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金手指试用员在线阅读 - 第748章:好的不灵坏的灵(4)

第748章:好的不灵坏的灵(4)

        “这个金手指不太好用啊,另外原身其实没有死亡,只是灵魂不知去了哪里也是件麻烦事,我到底该想方设法把原身的灵魂找回来,还是该怎么办?”

        等看完自己这次随机到的金手指之后,丁云才连带先前的问题一起思考。

        并且为此纠结的很。

        毕竟她以前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完全没有前车之鉴啊!

        最终丁云只能暂且决定,还是得优先完成自己往世界本源当中铭刻烙印的任务,甚至于还得抓紧时间早点完成。

        免得回头自己相关任务没完成,原身灵魂就先回来了,那样无疑更麻烦。

        虽然她不怕自己斗不过原身灵魂。

        但毕竟这身体是人家自己的。

        人死了被她占了是一回事,人没死被她占了,然后人还回来了,再不还。

        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因此,丁云很快就忙碌了起来,忙着一边根据原身记忆了解世界情况,一边思索分析自己该通过什么手段,或者什么渠道增加影响力,尽快铭刻烙印。

        ……

        家里客厅。

        刘国周娟夫妻俩正愁眉苦脸的坐在沙发上,小声的讨论着亲闺女的问题。

        “老伴,这么下去也不行啊。

        小云她都一个月没出门了,从那天回来就稍微有些神神叨叨的,还整天在自己的屋里布阵,然后用那个取血针扎自己的手指头取血,这明显不太正常。

        咱们要不还是把她送医院去吧。

        不能再讳疾忌医了。

        她这情况眼看着越来越严重。

        再这样下去,我怕她哪天连自理能力都没有了,咱们活着是能照顾她,可咱们这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多久,总不可能真指望阿离他们给他们姑姑养老吧。

        不对,现在已经不是养老问题了。

        我怕我们没死,她先出事啊。

        不行,必须得把她往送医院去!”

        眼看闺女变得越来越神叨,越来越不正常,周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此时更是已经彻底按耐不住,说完就想站起来去敲门,打算把丁云强制送到医院去,再怎么有风言风语说自己闺女是神经病,那也好过真有病不去治。

        拖得越来越严重,

        彻底难以治疗好啊。

        不过刘国还是赶紧站起来,一把把他媳妇给拉了回来,努力压低声音道:

        “你声音小点,别被闺女听到了。

        闺女这样我也不想啊,可是一旦把闺女送去精神病院,那到时候精神病这三个字就得跟着闺女一辈子,即便真治好了,回头外人也还会说她有精神病。

        只是不知道哪天发作。

        还有,咱大孙子二孙子和大孙女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这事情要是暴露出去,外人知道他们姑姑有精神病的话,谁能不怀疑他们会不会遗传啥的。

        所以绝对不能当庭广众的把闺女往精神病院送,你听我的,咱先缓缓,咱先看看能不能约个心理医生上门,跟闺女聊聊之类的,即便真的确诊了,那咱们也可以先说通闺女,带她出门旅游。

        把她带到其他城市治疗。

        总之,这事还是得悄悄的进行。

        不能弄得众人皆知啊!”

        精神病跟其他病不一样,这是一种难以根治,具有基因遗传性,同时被人误解很深的疾病,刘国的想法是即便不为了闺女的未来想,那也得为自己孙子辈的孩子未来想,没有哪家愿意让自己儿子娶,或者让自己的闺女嫁给疑似有家族精神病遗传的人家,真爱也不行。

        再怎么说自己闺女是受了刺激,悲伤过度导致的,那也不影响别人怀疑。

        所以当然是能遮掩就遮掩。

        “那行吧,不过用什么借口呢,上次我不小心说了句,建议闺女要不要去看精神科的医生,是不是有了妄想症。

        我都没敢提精神病,受刺激之类。

        就说是不是有妄想症。

        她就大声的跟我嚷着自己没病,很正常,是我不懂她研究的那东西啥的。

        咱这次要是直接把医生请过来看。

        她会不会……

        唉,咱们家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情种呢,我倒宁愿她跟老李家的姑娘学,见一个爱一个,五年离了三次婚,再怎么被人说风流,也总比现在这样好啊!”

        事实上,周娟和刘国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也不是没试探过原身,想着旁敲侧击让原身自己去医院看看精神科。

        但原身十分坚定不移的表示自己没病,是他们不懂,说多了还直接生气离家,他们一来是不想真的把原身强制捆到精神病院,二来也怕刺激到原身加剧病情,再加上大多数情况下原身还挺正常的,所以这件事,便一直拖了下来。

        直到最近原身闭门一个月,鼓弄些神神叨叨,一看就不正常的东西,让他们两个觉得闺女的病情加重了,再这样下去恐怕会越来越恶化,不再是少部分时间不正常,而是大部分时间不正常。

        所以这才勉强下定决心。

        必须得给闺女治疗了。

        “说这些有什么用,她就非得吊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上,唉,早知如此,当初我就应该棒打鸳鸯,算了算了……

        这样吧,她不一个月都没怎么正常作息,正常一日三餐了吗,咱就说担心她这么不爱惜身体出事,就这样吧,我去让老大联系个口头比较紧的医生来。

        你去敲门,跟闺女说一下这事。

        就说身体是研究的本钱。

        好好劝劝,免得她太抗拒……”

        “行吧,对了,我这边跟闺女说是替她检查身体健康状况与否,你也得跟医生说好了,让他别提精神这方面。”

        “知道,我又不傻……”

        两人这么小声嘀咕完后,就各自忙了起来,一个打电话联系大儿子,让大儿子帮忙牵线,找个口头比较紧,医术不错的心理医生过来,给闺女诊断下。

        另一个则是准备了杯牛奶敲门。

        打算跟闺女说一下有医生来的事。

        正在屋里了解世界格局的丁云,听到敲门声后,并没有像原身那样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许久才听到,而是当即就从电脑桌那站起来,走去开门。

        “妈,进来吧!”

        “我可以进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