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明克街13号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来自神的……祈求

第四百六十三章 来自神的……祈求

        沉默。

        神,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脱离了社会阶级、认知架构和生命层次的真正至高,甚至连将自己比作神指尖的蝼蚁,也是一种对神的亵渎。

        当神出现在你面前时,你能做的,只有将你的额头抵在地面去膜拜;

        当神对你发出声音时,你只能认真聆听后去誓死遵从,因为这是神谕;

        当神要对你进行赐予时,你唯有感恩,奉献上你的所有虔诚,多保留一分,也是罪过。

        如果暗月女神这一缕“意志”没有降临,可能这座岛现在已经从世上消失了,岛上的人和物,也将被彻底抹去。

        可以说,女神的出现,已经拯救了卡伦。

        但是,面对女神所提出的要求,卡伦没有选择去宣誓,没有选择去接受赐予,而是站在那里,要求圣洁的女神,来祈求自己。

        按理说,秩序的饥饿感在此时足以将卡伦逼疯,事实上,现在的卡伦已经暂时失去了所有理性,沦为了“欲望”和“需求”的奴隶。

        所以,能够让卡伦此时克制住“饥饿”,暂停吞噬本能,转而继续站在这里,向女神提出要求,只能说明一件事:

        那就是此时新出现的“欲望”,压制住了原始的“饥饿欲望”。

        不向神低头,不向神谄媚,不向神膜拜;

        不认可神的威严,不尊重神的无上,不相信神的伟岸;

        作为一个有神世界里的神官,却又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

        又有什么样的快乐,

        能比得上————亵渎神?

        我无所谓我的生和死,不去考虑我手下人的境遇,无视你先前不采取约束或者你现在放弃约束会给我带来的结局;

        我只是单纯地、天真地、无邪地,想要敲碎你的骄傲,扯烂你身上的光环,想看见你跪下来,向我哀求!

        因为这能让我快乐,这能让我愉悦。

        饥饿感,似乎真的只是最外层的表现,就像是茵默莱斯家族信仰体系的特征是“学习”一样;

        任何事物,都有一个认知的过程,且一定会伴随着深入得到新的发现,甚至会得出和初始截然相反的结论。

        在这沉默的过程中,从井口上方,普洱和凯文看见了下方卡伦身上浮现出一层新的秩序神袍虚影,这件神袍依旧是黑色为主色调,不过上面却有淡淡红色的条纹。

        “裁决神袍?”普洱瞪大了眼睛,“卡伦境界突破了?”

        “汪?”凯文再次瞪大了自己的狗眼。

        “我就说过喵,茵默莱斯家从狄斯开始,就开始盛产变态了,值得庆幸的是,大概率下一个小变态的母姓是‘艾伦’。”

        “汪。”凯文点头。

        “所以,我的曾曾曾曾侄女得努力多生几个,我实在是太眼馋这个血脉了,我想想看,如果生了两个,我能不能去求卡伦让一个孩子姓‘艾伦’?你觉得卡伦会答应么?”

        “汪汪。”

        “蠢狗,我说的是生两个什么叫两个去生?”

        凯文探出脑袋,继续向下认真观察:

        “汪?”

        “这不像是要突破境界?至少不是主动突破的,你觉得呢,蠢狗?”

        “汪。”凯文继续点头。

        “应该是卡伦早就横向积累得太丰厚了,本就应该到了审判官突破口了,所以,这是要突破的征兆?但我觉得他自己本人应该不知道,不过就算知道了,按照他上次的习惯,也不会先行进阶,还要再选一选。

        说真的,我以前觉得自己是个天才,年纪轻轻基本就触摸到了始祖的力量极限边缘,但现在想想,如果我年轻时没那么冲动不想着快速提升自己的家族信仰体系等级,说不定我也是能有机会早早发现问题或者做出一些改变的。

        狄斯也是这个问题,我们都太优秀了,优秀到前面走得太快,到意识到不对想要转弯时,发现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他倒是一直能坚持自己的路,恪守着自己的那一套东西,我很期待他的裁决官选择。”

        “汪。”凯文伸手指了指下面,示意普洱事情还没结束呢。

        “反正我们又帮不上什么忙,这座岛炸不炸,都和我们无关,不过,蠢狗你要是能给力一点,看看那边……”普洱看向了还在那里拼命推算的孟菲斯,“或许我们早就可以盖上盖子了。”

        “汪~”凯文显得很委屈,它所掌握的东西有些断层,而且它并不是主攻阵法的,在绝大部分时候,它只能作为一个理论指导。

        “哎呀,好无聊啊,要是岛就这样炸了,我临死前居然是和你这条蠢狗坐在井口边说废话,这不符合我为自己设想的死亡美感。”

        凯文晃了晃尾巴。

        普洱皱了皱眉,猫脸变得有些圆嘟嘟,它用自己的爪子刮蹭着井口边缘:“如果这次能够安全回去,我要为我自己设计一下葬礼。”

        “汪汪汪。”

        “你说我的葬礼早就举办过了?哦对,在我回来前,家族里的人都把我称呼为家族历史上的天才成员,好吧,这是已故的意思。

        嗯?不对,你说的是那座卡伦给我立的墓碑,上面刻着很恶心话的那个,我早就让小安德森帮我把那个墓碑给推了。”

        “汪汪。”

        “你是说上次奥菲莉娅来庄园时,小安德森又把我那座墓碑放回去了?

        哦,该死,这个不孝子孙!”

        ……

        卡伦并不知道现实里自己身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件裁决官神袍虚影,他的积累确实早就够了,而且是满到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裁决官】在《秩序之光》里的描述是:在绝对冷静和理智的前提下,以秩序之名,做出裁决。

        虽然卡伦现在的状态完全就是一个陷入欲望漩涡里无法自拔的疯子,但当某种情绪达到了一种极点后,所呈现出的效果反而就不一样了。

        绝对冷静和理智……竟然默认达成。

        不过卡伦并没有选择去直接进阶,莫说他现在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就算是知道,他也会选择先搁置。

        方向还没选择好,他不会急着迈开脚,他的路,从一开始就不能允许将就和模糊。

        沉默,

        终于被打破了。

        暗月女神举起手,指向卡伦。

        这座神影以及现在女神所流露出来的意志,大概率不是女神本人,但她依旧凭借着本能,准备对敢于对自己不敬的人进行惩戒。

        就像是你不会去恨一只蚊子,但当一只蚊子落在你胳膊上后,你不会介意一巴掌将它拍死。

        卡伦的行为已经不是简单地落在神的胳膊上了。

        然而,就在暗月女神举起她手臂的时候,除了那条一直捆绑着她的带着紫色锈迹的锁链,自卡伦脚下,又瞬间飞出上百条秩序锁链,它们在卡伦身后穿梭交叉,最后形成了一座圆盘,环绕着卡伦进行旋转;

        这是一种庇护,也是一种宣誓,更是一种警告。

        现实里,卡伦很容易被一发魔晶炮轰死,但在意识空间里,作为和秩序之神“最像”的一个人,他能让安卡拉惊讶得喊自己“父亲”。

        现在的卡伦,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要让暗月女神,让这尊神祇,让她的这一缕意识,在自己面前低头恳求。

        为此,他能不惜一切。

        这不是一种伪装,一个已经情绪失控的人,他不会带丝毫的演技,但这也是最好的演技。

        暗月女神的手举到一半,她停住了。

        如果是真正的暗月女神降临,她是不会被骗到的,可偏偏,她不是,她只是暗月女神在每处祭坛上留下的最后一道意志。

        她的行为规则,就像是卡伦曾目睹过的闭着眼的秩序之神一样。

        暗月女神开口道:“秩序……”

        在上个纪元,就算是主神,也不是每个主神都能在除自家教会之外的神话叙述中留下很详细的记录。

        而暗月女神和月神阿尔忒弥斯之间的战争,更是极为不起眼的一场战事,这在上个纪元诸神频繁战争杀戮的背景下,一点都不稀奇。

        暗月的信仰已经断层,月神教也并未对暗月信仰进行公开的详细记录,里面肯定有一部分原因是身为胜利者的骄傲和不屑,还有一部分则是为自家女神的形象考虑,关于这场战争,如果详细记录难免会让人去追溯和思考暗月女神的复仇原因。

        其实,月神教将那两位献祭的“侍女”当作正面且忠诚的形象来宣传,更是将她们定位成本教分支神,应该也是有后来暗月女神挑战月神的因素。

        你要为你的母亲复仇,那我就将你的母亲定义为最忠诚的献祭者。

        但作为神而言,神也是有着清晰的自己的圈子的,和普通人通过阅读神话叙述体系去认知和构想上个纪元诸神璀璨的时代一样,神也是清楚她所处的那个时代,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塔尖存在。

        人类膜拜高高在上的神,是因为距离遥远,因距离而带上了浓厚的滤镜,总把神想象得过于干净和出尘;

        但神在神的圈子里,往往也会体现出很多“人”的行为。

        如果是其他神,站在暗月女神的面前,要求她“求我”,暗月女神会不屑,会无视,会淡漠,因为她的复仇对象,是月系女神之首,是拥有匹配正统神教的真正主神。

        但如果是秩序之神……

        那位上个纪元中期光明阵营内的主要战将,上个纪元末期取代光明之神成为最强势主神的存在,如果他愿意帮自己复仇,那阿尔忒弥斯……

        如果说早些时候,饥饿能让卡伦变得疯癫,甚至让他觉得,就算是普洱他也能下得了嘴将其吞噬;

        那么现在,被激发出更深层次欲望需求的卡伦,同样能为了让暗月女神下跪而不择手段。

        欺骗?

        伪装?

        肮脏?

        已经没有道德束缚了,也不存在后果考量,我就是要你放下你的尊严,身为神的尊严!

        “你……愿意帮我复仇?”

        暗月女神发问。

        卡伦皱眉,她的脖颈依旧骄傲地立着,这不是求人的态度,更像是一种质询。

        “上方有一条狗,我帮他镇杀了海神。”

        暗月女神抬起头,向上看去。

        井口处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光芒,笼罩住了凯文,这一幕,把普洱吓了一跳。

        凯文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察觉到了到底是谁将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它显得还是比较淡定的,矜持的,优雅的。

        但很快,它感知到了一股极为熟悉几乎烙印在它灵魂深处的感觉,它的狗眼马上看向卡伦,确切的说,是通过暗月女神的目光作为媒介,它察觉到了意识空间内卡伦的状况。

        凯文的尾巴,马上立了起来,然后又意识到了不对,迅速向下垂落。

        一样的感觉……一样的感觉,又是一样的感觉。

        上一次出现这种感觉还是在丧仪社后园的主卧里,自己和普洱推开了浴室门,看见躺在浴缸里眼眸中全是饥饿感的卡伦。

        这让它回忆起了曾在秩序之神王座下方匍匐时的自己,那时,秩序之神说:他饿了。

        眼下,凯文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一幕,那是自己站在秩序之神身后,来到神葬之地的外围。

        因光明之神的失落,神葬之地内所埋葬的众神希望和外面的神签订一份新的条约,并且对方的态度也不算很差,大概意思是既然光明不知道去了哪里,那我们希望能和下一任接替光明地位的主神达成一轮新的沟通。

        那一次,拉涅达尔原本以为只是一次很寻常的神和神之间的会议,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秩序之神会将自己召唤过来,但那时候秩序之神答应过自己,只需要帮他办成9件事,就能帮自己出面镇压海神,他当然就直接去了,只觉得这件事简单得不得了。

        可是,到了那里,站在秩序之神身后时,他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当时,面对神葬之地,秩序之神开口说了两句话;

        第一句话是:他们即使死了,也依旧倔强且可笑地挺着那高傲的头颅,他们,本就已经结束,不该继续存在了。

        第二句话是:神,本就不该存在,他们是秩序的不稳定来源。

        听到第二句话时,拉涅达尔吓得差点以为秩序之神要将自己杀死顺手丢进神葬之地埋了!

        庆幸的是,秩序之神没有这样做,而是亲身走入神葬之地,拉涅达尔不知道谈判进行得怎么样,只记得当时留在外围的他,看见神葬之地内不停地崩塌与碎裂,以及那不绝于耳的众神悲鸣。

        最后,重伤的秩序之神独自走了出来,让自己去将神葬之地放逐。

        这一次,从卡伦身上的表现,凯文迅速意识到,秩序的饥饿只是表面形式,秩序所带来的影响就是,对一切秩序不稳定来源的痛恨,这其中,痛恨最大的……就是神。

        所以,这就是秩序之神在上个纪元末期大肆屠戮神祇的原因么……

        暗月女神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的身影现在有些涣散,显然,她并不能坚持太长时间。

        “你能遵守诺言么?”

        卡伦重复道:“求我。”

        卡伦身侧的秩序圆环再次分裂出一条条秩序锁链,对着暗月女神不停地发出着警告,这其中有一条,发出着“嘶嘶嘶”的声音,它在颤抖,但它却又异常兴奋,那就是千魅。

        它知道自己不该此时出现,但没办法,它必须得出来,而且这种又无比恐惧又无比亢奋的感觉,实在是太迷人了。

        一直到这一刻,这头诞生自门内世界怨念之地的凶物千魅,才算是彻底臣服于卡伦,这是一种我以为我自己很凶狠了,结果你比我还凶狠的叹服。

        “我希望能得到一个准确的答复。”

        “求我。”

        “为了复仇,我可以不顾一切。”

        “你的不顾一切,已经失败了,向我祈求,是你唯一的机会。”

        在卡伦身前,秩序之神的虚影和光明之神的虚影同时向前迈出一步,两尊主神的信仰化身,将暗月女神压制得更为娇小。

        “我没有哀求的资格,也没有这一权限。”

        “不,你有。”卡伦开口道,“你和她们两个一样,也具备了思考能力,是你,放任了她们的背叛。”

        暗月女神听到这话,一动不动,开口道:

        “我想复仇。”

        “那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暗月女神闭上了眼,她将双手置于身前,她后退了一步,她低下了头;

        每一个细微动作,都让卡伦得到了一种莫大的快感。

        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神,这就是高高在上的神啊!

        卡伦开口道:“等一下。”

        暗月女神停止了动作。

        “你的犹豫,已经让你失去了向我直接祈求的资格,我不想聆听你的话语了。”

        “你的意思是?”

        “换一个人来听。”

        卡伦目光一凝,手向前探去。

        下一刻,

        井口边坐着的普洱感知到了一股来自共生契约的召唤,它马上扭头对凯文道:“蠢狗,事情危急到这种程度,连我都需要去帮忙了么?”

        虽然猜测事情十分危急,但普洱没做犹豫,马上响应了来自卡伦的召唤去助阵。

        然后,

        化作人形头戴风帽手持魔杖的普洱,出现在了卡伦的意识空间内。

        普洱向身侧看了一眼,看见了伟岸的光明之神信仰身躯;

        “嘶……”

        普洱向右侧看了一眼,看见了威严的秩序之神信仰身躯;

        “额……”

        她发现自己正位于两尊至高存在的中间,这是自己能站的位置么?

        紧接着,

        普洱看见暗月女神对着她,俯身下来:

        “请求您,帮我复仇。”

        哦,天呐!天呐!天呐!!!

        普洱只觉得自己手指和脚趾在此时都蜷缩了起来,灵魂更是直接在颤栗,她下意识地用一种磕磕绊绊的声音回答道:

        “好……好……好……好的。”

        卡伦开口道:

        “好的。”

        ——

        月神教的神殿。

        高高在上的月轮,在上方不停旋转,她是月神赐予她信徒们的珍贵礼物,更是如今月神教的图腾象征。

        一名身穿金边神袍眉心有一颗满月印记的老者,闭着眼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着月轮。

        他是月轮的守护者,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两百年。

        “咔嚓……”

        一声细微到几乎不可闻的脆响发出。

        老者睁开了眼,目光中瞬间透露出一抹骇然;要知道,就连前阵子下面人向他汇报前线战事失利时,他都懒得睁开眼去在意一下,可现在,他的声音里却透着一股清晰的惊恐:

        “月轮……出现了裂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