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在线阅读 - 第334章 打飞机 (四千+)

第334章 打飞机 (四千+)

        6月10日,朱可夫指挥苏联红军在诺门罕向日军发起了大反攻。

        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掩护下,苏联红军势如破竹,只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就将日军第23师团完全合围。

        不可一世的关东军第一次感受到了钢铁洪流的威猛,短短两三天的战斗,日军大佐级军官就阵亡了4名,战车和火炮全部丧失。

        在苏联红军不间断的重火力打击下,第23师团很快便只有了四个大队的兵力。

        在全军覆没的关键时刻,第23师团中有2000多名对天皇陛下最‘忠勇’的士兵站了出来。他们全身捆满手榴弹,用自杀式攻击在苏联的钢铁洪流面前撕开了一道口子,在漫天的血雨中,第23师团的残兵狼狈突围。

        诺门罕战况急转直下,关东军司令不无奈,只得再次从关内调兵。

        也是在10号这一天,独一师各部到达了指定位置,他们遵从江东的命令向当面之敌开火了。

        东北战事糜烂,山西硝烟再起,华北方面军焦头烂额,甚至有段时间还出现了兵力极度短缺的情况。

        梅津美治郎请求的增援迟迟未到,第37和第38师团却接连请求战术指导。

        左右权衡下,梅津美治郎将第二十师团下辖第三十九旅**往南边,而只有一个联队的第四十旅团则开赴晋西北,维护占领区的治安。

        江东大兵压境,为了保障黎城地区不丢,梅津美治郎电令第四师**兵入山西。

        但是第四师团的回电却是:

        “我部正在与**军交火,为了保证铁路线的安全,无兵可派!”

        气得梅津美治郎差点吐出三升老血。

        其实第四师团的回复也并非全是虚言,平汉铁路河南河北段几乎是在一夜间冒出了无数支游击队和地方民兵队伍。

        这些地方抵抗力量没有和第4师团正面刚,他们扒火车、炸铁轨、烧物资、打汉奸……一切能够打击到侵略者的行动都有人在实施,觉得第四师团士兵连一天好觉都没能睡。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于维护铁路安全和自身利益的考量,第四师团自然不愿意再派兵入山西。

        能让红党的队伍这么活跃,江东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的。

        他给叶青衫开出的价码是两个联队的日式装备,外加一个营的国制迫击炮和炮弹。

        当然,这些装备的兑现都必须得等到黎城之战结束。

        叶青衫在报请中、央军委后同意了江东的交换。

        红党时时刻刻都在关注江东,陵川军工厂已经建成投产的事情他们自然是知道的。

        此次合作是为了与江东拉近关系,为以后更大的利益诉求做准备。

        除了游击队的骚扰外,军情处还派人以商人的身份和第四师团接洽。

        战争一时半会不会结束,但是生意却一天都不能停。

        虽然第四师团的军官对山西来的商人有怀疑、有猜测,但是这并不妨碍双方进行平等互利的生意往来。

        军情处的人可谓是艺高人胆大,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和小半箱黄金,顺利与第四师团达成了初步合作协议。

        江东以高出市价约三成的价格,一次性从第四师团手中购买价值约五万大洋的粮食。第一批钱货将在6月15日之前完成交接。

        之后粮食生意仍将继续,并且每次以5万大洋的交易为基础。

        在生意谈妥之后,第四师团的少佐、中佐等军官们脸上笑得如菊花一般灿烂。他们热情的和独一师军情处的人握手,口中说的质量上乘、价格实惠等话语。

        走出第四师团前线指挥部,来到营地外面的时候,送行的一个日军大尉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你们要不要武器?除了火炮外,我们都可以给你们,价格大大的实惠……”

        军情处的人下意识地伸手摸向腰间,但那里并没有自己常带的手枪。

        他以为刚才的交易只是小鬼子的谎话,此刻对方准备对他动手了。

        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周围树林中冲出几百刀斧手,又见日军大尉满脸认真,眼神中还带着一点期待,他这才相信对方是真的想倒卖军火。

        军情处的同志强压心中的震惊,低声说道:

        “我得回去和东家商量一下,不过你放宽心,这件事情……有戏!”他说完还狡黠地砸吧了两下眼睛,装出一副地地道道的小商贩模样。

        “哟西,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日军大尉热心的把军情处的同志送出营区,送上街道。

        分手后,军情处的弟兄看到有三三两两的日本士兵蹲在街面上,这些日本士兵全都没有带枪,他们面前摆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商品。见到有中、国百姓走过,他们还会热情的招呼人家过来看一看、瞧一瞧。

        “这他娘的都是什么人啊,啧啧啧……”

        军情处的同志出城后想起自己今日的见闻,不由啧啧称奇。

        第4师团的士兵贩卖的都是一些他们从家乡带来的或者是在战场上缴获的物品,于他们而言,只要不出任务,摊子就必须摆上。

        至于像粮食和军火等大宗货物则是由师团高层统一售卖,好处逐级下发。

        这些事情在第四师团内部已经是心照不宣的“秘密”了。

        粮食卖了就向上汇报说是吃完啦,军火卖了就报战损。

        反正上级主管部门肯定会第一时间拨付新的物资给他们,要是不给,第4师团反而会更加高兴,

        他们终于有理由不上战场,踏踏实实的做生意了!

        但毕竟是一支甲种师团,战斗力可以不用,但是不能没有。

        因此第四师团所需要的补给在正常情况下都会得到满足,他们的生意也因此得以不间断的做下去。

        在日军的序列中,绝大多数师团都是由农民和矿工组建起来的,对天皇盲目崇信,对军国主义思想深信不疑。

        但唯有这支大阪第4师团,因为士兵全是由小商小贩组建起来的,又由于一些历史原因,天皇在他们的心中并不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他们也自然不会盲从。

        第4师团就像是一朵奇葩开成的花,在疯狂的日本陆军中显得另类又格格不入。

        。

        军情处的“商人”回到潞安后将他的所见所闻上报,让包括宋礼在内的军情处众人惊讶不已。

        听江东讲过是一回事,真正发生又是另一回事。

        接到汇报后江东大笔一挥便批下了10万块大洋,将独一师和第4师团的业务交由军情处全权负责。

        解决了侧翼的威胁,江东把主要精力都投入到了正面战场上。

        6月11日,浊漳河防线、黎城、襄垣等地的枪声更加激烈。

        第37师团的师团长安达二十三中将看到自己的对面有上万中、国士兵,这些士兵在河对岸修建工事、砍伐树木,似乎在做着强渡浊漳河的准备。

        因为有猎人大队一个中队的阻挠,日军侦察兵根本没有机会靠近浊漳河南岸的独一师阵地。安达二十三自然没有办法准确判断当面之敌的准确番号,他只能依据此前的情报,本能的认为在自己面前的是独一师第二旅。

        独一师第2旅的兵力和第37师团不相上下,都是1.5万人左右。但根据情报,火力却是第37师团的两倍不止。

        在这样的强敌面前,安达二十三没有把握守住浊漳河,他一遍遍的向第一军司令部发去请求战术指导的电报。

        。

        如果说安达二十三只是焦虑的话,那么襄垣城中的第三十六师团的师团长舞传男中将则称得上是害怕了。

        当下受舞传男直接指挥的只有两个步兵联队和一个野炮联队,并且两个步兵联队还没在一处,兵力分散在几十公里宽的正面上。

        浊漳河南源并不是一条汹涌的大河,它不能成为天然的屏障,能够轻易渡河的地方如果舞传男扳着手指数的话足有几十处。

        在他对面的是江东的绝对王牌,第一旅!

        并且根据前线士兵汇报,情报中所说的那个重炮团就在王桥镇的南边,这让舞传男更加难以淡定了。

        江东的重炮团中不仅有口径105mm的榴弹炮、加农炮,而且还有150mm大口径榴弹炮,并且这么大口径的炮不是一门两门,而是整整一个营。

        如果说江东的重炮团是老虎的话,那么第三十六野炮联队就只能是老鼠了,他们无论是在射程还是在威力上都远不及对方。

        日军本也是有重炮旅团的,但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诺门罕,根本不可能给第36师团提供任何支援。

        “嗡嗡嗡……”

        航空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在襄垣城上空响起,处于紧张状态的舞传男急忙从指挥部里跑出来,站在院子里抬头仰望天空。

        五架轰炸机在两架战斗机的护航之下,以泰山压顶之势向南面扑去。

        “陆航的勇士们,一定要让支、那人的重炮团灰飞烟灭!”

        看着逐渐远去的轰炸机,舞传男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为了搞清楚支、那重炮团的确切阵地,舞传男的一个精锐侦察小队全部玉碎。

        如果空袭得手,舞传男有把握坚守到援军抵达。

        反之亦然!

        。

        刘大贵是新组建的炮兵二团团长,和炮兵一…团不同,他这个团里全是日式装备。

        其中最多的是小鬼子的山炮,有20多门。

        大口径的榴弹炮和加农炮是从小鬼子手中缴获和修复起来的,总的也只有区区5门,并且炮弹严重匮乏。

        炮兵二团刚成立5天,从二团成立的第一天起刘大贵就知道他们是一团的影子,是专门用来背锅,用来吸引小鬼子注意力和火力的。

        到达王桥镇的第一天,二团便肆无忌惮的摆出了仅有的五门大炮。

        之后虽然转移了几次阵地,但是都故意让鬼子侦察兵发现踪迹。

        “乖乖……小鬼子可真看得起老子这个假壳子,五架轰炸机,两架战斗机,真他娘的够意思!”

        刘大贵猫在坑道口,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飞机感叹连连。

        在他身后是二团的所有弟兄和火炮。

        这是一个足能容纳近千人的巨大坑道,炮兵二团在师部直属工兵营的帮助下用了三天的时间把大山挖了个洞,把他们仅有的、那点可怜的宝贝藏进了这里。

        在距离坑道口约一公里的地方是山间盆地,盆地中央竖着一门门火炮,还用树枝和伪装网等做了简单的伪装。

        那些火炮自然是假的,是‘心灵手巧’的工兵团弟兄们用树干支起来的模型,目的是为了吸引日军飞机的轰炸,给小鬼子指挥官传递虚假的信息。

        “团长,你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能有一团那样的装备呀?”年轻的副团长趴在刘大贵边上,他看上去一点都不怕天上轰鸣的飞机,满是憧憬的问道。

        “快了,咱们已经能造枪了,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造炮,你小子好好等着吧,有你……”

        “咻咻咻……”

        轰炸机的肚皮下,炮弹如冰雹一般砸向地面,尖唳的啸声打断了刘大贵的话。

        “轰轰轰………”

        炮弹洗地,火光乍现,烟雾升腾。

        虚假炮兵阵地完全笼罩在了火光和硝烟之中,炸点中心的所有东西在那个瞬间灰飞烟灭。盆地两侧的密林燃起了熊熊大火,浓烟和硝烟一起直冲云霄。

        方圆几公里像是发生了一场小型地震,鸟类尖叫着飞上天空,然后又被冲击波席卷,狠狠的摔向地面。

        “噗噗噗……”

        有泥土和小石块扑簌簌地从坑道壁和顶部落下。

        炮兵二团的战士们捂着脑袋趴在地上,有些嗜炮如命的兄弟不顾自身的安全,整个人都扑在了炮管上。

        震天动地的轰炸一直持续了5分钟之久,五架轰炸机把他们所携带的弹药全都倾泻了下来。

        浓烟还未完全散尽,天空中的轰炸机慢悠悠的转动方向,准备从东侧绕着飞回北方。

        两架战斗机则低空俯掠,似在观察战果,又似在搜寻漏网之鱼。

        见时机成熟,刘大贵抓起边上的电话,大吼着说道:

        “所有防空火力开火,至少给我敲下两架小鬼子的飞机!”

        命令下达约10秒钟后,盆地两侧的大山中突然喷出无数道火蛇,好似索命的利箭,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冲向轰炸机编队。

        “轰轰轰……”

        绚烂且耀眼的亮光在轰炸机的四周炸开。

        紧接着,

        “哒哒哒……”

        肉眼不可见的子弹击打在轰炸机机体上。

        鬼子飞行员的脑袋在那一瞬间是懵逼的,他们的身体本能的操作飞机躲避。

        “轰!轰!”

        在子弹和炮弹的双重打击下,编队外侧的两架轰炸机顿时炸成了绚烂的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