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三百四十九章 来自天外

第三百四十九章 来自天外

        救出亚莉亚象征着这一系列事件步入尾声,第二天,各方人马都准备正式返程了。

        雷萨克哈尔准备飞回冷冽谷,向兄长斯汀报告关于天外来客的事。

        行省总督爱德华则是要回风云关,将整个过程梳理成文件,到时候递进王城,交由国王呈阅。

        索兰黛尔和洛娜这两人,也不知该说幸运,还是该说不幸。

        说幸运是因为,她们亲身经历了这么危险的袭击,居然完好地活了下来。

        洛娜虽然战时伤得重,但龙血的恢复力极其经人,调养至今,她的所有伤势,包括当时被狙击手贯穿的那一枪,都已经痊愈如初。

        索兰黛尔策马营救奇诺时,因为取下线牵,被飞沙刮伤了皮肤,但也仅仅是刮伤,敷点好药就没事了,连半点疤都没留下。

        这两人都没有留下什么长期伤痕,这和特洛伊家族那种夸张的战损比起来,无疑是幸运的。

        说她们不幸,原因也很简单,她们是来薄暮城玩的,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想度过一个美好的假期,结果就这么被破坏了。

        而且这次回去以后,怂恿索兰黛尔出逃王城的“主谋”洛娜,协助出逃的“从犯”二王子安德烈,这两人少不了要被各自的父亲毒打一顿。

        哥哥安德烈挨打,弟弟波顿大概率也免不了,虽然波顿没有参与协助索兰黛尔出逃一事,但他在遇到索兰黛尔后没有第一时间派人把她送回王城,而且遭到刺客袭击后磨磨蹭蹭,没有飞书致信王宫,还非要到军令的最后时限才返程,这都不是什么值得夸赞的事。

        出逃的本人索兰黛尔...应该不会挨打。

        珀修斯想必舍不得打小女儿,但罚抄书、关禁闭这些应该是逃不掉的,而且经过这件事,以后她想再从王宫里逃出来玩,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值得一提的是,波顿于今日中午带着亲卫军团姗姗赶回了薄暮城。

        他此前带领大军返程,谁知洛娜大半夜偷偷摸出巡逻线,骑龙回了薄暮城。

        更要命的是,索兰黛尔半夜醒来发现洛娜不在,猜到她回去帮奇诺了,自己居然也骑着独角兽赶往薄暮城。

        独角兽的匿声能力和气息感知能力举世无双,硬是在不惊动任何岗哨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穿透了亲卫军团的夜巡线。

        波顿哪想得到,洛娜疯就算了,索兰黛尔居然也跟着疯,他睡到第二天起床才发现妹妹没了,急得军令都顾不上,顺着兽蹄踪迹拼了命往回赶。

        回到薄暮城后,当波顿得知,索兰黛尔为了救奇诺,身上多处被飞沙碎石所伤,而且还孤身一人骑着独角兽,冲进连雷萨克哈尔他们都不敢靠近的主战区,他一个做哥哥的真是又气又心疼。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你想要做什么,必须要先跟哥哥说,你为什么就是不听话?!”此时,波顿正半蹲在索兰黛尔身前,他气得怒上眉梢,右手抬起,准备给她一个教训。

        索兰黛尔害怕地缩着头,波顿看到妹妹委屈的神情,顿时怒气全消,轻轻抱住她:“喔~不怕不怕,索兰乖~”

        抱着抱着,波顿又想到索兰黛尔先前做的事,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右手又抬了起来!

        索兰黛尔又一缩头。

        波顿现在真想给索兰黛尔一个教训,但不忍伤害妹妹,想骂人,却又怕让妹妹委屈,有火升不起,有气撒不出,他犹豫半天,最后猛地一巴掌——

        抽自己脸上。

        众人:“???”

        ...

        天外来客方面,杰克身上那些遗留在战场的废弃零件和金属,全部由亲卫军团统一回收,准备带回去给炼金术士拆解分析。

        杰克本人沦为监下囚,即将作为首个被生擒的天外来客,押往王城待审。

        昨天,杰克向奇诺交代了她的回归时间,并告知因为自己身上的模块都已受损,无法抵扣任务失败惩罚,她将遭到抹杀。

        这件事,奇诺没有办法去验明真伪,毕竟这只是杰克的一面之词。

        如果是真的,那对奇诺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结果,至高存在为他除去心头大患,他还从杰克身上获得了「神视之瞳」的能力,这一轮入侵收获颇丰。

        如果是假的,那不是好消息,如果杰克带着傲慢世界的最新情报回到轮回空间,下一轮入侵的队伍...乃至所有此后入侵的队伍,在先手情报上都会得到极大增幅。

        奇诺倒是想主动出手,杀死杰克一了百了,毕竟世界上最不会撒谎、且永远保密的就是死人。

        然而,杰克身为首个被生擒的天外来客,看守条件极其严苛,不仅由魂术师和亲卫二十四小时看管,乃至喝的每一滴水都经过验毒,奇诺没有任何下手暗杀的机会。

        现在,距离杰克交代的回归时间还有5分钟。

        想知道杰克有没有说谎,就看倒计时结束以后,她会不会死了。

        “王子。”毫无征兆,破损扭曲的机械声响起。

        所有人顿时如临大敌,纷纷武器出鞘。

        亲卫们眉心的神印暴现,太阳金火犹如海啸般延绵。

        刚准备返程的爱德华和雷萨克哈尔止住身形,警惕地盯着杰克。

        波顿将索兰黛尔护到身后,洛娜也唤来绯夜,随时准备作战。

        奇诺侧目看着杰克,不知道她要干嘛。

        “呵呵呵...看来人都到齐了。”杰克的机械眼泛着红光,破损的声音刺耳难听,却带着隐隐的诡笑。

        众人出现窃窃私语的声音,大家都紧盯着杰克,等待着她的后文。

        “呵呵呵...”杰克仍在诡笑,就在众人觉得疑惑时,她突然抬起手。

        众人精神紧绷至极点,那些亲身经历过和杰克战斗的人,知晓其能力的人,更是做好了她突破束缚的准备。

        然而,预想中的情况没有发生,杰克只是伸出破损的机械手指,在自己脑袋上点了两下。

        其他人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奇诺却能懂,这是杰克让他连接心灵感应。

        奇诺发动心灵感应,与杰克连接。

        杰克:“你是不是还在怀疑,我之前说的回归时间有可能是在骗你?我可以再一次告诉你答案——没骗你——倒计时即将结束,而我也会被抹杀,你不必担心我把情报带回轮回世界。”

        奇诺:“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反正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

        杰克:“你觉得我输了吗?”

        奇诺:“你觉得你输了吗?”

        杰克:“我说我输了。”

        奇诺:“我也说你输了。”

        杰克:“但我输了,不代表你赢了。”

        眼看奇诺陷入沉默,杰克机械眼中的红光似乎也亮了一些,声音中的诡笑愈发愈浓:“说起来,你知道轮回世界的保密规则吗?”

        奇诺:“拒绝者不得向本土世界透露任何有关轮回世界的情报,否则将被执行抹杀——未进行轮回识别的轮回者,也会被判定为本土人员。”

        杰克:“轮回者的规则跟拒绝者一样,向本土人员透露轮回情报会发生两件事。一、透露情报的轮回者被抹杀。二、听到情报的人,记忆会被立方体抹除。”

        “所以,本土世界都永远不会得知轮回世界的存在,更不会知道自己只是立方体眼中的数据,无论你我怎么做,在记忆抹除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杰克说到这里,诡笑声带上了一种别样的阴沉:“但是,轮回世界的规则,只是不能透露「轮回情报」,比如我对本土世界的人说——我是轮回者——那我就必定遭到抹杀。”

        “但文字的魅力就在这里,同样的意思,却有很多不同的表达方法。有时候,甚至连沉默都是一种语言。”

        奇诺唇角的弧度渐渐消失,似乎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杰克继续着她的诡笑:“打个比方,我不能说我是「轮回者」,这是铁律。但如果我说...我是「天外来客」,这就可以。”

        “因为天外来客这四个字,是存在于傲慢世界的一种概念,哪怕它传达的含义就是‘轮回者’,也不会触发抹杀判定。”

        “其它话术也一样,不管你想表达什么信息,只要不直接提及轮回世界的概念,其实都有办法传递给本土世界。”

        “所以有时候我会想,这或许是某种立方体允许的游戏方式,它不禁止我们这么玩,其实就是在变相鼓励我们去做...呵...呵哈哈哈哈哈!”

        在杰克尖锐的笑声中,奇诺的薄唇紧抿成一条线,眼神变得从未有过的冷冽,甚至指尖都萦绕起了念动力,但在无懈可击的囚笼面前,一切都是徒劳。

        “轰——”在生命的尽头,杰克体内的引擎再次高速运转,这几天的缓慢恢复虽然无法继续支撑作战,却足以让她将能流汇聚于一点,全力调动发声芯片。

        “所有人,全都给我听好!!!”杰克的机械眼不停乱颤,白茫茫的蒸汽从口中喷吐而出,在传动装置的牵扯下,她的唇角上扬起狰狞的弧度,经过扩音芯片放大的声音震响天际,不仅传入了在场众人的耳中,仿佛也同时传向了世界的各个角落:

        “奇诺·凡·海尔辛,是天外来客的一员!!!”

        流火季的气温很高,站在阳光下会有一种燥热的感觉,但当杰克的声音响彻天际,仿佛带来了一股席卷而过的寒流,将周围的一切冰封。

        杰克的机械眼绽放着从未有过的猩红光芒,疯狂又扭曲地狞笑着:“奇诺·凡·海尔辛并非你们的同类,他来自天外世界,懂得天外的科技,掌握着来自天外的力量,混迹于你们当中,从始至终都在欺骗你们!”

        “所有入侵这个世界的天外来客,都只有一个目标——猎杀奇诺·凡·海尔辛!他是这个世界的祸患与毒瘤!此人不死,我们的入侵便不会停止!”

        “我的同类会源源不断到来,一波比一波强大!天外的强者将从天而至,陨如星雨,我们会让黑色的海浪溢满盐沫!用刺鼻的烂泥堵住你们的嘴!灌进你们的喉咙!塞满你们的五脏六腑!直至死亡让你们血肉模糊的皮囊肿胀发青!”

        “我们将斩杀你们的父母!蹂躏你们的孩子!击碎你们世代生存的家园!将你们祖辈所创造的文明付之一炬!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不择一切手段进攻!直至毙杀奇诺·凡·海尔辛!”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在杰克疯狂的宣告中,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住了,各种各样的目光从四面八方投来,或惊愕、或恐惧、或迷茫、或憎怒...就像一堵堵墙压在奇诺身上。

        杰克的狞笑仍在继续,宣告着某种意义上的死刑:“不久后,我的身躯将灰飞烟灭——因为我失败了!”

        “而奇诺·凡·海尔辛,将会继续寄生在这个世界,驱使你们来与我等对抗,用世人的血与髓苟延性命,对抗自己身上的诅咒!”

        “奇诺不死,则终有一日,天外君王降临!所有人将被吞噬殆尽,连同世界一起被遗忘,被时间遗忘,被一切神明与魔鬼遗忘!你等皆将随其死去!”

        ...

        波顿、雷萨克哈尔、爱德华...众人眼中满是从未有过的惊愕,连动一下嘴唇都如此艰难,他们的呼吸短促又剧烈,仿佛已经无法控制,都用一种看怪物的目光看着奇诺。

        洛娜脑海空白地僵在原地,身后的绯夜莫名陷入躁动,双翼不停扇动着炙热的劲风,甚至和雷萨克哈尔那条同样陷入狂躁的瓦蓝色巨龙撕咬在一起,炙热的龙血如暴雨般倾盆而下,仿若神话中万物疯狂的终末之日。

        索兰黛尔不知所措地看着奇诺,纵然她下意识捂住嘴,却也无法压制那股庞大的悲怆从心底升起,无助感犹如洪流般击溃她的心理防线,眼泪止不住从湛蓝色眼中溢出,落在指上,渗入衣襟...

        奇诺·凡·海尔辛是天外来客,这个绝不能被本土势力知晓的秘密,彻底暴露在世人面前,暴露在王子面前,暴露在行省总督和执政官面前,暴露在巨龙魁首千金面前...

        也暴露在无比信任他的小公主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