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神罚之素衣惊华在线阅读 - 020 惊遇竹马

020 惊遇竹马

        三个人心满意足的从比武场出来,准备各回各窝,转回后山去。

        路过灵虚殿的时候,看到了一抹极为熟悉的身影,锦衣华服,气质高雅,这人并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为他争风吃醋,惹了一出小麻烦的文亲***。

        “洪文哥哥,你怎么在这?”素衣蹦蹦跳跳的迎上刚刚从灵虚殿出来的人。

        “素素,半个月未见,你又漂亮不少。”洪文惊喜的看着素衣,“我刚刚还在想,不知道你入了这昆仑派没有?能不能见到你。”

        “自然是留下了。”

        “你这一走都半个月了,半个月不见着实让人挺不自在的。”洪文又将素衣细细看了两眼。

        这副亲热的模样,看的昭华不太高兴,轻轻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参见王爷。”清清连忙行了礼。

        “你这小婢女也入门做了弟子?”洪文看了看清清的装扮,很是惊讶。

        “是,都是托小姐的福气。”清清神色颇为激动,这大概是这么些年,洪文第一次正视她吧。

        “果然好福气!”洪文赞了一声,转而又问素衣,“你进来身体可好?”

        “这里空气极好,确实好多了。”素衣笑的眼睛弯弯,本就脱俗清丽的一张脸,更是让人移不开眼,“你怎么会来这的?没听说你也参加入门弟子测试了呀?”

        “我是因为一些国务来的,得求昆仑山上的仙师帮上一帮。”

        “那洪文哥哥这是就要回去了?”

        “正好今日掌门没有闭关,已经同掌门商议过了,我得赶回去复命,事态颇为紧急。”

        “洪文哥哥快回去吧,别耽误了正事。”素衣一听,连忙催促。

        “素素妹妹我们下次见了再好好聚聚,我就先行一步了。”洪文满面不舍,“可要注意好身体。”

        “知道了,洪文哥哥一路顺风。”

        “好!”说完就急匆匆的告辞了。

        昭华神色不明的感受了下洪文身上沾染的气息,这麻烦可够这些凡人们折腾的了。

        “一口一个洪文哥哥,叫的很亲热嘛!”昭华撇了撇嘴。

        “我怎么听你这语气,很是古怪啊?”

        “哪里古怪!”

        清清听着两个人打闹,一个人偷笑,她比素衣稍大一些,一些情窦初开的事情,已经略懂一些了。

        “你又在偷笑什么?”

        “小姐,我没有!”清清立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你们两个,怎么都怪怪的。”素衣打量了一下两个人,“还有,别叫我小姐,叫师姐。”

        “是,师姐!”说完,清清还不忘咧着嘴傻笑。

        “你们两个进来一下。”不知道何时,元白已经出现在了灵虚殿的门口。

        “是,师父!”

        素衣磨磨唧唧的往前挪,莫非朱果的事,师父知道了?

        入了殿内,只有元白,昭华和素衣三人,见元白不说话,素衣吓的头都不敢抬。

        “我听说今天你们去比武场了?”

        “是,师父。”二人回答。

        “做得不错,刚入门实力就已经这么强,只要认真修炼,飞升不过早晚的事。”元白老神在在的说道。

        捡到宝了,这资质从未见过,就算藏书阁记载门派的史册,都不曾出现过。

        这让丢了朱果,伤心了一天的元白,总算有件欣慰的事。

        “至于你,只要留在昆仑山好好养着,身体慢慢就会好转的,至于魂魄不全的事情,再另寻它法。”元白怜惜的揉了揉素衣的脑袋。

        “谢师父,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

        话音刚落,今日终于被初安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哄好的小花蟒,从元白的袖子里钻出来,直接就攀上了素衣的脖颈。

        那凉凉的触感吓得素衣一动不敢动,连惊叫都忘记了,小花蛇探入素衣的衣领将那种挂在蕴灵石上睡的昏天黑地惬意无比的白仓给钓了出来。

        然后就直接爬回了元白的身上,顺着元白的胳膊,将那种仓鼠放在元白的胳膊上。

        元白见小花蟒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呆在手掌里刚睡醒一脸懵的白仓,“它偷的朱果?”

        小花蟒连连点头,白仓听到这句话终于醒了过来连连摇头,一蟒一鼠竟靠着肢体动作还对峙了起来。

        元白又看了看被昭华抚着后背安抚情绪的素衣,“这你们怎么解释?”这话问起来还夹带磨牙的声音。

        “这个……”素衣看了这情形就知道全完了,“师父,这个说来话长,一时间竟不知道从何说起!”面上带着一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讨好的笑。

        “那就慢慢说,我等着!”元白将白仓丢在地上,掐了个决用小光罩将它给罩着。

        小仓鼠用它两个门牙啃了啃发现啃不破,只得作罢,蹲在里面画圈圈。

        “它是捡来的!”昭华见素衣实在是纠结的不知从何开口,就直接说道。

        她确实是不知该从何说起,总不能说自己去七宝峰偷灵果捡来的吧!

        “在何处捡的?”元白冷哼。

        “七宝峰!”

        “你们去那做什么?”

        “偷灵果!”昭华平静的回答。

        嗯!供认不讳,承认的理直气壮!

        “还不将事情好好交待清楚?朱果也是你们偷的?”元白气的牙痒痒,心痛不已!

        “不是不是!”素衣一听就急了,“是它偷的,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指着蹲在地上画圈圈的白仓。

        白仓听了一个机灵回头惊讶的看着素衣,呵!人类,没人性,当初可是你还抢我朱果来着!

        素衣见了也只能冲它挤挤眼,最后还不是被你吃了,都这个时候了,各自自保吧,我可不想被逐下山去!

        “昨日我们到七宝峰的时候,正看到它偷灵果被小花蟒追,朱果肯定也是它偷的!”说的自己像极受了天大的委屈。

        白仓听了直接跳起来,小爪子指了指素衣,又巴拉巴拉自己的耳朵,你不要脸!

        这个时候,小花蟒很是争气的又冲着素衣和昭华二人吐了吐口水。

        “看来你们两个也是跑不掉了呀!”元白脸色很是难看!

        “师父我错了,我不该去偷灵果,请师父责罚!”素衣两只小手搅着衣服,低着头很是诚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