周自自从答应了江夫人绣制黑嫁衣之后,一直日以继夜地研究着黑嫁衣的制法,只是他偶尔,会来看一看周艳琼。

        “左小姐,”周自率先跟左惴昔打了声招呼,看到左惴昔额头上的冷汗,手又捂着肩膀,便猜到了左惴昔是受了伤,来这里找医生的。于是他复又转身,将周艳琼房间内的医生喊了出来。

        原本医生要替左惴昔检查肩膀上的伤,但被左惴昔拒绝了,她只让医生给了她一罐烫伤膏。随后转身离开。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周自竟然追了上来,“左小姐,命是自己的,要好好爱惜才是。”

        周自的话,让左惴昔停下了脚步,“周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黑嫁衣,是历代封家女子所属,不是封家女子,即使穿上黑嫁衣,进入天坑,也无济于事,反倒会害了自己的性命。”周自打从知道他所绣制的黑嫁衣是为左惴昔量身所制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着主意了,他想要拉拢左惴昔,他不相信,左惴昔对于黑嫁衣的事情会一无所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