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27 入昆仑镜

027 入昆仑镜

        “那,那我先出去了,你也赶紧起床吧!”素衣看着他那副表情,只觉得脸颊发烫,这时还不忘捞起还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白仓跑出门去。

        等素衣从清清那里洗漱出来,初安就急匆匆的赶过来,说昨晚掌门传讯,昆仑山上的镇派之宝被盗了。

        “为何我不知道昆仑山上还有个什么镇派之宝?”素衣疑惑的看着初安,昭华也一脸疑问。

        初安摸了摸鼻子,这能让你们知道吗?要是让你俩知道了,还能放到今天才丢!

        “昆仑派有一面镇派之宝,名为昆仑镜,可通晓天机,并且拥有穿梭时间的能力!传言说是从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我们现在必须兵分两路,一路去追踪妖王,一路去找昆仑镜!”

        “我与素衣去找昆仑镜吧!”昭华难得提出要求,毕竟这样通晓天机的神器,不说素衣的魂魄在不在其中,至少也可以用它演算一二。

        “也好,那我与清清去找两位长老会合,继续追查妖王的事情。”初安说道。

        素衣和昭华抵达南安县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太阳斜斜落下,使整个南安县笼罩上一层朦胧的色彩,县内的人们总给人一种阴郁的感觉,让人感到很是压抑。

        昭华拉着一位路人,“这里可是发生了什么?”

        “造孽啊!”路人垂着脑袋有些泱泱,“前几日这南安县发生了件大事。”

        那路人左右看了看,见身边没什么人,才小声说道,“这里有个妖女,因那妖女的迷惑,死了两位县令了!两位要是没什么事,还是速速离去吧,现在城里的人都赶着出去躲躲呢。”

        “妖女?”素衣见那路人转身要走,“那妖女现在何处?”

        “正在县衙!”说到此处,那路人像是要躲什么晦气一般,匆匆忙忙的走了。

        昭华看着路上行人大多行色匆匆,神色隐晦,“看来我们追着气息而来,是找对地方了。”

        此时的县衙并未见到有什么人影,夜风吹过,一地的落叶飘飘洒洒,推开县衙的大门,只有正堂有着烛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明明暗暗,显得更阴森恐怖。

        昭华将素衣往自己身边扯了扯,牵着她的小手,一步步的向正堂走去,使的素衣感受到昭华身上传来的温度,才稍稍的没那么害怕。

        推开正堂的大门,里面只点着两盏白色烛台,烛台前方,放着两口棺材,并未封棺,下方跪坐着一位白衣女子,静静的呆在那里,一声不响。

        昭华牵着素衣绕到女子的前面,方才看的稍微清楚些,棺材里放着两具男性,面目苍白,但也看的出来,一位面部柔和俊雅,一位面部剑眉凌冽,想来生前都是可以让女子多看几眼舍不得转头的男子。

        下面的女子蛾眉螓首,隔着昏暗的烛光,这样有气无力的跪坐在下面,更惹人怜惜。

        “你是妖?还是猫妖!”昭华看着那位女子说道。

        素衣听到这句话,再被这样的气氛包裹,害怕的往昭华身边挤了挤,昭华抬手将她环在臂膀里,好让她心安些。

        那位女子抬头看着他们二人的动作,竟轻笑出声,“你们男人惯会用这样的伎俩来欺骗女子,可惜天道循环,看看到头来都落得了什么下场!”女子又指了指前面的两口棺材。

        “他们是你杀的吗?”素衣壮着胆子问道。

        “不是。”女子摇了摇,嘴上轻笑着,两行清泪却不自觉的落下,“他们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那他们是自己杀了自己吗?”素衣又问。

        “算是吧,他们死在了自己的算计里!他们一个想让我死,一个……”女人轻轻摇了摇头,“不对,他们都想让我死,可他们怎么就死了呢?我还活着他们怎么就死了。”女子垂首落泪,肩膀微微耸动,似是早已哭的没了力气。

        “他们那样对你,那你为什么还要为他们哭?”素衣想不明白,妖怪都这么奇怪吗?

        “你想救他们对吗?”昭华出声,“所以你去偷了昆仑镜。”

        “我确实是想救他,他不能死。”女子看着其中的一口棺材悲悲切切,“但昆仑镜不是我偷的。”

        “那为什么会在你手上?”昭华看着眼前的女子,“把昆仑镜交出来吧,生死有命,不是你能逆转的!”

        “有人与我做了交易。”女子从怀中拿出一面质地古朴的镜子,“说把昆仑镜给我的唯一要求,就是你们来的时候,将你们一起带进昆仑镜的逆转时间里。”

        说完,将手中的昆仑镜向上抛出,待昭华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昆仑镜已经笼罩整个南安县,随着一阵眩晕便被带了进去。

        清醒过来的时候,两人站在县衙的门口,此时的县衙内的衙役兴高采烈的向外跑去,路人们也吵吵嚷嚷向一个地方走去,阳光正好,春色正浓。

        “你们两个,若是没什么要事,就别站在县衙门口了,今日县令也没空审理案子。”一位衙役看着两个人怔怔的站着,好心提醒道。

        “你们这么高兴是准备做什么去?”素衣好奇的问那名衙役。

        “今天是香袅阁里的头牌袅袅姑娘卖艺之日,数不清的人为听她演奏一曲,一掷千金而不得,今日一定很是热闹,两位不妨也去看看。”

        “你刚才说你们县令?”素衣想起那路人说的两任县令都死在妖女手中的话。

        “我们县令也去争取得袅袅姑娘的青睐,我们都是去给他助威的!”衙役说完就急急忙忙的要走。

        “再问一下,今年是哪年?”昭华拉着那位衙役。

        衙役打量了一下两个人,看着也不像是傻子呀,“嘉历64年啊!”说完就不再停留离开了。

        “我们回到了两年前。”

        “那女子说,有人故意要把我们带进这昆仑镜中,怕是有人会冲着我们来的。”昭华皱了皱眉。

        “有办法回到两年后吗?”素衣有些紧张,如果是这样,留在这里可能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