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黑暗死神

第一百九十八章 黑暗死神

        (今天还是二章合一章)

        ...

        此时,轮回者们没有人敢说话,生怕自己成为第一目标,他们都在用耳朵细细搜寻脚步声,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与战友的呼吸。

        “噗呲!”刀刃入体声响起,众人顿时神经紧绷,却发现声音并非在身边响起,而是从前方的楼梯口传来。

        【轮回者被队友击毙,全员扣除1个B级奖励点】

        白刀下的第一个祭品不是别人,是同为加工者的珍妮。

        从珍妮刚才那扭曲又诡笑的眼神看,很显然,她是知道这件事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做,原因很简单,珍妮被老高废了筋脉,已经没有用处了,她最后的价值就是献上生命,化作击溃轮回者军心的子弹。

        珍妮被杀后,算上刚才死在白手上的三个新人,外加死在陆羽倾手里的飞刃,所有轮回者已经被扣除5个B级奖励点。

        尚未正式交锋,众人内心已经彻底动摇。

        “喂!...已经预定要扣5个B级奖励点了,我们怎么办?!”

        “我们那么多次任务积累的家底,这一仗要全打没了啊!”

        “我完了...我就是所有装备被没收,也抵不了惩罚...我要被抹杀了...”

        ...

        巨大的奖励点惩罚缺口,让轮回者们陷入了慌乱之中,笼岛的心也是沉到了极点。

        显然,白已经抛弃所有顾虑,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活了,杀队友的惩罚对她来说形如无物,更无所谓抹杀。

        扣5个B级奖励点又如何?就是扣500个,5000个又如何?她已心存死志,不管扣多少奖励点,对她来说都只是数字而已。

        但周围的队友不一样,他们的任务即将结束,马上就能回到轮回空间享受来之不易的胜利。

        在这种时间点,一个人的求生念想是最强烈的,无论如何都会想活下去。

        白正是抓准了这种人性弱点,一连毙杀4名新人,让所有人背负上巨额惩罚,将他们的求生念想连同意志一起狠狠踩在脚底下。

        一名轮回者慌了神,高喊道:“大家留点手,别把白杀了,否则又要多欠1个!千万别杀她,一定要活捉!”

        “不行!!!”笼岛厉声吼道,“如果抱着这种想法,那就正中她的下怀!白现在就是故意制造心理压力,让我们不敢对她下死手,然后把我们逐个击杀!绝对不许留手,逮到机会直接杀了她!”

        那名轮回者情绪有些失控,失声叫道:“你有那么多高级装备,可以随便拿去抵扣,当然不怕惩罚!!!笼岛,你是不是想把我们全部害死,好在胜利后分到更多奖励点?!”

        其余轮回者也在情绪激动地附和,不停指责笼岛。

        不甘的情绪从笼岛心中升起,果然还是出现了,内讧...

        这就是白想看到的...

        一盘散沙,彼此猜忌!

        笼岛深吸一口气,稳住情绪,沉声说:“都冷静下来!你们自己想想,我们如果能直接把白杀掉,那顶多就是再被惩罚1次。可万一我们留手,导致白把我们中的人杀掉好几个,那不就欠得更多了?!”

        不得不说,笼岛这句话让轮回者们如梦初醒。

        是啊...杀了白会遭到立方体惩罚,被白杀也一样啊!

        如果自己被白杀了,那什么都没意义了,万事皆休。

        如果队友被白杀了,那不就跟杀白是一回事吗?惩罚是针对全员,可不是针对一个人!

        笼岛趁热打铁,重重地说:“与其现在束手束脚,到时候被白弄死好几个,还不如一鼓作气杀了她!惩罚的事你们不用担心,11早都安排好了!他死后的遗物会平均分配给你们,拿去用作惩罚抵扣,谁都不会被抹杀!大家立刻专注起来,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

        笼岛这番话,将离散的军心重新聚拢。

        绝境面前,强敌不可怕,死也不可怕,最怕的就是希望尽失,毫无斗志。

        一听到有11的遗物保底,不会因为惩罚被抹杀,大家心中失去的希望很快就回来了。

        但这么多人里,只有笼岛知道,自己说谎了。

        11确实花过很多奖励点,但大部分都拿去强化了灵能。

        能力这种东西是无法作为遗物保留的,会随着宿主的死亡一同消失。

        11兑换过的器具虽然也有一些,但并不多,在这动辄5、6个B级奖励点的惩罚面前,他死后的遗物最多只能救几个人而已...

        但笼岛已经没办法了,如果不撒这个谎,那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到时候能救几个是几个吧。

        如果能从白手中活下来的话...

        短暂的内讧结束后,轮回者们很快进入了战斗状态,而且在强烈的求生欲下,他们比以往更加专注,心中没有任何犹豫,已下定决心要直接置白于死地。

        茫茫黑暗中,众人连呼吸都小心翼翼,感官意识放到最大,捕捉任何传入耳中的异响。

        自白杀死珍妮后,就再也没听到她的声音,一丝一毫都没有。

        按照常理判断,她应该留在原地没动...

        想到这里,笼岛按照之前的记忆,直接瞄准珍妮所在的位置。

        “嘭嘭嘭!”点射模式下,枪口射出三枚子弹。

        因为枪械装配了消焰器,开火时并没有带来太大的亮光,只听到“噗噗噗”的子弹入肉声传来,在漆黑中发出沉闷泛音。

        打中了?!

        这个念头来得快,去得也快,子弹过后除了偶尔传来的滴血声,再无任何声响。

        显然,刚才子弹打中的是珍妮的尸体,白早已离开了原来的位置。

        笼岛心中顿时凉了半截,这个白走路没有声音...

        在这种茫茫黑暗里,众人屏住呼吸倾听,竟然都捕捉不到白的脚步声,让她悄无声息离开了原位。

        鬼步...这两个字浮现在笼岛心中。

        和追息寻声一样,“鬼步”同属于加工者雕琢后掌握的刺杀技能,利用强大的肢体控制力,配合特殊步伐,从而达到走路无声的效果。

        说是“无声”,其实不可能真正意义上没有声音,否则就真成鬼了。

        声音多少有一点,但会被压缩到极致,在加工者雕琢中,合法的鬼步只有一个要求——从背后接近猫头鹰时,猫头鹰无法察觉。

        连听觉敏锐的猫头鹰都感知不到,人类就更别提了。

        而根据个体水平不同,加工者鬼步时的移动速度不一样,有些人需要一步一步慢慢挪,半分钟也走不出几米,有些精英则可以达到正常人走路的速度。

        更有甚者,比如11曾提到过,奇诺能够无时不刻保持鬼步状态,高速奔跑乃至近身搏杀时,都可以悄无声息。

        白作为奇诺手下最优秀的加工者,恐怕也有着这样的鬼步能力...

        轮回者们竭尽全力想要捕捉黑暗中的动静,但只能听到同伴愈发沉重的呼吸与心跳,怎么也听不到白的脚步声。

        “啊!!!”毫无征兆,惊恐的惨叫响起,一名轮回者被摔技掀翻,头骨重重砸在地上,“咔”的一声,骨骼碎裂的脆响在黑暗中蔓延开来。

        众人赶紧将枪口指向声源,却又怕射到战友,迟迟不敢扣下扳机。

        这声惨叫与头骨碎裂声,为黑暗中的屠杀拉开序幕。

        数道咽下口水的声音响起,那是轮回者们因为恐惧而下意识的动作。

        黑暗不可怕。

        加工者也没那么可怕。

        但黑暗中的加工者...那是比任何东西都可怕的存在。

        “噗嗤!”匕首插拔声轰在所有轮回者心头,随后只听到流水声哗哗作响。

        又一名轮回者倒下,身体拍打在血泊中,连一声痛哼都发不出,慢慢没了动静。

        轮回者们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紊乱,心中蒙上了一层挥不去的阴影,连笼岛都已脸色铁青。

        第一声惨叫是白刻意用来营造恐怖氛围的,惨叫与骨碎声是最直观的信号,能直接勾起人心中的负面情绪。

        第二名轮回者则是直到血水流干才死去,却连一点声响都发不出,只有血不断滴落溅起的声音,在漆黑中无疑如一柄巨锤,重重击打着所有人的理智。

        笼岛心里已冰凉一片,这种水平的现场把控与加工技艺带来了庞大的压迫感,有如无数只节肢动物爬到头皮与心脏上啃咬,被无尽的恐惧笼罩。

        “咻——”破空声突然响起,又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血液随之喷涌。

        浓浓的恐惧弥漫在黑暗中,众人只感觉有无数把刀锋正对着自己,下一秒就能将他们碎尸万段。

        恐惧无处不在。

        白色死神在黑暗中穿行,刃影流转间带出一片片鲜血迸溅,不可见的血幕在空中交织缠绵。

        血水洒落与人体倒地的声音成了轮回者们心中的全部,并且离他们越来越近,而那个挥舞屠刀的死神竟连一点脚步声都没发出。

        一道若有若无的刺痛感出现在笼岛喉间,他当即枪口调转,手指几乎就要扣死扳机。

        刺痛感兀然消失不见。

        笼岛全身冷汗淋漓而下,方才那股死亡气味实在太近了,冰凉感瞬间从心脏散发到了全身,甚至比以往惨烈的轮回任务还要窒息。

        若是他慢了哪怕一秒,那道刺痛感也许就会化成实质刃影,切切实实地将咽喉划开。

        那道刺痛一闪即逝后,死神立刻盯上了其他轮回者,他们对死亡的感知能力远不及笼岛,于是又是“噗呲”一声,血水滔滔喷涌。

        穿梭于诸天万界的轮回者们从未想象过,自己竟会如此软弱不堪,在黑暗中就只能如被五花大绑的羔羊般引颈就戮。

        挣扎跑动更是无用,有轮回者想冲过去打开电源,一截锐利无比的刀锋静静摆在面前,仿佛是他自己主动用咽喉撞向死亡。

        “噗呲。”

        “嘭。”又一具身躯倒在血泊之中。

        笼岛的喘息愈发粗重,目眦欲裂,他们曾经完成过那么多轮回任务,超凡者也杀过不少,此时竟被一个黑暗中的加工者玩弄得毫无还手之力!

        一个又一个出生入死的战友倒在屠刀下,自己现在却连死的是谁都不知道!

        “噗呲。”第五声了。

        第五声身体倒地的声音传出,这意味着又一个战友死去,倒在任务成功前的一小时,而且不是在战场上光荣战死,是在黑暗中被人像杀鸡般一刀切断脖子!

        笼岛的吼声响彻整片前厅:“宽、麻生,还活着的话就拆掉消焰器,朝天上开火,打光弹匣!”

        宽没有回应。

        麻生还活着,赶忙照做,即使知道这会让自己成为死神的优先目标,但不这么做只会被玩死。

        他拆掉消焰器,对着天花板扣死扳机。

        “哒哒哒哒哒!”枪口连续不断喷吐火光,为前厅带来灼目的光芒。

        黑暗终于被点亮了,笼岛赶忙扫视四周,只看到两道朦胧的身影缠在一起,那道修长的身影正拿着匕首,在身后“温柔”地切割着宽的咽喉。

        笼岛怒火中烧,抬手泼洒出一连串弹雨,后坐力凶暴的大口径步枪在他手中像支玩具枪般平稳,弹道锁死了白的所有躲避空间。

        “噗噗噗...”子弹打入皮肉的闷响不停传来,只见白反手将宽挟持在身前当做盾牌,他身上穿着重型防弹衣,子弹没能将身体前后穿透,伤不到后面躲着的白。

        宽的气管已被割断,发不出声音,但离死透还差几秒,子弹的巨大冲击力让他浑身乱颤,唯有右手被白反捏住,强制扣下步枪扳机,朝笼岛和麻生不停喷吐火光。

        两人反应极快,在白捏起战友手臂时就明白了她的意图,立刻匍匐而下。

        “哒哒哒...”麻生的弹匣很快喷吐殆尽,广场内又被黑暗笼罩。

        笼岛吼道:“继续射!不能黑!”

        麻生刚换完弹夹,“嘭”一声枪响从远处响起,赫然是白夺走了轮回者尸体的枪,在他脸上绽开大片血花。

        麻生也倒下后,意味着队友已经死伤殆尽,笼岛只能拆掉消焰器,绝望地向四周宣泄着子弹,试图利用开火时的亮光捕捉白的身影。

        但在专业加工者面前,这种努力终究只是徒劳。

        当身后出现冰冷的气息,笼岛知道,自己要和死去的战友团聚了。

        “我和老高就不该救你...”生命的最后一刻,笼岛只来得及留下这一句愤恨的遗憾,随即冰凉的触感自喉间传来,血雨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