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在线阅读 - 第827章 最后之战(终)

第827章 最后之战(终)

        9月9日中午,关东军司令部地下掩体。

        第6兵团投入了八成的力量攻击长春,攻势凌厉迅猛,至中午时分,战斗已经接近尾声。

        植田谦吉的头顶不再有泥土灰尘掉落,他终于将大将指挥刀擦拭得纤尘不染了。

        掩体中有几盏昏暗的煤油灯,在煤油灯昏黄的灯光下,借着纤尘不染的军刀刀面,植田谦吉看到了自己沧桑绝望的脸庞。

        他想要保持平静,但脸上的皱纹沟壑却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植田谦吉刚刚接到报告,中国人已经入城了,英勇的帝国勇士失去了为天皇陛下效忠的信念,城墙和主要阵地失守后,帝国勇士开始成批成批地逃跑。

        就算是天照大神降世也挽救不了日军之花凋零腐败的命运了。

        植田谦吉一直不愿意离开关东军司令官的位置,是因为她想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为天皇陛下开疆拓土,一劳永逸地解决北方的安全。

        这是他实现人生价值的最后机会。

        可他开疆拓土的愿景没能实现,最后要和整个关东军一起腐烂。

        作为天皇最信任的一方大员,植田谦吉的心中满是愧疚。

        他将雪亮的军刀举到肚子前,打算一死以逃避自己的愧疚与责任。

        边上一个日军军官已经准备好了,随时能砍掉他的脑袋。

        植田谦吉犹豫了一下,缓缓将举到肚子前的军刀放下来,看着自己的介错人问道:

        “有木村军的消息吗?”

        介措人愣了一下,恭敬地回答:

        “通讯已经完全断绝,我们最后收到的消息是参谋长阁下在南满火车站组组织勇士抵抗中国军队!”

        植田谦吉点了点头,苦笑着将军刀重新举起。

        “啊!”

        在好一番犹豫挣扎之后,他终于将雪亮的御赐军刀扎进了肚子里。

        肠子和秽物开始从肚子上的豁口流出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植田谦吉却突然怀念家乡。

        他脑海中浮现出家乡美丽的樱花、浮现出儿孙满堂的安详画面……

        很多东西都出现在了他意识中,唯一没有出现的就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天皇。

        或许是因为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他还没有想到那一层,脑袋便已经被介措人削下来了。

        昏黄的煤油灯下,一束鲜血的花在植田谦吉的脖颈处绽放。

        温热的鲜血溅到了介错人的脸颊上,介错人不为所动,仍然保持着持刀的姿势,看着无头尸体愣愣出神。

        大日本帝国陆军的大将就这样没了!

        120万关东军的首领、天皇陛下倚重的一帮大员。

        死的时候没有轰轰烈烈、没有惊天地泣鬼神!

        他的死亡和普通士兵、普通人没有什么不一样。

        介措人有些接受不了他敬重和崇拜的大将阁下死在这阴暗、潮湿、鲜有人知的地下掩体,直到尸体的鲜血流淌干净,介措人的姿势才发生改变。

        他向无头尸体深深一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地下掩体。

        在植田谦吉死不瞑目的眼球上,昏暗的煤油灯光仍然在闪烁着,在灯光之外,能够隐隐约约看到掩体各个角落堆满了炸药。

        “轰!”

        剧烈的爆炸直接将整个地下掩体震塌!

        介错人在已经塌下去数米的深坑边上跪下来,用军服擦了擦军刀,然后毫不犹豫地扎进自己的肚子里。

        关东军参谋长木村兵太郎中将和关东军最后的两万多士兵据守南满火车站。

        “木村兵太郎中将、木村君,我是水川伊夫,你还记得你的老朋友吧!”

        日本人已经被团团包围,第6兵团各部队正在清理城市!

        江东并不着急处理这最后的2万残兵,他把水川伊夫派到了前线,继续动摇小鬼子的军心士气,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南满火车站是长春市的重要基础设施,若非为了保证火车站的完整,几颗燃烧弹就能解决2万多头小鬼子。

        水川伊夫的声音传入了木村兵太郎和其他日本士兵的耳朵里。

        “木村君、可怜的士兵们,关东军已经失败了,放下你们手中国人投降吧!

        向强者投降不是一件屈辱的事情,你们会得到应有的尊重!”

        卫俊如和傅宜生就站在水川伊夫边上,两人抱着手,眼神色冰冷的看着南满火车站。

        水川伊夫喝了一口水,继续尽心尽力地劝降。

        “木村君,植田谦吉冥顽不灵,已经被强大的中国人斩杀了,他的尸体将会被中国人做成标本,永远跪在长春城外,接受中国人民的唾弃,为他所犯下的罪孽赎罪!”

        “大将阁下被中国人杀死了?”

        “没有援兵,没有武器弹药、没有粮食,我们要完了!”

        火车站里响起了日本士兵的议论声,很多人的脸上都带着惊恐!

        木村兵太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他的脸色与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苍白。

        周围的军官都在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见状摇头叹息。

        水川伊夫的声音还在耳边!

        木村兵太郎和水川伊夫算不上是朋友,两人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

        水川伊夫当年的投降和在报纸上的控诉让日本皇室难堪了好一阵子,木村兵太郎心中已认识此人为耻。

        但此时此刻再次听到水川伊夫的声音,他却无法升起仇恨。

        大将阁下已经为天皇陛下尽忠了,接下来就要轮到自己。

        士兵的议论声不可抑制传入木村兵太郎的耳朵里,他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从轻笑到哈哈大笑。

        “哈哈哈………”

        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以看疯子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参谋长阁下。

        一阵大笑过后,木村兵太郎感觉全身都舒服了,他叫过边上的28师团师团长。

        “武藤君,我将随大将阁下而去,我死后你带领勇士们向中国人投降吧!”

        “木村君……你……”武藤连连摇头。

        木村兵太郎抬手,脸上洋溢着笑,道:

        “勇士们已经丧失了信念,让他们活着吧,毕竟是一起从日本走出来的!只要活下去,总还有希望的!”

        “那你还………”

        “武藤君,我不一样,我不能成为中国人侮辱天皇陛下的帮凶!

        帮帮我,一会儿把尸体烧了,我不想被中国人……唉……”

        武藤盯着木村兵太郎看了许久后终于点头。

        ……

        “植田谦吉的尸体还没有挖出来,木村兵太郎又成了一具焦尸,不好向总司令交代啊!”

        傅宜生拿脚尖踢着木村兵太郎被烧焦的尸体道。

        投降的日本人被战士们串成串,整整齐齐地从旁边经过!

        这些日本人似乎解脱了,虽然垂着脑袋,但是脸色却是出奇的平静。

        水川伊夫在边上对卫俊如和傅宜生说道:

        “卫长官、傅长官,要不要让木村兵太郎和植田谦吉一起?”

        卫俊如有些疑惑,

        “都焦成这样了,还能做成标本吗?”

        “嘿嘿……会有办法的,会有办法的。”

        “那好吧,你们看着办!”

        等水川伊夫离开后,傅宜生鄙夷地道:

        “反战同盟里的这群狗比我们都要狠啊!”

        “哼,脊梁已经被打断了,只能狗咬狗而已,我们不能做的事情交给他们去做,也少了些流言蜚语!”

        【作者题外话】:三更,八千,求票票哈,么么么……

        (* ̄3 ̄)╭??小花花砸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