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母星瞒着我们偷偷化形了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章 我看起来那么可口,她对我流口水就很合理

第六百二十章 我看起来那么可口,她对我流口水就很合理

        有那么一瞬间,李沧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觉醒了主角模板:boss哔哔赖赖时千万不要不耐烦,备不住意味着它想给你爆更多货呢?

        杜牛语气里面那种生无可恋依然隔着屏幕都能闻见味,这种东西是装不出来的,她的眼睛再璀璨亮度再高,李沧也没办法在那里面发现一星半点的精气神儿。

        换句话来说:摆烂!

        是的,杜牛从里到外透露出来的信息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没有办法可以把你和它剥离开来吗?或许我可以试试...”

        杜牛哽了那么半秒,    很是不屑的摆摆手:“没用的,我不需要你的怜悯,如果可能的话,甚至不想任何人知道我的情况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烂在这里才好!”

        “我说过,好奇未见得是好事,当初我发现它时,满心欢喜,以为自己时来运转,结果呢,    整座城市上百万人被它吞噬,我的丈夫,我的女儿,一切我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不,不止是看着,我是它最大的帮凶,最得力的助手,没有我,它根本无法成长到现在这种地步。”

        “最后,我希望你可以带走我的女儿,我在她的身体中偷偷藏了一枚‘它’的种子,你的空岛上有适合它们寄生的造物,注意到刀妹探查属性的前缀了吗,不要把她当做行尸,她只是异化程度比较高的孩子罢了,    如果有可能的话,你要借助祈愿界面帮助她恢复人类的体质,    照顾她、爱她——你他娘的那是个什么眼神!小畜生!敢有一丁点不礼貌的想法老娘现在就给你打出屎来!”

        李沧:...

        你说得跟挑女婿一样还能怪人多想嘛?

        除此之外,    沟通相当顺畅,唯一的问题是:‘它’并不是那么好惹的!

        杜牛等于放弃了自己物理上的脑子和身体与‘它’融为一体,‘它’经由杜牛来视线对分体的掌控,杜牛实际意义上的操控权限只是相对的...

        当然,既然用的是杜牛的插件,那就不可能完全没有漏洞,‘它’的工作模式注定杜牛必须拥有自己的独立意志,‘它’需要的既是又不是纯粹物理意义上的‘脑子’,缺失杜牛这一环,‘它’就只是一坨不死不活的半行尸半植物而已。

        “物理意义上消亡不足以真正抹杀我,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也看到了,血条比高阶行尸只长不短,任何伤害都会被瞬间修复,只有血脉崩解才能彻底抹除掉我的存在,让我不再醒来...”

        “我计算过,事情顺利的话,你大概有3到5秒的时间带上我的宝贝女儿跑路,有多远滚多远,不要想着回来杀死它,    除非你手里刚好有一枚可以随时发射的大当量核弹。”

        李沧走神了。

        大当量核弹这玩意指定没得,哥们倒是正面挨过一发普通的弹道导弹,他突然开始怀念深渊海眼老铁,弹道导弹那玩意要是多存下来几发,我还用遭这罪?

        “我大概听懂了,所以你还没有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做。”

        杜牛有一个明显吞口水的动作:“我需要你的精血。”

        “???”

        emmm,我看起来这么可口,她对着我流口水就很合...

        合理个屁啊!

        李沧看看对方三米多高的身躯再瞅瞅自己这瘦不拉几的小体格,眼神警惕一匹,过分了姐姐,觊觎我的美色馋我风华正茂的身子你也不能老想着搞跨物种交流啊?

        没生殖隔离也不成!

        我对大雷子忠贞不二...三...四!

        杜牛嘴巴子都气歪了,磨牙吮血:“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这笔交易,把刀妹交给你显然是最错误的决定,你这种小兔崽子合该烂在这儿,你就是个大畜生!”

        “咳咳...”李沧正色道:“年轻人脑洞都很大的不知道嘛,所以,我的精血能让你的异化血脉崩溃?你怎么确定自己不会被转化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新的尸态品类?”

        说到这一块李沧觉得自己还是相当专业的,他用尸兄的异化血脉演化了邱小姐,又用邱小姐的血脉演化了狗蛋,他不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自己更有操作经验。

        事实上,李沧自己并不具备感染性,连大尸兄邱小姐这种命运仆从都不具备感染性,“血脉侵染”这种东西是需要小币崽子辅助的。

        杜牛强调:“不是血,是精血!”

        李沧霎时头皮发麻,仿佛突然回到了熟悉的icu,有种被各种长胡子白大褂支配的恐惧——“你timi该不是想给哥们来上一发脊椎穿刺活检吧??”

        “其实你手上拿的这根效果更好,我甚至能通过‘它’感知到这根...emmmmm...内部澎湃涌动的生命力和威压,简直像烈日一般酷烈灼人,那是一种用视觉无法描述的辉煌和璀璨,”杜牛啧啧称奇,“我没有足够强度的材料、也没把握破坏它提取到精血,只能退而求其次用你里面的那根,顺便说一句,骨质增生我见多了,还真没见过把增生单拎出来当武器使的!”

        “@#¥%…”

        沧老师表示情绪稳定,区区无麻醉腰穿而已,做过的都说好!

        但李沧的顾虑其实不是疼不疼,而是死不死,他的病在大魔杖的作用下达到了一个微妙的平衡,这种糙活儿显然不可避免的会对他的1.0小可爱造成一定伤害...

        难搞。

        两人继续沟通了一些细节,也就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我...算了...”杜牛说:“记住我交待的事,不要不拿刀妹当人看,也不要真拿她当人看,你!明!白!吗!”

        “啊知道了知道了,直接说不许涩涩不就完了。”

        沉默,压抑的沉默,李沧感觉杜牛差点没忍住要把他当场分解...

        “开始吧,”杜牛有气无力骂骂咧咧,似乎很后悔,“要不是老娘早够够的了,你们今天谁都别活,但凡有一点机会老娘都得把你撂这顶缸自己出去潇潇洒洒策马奔腾,我呸...得了便宜连卖个乖都不肯的小白眼狼!”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怎么就占你便宜...”

        “呵呵!留你条狗命算不算?这个世界上没有你在意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