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在线阅读 - 第398章 恶魔在人间

第398章 恶魔在人间

        日军第114师团的指挥部设在旧关,只是这个时候114师团的师团长沼田德重并没有在指挥部里。

        他以巡查阵地的名义逛到了旧关东边一个名叫小梁家的村子。

        第一次太原会战的时候,娘子关、旧关周边的广大区域都是战场,这附近的老百姓死的死、逃的逃,几乎已经到达了十室九空的地步。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山西和华北都是日本人的占领区,想来应不会再打仗了,一些远离家乡的人又再次回到村子。

        只是他们刚刚把破旧的房屋修好、把荒废的田地开垦出来,村子周围的山上突然又出现了大量的日本人,那些埋着无数白骨的工事再次被人挖掘了出来。

        村里的老百姓们见状心如死灰,他们已经逃过无数次地方、见过无数次这样的场面,知道一场大战马上就会降临到自己刚刚复苏的土地上。

        他们心中的憋闷和痛苦无处诉说,只得将那仅有的一点家当打包,再次踏上逃难之路。

        小梁家村子里的10多户百姓已经逃得七七八八了,最后的两户人家在这一天早上也含泪告别故土,准备踏上逃亡之路。

        两户人家加在一起也只有四个人,一家是一对父女,另一家是一对父子,孩子都是十五六岁模样。

        沼田德重的兽心在这一天变得不安分,他带着一个小队的士兵骑马来到小梁家村子路口,刚好撞到了准备逃离家乡的两家人。

        沼田德重骑在马上居高临下的打量四个老百姓,目光中有疯狂、有变态,也有邪恶。

        “太君……我们是良民,是好人……”

        四个人被骑马的日本人围在中间,他们把自己的良民证高高的举过头顶。

        孙父把女儿护在身后,他低着脑袋,嘴皮子颤抖的说道。

        战马喷出来的热气就像是开水一样扑在四个人的脸上,他们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良民证上。

        “啪!”

        沼田德重突然扬起马鞭打在孙父的手上,后者手中的良民证顿时化成两张碎片飘落到地。

        “啊!”

        四人齐齐发出一声尖叫。

        在日本人的占领区内,普通老百姓手里的良民证几乎和他们的生命一样重要。

        孙父顾不得手上的疼痛,情急之下弯腰去拾地上的碎纸。

        他的女儿在那一刻暴露在了沼田德重的眼前。

        沼田德重这个恶魔似乎已经闻到了猎物身上散发出来的诱人香味,他微微弯腰,一只手就把孙家女儿提到了马背上。

        “啊!!!”

        孙家女儿不停的挣扎,孙父大惊之下准备伸手去抢。

        边上的日军士兵驱马向前,刺刀死死地顶在孙父的胸口。

        沼田德重伸出一只手摸了摸面前的小人儿,然后满意地放在自己的鼻尖嗅了嗅。

        “哟西!哟西!”

        他的方块小胡子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在见到孙父四人的时候,沼田德重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孙家女儿身上。

        虽然小姑娘的脸上抹上了厚厚的锅灰,头发也剪得极短。但是沼田德重这两年不知祸害了多少个姑娘,这点小把戏他一眼就能看穿。

        “哈哈……选择来这个村庄果然是最正确的!”沼田德重的双手死死地按着面前的姑娘,得意的仰天大笑。

        “太君……太君……饶命啊……

        她才只有12岁,还是个小孩子,求求您啦……”

        孙父跪在地上涕泪横流,他用额头狠狠的撞击路面,一下又一下。

        但是沼田德重似乎已经等不及了,他根本没有看一眼跪在面前的孙父,用日语大声的对周围的几个士兵说道:

        “战争又要来啦,勇士们,我们今日就在这个村子里痛快一次,前方开路!”

        “嗨依!!!”

        时常跟随沼田德重的士兵和他们长官一样,早已经失了人性,算不上是人类了。

        一群人淫笑着向村子里冲去,似乎还想再寻找其他目标。

        沼田德重驱马向前跑了两步,突然又一勒马缰停了下来。

        他的眼睛逐渐睁大,嘴角那么邪笑越来越浓,大脑里出现了一个能让他的变态心里爽到天的想法。

        他拿马缰绳指了指跪在地上的孙父和另外两人,

        “把他们都带上,今天我教你们一个新的玩法。”

        听到新玩法几个字的时候,日军士兵的眼睛里绽放出了变态的光芒。

        “中将阁下的创意总是那么的层出不穷!”

        士兵们赞叹过后把孙父几人拖进了村子。

        先一步进村的士兵已经替他们的师团长找好了地方,那是一个足能容下四五十个人的宽阔院子,院子中央摆着一张木床,床上铺着日军士兵随身携带的行军毯。

        一群人闹哄哄的走进院子,孙家女儿已经哭的没有声音了,孙父还在不停的求饶,额头处早已血肉模糊。

        孙家女儿被丢到院子里,有士兵提着水桶来把她脸洗得干干净净。

        这群日军士兵做起事情来有条不紊,可见这样的事情他们不知已经做过多少次了。

        孙父和同乡被捆在院子的一角,那个方位刚好对着中央的木床。

        所有人都猜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包括那个邻家的小男孩。

        “呲啦!”

        衣服被暴力撕扯开。

        “哈哈哈……”

        沼田德重和日军士兵一起哈哈大笑。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恶魔开始了他的动作。

        “太君……饶命啊……我们是良民……”

        沼田德重放肆的大笑,面部狰狞的如野兽。

        和之前预料的一样,这个新玩法果然能满足他变态的心理。

        似乎连带着边上的一些日本士兵也得到了满足,手上的动作不断。

        孙父似乎已经呆了、傻了、入了魔怔,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恶魔凌、辱,他只能一遍遍地求饶,一遍遍的说自己是良民。

        小男孩早已经看得目瞪口呆,脸色苍白如纸,身下湿漉漉一片,不知有多少秽物流了出来。

        他们不想看、不愿意去看,但日军士兵却掰着他们的脑袋,不允许他们闭眼,可谓变态至极。

        小男孩的父亲再不能忍受,张嘴就咬在了面前一个士兵的手臂上,力气之大,直接撕扯下来了一块人皮。

        “畜生!畜生!畜生啊!”他咬着牙齿唾骂,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八嘎呀路!”

        被咬下一块皮肉的日军士兵恼羞成怒,抄起边上上的刺刀就扎进了小男孩父亲的心脏里。

        “畜生啊……”

        小男孩的脸色由白转紫,最后直接晕死了过去。

        “哈哈……”

        看到同伴受伤,日军士兵并不同情,反而嘲讽地大笑起来。

        似乎是受了鲜血的刺激,沼田德重的动作变得更加变态,更加疯狂。

        “求求你啦……放过我女儿吧……她还是个孩子……”

        孙父仍然在求饶,只是眼神变得越来越空洞,渐渐失去了所有神采。

        院子里,惨叫声已然听不见,

        只有鲜血在泥地上缓慢的流淌,那些殷红的线条……渐渐拼凑成了一张……血色恶魔的脸。

        【作者题外话】:文中关于沼田德重的描写都是真实的,这个变态在南京的时候杀害了无数百姓和投降的国军士兵。

        他和他的部队每占领一个地方就有无数妇女和百姓遭殃。

        他疯狂,他变态,他禽兽不如。

        当然沼田德重对中国百姓所做过的事情,其他日本军官也做过,甚至有些更加……

        !!这一章的描写已经很克制了,希望审核大大高抬贵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