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我真的没想当大侠啊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比地狱更可怕的是什么

第八十五章 比地狱更可怕的是什么

        外头天寒地冻,“寒江雪”酒楼里却是温暖如春。

        今日,这酒楼已被柳紫毫整个包下,专门用来讲学。银两的问题,自然从来不必让他操心,青云书院管够。

        毕竟整个青云书院,可就他这么一位有望成为“君子”的大儒,他们是绝不会吝啬为这位柳先生花钱的。

        此刻,张箫已坐在了讲台下离柳紫毫最近的那个座位,可见其待遇之特殊。

        那些奋力写出好诗脱颖而出的士子们,自然不敢再轻视他,有些人甚至已经被他所写的诗折服,成了他的诗迷,未来,这个群体可以预见是会逐步扩大了……

        至于什么书院出身之类的成见,早已被他们抛之脑后。

        某些情况下,只要你在某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那些出身之类的缺陷往往是可以被忽略的,甚至反而会被编成一些美化的故事,传为佳谈。

        在众人的期盼中,柳紫毫终于开始了他的讲学。

        只见他金口一开,顿时口吐芬芳馥郁之气,涤尽了这酒楼中多年沉积下来的酒肉臭浊之味。

        学子们只觉自己仿佛置身百花盛开之初春,沐浴和煦香风之中。

        然而这其实只不过是柳先生的开场,他今日之讲学,主题与往日竟是大相径庭,只两个字,名为“老卒”。

        他仿佛是在讲一个故事,而且自己也全身心地沉浸于其中,有时掩面,有时顿足,有时狂笑,有时太息。

        他掩面哭泣时,听讲的人不知有几多也泪下沾襟了,而讲到豪情万丈处,他又于涕泗交流之中张口大笑,众人便也跟着他狂笑不止,群情激昂,他叹息,众人便跟着叹息,他顿足,众人便一齐顿足,只跺得脚下地面震颤……

        张箫发现自己已置身于沙场,他似乎不再是他自己,而变成了一位清秀的落魄书生。

        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清秀书生叫宋青云。

        青云青云,他父亲给他起这个名字自然是希望他“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直白点就是说“咱家虽穷,但你志不能穷,得努力用功,争取考个功名出来。”

        然而这功名岂是说考就考得下来的,宋青云虽心志坚定,但十年寒窗苦读,发现自己大概就只能定格在秀才,举人这辈子是没指望的。

        唉,秀才,基本就不要妄想什么功名了,去教学童们识文断字,当个“猢狲王”就得了。

        但宋青云的父亲倒也了得,搞来自己和媳妇儿以及一些远房亲戚家的家谱,翻了三天三夜,硬生生给他翻出来一位所谓的“亲戚”,大概类似于他二舅的表叔的堂弟的姐夫的表哥……

        这位亲戚可了不得,嚯,朝廷正三品的风云人物,咳嗽一下能把县太爷吓尿裤子的那种。

        倾家荡产地打理好这个翻遍家谱才好不容易翻出来的关系,宋青云终于摇身一变,进入了举人的行列中,只不过是个“李鬼”,假举人,但明面上看也算是光宗耀祖了。

        当然,这背后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考生因此遭了难,考了近三十年,都快学魔怔了,眼瞅着就要中举了,结果……嘿嘿,他努力一生的成果,人家大人物跺跺脚就能给他埋葬了。

        可宋青云终究还是靠着大树乘凉,大树再枝繁叶茂,也总有被砍倒的一天。

        他运气不好,这一天来得很快。

        “李鬼”才做了半年多,那位翻遍家谱才翻出来的显贵亲戚,便因半真半假的累累罪名,被满门抄斩,并株连九族。

        他们家本来可以不算在这九族里的,奈何经不起查啊,这假举人的事,顺着一查便查得清清楚楚。

        皇恩浩荡,没给他们家治死罪,判他们充军,发配边疆,一家人还得跪在圣旨前不住地磕头,把头都磕破了,就为了谢谢皇上他老人家降这么“轻”的罪。

        发配边疆的路不好走,一走就是好几年。

        好不容易走到头儿时,一家人已死得就剩宋青云一人。

        他最终被分配在了北魏虎豹营中,做了个步卒。

        别听名儿响,其实就是一送死的营,“虎豹”主要是赞扬他们“悍不畏死”,然而这所谓的“悍不畏死”也就是嘴上夸夸,不怕死的毕竟是少数。

        打起仗来,军令如山,就是怕死得要命也得拿出不怕死的架势,往前冲还能捞点军功,要是后退,就会死在自己人的刀下。

        所以说这所谓的“悍不畏死”,其实大部分都是被逼出来的。

        但这虎豹营里的汉子们,也着实都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毕竟常年在刀口舔血,宋青云进去的头两个月,感觉自己过得简直是地狱一般的日子。

        他是新人,吃饭喝水要被老兵们吐痰,这他一个生性爱洁的书生哪里受得了,怎么办,不吃?

        他一开始确实是这么做的,但人总是要吃饭的,尤其他每天还要经历繁重的训练,所以最终他还是吃下去了。

        他是新人,一起洗澡时要被老兵们戏弄,尤其他还生得眉清目秀,虽说经受了几年的发配生涯,皮肤已不似当年那般白皙细腻,但在那些看见女人恨不得生吞活剥的汉子眼中,他跟女人又有什么区别?

        为此,有几位汉子甚至对他生出了非分之想……好在即将得逞时,被一位老伍长撞见,一刀砍了那几个越线汉子的头,这才救下了他。

        ……

        类似的遭遇还有很多,那两个月,宋青云无数次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但他最终还是撑下去了。

        多年以后,当他再想起那段经历时,总会嘲笑自己,嘲笑自己怎么那么脆弱,总想着去寻死,那些当时越不过去的坎,现如今看来又算的了什么呢?

        因为他后来所经历的事情,要残酷、可怕得多。

        那才是真正的地狱。

        每天都在死人。

        有的是被人一刀就直接砍死了,这种应该算是里面最幸运的那种,有的则承受着巨大的、常人难以想象的、看一眼恐怕就会呕出胃液的伤痛,绝望地等待着自己死亡的降临。

        许多文人笔下的战争场面往往恢弘而壮美,可你若亲历过战争,绝不会认为它会是什么狗屁恢弘、壮美的。

        你只会觉得它血腥、残酷、令人作呕,置身其中,只会感到一种不见天日的绝望感。

        那就是地狱,甚至,比地狱更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