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醉卧行窃

第二百八十九章 醉卧行窃

        “呼——呼——”不管葛拉博怎么呼唤,波顿都垂着头,噜声如雷,宛如一只陷入冬眠的熊。

        葛拉博也没办法了,总不能把波顿丢在这里,否则明天波顿发现自己四仰八叉睡在宴席上没人管,非得发火不可。

        葛拉博抬起波顿的右臂,绕过自己后颈,准备把他架起来抬回房间睡觉。

        但葛拉博高看了自己的力量,他在特洛伊家族不是主战人员,没有接受过主动感染,只是个普通人,毫无超凡之力,加之平时又沉醉于酒色,不怎么锻炼,抱个女仆都累得不行,哪扛得动波顿这种壮汉。

        葛拉博几度发力,怎么都抬不起波顿,还险些把自己的腰闪了。

        “呼——呼——”波顿像烂泥似的瘫在地上,呼呼大睡,急得葛拉博满头大汗。

        酒席另一侧,索兰黛尔今天浅尝了一点点酒,但她属实没有继承珀修斯半点酒量,已经迷迷糊糊枕着胳膊睡着了。

        相反,拥有龙血的洛娜酒量极其惊人,面前摆满吃空的烤肉盘和喝空的酒杯,保守估计,20度的果酒喝了有七八斤,整个人半点事都没有,连脸都不带红的。

        一看葛拉博对波顿束手无策,洛娜直接走了过来,白了他一眼:“你这力气怎么跟小姑娘似的?我来吧。”

        言毕,她单手将200多斤的波顿拎起扛到肩上,就像扛了一袋小麦那么简单。

        葛拉博对龙骑士的力量见怪不怪,赔笑道:“那就劳烦您了。”

        洛娜把波顿扛回房间,丢到床上,随手拿起被子往他身上一扔,拍拍手说:“好了,搞定,你回家吧,我也准备抱索兰回去睡觉了。”

        葛拉博眼睛一转,恭敬地说:“不不不,王子殿下醉得不轻,又有伤在身,其他亲卫我看也都喝醉了,我就留在这里守夜吧,晚上由我照顾王子殿下。”

        “守夜?”洛娜面露疑惑,神情很怪异,“你在这里守什么夜?你要陪波顿睡觉吗?噫——”

        “您说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葛拉博无奈地笑了笑,关切地说,“王子殿下醉成这样,又没有亲卫在旁,我担心晚上不安全。昨天不就很危险嘛,据说奇诺那个恶徒半夜偷偷潜进这里,试图蛊惑人心,还好王子殿下处置得当,没让他弄出什么事。”

        洛娜叹了一声气,摇头嘀咕道:“反正我跟索兰不相信那种事...我们都觉得奇诺是被冤枉的。”

        “这个我就不做评价了,相信王子殿下会有公正的决断。”葛拉博轻咳一声,语气略带若有若无的催促意思,“洛娜小姐,我刚才看公主殿下犯困了,要不您赶紧带她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好。”

        “好吧,那我走了,你在这里好好照顾波顿。”洛娜没多做停留,准备回去找索兰黛尔。

        洛娜离去后,葛拉博蹑手蹑脚贴到房门上倾听,当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消失于走廊尽头,他这才放下心,下意识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汗,回头看向房间。

        波顿在下午有午睡的习惯,为了提高办事效率,他经常会把一些重要文件带回房间,方便睡醒后第一时间继续批阅。

        此时,许多军机文件整整齐齐地堆叠在桌上,已经批注的放在右手边,没批注的放在左手边,毫无秘密地展现在葛拉博面前。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

        葛拉博偷偷看了一眼波顿,洛娜很粗心,放波顿的时候没摆好姿势,让他整个人睡姿七歪八扭,被子还把头盖住了,跟裹尸似的。

        但波顿依旧鼾声如雷,想必是醉得很厉害,直接断片了,估计踹他一脚都不会醒。

        葛拉博紧张地咽了咽喉咙,伏低身体,尽可能放慢自己的动作,悄悄走向办公桌,连呼吸都屏住了,就像一只潜行的幽灵。

        葛拉博走到办公桌旁,拿出第一份文件,开始偷看。

        突然,身后传来波顿暴躁的怒吼:“你在干什么?!”

        “??!!”葛拉博只感觉意识瞬间空白,寒流沿着脊背蹿下,浑身血液都仿佛被冻住,脑海像炸开火药般嗡嗡作响,整个人险些神经绷断昏死在地,连动一下的勇气都没有,嘴里支支吾吾,却又说不出任何的狡猾之词。

        然而,许久过后,想象中的打击并没有到来。

        只听到波顿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呓语着:“西瓜中间那勺不许吃...那是给索兰留的...我们吃边上的...”

        原来是说梦话...紧绷的神经骤然松懈,葛拉博只感觉眼睛都黑了好几秒,心率直逼200,满身都是冷汗,险些就这么昏死过去。

        葛拉博连喘气都不敢,只能用力咽了咽喉咙,按住自己颤抖的手,待平缓一些后,开始偷偷翻阅桌上的文件。

        《公馆岗哨布防图》、《搜捕情报汇总》、《俘虏统计表》、《军团入境批次规划》...

        这些文件有些是常规军情,有些是机密要闻,葛拉博一个行政官绝对没资格接触,要是被波顿发现他在偷看,那都不是死罪的问题,光是酷刑审讯就能把他像洋葱般剥个好几层。

        但葛拉博此时将律令抛到了脑后,蹑手蹑脚不停翻找,那些机密文件匆匆扫过一眼便不再看,似乎铁了心要找什么东西。

        翻到一半,他突然目光如炬,小心翼翼将一份文件抽了出来。

        这份文件名叫《囚犯移交记录》,出自亲卫军团典狱官之手,绝大多数囚犯都是血沙战役中俘虏的大漠马匪,其中不乏马匪的高级军官,甚至能看到好几位被俘获的部落酋长。

        名单的顺序按照最新捕获日期有序排列,在最后一页新捕获的犯人中,葛拉博看到了熟悉的名字——

        姓名:奇诺·凡·海尔辛。

        捕获日期:红莲18日凌晨4点13分。

        关押处:雷云城北城区翡翠巷63号地下室。

        戒备等级:一级。

        看着文件上记录的“关押处”,葛拉博眼睛一眯,北城是雷云城的旧城区,这个翡翠巷前几年被列入拆除范围,但因为规划问题,迟迟没有着手,那里有大量无人居住的旧房子,偶尔能看到无家可归的野狗或者流浪汉出入。

        翡翠巷的房子多为复式结构,带有地下室,只要将周边的流浪汉清理一番,倒真是个藏人的好地方。

        葛拉博视线下移,看向“戒备等级”。

        一级戒备,这是行军途中最高级别的戒备,能“享受”这种待遇的,多是至关重要的重犯,像血沙战役中被俘获的几个部落酋长,就是一级戒备看守。

        按照亲卫军团的战力来说,一级戒备的看守者很可能是第5序列的「炙芒」,专业素养高,且实力极其骇人,囚犯就算长了翅膀也飞不出去。

        葛拉博把信息记在脑子里,将文件放回原位,而且他很难得细心了一次,所有文件的摆放顺序、笔的摆放位置、摊开的文件页数等等全部还原,丝毫看不出被人动过的痕迹。

        葛拉博处理完痕迹,蹑手蹑脚走到波顿身边,细细打量,波顿仍睡得跟死猪似的,呼吸间满是酒气,鼾声堪比打雷。

        见此,葛拉博安心了不少,偷偷摸摸离开房间。

        “吱...”

        门关上的一刻,波顿缓缓睁开眼睛,瞳中隐匿着渗人的冷光。

        ...

        葛拉博刚到走廊,正巧遇到了巡逻至此的卫兵,他没有表露出慌张,甚至主动上前打招呼:“哎呦,可算有人来了,我正想找人接替我照看王子殿下。”

        卫兵上前问道:“王子殿下还好吧?”

        葛拉博回应:“无恙,已经睡下了。”

        卫兵开门看了一眼,眼看波顿睡得很深,他轻轻关上门,点头说:“劳烦你照顾王子殿下了,你这是要去哪?”

        葛拉博笑道:“我本来要彻夜照顾殿下,但刚才突然想起有紧急公务没处理,正好你们二位来了,那要不?...”

        卫兵听出了意思,没有拒绝:“那请行政官大人先回去忙吧,王子殿下由我们照看便好,明天等他醒了,我们会说明缘由。”

        “劳烦了,告辞。”葛拉博匆匆离去。

        离开波顿的栖身公馆后,葛拉博第一时间赶回行政府邸,找到一名心腹死士。

        葛拉博提笔书写了一封文件,盖上行政官印章,将文件交给死士,并把奇诺关押处的信息告诉了他,随即沉声说:“这封文件用作掩护,你现在带着它出城,把奇诺的消息带给‘那位’。路上一定要小心,确保没有人跟着你。”

        死士重重点头,收好文件,并在自己嘴里放上毒囊。

        这种死士往往都是从小被特洛伊家族收养的弃婴,经过专业且严酷的训练,不仅战力高超,且有些近乎变态的忠心,视侍奉特洛伊为最高使命。

        每次执行秘密任务,他们都会提前在口中放上毒囊,一旦失手被擒,他们会毫不犹豫咬破毒囊自尽,将秘密和自己的生命一同杀死。

        死士受命,连夜骑乘快马离开行政府邸。

        然而,由于刺杀事件,雷云城城防军全部被勒令调离,整座城市的布防都已经被亲卫军团控制。

        这不,死士刚到城门口,就遇到了关卡盘问。

        “停!”士兵一看有人策马而来,立刻抬手示意勒马,其余城防人员也握紧了武器,防止有人冲卡。

        死士很配合地勒马,停在关卡。

        士兵上前问道:“什么人?”

        死士:“雷云城行政官近身侍卫,现在要带一封情报前往风云关,请速速放行。”

        “送情报?”士兵面露疑惑,“风云关离这里有好几天的路程,你们为什么不直接飞鸽传书?”

        死士答道:“这是机密情报,葛拉博行政官担心飞鸽有失,特嘱托我亲自护送。”

        士兵和同伴小声商量了什么,随即面无表情说:“现在是特殊时期,王子殿下有令,任何人不得无故离开雷云城。”

        死士:“我能理解几位的难处,但这是致总督府的急报,并非无故。如果几位仍要阻拦,那就请写下承诺书,由你们承担贻误情报的后果,那我便留在城中,等候封城令解除。”

        这种情况,条例中早有规定,士兵用颇为正式的语气说:“你一定要离开雷云城的话,需经过彻底的盘查,把你的随身文件拿出来给我们检阅。”

        死士顿时皱眉:“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是给总督府的机密情报——机密,你知道这两个字的含义吗?”

        士兵冷淡地说:“现在没有什么机密大得过刺杀王子一事,总督大人如果追究起来,让他致信王子殿下便是,有什么罪责我们会担着。”

        雷云城毕竟是葛拉博的地盘,虽然城防军被调离了,但他对城门布控的情况非常了解,现在发生的事也早就预料到了。

        任何载体上记录的情报,都存在泄露的可能性,唯有记在脑中的信息是无影无形的,只要你不说,便不会有人知晓。

        关于奇诺关押处的信息,葛拉博完全是口头述说,死士也都记在了脑子里。

        现在这封所谓的“机密情报”,只是拿来应付城门士兵的掩护性文件,让人看到也无妨,或者说,让人看到就是它的作用之一。

        为了表现得更加自然,死士和士兵来回扯掰了几句,最后假装拗不过,顺势把文件拿了出来:“那你看吧!我会向总督大人汇报这件事!”

        士兵接过文件,打开后仔细浏览起来。

        文件上撰写了王子遇刺的过程,以及雷云城近日的动向,确实是汇报给行省总督看的,没什么敏感信息。

        士兵们又在死士身上搜了一圈,确定没有藏匿任何违禁物品,至于嘴里的毒囊,先不说嘴巴这个部位一般不会列入“搜身”范围,毒囊这玩意非常隐蔽,就算张嘴让人找,不仔细找一番还真发现不了。

        看完文件,搜完身,士兵将文件还了回去,后退一步,做了个“请”的手势:“多有冒犯,我们只是履行职责而已,到时候请让总督大人别介意。”

        死士接过文件,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士兵对后面的同伴挥了挥手,示意将路障搬开。

        关卡打开后,死士用力甩动缰绳,策马冲出城门,消失在茫茫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