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44 江山为聘

044 江山为聘

        昭华这些天也没少用昆仑镜探查素衣魂魄的下落,可除了显示魂魄最近会现世,就再也没有别的信息了。

        什么时候现世,在哪现世,一概不知,只能拜托初安,让昆仑派的弟子,注意一些最近哪里可发生了什么不一样的事情。

        在柳家被判刑的第三日,终于等来了一些消息,而这个消息让素衣惊的久久没能说话。

        那一日,京都乱了许久,各路兵马向皇宫集结,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小百姓,也嗅出了一丝的不寻常来。

        傍晚,太阳已经落下,宫内终于传出消息,王上驾崩,皇子洪文继任新王,这个消息让素衣跌坐了许久。

        ‘这就是你说的办法?你说的救出柳家的办法?要是早知道会这样,就不求你了。

        谋权篡位,一个不慎就是丢了性命的下场,就当真那般无法挽回吗?就当真先王铁了心要杀了柳家吗?

        你到底是为了就柳家才谋权篡位的,还是为了篡位拿柳家做个借口?’

        她想不明白,也不想再去想。

        第二日,新王下旨,柳家无罪释放,一同送到柳家的还有一封王上的亲笔信。

        “秦淮!”素衣听说门口有个官员执意要见自己,并且还带来了新王的信件,出门就看到了这个熟人,“如今你可是能施展抱负了?”

        秦淮听着素衣讽刺的话,也不恼怒,“王上让我找人送信,我见素衣这个名字熟悉,就想着自己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当初那个假扮的衙役,没想到竟然是富家千金,更是嘉历未来的王后。”

        “看来你如今也是王上跟前的人了,你的抱负就是帮王上谋权篡位吗?”素衣继续说道。

        她为袅袅不值,要不是这个人,或许他们就不会死。

        “王上不是谋权篡位,你生在闺阁怎会知朝堂上的事情呢,不要因此和王上生了嫌隙。”秦淮微叹。

        “还有,柳小姐不必这般讽刺我,我也没想到我还能活着。”

        “呵,难道这一切不都在你的算计之中吗?你让袅袅欠你一个人情,不就是为了她奋不顾身的时候,顺便将妖丹给你以当还恩了,如此说来,他们两个谁死,你都不亏啊,只是你没想到他们都为了彼此舍了性命,让你双赢。”素衣说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管你信不信,如果自来一次,我不会这么做的。”秦淮说道。

        素衣不耐烦的拍打了下自己手中的信,“是吗?那为什么我看到的两次,你都这么做了呢?”

        “你说什么?什么两次?”秦淮注视着素衣,希望能听到一些不一样的答案,亦或者是希望!

        “懒得理你。”素衣转身进了柳府,不再与他多说什么。

        秦淮回去的路上一直都心不在焉,他何尝不后悔,他在宗泽死后的每时每刻都在后悔。

        他后来查了宗泽的案综,上面被他杀害的每个名字他都有印象,有的是处处与他为难的。

        有的是权大势大贪污腐败无人敢惹的,亦有的是衣冠禽兽背后行小人勾当的。

        他要是早点知道宗泽临死都在为他着想,他要是早点知道宗泽默默为他所作的一切。

        他或许就会把所谓的国民安泰往后放一放,好好和宗泽谈一谈,让他去过平静的生活。

        素衣回到房中,打开信封,上面遒劲有力的写着几行字。

        “素素,我以十里红妆铺路,许你江山如画,聘你为妻。”

        在大臣纷纷劝戒王上,在先王的新丧期间,实在是不合适张罗婚事的压力下,洪文毫不在意的挥挥手,这婚必须要结。

        柳文倡看着自己的闺女,搓着手在厅堂激动的走来走去,“本来想到京都这个地方谋个一官半职,没想到闺女直接就做了王后,这是多大的福分啊。”

        柳夫人看着素衣不太开心的小脸,向柳文倡喊道“你出去!”

        柳文倡楞了一下,“我为什么要出去?”

        “反正赶紧出去就对了。”柳夫人将人推了出去。

        柳文倡看着面前关上的房门,尴尬的搓搓手,“行吧,你们长得好看,你们说啥都对。”

        回头正看到昭华立在园中,看着他,“那个,她们娘俩说话,我们爷俩去喝一杯?”

        不等昭华答应,就将人拉走了。

        “素素。”柳夫人小心的坐在素衣的身边,“你告诉为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啊?”素衣这才反应过来,“什么怎么想的?”

        “你别掩饰了,你是我的女儿,我还能不知道吗?自从王上开始准备大婚,我就没见你一天是开心的。”刘夫人心疼的问道,“你是不是不喜欢王上?”

        素衣喝了口水,调整了下表情,“哎呀,娘,这婚事是我亲口答应的,怎么会不愿意呢。”

        “你骗得了别人,还能骗得了不成,你心里的人是昭华对不对?”

        “怎么可能啊,你就别瞎想了。”素衣连忙说道。

        刘夫人没好气的说,“你要是不喜欢王上,咱们就把婚给退了,我们都是邻居,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我就不信他会拿柳家强迫你不成。”

        “娘。你就别管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素衣笑着解释。

        她何尝没有想过悔婚,可是她每每想起来那天晚上洪文,如同得了糖果孩子般的欢笑,她就说不出口。

        初安见柳府已经没事,那道妖气也就此消声灭迹,无从查起,就告辞了柳家带人离开了,昆仑派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只有莫崇南还死皮烂脸的呆在这,说是要看看素衣的大婚,赶都赶不走。

        “你是为我留下来的吗?”小白这天终于趁着素衣这几天心不在焉溜了出来,站在石桌上看着莫崇南那张邪魅的脸。

        “是啊,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啊。”莫崇南笑着戳了戳小白的肚子,“就是不知道你还要多久才能化形。”

        和一只会说话的小仓鼠谈恋爱很奇怪的好吗?虽然自己也是妖,但是总不能自己也化成原形去谈恋爱吧。

        要是小白没有长毛,这会一定能看到她害羞的从头红到屁股。

        “不知道唉,我也想早点化形,这样就不用天天啃你的脸啊。”小白垂头丧气的趴在石桌上。

        “哦?”莫崇南一听就来了兴趣,“那么还想啃哪里?”

        小白看着对面的人媚眼如丝的样子,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

        “是这样吗?”说着,莫崇南那样好看的脸在小白面前越放越大,直到那张薄唇触碰到她的鼻尖。

        小白瞪大自己的豆眼,蹭的一下跳下桌子溜走不见了,只留下莫崇南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看着小白离去的方向,懒洋洋的笑着。

        ------题外话------

        作者:我让你会说话,不是用来谈恋爱的好吗?

        小白:那凭什么我就不能谈恋爱。

        作者:那莫崇南年纪大,不洗澡,他配不上你。

        崇南:......这是人说的话吗?

        不知道为啥,作者写到他俩谈恋爱,总有一种罪恶感,就像成年大叔拐骗幼儿园儿童的那种罪恶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