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波顿王子

第二百六十一章 波顿王子

        奇诺继续翻看报纸,后面还记录了有关波顿的一些生平趣事。

        比如,别的婴儿生下来的时候都在猛哭,波顿却是大笑着呛出羊水。

        别的孩子都是快1岁才学会站立,波顿却是刚满月就已经能摇摇晃晃走路。

        还有其它听着就猛男的事迹,诸如6岁被父亲送进军营,从小被当作王国勇士培养。

        8岁在摔角中掀翻了一名成年角斗士,把人摔得在床上躺了一个月。

        12岁身高长到1米98,体重217斤,能单手抓着牛尾,把耕牛倒行拖拽。

        15岁升格第1序列「火苗」,太阳之力觉醒,成年之夜徒手打死一头地行龙。

        16岁升格第2序列「秉烛人」,指挥才能崭露锋芒,可以同时指挥数支军团协同作战,凭实力晋升上位,开始替父亲镇守边疆。

        23岁升格第3序列「铁血」,经过沙场上血与火的历练,已然蜕变为多古兰德最优秀的将军之一,参与并指挥了百余场边境大小战役,军戎归心。

        今年波顿25岁,距离第4序列的「征服者」之境已然不远,潜力超凡,又有常年征战边疆的资历,再加之赢得血沙战役的盖世奇功,在军中可谓深孚众望,前途无量。

        奇诺翻着翻着,发现后面还有一条动态新闻。

        普通新闻是笔墨书写,或者画师绘制,完全静态。

        动态新闻则是由魂术师使用魂力所绘制,可以将受访者的容貌和声音以动态绘制在上面——类似奇诺在前世看的《哈利波特》里的报纸。

        奇诺撕破封着动态新闻的“魂签”,报纸上的画面动了起来。

        画面上的时间应该距离决战结束不久,波顿身上满是血污,不过从其充满精神的模样看,身上的血应该都是敌人的。

        一名报吏恭敬地询问道:“尊敬的波顿王子,经过数月的鏖战,王国军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请问您是否方便透露,当初王室为何决定发动这场战争?”

        波顿瓮声瓮气说:“这还要理由?希林镇子民被屠,我们必须弄死这些大漠崽种,否则以后没人怕我们了!”

        报吏笑得有些尴尬,虽说是这么个理,但怎么就讲得这么糙呢...他继续问道:“王子殿下,在这凯旋之际,您有什么特别想感谢的人吗?”

        波顿毫不犹豫说:“当然要感谢所有与我并肩作战的王国勇士。”

        报吏偷偷朝波顿眨眼,示意他要感谢一下自己的父亲,给国王陛下添脸面。

        可谁知,波顿好像会错意了,他眼看报吏不停眨眼,耿直地说:“哦对,还要感谢你,一路随军挺辛苦的吧。”

        报吏欲哭无泪,试图转移话题:“王子殿下,据传这次决战,「大漠圣主」侥幸从战场逃脱,极其狼狈,您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

        波顿用力锤击胸口,震落大量血垢,恶狠狠地说:“她最好别被我抓到,否则,我会让她来嗦我的——”

        报吏赶紧打岔:“哎哎哎谢谢谢谢谢谢波顿王子,我们的采访到此告一段落。”

        动态新闻结束。

        奇诺见此,无奈地笑了笑,波顿还真是和传闻中一样,军营长大的糙汉,不做作,耿直,粗鲁,丝毫不像王室贵族,估计所有天赋点都点在军事才能上了。

        只是不知,上个月从血刺会那里缴获的资料,那份写着波顿名字的金色刺杀令,是谁委托的...

        波顿这种耿直、粗鲁的性格确实容易得罪人,但能得罪到被人写上金色刺杀令,这已经和性格无关了,显然是别的缘由所致。

        现在没有什么情报,又正值轮回入侵,调查有关波顿的金色刺杀令显然不是第一要务,奇诺也就收好报纸,回到室内。

        奇诺刚路过寝区,就听到索兰黛尔屋内传来两个女孩大呼小叫的声音。

        敲门进去一看,索兰黛尔和洛娜手里也有一份《每日纪闻》,看得喜笑颜开,显然是被边疆大捷的消息所鼓舞。

        索兰黛尔对奇诺挥舞报纸,兴奋地蹦蹦跳跳:“诺诺诺,你快来看,我哥哥打了大胜仗!”

        洛娜在屋内又跳又跺脚又翻跟斗:“我气死了我气死了!我都不知道大漠在打仗,否则我一定要骑着绯夜飞去帮忙!几十万人的大决战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我刚才在外面看过报纸了,这确实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奇诺坐到索兰黛尔身边,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听起来,你和波顿王子的关系非常亲密。”

        索兰黛尔笑嘻嘻地说:“我跟我两个哥哥关系都很亲密,他们从小看着我长大的!我很爱他们,他们也很爱我~”

        洛娜感慨道:“真好啊!我就不一样了,我是独生女,跟亲戚的儿女也没太多来往,从小就孤零零的。不过还好,我5岁的时候认识了索兰,有了亲密的童年玩伴,不然我的童年真的太无聊了。”

        索兰黛尔突然噗嗤一笑:“我想起你跟波顿哥哥打架那次...”

        眼看洛娜笑得很尴尬,奇诺有些好奇:“你怎么会跟波顿打起来?”

        洛娜傻兮兮地笑着:“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才12岁吧。我跟波顿在争论谁和索兰关系更好。他说他是索兰的亲哥哥,当然他更好。我说我和索兰从小玩到大,当然我更好。争着争着,我们就打起来了。”

        奇诺满头问号:“就这?”

        “嗯啊。”洛娜呆萌点头。

        奇诺顿时语塞,这两人也真是憨得可以,这都能打起来???

        更憨的是波顿,他一个成年人,居然能拉下脸跟12岁的小孩打架,也不知是个什么怪人。

        “后来呢?你们谁赢了?”奇诺对这两人互殴的结果很好奇。

        洛娜得意洋洋地昂起下巴:“我们打了半个多小时,谁也不服谁,后来他一拳打飞了我的乳牙,我反手一肘揍断了他的鼻梁,最后被赶来的长辈拉开了,没能打到底。”

        “不过,我的牙齿后来长出来了,他的鼻梁现在还是歪的。这应该算是我赢了吧~”

        “牛。”除了这个字,奇诺已经不知该如何评价了。

        洛娜大大咧咧地说:“但你别以为我和波顿结了仇哦~虽然我们打了一架,不过彼此的关系比打架前更好了——他事后请我喝了一顿和解酒,说从来没见过我这么勇猛的女孩,我也感谢他把我摇摇欲坠的乳牙打飞。就这样,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这倒没出乎奇诺意料,两个憨憨打架,多半都是打完以后惺惺相惜、原地和好的剧情。

        索兰黛尔捧着脸,湛蓝色的眼中满是憧憬:“我真的很佩服波顿哥哥,他6岁就在军营历练,25岁已经成为威震全境的大将军。我6岁的时候连马都还不会骑呢...哎,不知道我到了25岁能有什么成就呀~”

        “我只希望波顿哥哥永远平平安安!能成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王子!

        奇诺看着满脸憧憬的索兰黛尔,一时无言,心思有些复杂。

        这个年幼的小女孩可能还没意识到,什么叫“无情最是帝王家”。

        不管在哪个世界,前世也好,这里也好,人性都是共通的,帝王权术也一样。

        前世的历史已无需多言,生在帝王家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诅咒,王子公主会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注定卷入骨肉相残的纷争,无可避免。

        珀修斯今年52岁,他虽然是超凡者,又是万人之上的国王,各种延年益寿的天材地宝供着,理论上可以活很久。

        但寿命再长,也终究是凡人,抵挡不住自然规律。

        珀修斯的年龄已经开始脱离壮年,不可避免地步入晚年,这位国王迟早要面对一个问题——王储。

        多古兰德王国的王位是毫无悬念的「继承制度」,下一代国王必定是这一代国王的亲生儿女,除非直系子嗣死绝,才有可能令旁系亲属继承。

        因此,除开那些不可控的意外,未来的王储候选人只有三人,也只能是这三人——二王子安德烈·多古兰德、七王子波顿·凡·多古兰德,九公主索兰黛尔·凡·多古兰德。

        事实上,据说珀修斯的嫡长子,也就是大王子也还活着,但这个人从不被王室提及,不管是何缘由,想必都已被排除在王储候选人之外。

        而纵观多古兰德历史,这里也是个重男轻女的国家,二十四代国王中从未出过一位女王。

        公主的结局无非是远嫁异域,半生离家;或是王储即位后为巩固权力,找借口将其圈禁、放逐、狠一点的直接痛下杀手。

        偶尔也有那么几个比较幸运的公主,自身没有野心,手中没有权力,既无死士,亦无民心,对王位构不成任何威胁,王储继位后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手赐个闲散职位,让这些血亲姐妹享乐而终。

        王室的纸醉金迷只是浮华,掩盖在下面的血缘诅咒谁也抹不掉。

        多古兰德王国以后会不会有血腥的夺储之争,这个要看珀修斯作为国王的手段如何,能不能把王储之事安排稳妥,其中还会牵连五大王领家族以及各方贵族,不是现在一句两句能说清的。

        但有一点毫无疑问,不管索兰黛尔和两个哥哥关系多好,有多受宠,最终都很难逃过这种诅咒。

        目前珀修斯健在,安德烈和波顿就算有心掀浪,也绝不敢有什么动作。

        而且索兰黛尔年纪小,小女孩嘛,懵懵懂懂,又天真可爱,两个哥哥理应宠着。

        可当索兰黛尔渐渐长大,接触到王国权力核心,开始在王储之争中和哥哥们有利益冲突,再加之珀修斯老去,影响力下降,那时候亲情纽带会不会变质,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政治,本质上是军事的延伸,王储之争也一样,握着兵权的人才有话语权,才有资格去问鼎王座。

        如果没有兵权,就算父亲硬把王冠扣到自己头上,也戴不了几天。

        波顿自小受珀修斯重用,替父镇守边疆,在军中颇有威望,现在又在血沙战役立下天功...

        索兰黛尔作为妹妹,确实应该为哥哥感到骄傲。但她可能没意识到,作为公主,她应该感受到的不是骄傲,而是危机。

        当然,有些事就现在来说太过遥远,索兰黛尔实在太小了,才12岁啊,离成年都还有4岁,哪能懂这些道理。

        这些沉重的事,不应现在告诉索兰黛尔,就算说了也没意义,奇诺便任她抱着报纸叽叽喳喳,述说自己对波顿哥哥的憧憬。

        就在这时,一只渡鸦追寻着气味飞到窗口,很灵性地用鸟嘴啄了啄窗户。

        “笃笃笃。”

        奇诺打开窗户,从渡鸦脚上取下信件,打开后阅览起来。

        洛娜好奇地凑了上来,探头探脑:“是什么新的战报吗?”

        索兰黛尔赶紧把她往回拉,小声劝告道:“不要偷看啦,可能是什么机密,偷看不好...”

        “没关系,看吧,只是常规调令,不是什么机密军情。”奇诺随手把信件往后递给两个女孩,说,“大漠远征军已经开始分批次撤回,不再统一从飞鸢行省行军,而是就近入关整顿。薄暮城这里需要接待数支军团,波顿王子的亲卫军团将在5天后从雷云城入境。”

        洛娜看完信件,兴奋地摇晃着索兰黛尔的肩膀:“我带你飞去大漠找波顿吧!你哥哥从年初就开始打仗,打到现在肯定想死你了,我们去给他一个惊喜!”

        索兰黛尔确实很想去找波顿,她一想到哥哥为了王国在外厮杀这么久,肯定已经很想家了,就很想去陪陪波顿,跟他兄妹小团圆。

        但自己是客人,不打一声招呼跑来薄暮城玩,现在又突然要走,多多少少有些不礼貌...

        眼看索兰黛尔很犹豫,奇诺已然会意,对她点头说:“你只管去吧,我这边接待其它军团会很忙,到时候肯定没时间陪你们玩。但你们去找波顿的时候要注意安全,别忘了那是大漠,虽然王国军大获全胜,但难保大漠势力会发起反扑。”

        “没事,我们就待在军中,不会乱跑的。”洛娜拍拍自己纤细的小胳膊,踌躇满志地说,“要是敌人敢组织反击,有我和绯夜在,再配合波顿的亲卫军团,绝对要把那什么大漠圣主生擒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