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正派都不喜欢我在线阅读 - 第八百五十三章 解决隐忧的法子

第八百五十三章 解决隐忧的法子

        归无隐可是血河派的前前前任掌门了,比‘血踪万里’卫悲回都还高两辈,居然被火工头陀揍了,这么说起来,火工头陀的武功还高出自己的预估啊!

        风亦飞不由得好奇的问道,“归掌门差前辈很多吗?”

        火工头陀吧嗒了下嘴,又挠了挠一头乱发,“俺与那归无隐道左相逢,一言不合打将起来,胜了他一招,他就跑了,他既是仓惶逃窜,俺也就......嘿嘿.......懒得去追了。”

        你这口气不对啊!

        合着你老人家就是吹牛皮,不是不追,是没追上吧?

        跟他相处了一阵,风亦飞都差不多知道,他就是老顽童一样的性子,也不去揭穿他。

        “你小子的福缘也委实是深厚,居然还能跟你义弟误打误撞的得到卫悲回遗下的真元,可这缘法却来得着实是不合时宜,你本就有内功隐患在身,这一修练化血奇功,更是祸患无穷,命在旦夕。”

        哪有什么命在旦夕!我能复活的!

        风亦飞心里暗暗吐槽。

        火工头陀顿了一顿,道,“你想偷取易筋经,莫不是看中了易筋经能将能将各式内功心法融合的功效?”

        风亦飞立马点头,“对!”

        火工头陀却是摇头,“你对易筋经知之不详,找错门路了,易筋经是能融汇各样内功,但这一重新凝练,化出来的却是易筋经的真气,燕狂徒所创的逆.先天无相神功,全然不比易筋经逊色,别说未必能化去,就算真能化去,你的指法就全部废了,易筋经的真力能作为多数武功的推动之力,却没法子像你原先功法这般,使出锋锐无匹的剑气,要不是如此,先天无相一脉功法怎当得举世无双之名。”

        风亦飞顿时失望,大觉丧气,这条路子也断了。

        “要化解你的功法隐患,也不是没得法子。”火工头陀悠然说道,“燕狂徒武功胜于俺,论见闻广博,却是不如俺的了。”

        一听这话,风亦飞惊喜交加,“什么法子?”

        火工头陀“嘿嘿”一笑,“俺活了这百来年,也不知道还能活上多少时日,终究是苦练了一身好武功,更是取各样功法精粹,自创了一门堪称绝学的功法,需得寻觅一个衣钵传人......”

        听到这里,风亦飞已是急不可耐的打断,“前辈你要收徒弟?那好啊!我现在也没师父,我可以拜你老人家做师父的!”

        说完,就想跪倒下去拜师。

        都还没跪下去,火工头陀就眼疾手快的一下探手将风亦飞托了起来。

        一张老脸拉得老长,没好气的道,“你小子觉得俺是想收你做徒弟?”

        “难道不是吗?”风亦飞错愕的问道。

        火工头陀怪眼一翻,“你这小子虽有克师之嫌,但俺都这把年纪了,也不怕你克,亦有自信,俺的命格够硬,你克不死俺,俺这一生,趟过了无数艰难险阻、生死危局,要说起来,还有几分心思想要尝试一下,你会不会克着俺......”

        “我不克师的......”风亦飞郁闷的嘀咕。

        明明除了朱侠武跟最初的师父游铁生,自己跟每个师父都相处得挺好的。

        “别打断俺说话!”火工头陀吹胡子瞪眼的道。

        风亦飞立马闭嘴。

        火工头陀又说了下去,“难得碰着你这小子这般拜一个师父就死一个的怪胎,实在是很有意思,让俺都起了兴致想试上一试,可惜,你已学了逆.先天无相,再学不得俺的功法,不能传授你武功,也就不好占你个师父的名分了!”

        我才不是怪胎!你就冤枉我吧!

        风亦飞悻悻的在心底碎碎念了一句,当着火工头陀的面当然不好这么说的,只得道,“前辈你又不肯收我做徒弟,你的武功我又不能学,那怎么帮我解决内功隐患的问题?”

        火工头陀“嘿”地一声笑起,“俺想到的那法子又用不上俺的武功,俺要的传人是圆润那犊子,他最为符合俺的心意,你要见着他,转告他一声,让他来少林寻俺!你答应了就与俺击掌为誓,我便告诉你是什么法子!”

        “这怎么可能不答应!师弟能得到前辈的青睐,那是天大的好事情啊!”风亦飞不假思索的应道,火工头陀的武功绝对是要比‘狂僧’梁癫要更强横的,师弟那家伙是入了宝山而不自知,单只学了火焰刀就跑了。

        立马就抬手与火工头陀扬起的手掌互击了下。

        火工头陀又补充了句,“让圆润想办法掩盖面目过来,他要以官身来少林,虽不会被为难,却也有许多地方不能肆意走动,大为不便。”

        “行!没问题!”风亦飞一口答应,满怀期待的看着火工头陀。

        有从上官家家主那学来的独门易容术,帮师弟改换个面貌是再容易不过,何家的易容术还会担心被人看出端倪,上官家的易容术就没那问题了,至今都没出过岔子。

        “嗯......”火工头陀沉吟了下,道,“让他多给俺捎上些美酒美食。”

        “这也没问题。”风亦飞道,“前辈还有什么要求没?”

        “另外告诉他,俺要考较教他的火焰刀,若他疏于习练,就等着挨揍罢!”火工头陀说道。

        这个要求就让风亦飞有些头疼了,师弟学了梁癫的武功,还真不知道他有没有继续苦练火焰刀,应该是有的吧,他总用来烤肉的。

        看来要成功拜入火工头陀门下,还是有着前置条件的,火焰刀得练到一定的等级。

        现今也只能明天等师弟上线再问问他了。

        火工头陀这才道,“其实俺也不是有十成十的把握能肯定想出的这法子,就一定能解决你内功的隐忧。”

        风亦飞嘴角抽了抽,“前辈你骗我的啊?”

        “也不是骗你,那门功法据闻极为神异,与易筋经是异曲同工,能将任意功法水到渠成般融合在一起,却又能保持原先功法的本来面目,更有奇异处是,不同的人习练会展现出截然不同的功效。”火工头陀道。

        风亦飞听得大感诧异,“是什么功法?既然有这么神奇的效用,为什么前辈你又说不是有十成十的把握能帮我解决问题呢?”

        “这门神功名为‘山字经’!”火工头陀正色道,“会说没有把握,却是因为如今俺也不知晓‘山字经’的下落。”

        听这神功的名字,风亦飞就觉不太对味了,三字经不是古代儿童的启蒙书本吗?

        瞟了眼变成了文字的聊天记录,风亦飞才知道是自己想岔了,是‘山’而不是‘三’,但也觉得泄气,“这不是等于白说嘛,不知道下落该怎么找?”

        “却也不然,俺还是知道些线索的。”火工头陀大笑了起来,“你瞅瞅你,一句话就让你愁成这模样。”

        风亦飞大喜过望,“前辈快告诉我!”

        “莫急,且听俺慢慢道来。”火工头陀打开了话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