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在线阅读 - 第590章 中国骑兵,杀!

第590章 中国骑兵,杀!

        “打!”

        没有理会漫天飘飞的血雨与人体零碎,302团团长郭景云率先扣下了民二四式重机枪的扳机。

        顿时,如蝗般密集的子弹呼啸着扫向混乱不堪的日军骑兵。

        302团全团开火,左右两翼101师的其他部队也很快加入了进来。

        方才惊天动地的爆炸将冲在最前方的四五百骑兵直接撕裂,除了枪炮声外,原野上还响起噼里啪啦的人体和马匹零碎落地的声音。

        公路上出现了十几个直径超过10米的大坑,坑边散落的尸体还在冒着黑烟,一股焦糊味扑面而来。

        当片桐茂还在犹豫是进还是退之时,右侧的山体突然发生了爆炸,数吨巨石轰隆隆地从山上滚落。

        战马接连遭到刺激,精神已经崩溃,甩着四蹄向原野冲去。

        炸药包的爆炸带走了400四百骑兵,又有几十人被滚落的山石淹没,5分钟不到的时间,片桐茂骑兵队人数便已下降到了千人以下。

        中国人最后玩了一手关门打狗,退路已经被封堵,片桐茂心如死灰,脸上充满了不甘。

        “旅团长阁下,前方的步兵还在苦苦抵抗,留给咱们撤退的时间不多了呀,您快想想办法啊。”

        一个少佐军官在接连的打击中丧失了斗志,他语带哭腔地说道。

        片桐茂摇了摇头,

        “无路可走了,准备为天皇陛下尽忠吧!”

        “我们可以往南面,南面是黄河,中国人一定追不上我们的!”

        黄河已经结冰,并且冰层的厚度在15厘米以上,骑兵肯定可以通过。

        只是黄河南边根本就不是皇军的势力范围,各路游击队会一点点地将这支骑兵队淹没。

        片桐茂不想憋屈的死去,他想像个武士一样战死。

        可周围的士兵全部投来了恳求的目光,他们想要活命,不想死在这冰天雪地的异国他乡。

        片桐茂看了一圈,发现第一旅团的士兵军心士气早已涣散,此刻要求他们为天皇陛下死战几乎是不可能的。

        “阁下,快做决定吧,步兵撑不了多久!”少佐军官跪在地上说道,

        “我们绝不是逃跑,是战术转进,是换个方向进攻!”

        片桐茂在心中冷笑,士兵们已经开始自欺欺人了,他叹了一口气,望向南方,声音委顿:

        “全军向南转进!”

        “嗨依!”

        ……

        ……

        “司令,101师报告,日军骑兵往南去了,和我们之前估计的一模一样!”

        傅作义的嘴角勾了勾,指着公路上的几百日军残兵说道:

        “命令新31师和新32师全线总攻,20分钟内结束战斗!”

        “是!!”

        参谋长语气洪亮的领命!

        赖晓川的炮兵团已经停止了炮击,所有火炮的炮口正在快速转动,他们即将朝向一个新的方向。

        傅作义走出掩体,走上山岗,眺望着乌拉山下方的战场,眼神中有得意、有自豪。

        “嘟嘟嘟……”

        呼啸的北风将嘹亮的冲锋号声带到了更远的地方,正在亡命狂奔的数百日军骑兵听到这号声时全身一颤,有人甚至险些从马上摔落。

        “杀!!!”

        九十三团团长安春山率先从阵地里跳出来,他如一头吊睛猛虎般义无反顾的扑向公路上的鬼子残兵。

        在他身后是数千个弟兄,人人嘶吼。

        整条战线都沸腾了,乌拉山好像在夕阳下复活,巨大的山体向公路倾斜,要将所有的侵略者吞噬。

        公路上残存的日军士兵还有五六百,但绝大多数都带伤。

        跃动的人影、愤怒的吼叫,让鬼子残兵瑟瑟发抖。

        雪亮的大刀在夕阳中换了颜色,刀口未至,无边杀意已经蔓延到每一个鬼子的心中。

        在这一个瞬间,500头和豺狼一样的侵略者全部变成了乖顺的绵羊。

        “哐当……”

        一个瘸腿少尉的军刀掉到了地上。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哐当声响起,受伤或者没受伤的鬼子全部跪下。

        ……

        年近50的新编骑兵第七师师长门炳岳高坐战马之上,下巴上几缕泛白的胡须在北风中轻轻摇摆。

        他身后的3000骑兵全部静静的矗立在夕阳之中,除了偶尔的战马响鼻外,整个骑兵方阵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氛围前所未有的肃穆。

        骑兵方阵后方500米就是已经冰封的黄河,骑兵第七师拦在黄河与乌拉山下的公路之间。

        “踏踏踏……”

        前方突然传来了杂乱的马蹄声,三千骑兵同时抬头,动作整齐划一。

        “呼!”

        门炳岳呼出一口白气,嘴中轻轻吐出两个字,

        “来了!”

        “咴咴……”

        日军骑兵高速奔跑的战马被猛然勒住,战马接二连三的发出抗议之声。

        “旅团长阁下,前方出现了支!那骑兵,似乎是第7师!”

        日军骑兵集团和门炳岳的新编骑兵第七师在绥远这片土地上多次交手,彼此都很熟悉。

        片桐茂花了好几秒钟才喘匀呼吸,他终于找到一个光荣战死的机会了。

        “整队!”

        指挥刀直指苍穹,片桐茂兴奋地大喊。

        门炳岳眯着眼睛,右手缓缓抽出了马刀。

        这不是春秋时期,不讲究先礼后兵,他不会等小鬼子准备好后再行进攻。

        “锵锵锵……”

        马刀出鞘的声音此起彼伏,黄河岸边出现了一片雪亮的刀光。

        太阳的一角已经没入了西边的群山,结束的时候到了!

        马刀的森林缓缓向前,战马迈开四蹄,在马上骑士的驱动下,马儿先是慢跑,继而慢慢提速变成快跑,在最后600米时全力冲刺。

        门炳岳的年纪虽然大,但是眼神中的杀意却随着年龄的增加而越来越炽烈。他在第1排骑兵队列的中央,所有的弟兄都跟随他一起做同样的动作。

        在双方相距500米的时候,片桐茂也开始命令手下骑兵全力冲锋。

        日军还没有形成冲锋阵型,只有前面的两排隐约有些轮廓,后面的四五百骑兵处于散兵游勇状态。

        中国的骑兵已经在全力冲刺了,片桐茂没有时间整队,他必须做出同样的动作,因为留在原地只会被无情的屠杀。

        “杀!”

        300米,门炳岳的马刀在空中画了一个圈,浑厚的声音振动空气传入每一个弟兄的耳朵里。

        “杀!”

        “杀!”

        “杀!”

        三千名弟兄齐声呐喊,声透云霄、气势如虹。

        “踏踏踏……”

        原野上的积雪在战马的踩踏下如柳絮、似浮云。

        “杀给给!”

        片桐茂指挥刀前指,声嘶力竭的大喊:

        “万岁!”

        呼啦啦冲锋的中国骑兵气势如泰山压顶,人马的防线像长城一样不可逾越,一心只想着逃跑的日军骑兵心神早已动摇。

        “万岁!”

        “万岁!”

        鬼子们下意识地跟随最高指挥官呐喊,但无论在气势还是在音量上,比之中国骑兵都要差上一大截儿。

        片桐茂此刻已经没心思去关注手下士兵的军心士气了,他整个人陷入了一种迷之的疯狂中,全身血液翻腾,双眼通红。

        门炳岳的神色没有太多变化,在双方即将相撞的那一刻他握紧了手中的马刀。

        “轰!”

        两支骑兵队列在夕阳中相撞,无形气浪翻涌,天地震动,鸟飞兽走,灌木上的积雪扑簌簌落地。

        “啊!啊!啊!”

        敌我双方的骑兵全都大张着嘴巴,面色狰狞。

        战马与战马相撞,人与人厮杀。

        锋利的马刀在半空中相遇,迸射出无数星火。

        厮杀的人马上空时常会出现翻滚的人头和如夕阳一样红艳艳的鲜血。

        “噗!”

        战马的高速度赋予了马刀巨大的能量,当锋利的刀口削掉敌人的脑袋时,门炳岳的身体只是微微颤动了一下,动作没有变形,刀口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最前面的两排日军很快就淹没在了人马的海洋之中,杀穿两排之后门炳岳感觉眼前豁然开朗。

        出现在眼前的不再是整齐的队列,而是散乱的、惊慌的日军零散骑兵。

        这些日本人已经没了任何斗志,根本不敢与如泰山一样的中国骑兵队相撞。

        带血的马刀刚刚出现在眼前,数百日军骑兵便打马向两翼逃窜。

        门炳岳露出轻蔑的一笑,指挥着浑身浴血的弟兄们杀了上去。

        狼入羊群,无一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