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女王的意志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章 我给你讲个故事

第四百六十章 我给你讲个故事

        法妮展现浮空技能抢先下船,屈膝蹲礼欢迎夏尔“回家”,一连串的操作惊艳了许多人,也气坏了一些人。



        普通民众看到裙裤飞扬飘飘欲仙的郡主殿下,自然是感到惊艳,法妮的优雅华贵,绝世的仪态姿容彻底满足了他们对于王室名媛的遐想。



        很多人惊讶于温婉的法妮郡主怎么突然成为了超凡者,但是也有一些人却被法妮搞得心里很不舒服。



        首先是小丫头奥莉芙,她今天为了迎接夏尔打扮了好长时间,但就在她盛装以待的时候却被法妮抢了台词。



        “你怎么有资格欢迎他回家?你的姓氏中已经有了谢瓦利埃吗?”



        奥莉芙跟法妮的关系一直不错,早期甚至为了法妮而有些排斥丽娜尔,也就是最近跟丽娜尔相处的时间长了,才慢慢的改变了对两人的态度。而今天,小丫头第一次对法妮感到了不满。



        因为她有了一种隐隐的感觉,今天法妮只是抢了她的台词,明后天很可能会抢走更多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其次是在场的很多卢森贵族也感到了不满。



        他们在珍妮弗公爵夫人投降之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改变,领地、私军还是自己的,没人侵犯他们的根基和利益,好似这场战争只是上百年来侵略事件n多次的重复而已。



        但是当法妮说出“欢迎回家”的时候,他们才恍然意识到,这片卢森人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要成为那个洛林人的家园了。



        “谢谢你,法妮,我不在家的时候,辛苦你了!”



        夏尔微笑着对法妮还礼,伸手把她搀扶起来,然后上前两步走到奥莉芙面前,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我亲爱的妹妹,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感到辛苦和委屈了吗?”



        “我.....不辛苦,没委屈!”



        奥莉芙鼻头一酸,心里的不满烟消云散,以前夏尔把她当小孩子看的时候他觉得很不高兴,但是现在夏尔对她亲切的呵护和问候,却让她感到了无比的亲切。



        小丫头忽然明白,自己这份被人呵护的待遇是独一无二的,就算是夏尔跟法妮说话的时候,也跟自己有所不同。



        夏尔又看向了自家表姐,大红长裙的她冷眉冷目,宛若一朵盛开的玫瑰花,娇艳、冷傲、带刺。



        “我亲爱的表姐,看到我这个战场归来的表弟,你不应该给我一个温暖的拥抱吗?”



        丽娜尔眼皮上翻,黑框眼镜之下的粉色瞳孔有异光闪过,冷冽、肃杀、逼人,拒人以千里之外。



        夏尔不为所动,反而张开双臂,亮出了热情灿烂的笑容。



        丽娜尔嘴角微勾,邪笑着走上前来,跟夏尔轻轻的拥抱了一下。



        “嘶!”



        表面上跟夏尔轻轻一触的丽娜尔脚下使坏,高跟鞋的鞋又稳又准又狠的踩在了夏尔的脚尖上,连鞋子都给踩了个深洞,脚趾都差点给踩碎了。



        “很抱歉哦!我是‘爱踩脚的丽娜尔’呢!”



        “.........”



        夏尔一阵恍然,想起了在佛伦斯王室新年宴会上的时光,那一次丽娜尔不知道踩了自己多少次脚。



        夏尔面对满脸促狭坏笑的丽娜尔的没有办法,只好转身走向了那些小心谨慎的卢森贵族,转移众人的注意力。



        珍妮弗公爵夫人看到夏尔朝着她走过来,赶紧微蹲行礼,“尊敬的侯爵大人,美丽富庶的卢森,欢迎您的到来!”



        “珍妮弗夫人,你的丈夫曾经是我的敌人,但也曾经是我的战友,我对他的遭遇感到遗憾,但这些与你无关,神灵接受你的忏悔,赐予你仁慈的宽恕,相信我,卢森会变得更加美丽,更加富饶。”



        “谢谢,谢谢您神眷者大人,我愿意把我的奉献给神灵,侍奉在神眷者大人的左右。”



        “呵呵!”



        夏尔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点了点头,给珍妮弗公爵夫人留下了无限的遐思之后飘然而去。



        珍妮弗实在忍不住了,心中压下的那缕非分之想又活跃了起来。



        没办法,经过灵力、神力复合锤炼,法妮、女王双重开发的夏尔有着令人着迷的味道,实在是太让珍妮弗公爵夫人垂涎了,当夏尔对她露出绅士的微笑之后,她感觉自己简直都合不拢腿了。



        珍妮弗公爵夫人扶着发软的双腿想要跟上夏尔的脚步,却不想身前突然多了个人。



        阿丽亚娜横眉冷目的站在了她的面前,仔细的瞅了她一会儿,缓缓的摇了摇头。



        珍妮弗公爵夫人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现在大家都知道跟夏尔并肩作战的女圣骑士也是神眷者,阿丽亚娜盔甲上的十字星表明了她的身份,她对着自己摇头是什么意思?



        自己身上还有罪孽吗?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阿丽亚娜只是确认她是不是“三木日一男”中的一木而已。



        夏尔一天不给她确切的答案,她看到可疑的女子就会不由自主的胡思乱想,现场最有可能的三个女子她都一一分辨,这个残花败柳是最不可能的一个。



        但是阿丽亚娜没想到的是,夏尔入城之后却第一时间单独会见了珍妮弗公爵夫人,尽管她、奥莉芙、丽娜尔全都冷脸森森的盯着公爵夫人,但是却不妨碍她欣喜若狂的走进了夏尔的房间。



        。。。。。。。。。



        。。。。。。。。。



        “首先,你不要误会什么,我找你过来不是对你的身体感兴趣,是要跟你探讨一下你的未来。”



        夏尔看到进了房间之后就大胆露骨,媚眼儿乱飞的公爵夫人,顿时严厉的斥责了她。



        你把哥当什么人了?我可是有一血癖的正人君子。



        “我可以让你继续风光的活着,你的孩子也可以继续继承到公爵的爵位,但是你必须要有用。”



        “我......怎么用?”



        公爵夫人很尴尬,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除了身体之外还有哪里有用。



        “现在我给你讲一个故事,你若是听明白了,那就是有用,如果听不明白,就是没用。”



        夏尔一改温文尔雅的气质,像一个冷漠无情的魔王一般开始循循诱导。



        “从前,有个亡国的公主,她想要恢复亡去的帝国,她努力成为一个优秀的女人.......她改名叫川岛芳子.......”



        随着夏尔的娓娓叙述,一个传奇女子的传奇人生被他清晰的勾勒了出来,让唯一的听众珍妮弗公爵夫人听得深陷其中,如痴如醉。



        两女子都是亡国之人,都曾经身份显赫,都喜欢利用自己的美貌和身体去换取有价值的东西。



        珍妮弗公爵夫人从这个故事中听到了她自己的心声,甚至她恍恍惚惚的认为这个故事就是眼前的男人为了她专门撰写的,奇女子川岛芳子的种种经历就是摆在她眼前的人生延续。



        “你,明白了吗?”



        夏尔的冷冷声音把珍妮弗公爵夫人从恍惚中惊醒了过来。



        虽然心中对这个故事产生了共鸣,但是她并没有立刻回答夏尔,身为大陆上层贵族圈里的一员,她非常明白“间谍”这个身份的含义。



        “那个……川岛芳子,到最后怎么样了?”



        夏尔平静的看着犹豫纠结的珍妮弗公爵夫人,良久之后才莫测高深的说道:“这种与众不同的女子,自然该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公爵夫人满意的笑了,她认为的圆满结局是:自己摆脱了傀儡公爵夫人的身份,恢复了对公国的掌控,甚至.......得到了垂涎三尺的男人。



        “这个故事,你听懂了吗?”



        “我听懂了,神眷者大人!”



        “很好,脱.衣.服!”



        “..........”



        珍妮弗公爵夫人很惊讶,刚才夏尔明明表示对自己的身体没有兴趣,这会儿怎么又要......



        “难道他跟教会里的那些人一样,是嘴上仁慈,私底下猥琐的恶魔吗?”



        珍妮弗公爵夫人心中忽然有了刺激的感觉,顺从的解开了衣带。



        夏尔拿出了一根纯白色的短短法杖,法杖上凝聚起一点炽亮耀眼的光芒,强烈的神性气息刺激的珍妮弗公爵夫人浑身颤栗,皙白的肌肤上泛起一颗颗微小的疙瘩。



        “我用神灵的力量转化你的身.体,你把自己的所有奉献给神。”



        夏尔用法杖做笔,那一点炽亮的光芒就如笔尖一样在珍妮弗公爵夫人胸口上扫过,激起了一条条殷红色的细纹,盘旋往复组合成一组神秘的符文。



        如果现在有光明教会的高层在场的话,一定会认出夏尔手中的纯白色法杖就是教皇普莱克斯的神杖,而那繁密的红色符文赫然就是只有光明教皇才能掌握的光之符印。



        强大的力量顺着符文注入了珍妮弗公爵夫人的身体,那种满溢充塞的感觉让她麻痒难忍,禁不住的喘息呻吟起来。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位外表出水芙蓉,内里却饥渴饿狼的夫人,就连呻吟声都充满了迷乱魅惑的味道。



        广个告,【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org\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



        。。。。。。。。。。



        夏尔进城之后,心中有气的丽娜尔和阿丽亚娜本来都是准备各自回自己的住处的,但是当她们看到夏尔单独召见珍妮弗公爵夫人之后,全都不约而同的赖着留了下来,一副蹭吃蹭喝打死不走的架势。



        四个女子默契的围坐在了一起,优雅安静的喝着下午茶,好似很享受秋日下午这份安逸,但是长时间的安静让周围的气氛显得有些不正常的憋闷。



        而且四个女子偶尔都会往隔壁房间瞟一眼,表面上平静无波,心底有多大风浪只有某个人试过了才知道。



        “法妮姐姐,你是怎么觉醒的呀?你现在是第几位阶的学术修士了啊?”



        奥莉芙在码头见到法妮展现出的浮空术之后,心中就无比的惊讶,只不过碍于当时人多才忍着没有询问,这会儿周围没那么多人,小丫头跟法妮又很熟,当下忍不住的问了出来。



        法妮正在端着茶杯优雅的喝茶,听到奥莉芙的询问之后稍稍一顿,灿烂幸福的笑容溢满了美丽的脸庞。



        “我不知道现在第几位阶啊!不过夏尔说只要我适应了自己的力量之后,至少应该有第八位阶的实力呢!”



        “第八位阶?法妮姐姐你瞒的我好辛苦哦!”



        “人人都有秘密,奥莉芙你不也是吗?就在几天之前,谁又知道你是一位圣骑士呢?”



        奥莉芙眨巴着眼睛,吐了吐舌头化解尴尬,心里却非常的羡慕法妮。



        在以前的时候,两人虽然都勤奋的习练武技,但对于超凡者来说都属于“弱不禁风”的那一类人,后来奥莉芙觉醒成为圣骑士,有时候还难免替法妮姐姐得不到觉醒的允许而抱怨不平。



        但是这才转眼之间,柔弱的法妮姐姐竟然比自己还要强大了,要知道奥莉芙每天都会偷偷的练上很久,到现在还没有晋升第八位阶呢!



        法妮放下了茶杯,看了另外另位默不作声的美女,好似随意的说道:“至于我是怎么觉醒的,那简直就是一场梦......”



        “我本以为今生都不可能成为超凡者了,但是在文森岛跟夏尔一夜未眠之后,就神奇的觉醒了......你们觉得,还是不是跟做梦一样。”



        奥莉芙:“..........”



        丽娜尔:“..........”



        在场四位丽人之中只有阿丽亚娜是知道答案的,此时也只有她面无表情镇定安然。而且她敏锐的感觉到旁边那个红眼睛的丽娜尔身体猛然僵直,然后就有暴烈的火焰从她体内喷涌出来,把她整个人都引燃了起来。



        法妮此时已经觉醒超凡,对于丽娜尔的气场变化也有所感应,她看着努力保持平静面孔的对手,嘴角露出了阳谋得逞的微笑。



        法妮刚才就是在用“说事实”的方式,宣传自己和夏尔之间的关系进展,明确、奠定自己的正统地位。



        奥莉芙恍然大悟,有些小兴奋的说道:“一夜未眠,原来法妮姐姐你也是夏尔帮助觉醒的呀?”



        “..........”



        众人看待奥莉芙的眼光不对劲了,良久之后法妮才不确定的问道:“奥莉芙,你是......怎么觉醒的?”



        “我跟你一样啊!和夏尔一夜未眠啊!哦不对,是十八个小时未眠,到最后夏尔他都累瘫了。”



        “...........”



        这次连阿丽亚娜也不淡定了,鼻孔中喘出的粗气都带着火焰的味道。



        丽娜尔:“混蛋,亏我还以为你是个专情专一的人,为了法妮而拒绝我,原来你是这种人,但是当初为什么拒绝我?”



        阿丽亚娜:“三木日一男,原来你已经有两个了,怪不得最后一个你会这么的挑剔。”



        法妮:“一个家里,绝对不能有两个女主人,妹妹也不行!”



        三个女子气呼呼的看着奥莉芙,强烈的气场压制之下小丫头的脸都白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问什么,说什么。



        “哦.....啊......eng.......”



        就在最尴尬的时候,隔壁房间里忽然有女人的声音传出来,销魂迷乱,诱人心魄。



        “是那个公爵夫人!”



        “狗屁的公爵夫人,她就是我们利用的工具,就是个贱人!”



        “都不许动,我家男人做事,容不得外人指责,更不需要跟你们解释!”



        奥莉芙、丽娜尔、阿丽亚娜当即就要破门而入,但是却遭到了法妮的厉声喝止。



        温婉的女子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端起茶壶给另外三人倒了新茶,然后安静的闭眼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