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重整河山在线阅读 - 第324章 宋礼栽跟头(三千五)

第324章 宋礼栽跟头(三千五)

        抓捕千叶的行动由军情处处长宋礼亲自指挥。

        虽然已经锁定了目标所在的房子,但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军情处将整条胡同和周边的两条街道都控制了起来。

        这一次出动的人手足足上百,宋礼和他手下的同僚们需要这个功劳来证明自己。

        军情处是江东、是独一师自己的情报机构,比起中统、军统和日本特高课来说,他们还很年轻。

        年轻的他们想要尽快成长起来,想要担当更大的责任。

        千叶,这个日军晋南情报组织的核心,将是他们成长的垫脚石。

        凌晨2点不到,军情处的人开始缓慢向目标房间靠近。

        经过侦查得知,联络点所在的房间没有后门,房间后面是高高的院墙。

        在宋礼的亲自指挥下,最精锐的战士控制了房间的四周。

        这些战士绝大多数都是来自之前的猎人中队,大家此前接受过这种入室突袭训练,因此整个行动有条不紊,所有人很快抵达了自己的位置。

        房间内,千叶的眼睛仍然大睁着。

        她今天晚上心绪不宁,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迟迟没办法睡去。

        临近2点她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几分,因为常年从事间谍工作,她的身体逐渐训练出了一种对危机的本能预警。

        感觉到心跳加快后,她一个挺身从床上坐起,手枪上膛,做好了接战准备。

        她屏住呼吸,用心去感受房间外面一丝一缕的动静。

        外面仍然漆黑一片,没有任何声音,一切都好像十分正常。

        但是千叶身体里对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裸露在外的小臂上已经冒出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呼呼呼……”

        她强力压制自己不去紧张的呼吸,双手持枪坐在床上静静等待着。

        一秒,两秒,三秒,……

        “嘭!”

        暴力的破门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她全身一滞,血液在那个瞬间似乎都凝固了。

        “嘭嘭!!”

        又是两声激烈的撞击响起。

        千叶翻身下床,枪口对准了门外。

        。

        军情处的战士只用了10秒钟就破开了窗户和房门。

        院子里一共有两间房间,在战士们冲进房间的时候屋内的人刚被破门声惊醒。

        “别动,动就打死你!”

        战士们一个飞扑就把人死死的按在床板上,对方根本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抗动作。

        经验丰富的战士伸手摸向枕头底下,摸出了一把未上膛的手枪。

        身下人的脑袋被揪起,一颗火柴点亮,

        “妈的,男人!”

        一个战士丢下男人的脑袋,焦急的冲出房间。

        另一间屋子,负责攻击的战士们也发现压在身下的是一个男人。

        “处长!屋子里只有两个男人,千叶没在!”

        这句话好像是晴天的一个霹雳砸在宋礼的心头,他脚步踉跄了一下,声音极不自然的说道:

        “快,把屋内屋外都翻个底朝天,一定要把千叶找出来。”

        时间只过了短短的几个小时,并且这几个小时中一直有人监视这里,千叶不可能会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人没在房间里能去哪了呢?宋礼一时也想不明白。

        火光很快照亮了小院,军情处的战士们认真的搜索每一个角落。

        “千叶呢?”宋礼语气冰冷的问道。

        老荣和老齐抿着嘴,脸上是一副打死都不说的表情。

        宋礼有些急了,他像两人身后的一个战士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对着老齐的侧腰便来了一句重拳。

        “啊!”

        老齐惨叫一声,弯着腰跪倒在了地上。

        “我再问一遍,千叶在哪里?”

        两人仍然闭嘴不言。

        “嘭嘭!!”

        又是两记重拳,老荣和老齐同时倒地。

        “狗日的!”

        眼前的这两人看样子不会很快招供了,宋礼挥了挥手,

        “待回军情处,晚些时候再收拾他们!”

        老荣和老齐被人如拖死狗一样拖了出去,两人在离开院门的那一刻不约而同的回头张望了一眼。

        宋礼敏锐的发现了这个细节。

        “千叶肯定还在这个院子里!”

        床底、衣柜、屋顶……

        一切能藏人的地方都翻了个遍,但是还不见人影。

        军情处的人甚至连周围四五户人家的房间都翻找了,但是仍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宋礼额头已经见汗了。

        从行动开始到此刻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如果对方有余力逃跑的话,现在肯定已经出了军情局的控制范围。

        第一次大规模行动就栽了个跟头,真他娘的晦气。

        临近三点,一声大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处长,有发现!”

        。

        凌晨四点,独一师师部。

        宋礼满脸惭愧的站在江东面前,详细的汇报整个行动的经过:

        “……后来我查了一下,发现这两处院子在几十年前属于同一户人家所有,似乎是一个经商大户。可能是出于某种商业秘密,这家人用了几年的时间,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挖了一条一百多多米长的地道,地道联通两个院子。这两个院子隔着一个街区,刚好在我们布控的范围外。

        抓到的那两人按我估计是常驻联络点的特工,他们应是偶然间发现的地道,然后花重金买下了另一个院子。”

        原来刚才军情局的战士们把屋内屋外的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最后无奈只得把目光投向院子里。

        那条几十年前修的地道就隐藏在一个个厚厚的土堆下,因为土堆外表有做旧的痕迹,战士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个不和谐的地方。

        “我估计这条地道平时几乎是不使用的,因为上面的泥土实在是太多了,每使用一次都极其麻烦。

        这次可能是因为千叶的级别足够高才动用的。”

        “地道那头是什么情况?”江东语气平静的问道。

        “那边准备有足够的清水和食物,有很明显的居住过的痕迹。千叶肯定就是住在那里,应该是听到军情处行动的动静后逃了。”

        江东右手的食指轻轻的敲击着桌面,两个联络点被端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播开,就算能撬开刚刚抓到这几人的口,等军情处赶过去的时候其他点的间谍肯定已经开溜了。

        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你的敌人,尤其是你以为胜券在握的时候。

        “城外那只日军精锐小队的踪迹找到了吗?”江东问。

        “暂时还没有。”

        “日本人反战同盟会将于3月1号成立,短时间内想抓住千叶已不太可能了。

        你尽快去审讯今晚抓到的那几个人,争取把日本人在城内的点都破坏掉。

        他们恢复联络还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足够让反战同盟会成立10次啦。

        等同盟会的事情结束后先收拾城外的那支小队,然后再抽丝拨茧,继续追查千夜的行踪。”

        江东顿了顿,

        “这次行动失败虽然有偶然因素在其中,但同时也暴露了军情处许多不足的地方。

        先去审讯,把这件事情做完,之后军情处上下都要检讨反思。我会抽时间来听你们的反思报告,去吧。”

        “是!”

        走出江东的办公室后,宋礼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再去懊悔起不到什么作用,当下最重要的是撬开新野真弓等人的嘴,最大程度破坏日本人的情报网。

        宋礼左右开弓,重重的打了自己几个耳光。

        他深吸一口气,把大脑里的负面情绪抛开,带着随身警卫走向审讯室。

        。

        东方泛起鱼肚白,天色逐渐放亮。

        城南一处少有人到的垃圾堆上蒸腾着热气,在垃圾堆的边上蜷缩着四五个或老或少或高或矮的乞丐。

        晋城本不应有乞丐存在的,因为城中到处都需要劳动力,就算没有任何技能也可以去建筑工地上搬砖、卖苦力。

        但是任何年代都有好吃懒做的人,他们不愿意靠自己的双手去获得食物,而是自由自在的做一个乞讨人。

        垃圾堆因为发酵而会向四周散发热量,这股热量让乞丐们在寒冷的夜晚感受到温暖。

        尽管周围臭气弥漫,乞丐们也丝毫不在意,一个个睡得又香又甜。

        “哗啦……”

        垃圾堆的一角突然动了,一个脏兮兮的脑袋从里面钻了出来。

        脑袋警惕地向四周看了几眼,除几个乞丐外再无其他人,他缩手缩脚的从垃圾堆里爬出来,就好像是刚刚睡醒了一般。

        乞丐们听到动静伸着脖子瞧了一眼,见那人是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乞丐们撇撇嘴,翻个身继续睡。

        千叶坐在垃圾堆里,双手不停的扒拉着,装出寻找食物的模样。

        她的大脑在飞速的思索。

        暂时还不知道是哪个环节走露了消息,让联络点暴露。

        她现在不敢去窑子街,也不敢去城中她所知的其他联络点。

        一旦有人被抓,这些点都将不安全。

        当下最主要的是逃出城去,只要出成她就能想办法联系到特别行动队。

        想及此处,她慢慢停下手中的动作从垃圾堆里爬出来。

        走动中裆部的手枪轻轻磕了她一下,千叶脚步一顿,眼眸流转之中掏出了手枪。

        那几个乞丐仍在沉睡,没有人关注她这边。

        她小心的把手枪放在垃圾堆边上,那是一个不注意看就不会留意到的位置。

        但是那个位置刚好对着沉睡中的几个乞丐,只要他们睁开眼,不用细看便能发现黑漆漆的手枪。

        在这个动荡的年代,所有人都知道枪械的作用。乞丐们发现手枪后肯定会有一番争执,最后的结果无非是上交或者转卖。

        在晋城这座四处都是眼睛的城市里,乞丐手中的一把手枪肯定会引来中、国军人的注意。

        “能分散一些注意力也不错……”

        千叶知道江东此刻肯定在大力的搜寻自己,也许手枪能够替她争取到一些时间。

        她抓了一些烂叶剩饭涂抹在自己的头发和衣服上,顺手还捡起一个缺了大半边的瓷碗,一瘸一拐的走上街道,神态和举止都像是一个活脱脱的小乞丐。

        因为军情处手中没有千叶的照片,出入城的关卡处只是加强了戒备,没有挨个盘查年轻女子。

        。

        另一边,被抓后的星野真弓仍然穿着单薄的睡衣,密密麻麻的绳子绑在她的身上,就好像是一个毛毛虫被捆的变了形。

        她对自己身上的窘态浑然未觉,进入审讯室后她的目光就一直盯着门口的过道。

        害怕心中的那个人影会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