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魏爷的未婚妻是玄学顶流在线阅读 - 第5章 棺材

第5章 棺材

        第5章棺材

        “咳咳,”温闻清了清嗓子,脸上挂起了笑容,正准备开口说明温家请封念来的缘由的时候,却被封念打断了,“在后堂吧,带路。”

        管家立即笑呵呵地带着封念往后堂而去,温闻也紧随其后。见到她能一眼看出问题在后堂,温闻也多了几分信任。

        只是当众人来到后堂的时候,温柔尸体的变化比一个小时前又严重了不少,水从棺材的四个角直接滴落在地上,后堂的地上几乎都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水坑,温柔脸上的表情又狰狞了不少,双眼甚至还开始流出血泪。整个后堂的温度,冷冰冰的,如同身处在一个大的冰库之中。

        见到这个情景,温闻怕得后退了几步,而管家干脆躲到了后堂门外。封念却截然相反,她直接走到了温柔的面前,拿出一根黑色的桃木钉,对准温柔的额头,按了下去。

        木钉入额,温柔闭上了双眼,随后慢慢地倒了下去,地上的水迹依旧没有消失,只是后堂内阴冷的感觉散去了不少。

        “大师,这样就可以了?”温闻见到温柔已经缓缓地闭上了双眼,脸上狰狞的表情也逐渐散去,恢复一脸的平静,身上的水迹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涸,他脸上的笑容不禁加深了几分。

        “是大大的不可以!”温柔的尸身虽然已经恢复了一些,可实质上的问题没有解决,她仍旧不会安宁。

        “生不睡柳,你们家有用柳木棺材的传统?”封念指了指这口黑漆漆的棺材,只一眼,她就看出了这口棺材是用百年柳木制成,阴气甚重,只要一靠近都会觉得冷气逼人。

        温闻立即转头看向了管家,他才刚从外地赶回来,就被温柔尸身的变化分去了所有的注意力,反倒没有看出这棺材的问题,虽然不大懂棺材的门道,可见到封念表情严肃,他忽然感到似乎闯了大祸了。

        管家也是一脸的茫然,他只让人赶紧找来一副棺材,却没有想到是柳木棺材啊,这棺材都黑漆漆的一个样,他哪里懂得怎么分辨啊。

        见到管家和温闻的样子,封念重重地摇了摇头,柳木招魂招怨,睡入柳木棺材,会让死去的人不得安宁。要是处理不好,温家绝对会有灭顶之灾。更何况用了柳木棺材的人家恐怕会绝后。

        温闻现如今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了封念身上,低声问道,“那我立刻让人重新去挑选一口上好的棺材,请大师为温家做做法?”

        封念却没有接话,反而在柳木棺材旁慢慢地踱着步。

        棺材内的女孩子年约十四岁,双眼紧闭,鼻子高挺,小嘴秀气,一头亚麻色的卷发披散在肩,虽然脸色惨白,生前一定是个小美人,似花一样的年纪就溺亡,有些可惜了。

        “除了这里,家宅内可还有其他的变化?”封念忽然开口问道,因为她察觉到了有黑气环绕在了这温宅之内。

        直到此时,温闻已经对封念多了几分信任,他立即示意管家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给封念知晓。

        听完管家的描述后,封念对温宅是有了或多或少的了解。温家夫人枕头边一连几日出现物件,应该是鬼的恶作剧;而温柔尸身的变化,这是温宅内有人离世,阴气上升,让邪祟有机可乘。这两件事情,应该都是同一个邪祟所为,看来今晚这邪祟还会继续出现。

        让温家的人重新替温柔准备另外一口棺材,将温柔移过去之后,封念却制止了温闻让人烧了柳木棺材的举动。因为那邪祟极有可能是因为这口柳木棺材而来,留着这棺材,才能引那邪祟再次现身。

        温闻一切都听从封念的嘱咐,让人先将那口换下来的柳木棺材并排摆放在了温柔新棺材的旁边,后堂内摆着两口黑漆漆的棺材,看着让人心里发毛,而且后堂的温度似乎又下降了不少,还时不时有风吹过,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管家带着封念去了客房,因为今晚,封念会留在温宅,等待那邪祟露出真面目。

        入夜了,温宅周围都静悄悄的,今晚封念特地交代了,谁都不能离开房间,否则后果自负。温家上下都感受到了今日与往常的不同,自是没有人敢在房外逗留,一大早都早早关了门歇息了。

        透过客房的窗户往外望去,惨白的月光照着温家的后院,花坛内剩下一半未铲除的红色玫瑰,在月光下发出妖艳的红色,若有若无的花香飘入了客房内。

        “啪嗒啪嗒,”一阵欢快的脚步声,在空荡荡的廊外响起。温宅内所有人都已入睡,不用问,此时的脚步声就是那邪祟的。

        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封念知道,它,来了。

        握紧手里的符咒,封念站起身,她已经做好准备了,就在此时,她的头阵阵发晕,眼前的景象渐渐模糊,她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着了道,她望向窗外的玫瑰花,花依旧开得鲜红,那些花香有问题。在她彻底失去知觉之前,看到了眼前出现了一双大红色的鞋子。

        ————

        夜半,万籁寂静,空气温度低的异常,月光投射下来甚至能看到蒙蒙的瘴气。

        城南公墓,一顶黑色的轿子,缓缓地行走在路间,时不时地响起草丛被轿子擦过的“沙沙”声。这是一顶硬衣式、二人抬的轿子,宝塔顶形,平常的轿子轿身都是富贵花开的图案,可这轿子轿身却满满都是恶鬼。更恐怖的是,这轿子没有轿夫抬着,还是这么晃悠悠地往前而去。

        风一吹,掀起了轿子门帘的一角,只见里头静静地躺着一名女孩。这女孩身穿运动服,白皙的皮肤,瓜子脸,一头秀发就这么散落在肩头两侧,嘴唇紧抿,双眼紧闭。她就是封念。

        轿子晃晃悠悠,忽然在一处停下,一口漆黑的棺材就这么出现了。

        原本以为无人抬的轿子旁忽然显出两个活死人。这两名活死人其实就是死去的人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怨气,仍支撑着他们的尸身行动。没有了生机,身上的皮肤会慢慢溃烂,肌肉会慢慢腐烂,最后化成白骨。这两名活死人身上的肌肉已经开始腐烂了,浑身上下还散发出腐肉的味道。

        封念就被这两个活死人轿夫生生地从轿子里头拽了出来。漆黑的棺材就这么被置放在刚刚挖好的大坑内,大坑周围的泥土还是湿润的。

        封念被人一拽,这才缓缓地清醒了过来,刚才自己似乎觉着在轿子内晃晃悠悠的,现在睁眼一看,才发现自己真的被人,不,被活死人从轿子内拽了出来。自己这是遇到了活死人抬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