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明财产

第三百六十三章 不明财产

        珀修斯坐在主位,不悦地看着左右二人:“我让你们对我坦诚,但你们都没有做到。”

        “斯汀,你故意从奇诺的过往功绩先入为主,淡化天外来客这一可能身份的影响,把逻辑引导到‘该不该杀一个有功之人’上面,从而表现出你重情重义的一面,只为了给我留下好印象。”

        “你嘴上说的跟心里想的一样吗?口是心非,你心里想的无非是——奇诺是我弟弟一手提拔上来的行政官,这时候如果撇得太干净,只会让人觉得我雷格诺姆家族不念旧情,必要时刻应该帮他说两句话,但也不能死保,否则有包庇渎神者的嫌疑。那就干脆从过往功绩入手,占据情义制高点,拿‘军心’去堵珀修斯这个老家伙的嘴。”

        教训完斯汀,也不给他辩解的机会,珀修斯又看向蓝贤:“蓝贤,你也没好到哪里去,故意站在纯理性的角度,三句话不离王国利益。你是只关注利益、毫无情义的人吗?如果是,我会让你当这个王之右手?你不过是为了给我留下精明理性的好印象而已。”

        “所以,我很失望,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我的左右手都不愿意对我说心里话了?当年那个因为政见不同敢和我对骂、乃至敢和我互殴的斯汀去了哪里?那个细致入微、情理皆具的蓝贤又去了哪里?”

        斯汀和蓝贤都低着头,沉默不语。

        但其实,他们心里都有答案。

        有一个词,叫作“君臣有别”。

        老国王尚在,王储还没加冕的时候,你们是同辈人,可以食同器,寝同床,哪里不爽了可以说出来,看不顺眼可以揪着对方的衣领怒骂,乃至可以打一架,打得头破血流,打完以后把对方从地上扶起来,帮他拍拍灰尘,然后一起去酒馆喝一顿和解酒,第二天又是好兄弟。

        王储还不是国王的时候,你想跟他怎么玩怎么闹都可以,真的越线了还有长辈们去调解,天塌下来也有他们帮顶着。

        可一旦王储加冕,变成国王,那就不一样了。

        他是君,你是臣,阶级森严,上下有别。

        哪怕你仍是从前的你,他仍是从前的他,君臣关系也将是你们永远无法逾越的壁垒。

        国王代表着整个国家的意志与尊严,骂他就是辱君,打他就是谋反,能帮你顶住天的长辈都已逝去,敢越雷池一步,便将万劫不复。

        所以,从珀修斯登上王位的一刻起,不管先前多么要好,哪怕“异姓兄弟”这层关系还在,也会有一层更高的“君臣”关系横在前面,曾经的日子怎么也回不去了。

        台上很安静,斯汀和蓝贤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自己面前的那杯茶,看着茶叶在炙热的水中漂浮,一如无根的浮萍。

        珀修斯收回目光,没看他们任何一人,只是默默用指节敲打着桌面,声音平淡却又带着一种莫名的悲凉:“既然都不说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全体会议开始,把奇诺·凡·海尔辛带进来。”

        珀修斯话落,原本窃窃私语的议员们顿时噤声,会堂一片死寂...

        直至殿门打开的声音响起。

        “吱——”

        此时正值正午,阳光从门外洒入,明明是「流火」季的炙热太阳,却莫名显得有些阴冷。

        率先进入会堂的是「首席御前侍卫」,第7序列「赤轮」,当今「王之利刃」,有「破晓之剑」绰号的迪妮莎·多古兰德。

        迪妮莎身穿御前侍卫制式铠甲,每一片甲面都被抛光得锃亮,倒映折射着穹顶的烈阳,关节处衔接设计紧扣身材曲线,极致美感却又不失威严,配合1米76的修长身材,犹如从上古神话中走出的女武神,象征着整个多古兰德王国...象征着此间凡世的战力顶点。

        迪妮莎身后,最精锐的御前侍卫们鱼贯而入,他们分布立于过道两侧,用身体将过道与议员席隔开,犹如立起一堵堵坚不可摧的城墙。

        别看过道和席位间空隙百出,只有人墙相隔,在这么多精锐御前侍卫面前,想要凭暴力跨越这咫尺之遥的距离,难度无异于登天。

        迪妮莎步入殿门的一刻,严阵以待的卫兵犹如上了发条的机器,右手以整齐划一的动作紧扣左胸心脏处,致上最标准的军礼。

        “嗒,嗒,嗒...”随着迪妮莎的步伐,囚车入堂。

        烈阳照耀的囚车之中,似有两点光斑在极尽闪耀,凝目望去,会发现是那双倒映着阳光的琥珀色眼瞳,它扫视着在座的每一名议员,一如既往充盈着诡邃的笑意。

        疯子和凡人最大的区别,就是疯子喜欢笑。

        疯子的生命只是一场演出,开幕要有悬念,过程要有曲折,谢幕要有华丽,第一幕出现的枪,在第三幕必须要响。

        在演出结束前,他都会一直笑下去,直到最后。

        ...

        政犯和重犯虽然都属于“罪犯”,但待遇往往不一样,后者会遭受酷刑折磨,前者一般都比较体面,因为相比于肉体上的惩罚,他们本身的存在更有意义。

        奇诺虽然遭到最高级别监禁,被关在暗无天日的「黑关」,但珀修斯给他留足了体面,特意让他在入堂前好好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和平日看上去没有任何区别。

        就地位而言,奇诺在多古兰德的地位并不高。

        多古兰德王国分为六大行省,除了「枢机行省」由王室大臣直辖,其余行省各有「总督」,总督之下又有「行省级八职官吏」,一个行省又下设十几个城市,不同城市之间「主城级八职官吏」的地位又大不一样...

        细分下来,奇诺这个薄暮城「行政官」的地位,在多古兰德连“前100”都排不进去。

        但就是这么一个地位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在场这些重量级议员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奇诺·凡·海尔辛的事迹实在太多了,藏于巨人尸中擒杀马匪达旦、王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行政官、2700年后的天外来客歼灭者、下属又敬又畏的薄暮死神...

        这些事随便拎一条出来,都足以让人讨论许久。

        有人觉得他血洗天外来客,战无不胜,是神明的捍卫者。

        有人觉得他杀人不眨眼,冷血无情,是残忍的少年屠夫。

        也有人觉得他只是恰好站在时代的风口浪尖,长袖善舞,是沽名钓誉之辈。

        ...

        这些评价现在都不重要了,当不久前死去的那名天外来客发出宣告,“曝光”奇诺的天外来客身份,他就已经被拉入泥潭,任何事迹任何评价都被一同拖入淤泥之中,想要洗清,难于登天。

        在迪妮莎的引领下,奇诺的囚车被推至前场位置。

        迪妮莎登车,替奇诺解开束缚,将他从上面带了下来,引坐入审判席。

        奇诺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没有枷锁,没有绳缚,没有任何限制移动的东西,他微笑问:“不绑住我?”

        “国王陛下吩咐了,你是行政官,应该体面一点。但要先提醒你,你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不要离开审判席范围,这是为你的生命负责,我也可以偷偷打个盹。”迪妮莎拍了拍自己腰侧的佩剑「暮光」,露出一种带着神秘寓意的笑容,“暮光从不出鞘两次。”

        迪妮莎说完,站到审判席旁,拉低帽檐,让阴影遮住脸,随即发出均匀的呼吸声,想必是又开启了站着睡觉的特异功能。

        这是渎职吗?不是。

        这是一种宣告:老实点,别乱动,我可以一边睡觉一边杀你。

        奇诺入席后,台上的珀修斯率先发话:“有什么话想说吗?我可以让你先说。”

        奇诺摇头。

        珀修斯:“你确定?被审判的人,每一次说话机会都至关重要,沉默绝对不是一个好策略。”

        奇诺:“我想先听听各位对我的看法。”

        “那便如此。”珀修斯看向另一侧的主审官,以眼神示意。

        主审会意,行至台前。

        这名主审是「枢机行省」审判官,也是一名地位尊贵的王室大臣,从血脉上说,是珀修斯的远房表弟,无论能力、资质、亦或是地位,由他担任全体会议的主审都无可厚非。

        主审对珀修斯、斯汀、蓝贤依次行礼,再对台下众人行礼,举手投足间尽是贵族风范,礼毕,他走到奇诺面前,直视那双琥珀色眼瞳,中气十足的声音响彻会堂:“事情的基本经过,各位都已经知晓。我面前这个人,奇诺·凡·海尔辛,不久前被一名天外来客揭举身份——他也是一名天外来客。我们对于这些渎神者的态度,已无需我多言。”

        这时,波顿猛地站了起来,他既是七王子,又是亲卫军团将军,坐的自然是第一排,他冷声说:“光凭敌人的一面之词,就认定奇诺是天外来客,你们难道...”

        “波顿。”珀修斯目露寒意,显然是对波顿的打断主审的行为很不满意,“话都没说完,你打断什么?”

        波顿略显烦躁,无奈坐了下去。

        主审对珀修斯颔首致意,举起手中的文件,高声继续着自己的陈述:“经过各方团队昼夜审讯,我们在当事人身上找到了诸多污点,而这些污点全部都已经被证据链证实。”

        “残杀下属——希林镇边防军蒂文伍长,于去年「神佑」9日失踪,与他同寝的多名目击者证实,此人是半夜被奇诺掠走,遭到死无全尸的虐杀。”

        “收受贿赂——据悉,奇诺担任希林镇民政官期间,常年收受过往商队的礼金,少则数枚银月,多则数十枚乃至上百枚银月。他收到礼金后会命令下属跳过安全检查,而那些被直接放行的商队里,有很多事后被查出是在从事盐晶走私活动。”

        “私藏战利品——在与天外来客的对抗中,奇诺曾缴获包括武器装备在内的大量天外战利品,但他只上交了一部分不利于隐匿的大型武器,其余全部私吞,既未上缴,亦未上报,直至此次被我们擒获,那些战利品才重新暴露。”

        “巨额来源不明财产——我们对薄暮城行政府邸进行了全面清查,发现其财政数据远远违背常理。一座边境主城,光是今年上半年,账面盈余竟达到了680枚金月,4192781枚银月,铜铁月更是不计其数!”

        奇诺的前几条罪名,对各位议员来说只是平淡如水。

        要知道,奇诺当年可是孤身藏在尸体里、万军中直取达旦的狠角色,跟个鬼一样,搞得马匪人心惶惶,据说现在的大漠,如果有小孩不听话,爸妈就会吓唬他:“再调皮,奇诺半夜来找你。”,那些熊孩子当场就会老老实实的。

        后来还有诸如「铁月抽杀令」,能发明这种残酷律令的人,你说他是个和蔼可亲的人?那你不是在侮辱他吗...

        每个人都知道奇诺冷血无情,不听话的下属惨死在他手上,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第二条,收受贿赂,这也没什么。

        希林镇那种天高国王远的地方,可谓一片淤泥,有几个人能一直清正廉洁?

        边境城镇的那些民政官,随机抓100个出来砍了,基本不会有冤死的。

        受贿没什么,收了钱能把政务做好,也算“物有所值”,那种只贪钱不做事的废物,才是上头的重点处理对象。

        奇诺虽然放走了很多盐晶走私犯,但最终也是他破获米尔洛商队走私案,并向王室上报了这些人走私盐晶的方法,勉强算将功补过吧。

        私藏战利品也没什么无法理解的,和受贿一个道理,拿了天外来客的道具,能用来更好抵御天外来客袭击,便是功过相抵,无需追究。

        但是,最后的不明来源财产,可把不少人吓坏了。

        680枚金月啊!什么概念?相当于68万枚银月,6800万枚铜月,6亿8千万枚铁月!

        要知道,薄暮城只是个20万人口的边境主城啊,以前别说库存盈余,能不出现财政赤字都算丰年了!

        现在倒好,680枚金月,再算上将近42万枚银月,不计其数的铜铁月...薄暮城行政府邸的财政库存,已经能和行省首府「风云关」相比!

        这要是给奇诺自由发展个十年二十年,财力一直扩张,不断招兵买马,恐怕就是割据一方、敢和王城分庭抗礼的祸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