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带着嬴政反大秦!在线阅读 - 第726章 燕妃当在大风山调养

第726章 燕妃当在大风山调养

        秦国,章台宫,北燕殿

        中书府府衙之人,气势汹汹赶到了燕妃面前,为首太监,该有的礼数却是半点没有缺失。

        为首胖太监,深深的看了燕妃一眼,又扫视了殿中四角,像是瞬间恼怒了起来。

        “陛下不在,你们这些仆役,就是如此伺候娘娘的?这殿角,都有蜘蛛网了,也不知道打理?娘娘,这群宫女不行,奴才看,还是中书府,重新为娘娘配置仆役,只怕伺候的才尽心一些?”

        胖太监装腔作势,燕妃只是冷冷的回了一句。

        “那就不用了,这是我使老了的人了,就是粗苯些,用着放心,其余人到北燕殿,只怕未必是为了伺候我来的!”

        燕妃讲话夹枪带棒,胖太监低着头,干笑了两声,眸子中闪过一丝厉色。

        “娘娘,现在咸阳城闹疫气,陈大人说,怕是洛阳传来的,娘娘万金之体,在此处怕是不安全,还请娘娘移宫去阿房宫西殿!”

        “此殿上月才修成,真的称得上富丽堂皇,娘娘不住,又有谁敢住的?”

        胖太监几句话说完,燕妃脸上的神色马上就变了。

        她只觉得腹中又隐隐的疼痛起来,气的一下站起身。

        “阿房宫还没正式启用,人烟稀少,关防等事,哪里能和章台宫相比?让我搬家,是陈云的主意?笑话,他也有权让我搬?”

        燕妃怒极,瞪视这面前的胖太监,胖子却并不着恼,只是连连赔罪。

        “娘娘,这移宫,不是中书令的主意啊,此事,是扶苏公子府邸之意,大公子乃是陛下旨意,监督朝局,这,这,娘娘还是答应了吧,要不我们夹在中间,也实在是难呢!”

        胖太监连声解释,燕妃脸上却是闪过一丝鄙夷之色。

        “什么大公子府邸,就说是那个弥妃之意就是了,笑话,我是她的母妃,她反而能来指使我了,不搬,今日,怎么也是不搬的,到了阿房宫,只怕连点照应体面都没了!”

        燕妃虽然天真纯净,却并不傻,说话斩钉截铁,绝不妥协的余地。

        胖太监要是平日,哪里敢惹燕妃?只是现在,自己的身家性命,早在陈云身上了,今日带着甲兵来,就有强行之意的。

        他闻言叹息了一声,回身对着殿外校尉嘱咐。

        “娘娘心绪不好,一会搬东西的时候,小心着点!”

        “娘娘肚中,可是陛下的龙种,惹怒了娘娘,大公子和中书府令大人,都是不答应的!”

        胖太监今日带进宫来之人,都是赢同身边死士,听了公公之言,齐声应了一“诺”字,就虎狼一般的扑了上来,直把燕妃,视做无物。

        燕妃看了,已经是气的手足酸软了,她骨子里不是委曲求全之性格,捧着肚子,几步走到了胖太监身前,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甩了过去。

        “我说不搬,你这猪是听不懂吗?”

        胖太监脸上多了几个指印,口中连连告罪,那些甲士,却是动作不停,今日,摆明了就是要欺负燕妃,看着面前皇妃脸如白纸,胖太监脸上,隐晦的闪过了一丝得色。

        眼看今日这个眼前亏,燕妃就要吃,殿外,忽然传来了推搡喝骂之声。

        这声音越来越大,伴着“啊!”的一声惨叫,一队甲士,在卫尉蒙毅,大风山将军章立的统领之下,直向此间而来。

        方才一声惨叫,就是郎中令的兵,让路慢了一些,被章立身边大风山悍卒,一刀砍倒在了地上,一条胳膊都被卸掉了。

        秦风还不知道老秦叔身份之时,大风山,就不是咸阳九卿之兵能够染指之地了,现在,此地更是秦国独一无二的特郡中的特郡。

        章立乃是章邯胞弟,手下甲士,都是当年随着秦风的老人,配上大风山最新锐的军械,哪里会把什么郎中令护军放在眼中。

        方才赢同手下一个校尉,多问了一句,现在已经躺倒在了地上,剩下众人,自然再无人刚挡卫尉之路。

        “燕妃万金之体,如今正当养胎气之时,蒙毅得陛下谕令,特请燕妃移宫大风山,今日特来迎驾,敢问燕妃,可有移宫之意!”

        得到了陈立的提醒,三公和蒙毅,都注意着燕妃府邸之事。

        三日前,赢同军宿卫北燕殿,此事当晚就被蒙毅得到了消息。

        秦国军中,蒙家影响力实在惊人,赢同之军调动,哪里能够逃过三公的法眼。

        郎中令军进宫宿卫的第二日,大风山和卫尉府的兵,就藏在了北燕殿不远处,只等稍有不妥,就果断出手。

        这才等来来今日,两股人同时要移驾燕妃。

        相比阿房宫,大风山在燕妃心中,可以算得现在难得的极乐净土了。

        “愿意,愿意,我愿意暂且避居大风山,以养胎气!久闻大风山最是亲近,当年去过半日,现在还不敢相忘!”

        同蒙毅,章立说话,燕妃又恢复了小女人之态。

        卫尉,大风山将军听到了燕妃之言,都是心中大喜,章立更是拔出剑来,跪在了地下。

        “陛下临走之时候嘱托,燕妃之事乃是大事,娘娘,当年陛下和殿下所居住的大风山顶,河谷低洼之处,都修建了宫阙,比起章台宫,用度断断不可缺!”

        “事情颇急,还请娘娘现在就随去大风山,车驾就在殿外!”

        “好,就是如此,环儿,你带着大家一起,除了平常所用,其他东西,都不要了,对了,立御医的药包,一定记得带上了,咱们走!”

        “自从陛下不在,这章台宫,简直成了囚禁燕凤的囚笼了!”

        燕妃轻蔑的扫视了胖太监一眼,随着蒙毅,就向殿外走去。

        “这,这,陛下走的时候,可是说过,内宫之事,都是中书令做主呢,我这里有扶苏公子之令,蒙大人,章将军,你们要违法度吗?”

        坦白的说,胖子说的没错,嬴政和秦风离开咸阳的时候,确实叮嘱过,这些事体。

        这自然是两人也没想到,弥妃一下子就制住了扶苏。

        蒙毅何人?听了胖子的话,理都没理,只是冷笑一声,直直的扈从着燕妃,就向殿外而去了。

        章立却是铁血性子,方才燕妃眼角含泪,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玛德,殿下对未来小弟弟,小妹妹的娘亲,都很是礼遇的,今日在咸阳,皇妃居然被宦官这种阴微小人折辱,他的心中,也是憋着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