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敬我为神明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异样察觉

第七十七章 异样察觉

        薄暮城的弩炮都是重型城防器械,所用弩矢长达4米,跟壮汉的胳膊一样粗,专门用来猎杀超大型生物,如果是近距离射击,连地行龙都抗不住一炮。

        整个薄暮城,恐怕也只有这种重型军械才能对付恢复力超强的沃尔夫。

        弩炮平时固定在城墙上,拆卸极其繁琐,一个人绝对拆不下来,帕拉丁便带着拜萨卢戈在内的十几名士兵一起赶往城墙。

        路上,拜萨疾声问:“帕拉丁,城里的平民怎么样?都躲好了吗?”

        帕拉丁点头:“嗯,都收到消息回家了,街道上基本全部清空,没有出现什么伤亡。”

        “平民没有伤亡就好。”拜萨松了一口气。

        卢戈骂骂咧咧地说:“还好我们没去那场宴会,都在外面执勤,否则已经被天外来客炸成灰了。”

        拜萨嘴巴张张合合,快步靠近帕拉丁,神色有些犹豫,压低声音说:“帕拉丁...”

        帕拉丁意识到拜萨有话说,但顾忌周围人多。卢戈毕竟是外人,其它士兵也是原薄暮城势力,不像他们二人,是一起在希林镇服役了十几年的战友。

        拜萨对拜萨使了个眼色,两人和队伍拉开一段距离。

        帕拉丁走在前面:“说。”

        拜萨皱眉问:“这次宴会爆炸,你怎么看?”

        帕拉丁摇摇头:“能怎么看?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爆炸,这绝对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炼金术,一定是天外来客干的。”

        拜萨眼神飘忽不定:“如果天外来客想炸死奇诺,为什么奇诺没事,反倒是那个拿黑刀的天外来客身上有烧伤?”

        帕拉丁头也不回:“然后呢?”

        “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爆炸发生的时候,奇诺不在现场,而是在广场的安全区域...他为什么会在那里?!”拜萨的身体不自觉开始打颤,仿佛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奇怪的事不止这一件。爆炸结束后,大家和奇诺去废墟搜寻幸存者,所有被我们找出来的人都会莫名奇妙死去,包括菲克·特洛伊,他们没有一个活下来!”

        帕拉丁依旧没回头:“那么大的爆炸,伤重不治很正常。”

        拜萨的面色阴沉得像要滴出水:“不...有几个人的伤势我检查过,绝对不是致命伤,完全有抢救空间,不至于当场死亡,但他们就是突然死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有人用某种看不见的方法杀了他们!而且他们死前,都在说什么...死神...”

        眼看帕拉丁不说话,拜萨继续说:“我留意过,他们说‘死神’的时候,眼睛都是看着奇诺,你不觉得这一切...”

        “闭嘴!”帕拉丁终于回头撞向拜萨,借由火把,可以很清晰看见帕拉丁面色惨白,连嘴唇都没有一丝血色,额上满是豆大的汗珠。

        帕拉丁用力抓住拜萨的胳膊,把他拉到更远,恐惧的眼神就像躲避野兽的猎物:“你以为我是傻子吗?我比你们所有人都先发现奇诺不对劲,就是从查获米尔洛商队的盐晶开始,我就感觉他很不正常!”

        “那种冷酷又高效的思维、肉眼看不清的杀人技艺、城府极深的说话方式、那么多来历不明的月币、莫名出现在他身上的超凡力量...还有天外来客,明明已经消失了2700年,却突然在最近频繁现身,而且都把袭击方向对准奇诺...你以为我没思考过这些?!”

        “我跟你直说吧,那个人根本就不是奇诺·凡·海尔辛!之前那个废柴早就被掉包了!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外貌,身体里其实是另一个人!”

        拜萨霎时间脸色惨白:“你的意思是,行政府邸爆炸,真的是他一手策划,那些幸存者也是他杀的,目的是为了掩盖...”

        帕拉丁猛地捂住拜萨的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声音冷冽:“听着,我不管你看到了什么,也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我要你把它藏在肚子里,就当从来没注意过!永远永远不要跟别人说这些事,不要跟卢戈说,不要跟我说,更不要向奇诺发问!”

        拜萨下意识拨开帕拉丁的手,紧紧咬着牙,声音有些发抖:“但是那么多无辜的人都死了...他们明明什么都没做错...比如那个叫白芷的女仆,她做错了什么?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凭什么要这么悲哀地死去?!更可笑的是,她死前还护着奇诺喜欢吃的东西...我无法对这种残忍的事视而不见!”

        “兄弟,我知道你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但你听我一句劝,活得聪明点。你的理想是惩恶扬善,这没问题,但活着才能做这些,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懂吗?”帕拉丁下意识看了一眼行政府邸的方向,沉声问,“再说了,奇诺对你不好吗?”

        拜萨沉默片刻,低着头说:“他对我很好...我能有现在的地位,都是受他恩赐...”

        帕拉丁用力在拜萨头上一扇,似要把他打醒:“那特么不就对了?!该吃吃,该喝喝,别去管那些不该管的事。要我说,我们几个人里最聪明的反倒是卢戈,他那种没心没肺、头脑简单的忠犬,是奇诺最喜欢的类型。”

        拜萨握紧拳头:“但那些死去的无辜者...”

        “你能做什么?”帕拉丁直接打断了他,“你是比奇诺强,能一拳揍翻他?还是地位比他高,权力比他大?”

        拜萨无言以对。

        帕拉丁凝重地看着他:“拜萨,你一定要记住一点,奇诺把我们从希林镇带出来,这是一个机遇,也是一种禁锢。他改变了我们卑微的出身,但与此同时,我们的命运也和他绑定在了一起。”

        “他受到上级提携,你我也会跟着一起平步青云;他如果倒台,你我身为他的心腹,必定遭到牵连,被人清算!所以我们和他只能共荣辱,同进退,没有第二种选择。”

        拜萨沉默着,眼中的复杂神色慢慢消失...不,与其说消失,不如说是藏了起来,它会不会在以后重新出现,又是个未知数。

        帕拉丁叮嘱道:“听好,话题到此为止。如果以后有人来调查这件事,不管是谁问你,你都要一口咬死——宴会爆炸是天外来客干的,奇诺跟这件事毫无关系,我们已经尽力救援,但没能救下任何人。”

        拜萨闭上眼睛,默默点头。

        突然,他意识到什么:“等等...在奇诺的计划中,这场宴会不能有幸存者,那么...”

        “嗯...”帕拉丁的眼神变得阴森可怖,“所以我才要动用弩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