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在线阅读 - 第809章 尸山血海

第809章 尸山血海

        “师团长阁下,中国人入城了,入城了……还有很多坦克!”

        横山勇带着人走出自己的指挥部,还没有到第一线就遇到了跑回来报告的第一步兵联队联队长扬田大佐。

        横山勇听到最新情况后只是点了点头,脸上没有意外的表情,继续带人向前。

        “我们还有多少勇士?我指的是所有能动的日本人。”他一边走一边问道。

        扬田大佐满脸的灰尘,嘴唇也十分干裂,他猛的吸了一口气才回答,

        “加上武装起来的侨民只有不到1万人啦,很多伤员已经自我了断了。

        所有能上战场的人都已经到了第1线!

        中国人的火力很猛,推进很快,勇士们极其勇敢,但始终无法阻挡他们推进的步伐!

        师团长阁下,我们根本没有做好巷战的准备,楼房和街道上都没有搭建工事!”

        本想着怎么也能坚守两三天,但是中国人只用一个早上就打进来了。

        巷战的工事还未来得及准备,在这样的情况下,无法达到用巷战拖延时间的目的。

        横山勇对这些情况都十分清楚,如果还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会亲自来到第一线指挥作战了。

        他挥了挥手上的指挥刀,语气冰冷但是却坚定地道:

        “第一师团是大日本帝国最精锐的师团,我们对天皇陛下的忠心无人能及,为了伟大的大东亚共荣圈,就算死无全尸又有何妨,相信帝国和天皇总有为我们复仇的那一天!

        勇士们,抬起你们的脑袋,向敌人的枪口、向敌人的刺刀,向敌人的心脏,冲锋!”

        少壮派的军官们闻听此话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狂热亢奋,他们越过横山勇,向中将阁下军刀所指的方向全力冲刺。

        一时间板载的呼声连绵不绝,街道上、巷子里全是全力奔跑的狂热日本士兵。

        在这样的战场上,到底谁是进攻一方,谁是防守一方,已经很难分清楚了。

        双方都在冲锋,连空气都因碰撞而炸裂。

        张麻子为第5集团军、第二十军、第60师师长,他的师第一个冲进奉天城,自然也是第一支遭到日本人决死反冲锋的部队。

        在城里的狭窄空间中,第六兵团战士们装备的半自动步枪的威力展露无遗。

        当看到日本人端着刺刀嗷嗷直叫着扑上来的时候,第60师的基层军官没有盲目的命令战士们冲撞上去。

        在军校的学习和平日的训练中,教官们一遍遍强调,能用枪解决的战斗就不要去与敌人拼刺刀。

        连营军官牢记这一条教诲。

        战士们立刻就近蹲下,爆豆般的枪声于同一时间响起。

        “砰砰砰……”

        “哒哒哒……”

        重机枪无法携带,第一时间开火的是步枪以及班用轻机枪。

        几乎不用瞄准,只要举枪,子弹就能轻松穿透敌人的胸膛。

        半自动步枪不用拉动枪栓,能够一次性将枪膛里的10发子弹打出去。

        在如此近的距离上,过去敌我双方只有开1~2枪的机会,然后便是血肉的碰撞。

        但时代已经发生了改变,那样的作战方式一去不复返了。

        当枪口出现在眼前时,日本第1师团士兵的眼中没有任何惧色!

        尽管已经和第5集团军对峙了数天,热血上头的日本人此刻根本想不起来中国人装备的是半自动步枪而不是栓动步枪。

        或许就算是想起来了,他们也浑不在意。

        要用自己的身躯为身后的同伴开一条路。

        在打出枪膛里的一发子弹后,冲锋的日本士兵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百米外的中国人却还保持着跪射姿势,枪口的火焰也没有停止跳动。

        狂热的日本人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上传来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就好像是被野兽的獠牙深深撕走了一块皮肉。

        大脑的亢奋依然还在,直至身体趴到地上,彻底无声息之后才平复。

        100米的距离,好像漫长到永远也不会抵达一般。

        死神痛快地收割日本人的性命,大地饱饮鲜血。

        “板载!”

        “板载!”

        受伤的日本人躺在地上,嘴里一遍遍地呐喊着,拖着残躯向前移动。

        他们以一种别样的姿势在进行绝死冲锋。

        日本人太过疯狂,有的部队准备不及,不可避免的与小鬼子进行白刃战。

        当第六十师师长张麻子看到这一幕时气得七窍生烟,他揪着边上通讯员的衣领子嚎叫道:

        “你脑袋里装着的是浆糊吗,背着的是死人还是媳妇,舍不得用?”

        通讯员被咆哮声吓得一愣一愣的,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呼叫炮火支援,炸鬼子的后队,这他娘的训练过多少次了?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给忘了!”

        通讯员如梦方醒,立即将师长的命令传给其他部队的通讯员。

        张大麻子和韩漠一起在绥远守过孤城,那时部队伤亡超过了2/3,很多人都是在与敌人的白刃中牺牲的,他不忍再看到那样的场面发生。

        “咻咻咻……”

        城内各个区域的坐标早已经标定好,第5集团军的炮兵在接到无线电指令后,150毫米的榴弹炮准确地将炮弹送到了它该去的位置。

        炮弹在狭窄的街道上爆炸,冲击波和碎片成了死神收割机,血雨漫天。

        一些血水在完好的民房瓦片上积累,然后像雨滴一样淅淅沥沥地从房檐滴下。

        侨民已经死完了,日本第一师团的士兵渐渐被眼前的尸山血海、残肢碎肉震撼,停下了疯狂的动作,有些失神地看着像小溪一样的血水从自己的脚下流淌而过。

        “轰隆隆……”

        地面的震撼感让日本士兵回过了神,街道的另一头,中国的钢铁坦克碾过满地的血肉向自己这边冲过来。

        血水如泥水一样从坦克的履带上流淌下来,整个坦克履带已经成了刺目的红色。

        在履带之下,血肉和骨头脆弱不堪!

        步兵跟在坦克后面,目光一直在看着街道两旁的建筑,掩护坦克侧翼。

        战士们的脚已经陷在了肉酱堆里,拔出来的时候会带出血肉,扯动骨头。

        血腥味浓郁到令人作呕,就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也不能做到泰然自若。

        “啪叽……啪叽……”

        战士们不想去看脚下的场面,但那滑腻腻的感觉让人心里发毛。

        终于走过了这一段尸山血海。

        当脚板重新踩在坚硬的青石板路面上时,战士们都松了一口气。

        前方,狂热的日本人好像一下子被人抽去了筋骨。

        他们有人举手投降,有人则是痴傻的坐在地上,目光空洞地看着从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中国军人。

        【作者题外话】:四更,一万一,求票票支持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