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星门在线阅读 - 第615章 人王(求订阅月票)

第615章 人王(求订阅月票)

        李皓一直在冲击混沌大道。

        架数位九阶帝尊,直奔李皓而去。

        此刻,大战四处爆发,一道道强大无比的气息,纵横天地,比起上一次,此次强者更多,而且,几乎人人都具备上一次混天巅峰战力。

        新武,银月,万界,三方皆参与了大战,人王、宇皇、袁硕,三人都在独战九阶强者。

        而春秋、混天、天方三人,也在鏖战那些九阶。

        二十多位九阶强者,分散在了各方,他们,才是此刻势力最大的一方,人人都在算计,这群九阶,其实也在算计,只是,昔年毕竟是天方主导。

        他们布局不多。

        等到时光溃散,无法恢复巅峰,彻底恢复灵性,这些人,都彻底发狂了!

        有真有假。

        当然,还有数位九阶,此刻稍有迟疑,一时间,并未参战,只是有些纠结。

        怎么办?

        而今,连天方都被他们划入了敌人范围,连天方也是他们猎杀目标,这几人,和天方关系还行,此刻,一时间不知该帮谁才好了。

        “李皓!”

        远处。

        人王且战且退:“你搞什么鬼······一人冲击混沌大道,无法冲破的,不如来这,联手杀敌·……杀死了阴阳,老子帮你干别人!”

        李皓笑了笑,也不言语。

        继续冲击混沌大道。

        混沌大道,疯狂动荡。

        一位位九阶帝尊,灵性爆发,震荡混沌大道,哪怕天方之主,此刻虽然被人包围,还是忍不住低喝一声:“李皓,混沌大道,支撑混沌!其他人,寿元将近,选择同归于尽,还有理由……你们这些人年轻,无论如何,摧毁混沌大道,也不该是你们的选择……”

        九阶玩不起了,最后摧毁,都能理解。

        你李皓,一个劲地冲锋做什么。

        李皓笑声幽幽:“我要复活几人··……给我进入混沌本源深处即可!我又没兴趣参与你们的战斗,谁称霸,和我何干?”

        无声。

        没人再说什么。

        那更不可能了。

        当然,混沌本源,也很强大,李皓未必能摧毁,可还是要小心一些的,大家嘴上说着一起死,可真被人摧毁了混沌本源·……那就真的同归于尽了!31

        一点希望都没了。

        九阶寿元不多,好歹还有寿元不是。

        话落间,轰隆一声巨响。

        各方之中,春秋第一个有些落入下风,无数分身纷纷破碎,此刻,一只蝉,浮现天地之间,带着一些疯狂,一些愤怒,一些无奈!

        “一群杀千刀的!”1

        她痛骂一声。

        我都没准备好。

        按理说,也没这么快,这群杀千刀的,天天不干好事,将时间无限朝前推移,导致她并未真正跨入九阶,而今,迎战的还不止一位九阶!

        哪能匹敌!

        也就她实力还算强悍,身后还有数位顶级大妖帮助,否则,哪能匹敌对方,分身被不断撕裂,让她痛苦无比。

        有那么一刻,她很想说……各位九阶,咱们一伙吧!1

        我和李皓他们,真不算一伙的。

        可惜……现在,被架上去了。

        谁信啊!

        信不信的,其实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群九阶,就是为了清扫战场,将所有不同意见,不同阵营的人,全部格杀!

        她这边,有落败迹象。

        远处,混天暴喝一声,秩序和混乱的重组,刹那间,将围攻自己的几位九阶,全部击退,此刻的混天,气息达到了巅峰。

        看向四周,冷哼一声!

        此刻,偌大的混沌,他和天方反而是最强的,都被数位九阶围攻,人王几人,都和那些九阶实力相当,不过一对多之下,都有败落迹象。

        远处的李皓,附近,三大九阶,也迅速赶到,李皓之力,应该也难匹敌三人。

        此刻的混天,且战且退。1

        他其实不想此刻和他们冲突。

        在他看来,时间太快了,太早了。

        不该是此刻!

        真晦气。

        李皓这伙人,将九阶降临的时间,无限前推,导致如今大家都不是巅峰战力,哪怕他,再给他一段时间,他会更强大的!

        可惜了!

        混天心中想着,暗骂一声,李皓才是真正的搅屎棍。3

        若非他开天,哪会有这事。

        ……

        另一边。

        苏宇正在和劫难帝尊交手,一本文明册,也是强悍无比,镇压四方,不过劫难不弱,哪怕不是巅峰,此刻的苏宇,也是不断后退。

        倒是后方,生死帝尊,居然不敌那群万界强者。

        这群人,强者很多。

        死灵之主,万界人皇,文王武王,混乱之灵转世的武皇,万天圣,蓝天…·

        4

        在这一群强者的围攻之下,生死帝尊,反而不敌他们。

        被层层包围,直到另一位九阶帝尊加入战团,这才保持住了九阶的威势。万界一方,牵制了三大九阶强者。

        而新武一方,只是牵制了两位九阶。

        春秋那边,一人独战两大九阶。

        混天一人之力,居然和四大九阶打的有声有色。

        天方,四周强者最多,足足五位九阶包围了他,银月那边,此刻,也有两大九阶围攻。2

        还有3位,则是去了李皓那边。

        整个战场之上,九阶强者,此刻除了还有两位,在一旁犹豫,算上天方,22位九阶强者,全部加入了战圈,算上死去的五行、混乱,昔年,遁入混沌深处的26位九阶强者,已经全部出现。

        百万年前,诞生了足足27位九阶帝尊。

        秩序之主早早陨落。

        那个时代,才是辉煌无比。

        而今,这群人,却是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战争,几乎全部都参与了进去。

        当年围杀秩序,也没这么大场面。

        这时候,人王、宇皇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鏖战一位九阶,都有些疲惫无力,只是,两人一个依旧疯狂,一个依旧冷静,都很默契,没有多说什么。

        仿佛,在等待什么。

        只是坚持抵御强敌,同时,也预防还剩下的两位九阶插手。

        一时间,大道之力,覆盖整个天地。

        乱成了一片!

        人王一侧,至尊他们,也在艰难抵御强敌,此刻,至尊数次看向人王,人王不动如山,只是疯魔一般,持续出刀,将阴阳道主逼迫的不得不进入防守。1

        人王之力,虽非绝强,可此刻,以这悍不畏死的风格,依旧在这战场之上耀眼。

        还在观战的两大九阶,对视一眼,有些迟疑。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又看了看疯狂无比的人王,要不……咱们去收拾这家伙?

        当然,分开就没必要了。

        要不··…·…先把新武给灭了!

        李皓那边,已经过去了三位,新来的万界强者,也有三大九阶我,唯独新武,这个在三方中算是老牌的世界,才两位九阶·····

        人王又如此凶悍,不如……加点料好了!

        下一刻,两位有些迟疑的九阶,纷纷开口:“阴阳,吾等助你!”

        人王忍不住破口大骂:“++!老子好欺负吗?”

        凭什么?

        这么多战场,这么多战团,你们俩看戏好了,凭什么来我这?

        凭什么?

        欺负谁呢?

        又不认识你们,也没得罪你们,李皓倒是都得罪了,那新来的宇皇,也爆掉了时光,按理说,你们应该杀他们才对。1

        合着,我看起来好欺负一点吗?31

        还是为何?

        我新武看起来,软一点?

        还是咋样?

        人王不服了!

        有些气急败坏:“你们别逼老子融新武,融了新武,你们又非巅峰,真当老子杀不死你们?”

        两人压根不理。

        选择人王,理由不少。

        混天、天方都很强悍,大家其实有些忌惮,春秋那边,显然不需要帮忙了,而劫难和宇皇之战,他们也不想参与,劫难其实也不是善茬。

        至于银月那边,袁硕一人,带着一群弱者,匹敌两位九阶,此刻,也岌岌可危,不需要帮忙。1

        李皓那边,三大九阶过去了不说,李皓此人,阴狠无比,他们其实也有些忌惮。

        一圈看下来··……新武最弱。

        也不算最弱,就是……新武之人,只有冲动,疯狂,莽撞,除了这些,新武,好像也没太大的底牌,除了一个融新武,你还会什么?

        加上人王此刻彪悍,压制了阴阳道主,枪打出头鸟,不打你打谁!

        两大九阶,迅速加入战场。

        人王一看这状况,急了。

        混账!

        “欺人太甚!”

        人王勃然大怒,三打一,要脸吗?

        他怒不可遏:“凭什么?”

        “……”

        谁会解释什么。

        不凭什么。

        就凭你太嚣张了,又没那俩看起来阴险,这个够吗?

        人王迅速后撤,想朝那边的宇皇靠近,那苏宇见状,眼神闪炼,边战边退,得了吧,你可别来我这边,我可没兴趣帮你挡刀!

        这家伙,也不是啥好人。

        作为观察了新武崛起的修士……他又不是白痴,人王到现在,也在玩阴的呢。

        1

        大家谁跟谁啊。

        对李皓,他还没那么太了解,对人王……嗯,不得不说,时光真香,他和李皓一样,也都游历新武,以新武为参照,观摩混沌强者。1

        太了解新武了。

        人王忍不住怒骂:“帮一把会死?你万界之道,没少学老子新武的!”

        这话倒是真的。

        不过此刻,苏宇边战边退,不断咳血,有气无力:“人王勿急,待我杀死此人,必帮你新武……只是……咳咳咳……”

        血液溅射。

        苏宇倒退,被雷霆轰击,白衣染尘埃,他有些悲哀,有气无力:“只可惜,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万界诸强,今日刚出万界,居然便遭此祸端……劫难降临,此乃我万界之劫……”3

        去你的!

        人王想骂人!

        得了吧!

        看这小子的样子,也不像好人,这吐血装弱的样子,老子早些年经常用,还不是一次两次,这家伙,学老子!1

        不要脸!

        话落,人王陡然倒飞,吐血不止,血液溅射,骨骼崩断,血肉横飞,可比那宇皇惨多了,此刻,一脸悲哀,无奈至极:“该死·……三打一……欺我新武无人,欺我方平无能是吗?”3

        “有种,一对一啊!”

        他无能咆哮,三大九阶,却是压根不给他呼喊的时间,迅速压上!

        这俩,一个比一个惨。

        那边,被几位九阶差点打哪里有爱好ah123z的崩塌的春秋,看到这一幕,忽然有些庆幸,还好,我好像比他们好一点。

        人王真可怜!

        这莽夫,谁让他这么嚣张的。

        还好那俩不是冲我来的。

        一对比,倒是开心了不少,打起来都有些激动了,无数过去之身疯狂浮现,融入体内,岁月枯荣,那无数过去之身,此刻,仿佛纷纷活了过来。

        春秋见人王和宇皇比她还惨,仿佛激发了斗志,一声蝉鸣浮现。

        岁月流逝。

        刹那间,她的对手,仿佛被凝固了一般,可很快,两大九阶,再次朝她杀去,打的春秋再次倒退,却是越战越勇,厉声呼喝:“诸位坚持住,待我斩杀强敌,本王会帮你们……”

        此话一出,轰隆一声,春秋倒飞,血肉迷糊,瞬间恢复,仿佛要以此展现自己的强大。

        别沮丧!

        别崩盘了。

        我还在!

        一旦崩盘,才是最大的危险。

        人王凄惨无比,朝那边看了一眼……暗暗咂舌,你好惨,都被打崩了无数分身了,还装强呢。

        何必呢?

        此刻,人王也好,苏宇也好,好像还在等待着什么。

        再次朝着远处看去!

        远处。

        李皓还在冲击混沌大道,也朝那边看了一眼,微微皱眉,叹息一声。

        玛德!

        这俩家伙,咋回事?

        等我?

        我等你们呢!3

        咱们这样,何必呢?

        你俩倒是疯狂起来啊,爆发起来了,新武人王啥时候这么弱了?

        那新天苏宇,能走出万界之地,跟我说,就这脾气?

        除了炸了一下时光,展露了一下疯狂,然后……没了?

        一个劫难,你就萎了?

        李皓无奈!

        都到了这时候了,还互相内卷干嘛呢?3

        这一刻,三大九阶,已经抵达。

        李皓一眼看去,好家伙,还有熟人。

        上次保护自己的几位!

        真是巧了。

        腐朽,阴暗,飓风!

        这三位,上次龙战要杀自己,他们分身还来保护自己的,结果都被龙战所杀,今日倒好,呵,居然这仨联手来杀自己了。

        李皓俯瞰三人,笑了:“三位道主,上次救命之恩,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今日,又来庇护我吗?”

        此刻,腐朽帝尊,脸色阴冷:“李皓,到了这时候,你还要挣扎吗?”

        上次,三人保护他,结果分身全部被杀。

        那一次,也不是保护李皓,只是为了诛杀混乱,不让时光强大罢了,可李皓,这家伙可不是好人,后来龙战自爆,这家伙倒好,趁机捅死了吞噬道主分身。1

        此刻,吞噬道主也就没时间管李皓,正在对付天方,否则,早就杀来了。

        他仨,也一样。

        飓风浮现,腐朽天地,黑暗中仿佛有一道阴影消失,瞬间,李皓感受到了四周大道波动,此刻的李皓,有些不同,双臂修长无比,可却是有些失衡。

        只有一双长臂,宛如长臂猿一般。

        忽然,双臂擒拿虚空,虚空震荡了一下,混沌大道都在动荡,刹那间,黑暗浮现,一柄小剑,无声无息,朝着李皓脑袋刺去!

        飓风席卷,腐朽再次蔓延。

        李皓一声低喝,双臂化拳,锤击虚空,轰!

        巨响声传出!

        李皓直接被震荡的脱离了混沌大道。

        此刻,三方浮现三人。

        腐朽道主冷笑:“今日,你还有什么手段!”

        到了这一刻,所有强者,全部走出来了。

        没有任何一位顶级强者不在。

        你李皓,还有手段,还有底牌吗?

        那苏宇,也微微皱眉,人不少,四面八方都有,可是…·…弱小的很啊。这位老前辈,就这点家底了?

        有些小小的失望!

        更远处,李皓迅速避开了阴暗道主的一剑,微微皱眉,不至于吧?

        人王,我可是对你抱有很大希望的。

        结果··…··…周边世界,上万人,上百世界,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若是只有如此……远远不够的。

        联手围攻他的三大九阶强者,一开始被吓了一跳,等感知到了四周世界的强弱,都笑了。

        阴阳道主更是笑的有些前俯后仰:“人王不愧是莽夫,我好怕,上万强者,数百帝尊,足足八位七阶,一位八阶,吓死我们了!”

        很强吗?

        是,相当强了。

        其实有些不可思议了,短短千年,还隐藏了这么多人,不一般。

        可是··……真的不够看啊!

        就这么点人,他们一人,都能很快杀光,一个不留。

        人王不理。

        朝四面八方看去,露出了一些笑容,难得有些柔情,看向远处那几位高阶强者,有他的妻子,那位人人都知的人王妃,此刻,也是七阶帝尊。

        有他的妹妹,方圆,那位一直跟屁虫一般的小圆脸,而今,也已成长了起来。

        1

        有他的老师……真正的老师,可不是长生剑,而是吕凤柔,那个霸道的女人,此刻,和她的丈夫,那位魔武校长,蛇王吴奎山,都在其中。4

        他们,都是新武魔武之人。

        还有那很久不见的老朋友们,老同学,老师,都在其中。

        这,才是他最初一起成长起来的伙伴们。

        当然,留下的人也是。

        可这群人,也许,是他心中最后的柔软了,他们,都出现了,都回来了。“他们,看不起你们······”

        人王笑了,有人看不起你们,怎么办?

        这一刻,四面八方,一方方世界,以极其快速,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迅速朝着人王这边飞来,仿佛跨域了时空一般!

        那些世界……居然都好像一枚种子一样,和其他世界稍有不同。

        这些世界……仿佛和那些新武强者,彻底连接到了一起。

        而就在这一刻,人王头顶,浮现出一个小小的世界,很小,一点也不大,仿佛···…只有一座学校那么大,隐约间,上面还有一些字体浮现。

        魔都武科大学!

        那是一座学校。

        “世界,不在于大··……魔武之地,方寸之间·……”1

        人王喃喃自语,此刻,三大强者,迅速出手,虽然不知人王搞什么鬼,还是说,寄希望那些弱者如何,可他们也不会给人王得逞的!

        三人迅速出手!

        朝着人王镇压而下!

        不管你想什么,都不给你任何机会,你只有死路一条。

        “万道唯我,道就是我,我就是道,天地是我,我也是天地,界域是我,我也是界域……你们不懂我!”

        他看向远处,露出了笑容,他们懂我!

        “种子··…·…会开花结果的!”

        他呓语一般,此刻,忽然身体溃散,三大强者镇压而下,轰隆一声,居然打了一个空!

        而这一刻,头顶上方,那虚幻的魔都武大,忽然宛如莲花一般,开始绽放开。

        1

        远处,上百个世界,宛如种子,也宛如莲子一般,刹那间穿过了三大强者防守,瞬间落在了那不的的莲花盘之上!

        这时候,仿佛随着这些莲子归位,整个小世界,出现了一些微弱无比的变化。

        宛如一朵青莲,摇曳天地之间。

        扎根天地之间!

        上万修士,瞬间落入莲子之上,每个人,眼中都充满了期待,崇拜,渴望,尊敬之意。

        方平,人族之王,魔武之神!

        这一刻,那青莲,摇曳身姿,忽然,含苞待放一般,原本的莲子,刹那间,融合一体。

        “为人王贺!”

        统一无比的声音,在那莲盘之上浮现,只是一个瞬间,一朵朵花朵飘落,让整个天地,仿佛都陷入了花的海洋之中。

        三大强者,此刻疯狂出手,却是被那飘落的花朵遮住了视线。

        隐隐约约间,花盘中央,仿佛一个童子浮现,又好像是一个种子,在迅速成长,里面,好像睡着一人。

        这一刻,远处,劫难之主怒吼:“阻拦他!”

        他不知道方平在做什么,可隐约间,感受到了一些劫难的气息,这是灾难降临的征兆,不是好事。

        好像是对方的内天地,正在化为种子,正在成熟。

        要开花结果!

        这方平,到底在修炼什么玩意?

        “道融我,我融道,天地为我,我为天地,内天地……无内外,天地哪有内外之分……开花结果,便是我!”

        仿佛在解释,又仿佛在嘲笑。

        “咔嚓……”

        整个世界,仿佛崩碎了一般。

        那魔都武大,仿佛崩碎了,那上万修士,此刻,仿佛在迎接圣人降世。

        三大强者,纷纷爆发!

        气息撼动了天地,将那无数花瓣,纷纷摧毁,眨眼间,三人靠近了对方,此刻,都是松了口气,还好,对方不管做什么,能靠近就行。

        “方寸之间,平乱天下!”5

        “刀来!”

        一声轻笑,远处,正在不断鏖战的大猫,忽然喵呜一叫,只是一个刹那,一柄极其卡通的长刀浮现,那刀柄,上面雕刻着一颗猫头。

        栩栩如生,宛如真实猫头。

        实际上,也是真正的猫头。

        刹那间,长刀之上,黑暗之力,污浊之力,混乱之力……

        仿佛天地间最为邪恶的力量,浮现在长刀之上,只是刹那,腐朽四方,恶臭味传荡了整个天地,那是这只猫,这些年,吞噬的无数肮脏之力。

        它是污秽之源!

        三大强者,也闻到了恶臭味,一时间,居然有些头昏脑涨,大惊!

        这是什么?

        如此肮脏,如此歹毒……

        “四方域,混沌之根,混沌……太恶臭了,这么多年了,你们就没察觉,这千年来,整个混沌,好像干净了不少吗?”

        方平从花瓣中央走出,此刻,居然赤身裸体,唯有那一把刀在身。

        他也不知羞愧,只是笑。

        “混沌的根,就在这,混沌的黑暗,都在这……这千年,四方域如此干净,甚至整个混沌,都变的干净了许多,你们……要谢谢我!”

        至于那百个世界,只是激发天地的源力罢了。

        这一瞬间,圣洁和黑暗,在他身上浮现。

        阴阳之力,眨眼间攀升到了一个极致巅峰。

        “我的阴阳,你来试试!”

        话落,刀出!

        阴阳浮现,一黑一白,这哪还是阴阳,这是邪恶与圣洁!

        花瓣中诞生的方平,仿佛凝聚了天地间最圣洁的力量,可手中长刀,却是汇聚了天地间最邪恶的力量,苍猫,邪恶之源!

        邪恶与圣洁的碰撞!

        三大强者心中一惊,可很快,又安心了一些,不弱,此刻人王,恐怕比他们单独一人都要强一些,可他们三人联手!

        这也是他们最大欣慰。

        还好!

        三人同时出手,阴阳道主冷哼一声,藏挺深,可最终还只是如此罢了,人王,你的手段,也就如此了吗?

        刀落!

        轰!

        巨响声响彻天地四方,这一刻,仿佛有无数欢呼声响起,有无数新武人在欢呼咆哮!

        可是,三大强者,只是倒退了一些。

        阴阳道主露出一抹嘲讽之色。

        很强了!

        一刀居然击退了三人,可是……还不够杀我!

        他灵性燃烧到了极致,气息更加磅礴,冷笑声传荡:“方平,到此为止了!”

        磨盘浮现,瞬间朝着方平镇压而去!

        剩下两人,同时左右出击。

        刚刚吓了一跳,现在都安心了。

        还行!

        可是,不够啊。

        就在此刻,劫难道主却是瞬间变色,刚刚他感受到了劫难降临,但是还没那么明显,可这一刻,他忽然感受到了一股浓郁无比的劫难之力,正在诞生!

        什么?

        方平要死,为何我会感受到大祸临头?

        他不解,但是迅速想要暴喝提醒,可就在此刻,四周虚空,仿佛被封锁了一般,一直倒退的宇皇,此刻仿佛置身于书本之中,将其一切声音,全部封锁。

        笑了笑,摇头:“不该你插手,和你无关!”

        劫难一惊!

        急忙侧头去看,看向人王那边,一对三,人王虽强,怎么也不会翻盘才对,还有后手?

        什么后手?

        而就在人王长刀落下的一刹那,就在阴阳道主出击的一刹那,人王忽然瞪大了眼睛,看向三人后方!

        仿佛在说,你们后面有东西!

        三人理都没理!

        谁信?

        你这小伎俩,太过低端了!

        可这一刻,劫难却是看到了,瞬间瞪大了眼睛!

        就在三人身后,一刹那,浮现出一道黑影,黑影……居然和人王长的极其相似!

        感觉,就像是人王的分身一般。

        黑暗笼罩了三人,三人也瞬间感受到了一些不妥,可这一刻,来不及了,那黑暗侵袭三人,只是一个刹那,阴阳道主忽然背后一痛!

        一条黑黝黝的手臂,直接击穿了他的心脏,抓住了什么,徒手一捏,直接捏断了!

        大道!

        人王挥舞长刀,一刀斩下,阴阳道主头颅飞起,带着一些茫然。

        身后,是谁?

        人王?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绝不可能是人王的,他笃信,他也感知到了一些差距,不同于人王的疯狂,背后,只有无尽的阴暗之力!

        是阴暗道主?

        可对方,不是在对付李皓吗?

        为何忽然出现在我身后?

        还偷袭了我!

        这不可能!

        而身后,那人笑了笑,笑的有些坏,忽然,抓起了飞起的头颅,将对方正面掰了过来,对视了一眼,龇牙一笑,牙齿雪白:“我叫方无双!我爹,叫方平!”30

        阴阳道主满是茫然!

        什么?

        方平的……儿子?

        怎么可能!

        人王,哪来的儿子,就算有,也不可能这么强,无声无息,偷袭了自己!

        而此刻,人王笑了。

        笑的和对方如出一辙!

        有些唏嘘,有些感慨,有些怀念,有些想念。

        “回来了!”

        “回来了!”

        那小号的人王,也龇牙一笑,点头,回来了。

        刹那间,两人一前一后,朝着另外一位道主杀去,瞬间惊到了对方,不可思议,不敢置信,怒吼:“怎么可能!”

        纵然你有儿子,又如何?

        可为何·…·…不比你弱!

        这不可能!

        混沌中,不可能无声无息地诞生一位强者的,任何强者出现,都会有些征兆的,哪怕那未来的苏宇,也是有征兆的,怎么可能一点动静都没!1

        更远处,李皓也是瞪大了眼睛!

        人王将自己的内天地,化为种子,开花结果,他其实觉得,这就是人王的底牌了,比之前强大了一些,虽然还敌三人,但是未必会败了!

        好事!

        这底牌,不弱。

        可是……那忽然浮现的黑暗之子,又是什么鬼?

        他忍不住看向阴暗道主,怎么……这么像你的能力!

        阴暗道主也是茫然,此刻,甚至顾不上李皓了,朝着那边看去,茫然无比:“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阴暗之力,我不会一无所知的,我一定会感知到的!”

        他是阴暗道主啊!

        这样的黑暗之力,甚至不比他差了,他怎么可能一点感知不到呢?

        可事实就是,他之前,一无所知!

        直到今日!

        倒是远处的天方,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忽然看向人王,许久,轻叹一声。

        原来···…你发现了!

        而人王,嘿嘿一笑,笑声洞穿天地!

        “李皓,我早就说过,上阵父子兵,老子年纪是大了,老子有儿子啊··…··…你有吗?”

        “哈哈哈!”

        狂笑声响彻了天地。

        而李皓,先是一怔,接着,有些恍然,黑暗之子,昔日,新武环绕黑暗,他也仿佛明白了什么。

        忍不住失笑:“人王……年轻人的天下了,你……老了!”

        “放你大爷的屁!”

        人王咆哮,一声怒吼,方寸之间,仿佛化为了他的绝对领域!

        两大道主,被困其中,瞬间大惊,纷纷怒吼:“帮我!”

        要出事!

        一个方平,他们还不算太惧怕,可又出了一个不弱于方平存在,他们怕了,真会死的!

        “迟了!”

        长刀洞穿一切,瞬间,长刀化为了拳套,眨眼间,人王轰出了上万拳,将一人击退,刹那,黑暗笼罩,无声无息,一只手掌,洞穿对方身体!

        那小号人王,再次龇牙一笑,仿佛在炫耀,在和人王邀功。

        人王也咧嘴一笑,点头:“好样的,没白费这些年!”1

        剩下最后一人,仿佛此刻才意识到了什么,不敢置信地看着两人一眼,“不……这不可能…·…”

        轰!

        天地爆碎一般,刹那间,父子二人联手,将其打的四分五裂!

        人王嘿嘿一笑:“有什么不可能的!”

        那小号人王,有样学样,笑呵呵的:“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父无敌!”

        轰隆隆!

        炸裂声,响彻天地四方。

        人王完成了三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