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网游小说 - 我是剑仙在线阅读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北上

第三百九十八章 北上

        夜晚。

        林昭上线,做了一个简简单单的二转任务,获得了“剑师”的头衔之后,就匆匆返程了。

        包裹里被400具神龙弩塞得满满当当,先传送至山海关,再从山海关传送去雪域天池,心头踌躇满志,脸上的笑容都无法掩饰,对于他而言,这是400具神龙弩那么简单吗?不,这简直就是400套喀秋莎100联发火箭炮的发射装置啊!

        游戏中,正值清晨。

        营垒之中,林昭一套套的往外掏神龙弩,此外还有一大堆的备用弩箭,可以用来替换装填,当林昭将一大堆东西都掏完之后,沉声道:“这是墨家高人打造的神龙弩,能连续发射弩箭,对魔族铁骑会有相当强的克制能力。”

        杦栀、木笡、楚雨、徐盛等人的眼中泛光。

        林昭继续道:“每一具神龙弩需要3个人一起操纵,所以从各营之中挑选出1200人,组成一支专门发射神龙弩的队伍,此外,这些人的骑战训练也不能落下,必须要求他们下马能发射神龙弩,上马就要能提剑杀敌,都清楚了吗?”

        “是,大人!”

        一群人齐齐点头。

        不久后,1200名雪域骑卒被挑选出来了,有原先的老人,也有徐盛带来的人,不分亲疏,神龙弩沉重,想要操纵、运输都需要极大的体力,所以挑选出来的都是清一色的青壮,按照林昭的意思,这群人必须在最短时间内熟悉神龙弩的使用,备战魔族铁骑!

        毕竟,那羽枫虽然在几场大战之中连续受挫,但手底下的魔族铁骑至少还有3w人以上,雪域军团真要碰上这三万魔族铁骑,一个不小心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

        ……

        清晨,田埂上,陈犇跟着木笡,一板一眼的练拳,不远处的石桥上,桐予则在立剑桩,温养剑意,一样的无比认真。

        林昭提剑走在田埂上,远远的看着几个人,伸手一拂,将之前就爆出的100级技能“破剑式”给学了,顿时浑身洋溢着大家风范,剑刃一抖,对着不远处的一片空地发动了新技能,顿时一缕缕剑道气机迸射,前方凝聚出一道光幕,无数飞剑朝着前方飞去,“蓬蓬蓬”的声音不绝,一缕缕雄浑剑气斩杀下,草叶断折,漫天飞舞。

        林昭可以移动,伴随着他的移动,这一整片的飞剑袭杀也会跟着一起移动,定向、群杀、穿透,这sss级的剑系技能确实堪称是剑侠迄今为止的最强技能了,特别是在团队战中,己方有几个破剑式剑侠发动攻势的话,对敌人的锋线所造成的压制力将会是无法想象的。

        “哇……”

        陈犇扭头看去,脸上满是羡慕:“林昭哥哥的剑术好厉害啊……”

        木笡挠挠头,他是天元境武夫,其实在他看来林昭的剑术还真谈不上厉害,这个破剑式花里胡哨的,中看不中用,一拳多半就破了,不过他可不敢把这种花说出来,林昭一怒,他木笡接下来在雪域天池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毕竟,杦栀、楚雨、桐予、冬藏她们几个,哪个不敢欺负他,他木笡在雪域天池堪称是“境界最高,地位最低”,这一点毋庸置疑。

        石桥上,桐予看向林昭,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原本以为林昭哥哥这个剑修是个货真价实的下五境,可刚才那一抹剑意看起来就有点中五境的意思了,有生之年应该也是能破境到中五境的,至于上五境剑仙嘛……不好说,以他的资质多半是遥遥无期了!

        ……

        “哟~~~”

        不远处,一位邋遢汉子左手插在衣兜里,右手拿着一块军中面饼啃着,也不喝水,身后背着一柄朴实长剑,整个人邋里邋遢,跟野修十分相近,正是雪域天池的看门人唐广君,他路过石桥,看了一眼桐予,笑道:“桐予,练剑呢!?”

        “嗯!”

        桐予点点头,其实她跟唐广君谈不上太熟,很少说话,这看门人看人的眼神怪怪的,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说不上来。

        “不错不错。”

        唐广君笑道:“剑仙胚子,练剑的年龄虽然晚了一点,心境上的缺口也比较大,心头的仇恨与杀机也藏不住,但是没关系的嘛,有林婉华这么一个好师父,将来入十一境是没问题的,但是十二境嘛,就不好说咯~~~”

        林昭皱了皱眉。

        唐广君走在田埂上,一屁股坐下,看不远处的陈犇练拳,一边咬着面饼一边品评道:“出拳软弱无力,就这还好意思说是天生神力呢?陈犇啊,你小子运气好,被山主一眼相中带回来了,你可别没出息让山主失望啊,把山里人心头的质朴去一去,多一点杀气,不然就你这拳意还好意思说戎马拳法?将来妖族来了,你这小拳头给人家妖族大爷捏肩捶腿呢?”

        陈犇一下子就愣住了:“那我……该怎么办?”

        “别听他废话。”

        木笡皱了皱眉,道:“唐广君,看好你的大门就是了,我们雪域天池年轻一辈的修炼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是是是。”

        唐广君打着哈哈,笑道:“你木笡大爷一百多年了还是十一境,甚至连重生境的一根皮毛都看不见,为何?胸中一口杀气太少了,武夫练拳如果一味是为了守,那就没有意义了,把拳头递出去,当恶人才能打开心境,你跟陈犇两师徒的问题其实是一样的,杀气太少,心中顾虑太多,解决的问题也很简单,多打几场仗,多杀几个人,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

        木笡眉头紧锁,目光中透着怒意。

        但偏偏,一切都让这唐广君给说对了,木笡确实一直看不到天元境的边界,似乎此生都要留在天元境一样,而且心中顾虑诚然不少,特别是当年几乎战死,被大妖打出的伤势,多半会成为此生的心魔,不破心魔,就别想踏入重生境了。

        ……

        这时,林昭已经奔雷剑归鞘,走到木笡、陈犇不远处的田埂上,看了一眼唐广君,道:“说够了?”

        “啊?是山主大人啊……”

        唐广君急忙抱拳:“唐广君,参见山主!”

        整座天池山,唯有林昭,能让唐广君如此恭敬,别人的话,唐广君可没放在眼里。

        “跟我走走?”林昭笑问。

        “嗯。”

        两人循着田埂,沿着白鱼溪而行。

        “唐广君。”

        “在,山主。”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你来雪域天池的意图是什么。”

        林昭转身看向他,目光冰冷,道:“但我知道,你唐广君在天池山看门绝非所愿,我能看到你心头的狂躁与浮沉,更能看到你眼中的戾气与杀机,但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动雪域天池上的任何一人,哪怕是你的境界再高也不行。”

        “是!”

        唐广君抱拳:“只要山主一句话,唐广君哪怕是刀山火海也绝不皱眉,请山主相信我,唐广君对您绝无半分忤逆之意。”

        这个,林昭知道,他看得出来。

        他所困惑的是,唐广君到底是什么人,来雪域天池有什么目的。

        “你觉得桐予如何?”

        “小小年纪,心机略重,这样很容易早死的。”唐广君咧嘴一笑:“如果山主点头,我倒是可以给桐予一道机缘,让她经历一遍生死,让她彻底臣服,她是雪域天池的人,对山主您就应该服服帖帖,再无半点桀骜。”

        “够了!”

        林昭怒目:“这样的话,我不想听第二次,桐予是怎样的人就是怎样的人,轮不到你唐广君在这里指手画脚,在这里给我挑拨离间!”

        “在下知错,山主息怒!”

        唐广君急忙低头。

        林昭本想再问问他对陈犇、木笡,甚至杦栀的看法,但已经不想问了,负手而去。

        ……

        看着林昭的背影,唐广君忽地呆若木鸡,眉心处传来了刺骨的灼痛,他缓缓坐倒在地,神色痛苦,一身冷汗,就在耳边,传来了兵圣的声音:“下次再有对小师弟不敬,就不是这种惩罚了。”

        “是,掌门……”

        “还有。”

        兵圣淡然道:“你眉心中的这缕剑道印记与小师弟的本命契合,所以,当有一天小师弟对你动了杀心的,印记会自行发动,夺你性命,到时候我想救你都不行了,望你自重。”

        “知道,知道……”

        唐广君咬着牙,身躯摇晃了几下,这才起身去返回自己那破破烂烂的木屋。

        ……

        傍晚,一道飞鱼传书飞入兰溪城帅府之中。

        谋士秦伤取下传书,展开看了一眼,递给了李纯阳。

        李纯阳立于后花园中,剑眉紧锁:“这支魔族铁骑连续突袭了多个北方人族村落,杀人劫掠无数,看起来,王敬之的话也不能全信。”

        “哼!”

        秦伤冷笑一声:“蝇营狗苟之徒的话,自然信不得。”

        “先生觉得当如何?”

        “林鹿军团北上,彻底吃掉这支魔族铁骑,如何?”

        “北上?”

        李纯阳不禁倒吸了口气,距离上次北上已经是一百年前了,当年的李纯阳率领二十万西蜀铁骑北伐,何等威风,如今当了数十年的北帅,是不是连北上的心气都没了?

        “大执戈?”

        “嗯。”

        李纯阳轻轻揉碎了传书,铁拳轻轻按在栏杆上:“再等等吧?”

        ……

        此时,兰溪城的护城结界忽地泛起一抹涟漪,紧接着一缕金色身影出现在了帅府外,她一袭金色甲胄,身披金色斗篷,发髻上配着金色冠冕,手握金色长剑,整个人都洋溢着磅礴的神祇水运气息,身形出现的瞬间,整座兰溪城都像是被笼罩在江河之中般,给人一种无形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