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风水小相士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成局

第五十四章 成局

        江城三件大案要案,除了玉龙法师在逃外,巨额诈骗案和影视城墙体埋尸案都顺利破案。

        只是,在商局的办公室里,商局皱着眉头翻看着结案报告,乔琳一声不吭的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

        看完后,商局半天没说话,示意乔琳去给他保温杯里加点水,他自己却站起来来回踱着步。

        乔琳把水杯递给他,“商局,这报告实在是难写,我已经非常淡化洛凡的存在和影响了!”

        “我知道!”商局说道,“只是,我在想,这个报告交上去,上面会怎么看我们,里面案情诡异,有点……”

        他一时有些想不起形容词来,最后抬眼看了看乔琳,“你去吧!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乔琳离开了,商局用手按了按太阳穴,最近让他头疼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但是案件必须要上报,他也是害怕上面扣一顶纵容封建迷信的大帽子下来,眼看着他就要退休了,可不像晚节不保。

        可是,要是不这么写,就又说不清案子的由来和破案的经过!

        头,更疼了!

        就算头再疼,商局还是强忍着,把结案报告连同自己的汇报一起递交了上去。

        没想到,文件递交上去后,上面根本连朵浪花都没有掀起来,也没人打电话下来责问,渐渐的,所有人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

        终于,到了八号这天,一大早,洛凡就到金宝斋和冯不归两人带上了几件法器去了九龙湖。

        楼盘开土动工是大事,李嘉豪的手笔也够大,不仅邀请了各大媒体,还邀请了很多上面的领导和商界的同行。

        现场非常隆重,九龙湖大酒店前搭了一个台子,李嘉豪讲完话,领导讲话,礼仪小姐拿上来鲜红的彩带,剪裁完成,旁边的鼓乐齐鸣,鞭炮响彻天空。

        洛凡和冯不归站在旁边看着,等电视台采访结束,来宾挖过第一锹土后,进了酒店,苏秘书才走过来。

        “冯先生,洛先生,让二位久等了!”苏秘书也跟着忙得脸颊微微泛红。

        “不要紧,今天李先生肯定很忙!你带我们过去就行了!”冯不归说道。

        “这边请!”

        苏秘书带着两人坐上观光电瓶车,往之前标注好的几个点而去,洛凡先把几样法器放进了预先挖好的土坑中,又埋了几锹土,三人就到了最后关键的中心点。

        事先得到消息的风水师,竟然也来了不少,安静的看着洛凡。

        洛凡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个一尺长的铜棍,上面刻着繁复的花纹,就像孙悟空的如意金箍棒的缩小版。

        因为九龙湖,九龙山的格局太过庞大,洛凡最后选择了这个法器,意为定海神针,作为整个风水局的阵眼法器。

        “去吧!”冯不归拍了拍洛凡。

        这个风水局,是洛凡经历过的最大的一个风水局,足以考验一个合格的风水师的法力和水准。

        “别跟着我!”洛凡跟几个要跟上来的风水师说道。

        那些人停住了脚步,冯不归让苏秘书又把人往后赶了赶,站在边缘的地方看着。

        这些风水师,平时布置个家宅风水可能没有什么问题,这么大的风水格局,难得一见,都想凑到近前仔细看看,一个个的伸长了脖子。

        洛凡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根法器往阵眼走去,越走越慢,最后简直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迈着,外人看着就好像他面前有好几个人在阻挡他过去一般。

        “冯先生……”苏秘书有些担忧的叫了一声,她看到洛凡的额头渗出了一滴汗。

        “别出声!”冯不归低声道,苏秘书赶紧闭上了嘴巴。

        洛凡现在的感觉,就好像走在异常艰难的人堆里,那么多双手推着他不让他前进。

        他深吸了一口气,默念着清心咒,又迈出了一步,面前就是那个事先挖好的深坑。

        忽然,他猛地抬起手,奋力的把那根铜棍插进了深坑的正中央!

        天色猛地暗了一下,又猛然云开雾散,露出了大大的太阳,所有人只感觉一阵大风瞬间从眼前吹过之后,就是风平浪静。

        再看洛凡,面容有几分苍白,但是嘴角露出的笑意,显示风水局已成!

        周围的环境竟然又显露出几分静谧,空气也似乎更加清新了。

        “好了!”洛凡说道,“找人把这里填实!上面做个台子,上面修个喷泉就行了。”

        “好好,多谢洛先生,洛先生辛苦了,请随我去休息吧!”苏秘书笑着说道,回头招呼人开始正式动工了。

        那些风水师一个个的都眼冒星星的看着洛凡,心里只觉得这辈子都直了,竟然能看到这么大的风水局成局,不枉此行!

        可等他们回过神想要去找洛凡的时候,连带着冯不归和苏秘书早就不见了踪迹。

        “果然是高人啊!”

        “没想到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法力!”

        “我们真的是……”

        “唉,不说了,我觉得这么多年都是白混了,我要拜师!”

        “我也要!”

        “别想丢下我!”

        不管这些风水师如何想,洛凡现在躺在酒店房间里睡得天昏地暗,谁都叫不醒。

        李嘉豪特意过来看望一下,他听了苏秘书的汇报后,真的后悔死了,干嘛不跟着一起去见识一下呢?

        但是,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李嘉豪并没有失望太久,又给冯不归转了一千万过去,吩咐苏秘书好好照顾洛凡,就又回去应酬去了。

        李兰舟等他走了之后,也过来了。

        “冯大师,他没事吧?”

        “年纪轻,耗费点法力,睡一觉就没事了,劳烦李小姐挂念了!”冯不归说道,他是越看越满意,心里又忍不住拿出沐苒和乔琳来对比。

        就觉得洛凡娶了哪个都挺不错,不过,沐家那个丫头,就算了吧,总是给洛凡找麻烦。

        李兰舟不知道冯不归的心思,只当他比较随和罢了,看了看洛凡,就离开了。

        洛凡在酒店里畅快的睡觉,冯不归在外间畅快的吃着李嘉豪特意送来的美食,喝着美酒,而江城的风水界却因为今天洛凡的风水局,而掀起了轩然大波。

        等洛凡傍晚醒来后,他们又在李嘉豪和李兰舟的陪同下吃过了晚饭,才回了金宝斋。

        还没等两人走到店门口,在牌坊下面就遇到了等着的胖大海。

        “冯叔!洛先生!你们可算回来了!”胖大海一脸惊喜的迎了上去。

        “怎么在这儿等着?”冯不归问道。

        “店里来了好多人,都说要找洛先生拜师的!”胖大海说道,“撵也不是不撵也不是,一个个赖在店里不肯走,都影响生意了!”

        冯不归和洛凡对视了一眼,洛凡皱着眉说道:“你跟我回无事阁吧!胖大海回店里盯着点,有事情传个话!”

        “好嘞!”胖大海得了吩咐,颠颠的回去了。

        洛凡和冯不归从另一条路回了无事阁。

        “这些人怎么回事?”洛凡吐槽道,“什么就拜师啊!我还没出师呢!”

        “无事阁牌匾都挂起来了,你还敢说没出师?”冯不归失笑道。

        “是老头自己想的,跟我又没关系,怎么的也要当面说句话才算数吧!”洛凡继续吐槽。

        “就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心里美着呢吧!”

        “老冯,不说实话我还是你小师叔!”

        “说实话也是!”

        两人说着话,在门口的茶海边坐下,泡上茶消食,没过多久,胖大海就来了。

        “可算是都走了!”他进门就说道,“这些人,我的妈呀!简直了,跟盯上肉包子似的,热情激动的就像失散多年找到亲爹似的!”

        “哪有那么夸张!”洛凡笑着说道。

        “一点也不夸张!”胖大海把手里的塑料袋放在桌子上,里面是新鲜的桔子,“您没看到呢!他们就差哭着喊着跪在门口表决心了!”

        “估计是今天去九龙湖那几个人传出去的!”冯不归想了想说道,“原本在这一行里,能布置这么大格局的风水师,也就那么一两个,现在你出来了,一出手就是大手笔,能不让他们眼热吗?”

        洛凡挠挠头,“这还怪我喽!”

        “算了,躲几天清净吧!后面先不要接什么活儿了!”冯不归道。

        洛凡看了他一眼,心道还不是你给我找的事儿?

        胖大海剥了橘子递给洛凡和冯不归,“这是我表舅特意从乡下带来的,让我一定给您送点过来尝尝!”

        洛凡接过来,吃了一片,汁甜水丰,“不错!替我谢谢你表舅!”

        “别说谢了,他还让我谢谢您呢!要不是您帮忙,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对了,现在怎么样了?”洛凡问道。

        “全好了!我弟弟,我表舅妈都好了,一家人可高兴了!”胖大海说的满脸的开心。

        “差点忘了一件事!”洛凡把桔子放下,“你等一下,我去画张符!”

        洛凡上了二楼,没一会儿又下来了,手里拿着一张黄符,叠了几下放进一个同样是黄纸做的纸袋里,交给了胖大海。

        “这个你下次去的时候,在他们家东北方向的角落里烧掉!”洛凡说道。

        “这是干什么用的?”胖大海好奇的问道。

        “这是驱煞符,虽然他家现在风水格局变了,但是里面的邪煞之气要想通过通风晒太阳驱散太慢了!这个你烧掉后,屋子里就不会残留半点邪煞之气,以后他们住在里面只会越来越好。”

        “多谢洛先生!”胖大海一听,立刻站了起来,连连给洛凡鞠躬,然后转身就往外跑,“我现在就去!”

        见他跑了,洛凡忍不住失笑,跟冯不归说道:“你说胖大海怎么性子这么急?”

        “不奇怪!”冯不归又剥了个桔子,“从小家庭缺失,亲戚里道的只有他这个表舅一家对他还算不错,能不上心吗?”

        “也是,胖大海的面相就是那种有恩必报的性格,手脚也算勤快,就是平时太话痨了点!”

        “话痨……哈哈,没错没错!他就是那张嘴,哈哈……”这话说的冯不归笑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