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天师之巅在线阅读 - 第102章 母女决裂(跪求收藏)

第102章 母女决裂(跪求收藏)

        王孝宗缓了缓情绪,“本来今天孝梦想着让李沐来提亲,可前几日彭易辰跟我说,中秋节会邀请李沐上彭府商谈他与彭觅瑶的婚事。爹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你与李沐可有男女之情?”

        王语曦闻言,神情恍惚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复到冷淡的态度道,“没有,他与觅瑶早就两情相悦了。”

        “那你与苏延平的婚事他可知道?”王孝宗不死心的问道。

        “知道。”王语曦明白王孝宗的意思,继续说道,“爹,小沐虽然潜力巨大,但目前实力低微,我不想让他卷入到家族纷争,所以,别在打他的主意了。”

        “唉……那可如何是好啊!”

        “爹为什么不愿意接受眼前的事实?”王语曦越来越疑惑,“当年种下的因,今日收获果而已,虽是恶果,但也是王家一手种下的。”

        “不是爹不愿意接受眼前的事实。”王孝宗缓缓的道出了心中的想法,“若只是毁掉一门婚事,我一个人的力量也可举手投足间做到,只是……”

        “只是什么?”王语曦情绪有些波澜。

        “只是王家现在分化严重,王孝礼、王孝芷、王孝山狼狈为奸,一直觊觎家主之位,孝典又为人憨厚,无意参与,孝德和孝安又明哲保身,如今愿意为你出头的只有孝梦一人,即便我也站出来,最终还是会败于王孝礼之手。”

        “呵呵。”王语曦苦笑,“所以爹是在担心,若是凭借一己之力毁掉婚约,那岂不是会丢了家主的位置。”

        “不止如此,若王孝礼是个善茬,家主之位给了便给了,可我担心的是……”王孝宗双手放在王语曦肩膀上,沉重的说道,“若是真有一日,我不再是王家家主,我怕无法护你周全。”

        王语曦此刻才终于软了下来,轻轻的抱住王孝宗道,“爹,女儿明白了,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去做,若是为了女儿,爹丢了性命,女儿一辈子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谢谢,语曦,谢谢你的理解。”

        父女二人含泪相拥。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王心语蹑手蹑脚的来到王孝礼的房前,正准备敲门,便听到里面有动静传来,似是有人要出来,连忙躲到一边,收敛一身气息。

        “那我先走了,心语的事,就拜托你了。”率先出来的是个女子,黑纱裹面,看不清真容,但她的声音王心语却是再熟悉不过。

        “娘?”王心语内心疯狂的颤动。

        “放心,小宝贝儿,你们进城那天我就承诺过你,一定会把心语当做亲生女儿来扶持。”王孝礼邪恶的笑了笑,一只手绕过女子的身侧,在大腿内侧狠狠地抓了一把道,“快回去吧,省的那个软蛋又质问你。”

        “嗯,走了。”

        待王孝礼关上房门后,王心语便快速的朝黑纱女子追了过去。

        不多时,在一条廊道上,两人相遇了。

        “心语……你怎么……”黑纱女子看到王心语时,瞬间慌乱了。

        听到如此熟悉的称呼,王心语彻底心凉了,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什么时候?你在说什么?”黑纱女子更加慌乱,目光不自然的转移。

        两人之间随着沉默,气氛也逐渐降到了冰点。

        “方才的事,我都看到了。”王心语一语道破,质问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纱女子解开头上的黑纱,露出了面容,正是王素云。

        王素云上前一步拉住王心语道,“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王心语一把甩开王素云的手道,“那哪里是说话的地方?王孝礼的床上么!”

        “啪!”王素云一耳光甩过来,“混账!有你这么和娘说话的么?”

        “娘?你还配么?”王心语恶狠狠的看着王素云道。

        “你!”王素云抬起手又一耳光打过去。

        但这一次,王心语稳稳的钳住了王素云的手,“怎么,好事被我撞破了,所以恼羞成怒么?”

        “你!”王素云气的说不出话来。

        “呵呵,我还真是天真呢,当初信了你的鬼话。”王心语脸上的表情逐渐疯狂起来,“你是真的为我好,还是想图自己快活!”

        王素云眼泪一直在眼圈中打转,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

        “也是呢!你这副好皮囊,若不找个有权有势的,真的亏了呢!”王心语继续恶言讥讽道。

        “心语,你听娘解释。”王素云语气逐渐软了下来,恳求道。

        “解释?都在我眼前展示了一遍了,又有什么好解释的?若不是我今日撞破,我还不知道要被你糊弄多久呢!”王心语脸上已经充满了邪恶和疯狂,如同入魔一般。

        “不是,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娘也有苦衷,你听娘……”

        “好了,不用说了!”王心语猛然间收了表情,变得冷漠,甩开王素云的手道,“今日起,我娘已经死了,你只是王素云。”言罢,王心语转身离开。

        王素云瘫坐在地上小声抽泣。

        没走出多远,王心语停下脚步道,“另外,对于你给我的伤害,你猜猜我会怎么报答你呢?”说罢,邪恶的狂笑声萦绕在四周,王心语几个转身间消失在了黑夜里。

        ……

        王孝礼的房门前,王心语轻叩房门。

        “进来。”房内传来王孝礼不悦的声音。

        王心语推门而入,道,“心语深夜叨扰,还望大长老莫要见怪。”

        “哦,心语啊,等我一会,我穿件衣服。”

        “不用麻烦了。”王心语鼓起勇气说道,轻移莲步走到屏风之后,看着王孝礼臃肿的上半身,胃中一阵翻滚。

        强忍下来后道,“心语有两件事想与大长老商议。”

        “白天为何不来,非要深夜到此。”大长老疑惑道,顺手捡起一件外套穿上。

        “待我我说明,大长老就明白了。”王心语顿了顿,道,“第一件事是想拜托大长老助我树立威信,成为王家家主!”

        “你已是少家主,未来成为家主指日可待,为何要我助你。”

        “不,我要在三个月内成为家主,接管王家的一切大小事务。”王心语坚定道。

        “三个月?呵呵呵。”王孝礼笑了笑,坐在床边道,“小丫头,你是不是太着急了!我就和你明说吧,我都努力半辈子了,也没有把王孝宗从宗主之位上拉下来,你又如何能确定我可以在三个月内帮你夺下家主之位。”

        “大长老之所以半辈子屈居人下,只应没有这灵鹤扳指,但如今我有,那我自然也有对策成为家主。”

        “哦?呵呵呵,那说来听听。”王孝宗依旧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王心语随手从纳戒中摸出一个玉简,道,“请大长老过目。”

        王孝礼接过玉简,随便扫了一眼后,目光中闪烁着精光,又仔细研读了一番后,笑眯眯的说道,“果然是后生可畏啊,呵呵呵,不过按照你的计划,我要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不知你要拿什么来换取我的支持呢?”

        “这便是我来此的第二件事。”说罢,王心语深吸一口气,解开了衣衫。

        随着衣衫滑落,房内的烛光明灭不定,王心语轻抬玉臂,烛光暗淡。……

        翌日,清晨。

        王素云推开王心语的房门,发现并没有人,猛然间,心中慌乱,便在王府内开始寻找心语的踪迹。

        “心语,娘求求你,别做傻事!”王素云在心中不断的祈祷。

        不知怎的,王素云似乎心有所感,来到了王孝礼的房前,正准备敲门,房门却开了。

        两个女人对视良久后,王心语侧身越过王素云,边走边整理着头发。

        王素云愣神良久后,追着王心语而去道,“你站住!”

        “怎么?这里是说话的地方么?”王心语头也没回的说道。

        “你为什么要这么作践自己!”

        “我作践自己?”王心语回头看着王素云,依旧整理着头发道,“我怎么不觉得呢?”

        “你!”王素云气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低语道,“娘那么做是为了让他助你成为少家主!”

        “权色交易么!我也是啊!”王心语毫不在意自己说的话是否符合她的年纪,反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心语,你……你变了!”王素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儿,她觉得陌生。

        “啊,是变了呢,呵呵呵呵,我感觉,变得更好了。”王心语轻快的笑道,“若不是有你做榜样,我怎么会变得这么……啧啧,怎么说呢,优秀吧!”

        “好了,该说的我也说完了,今后你我再无瓜葛了。”王心语妩媚的说完后,便转身离开了。

        王素云在原地一动不动,手指捏的咔咔作响,片刻后,低喝道,“王孝礼!你个王八蛋!”说完转身冲向王孝礼的房间。

        没过多久,整个王府便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不过,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

        乾坤界内。

        “师父,还有半个月就中秋节了,你有没有什么安排。”彭觅瑶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认真的看着李沐修炼的样子,问道。

        “没有。”李沐双目微闭,神情自若。

        “哦,没有安排就好。”彭觅瑶自言自语道。

        “怎么?你有安排么?”

        “啊?我……”

        “你是不是忘了答应我要闭关三个月。”

        “没忘,可中秋节别人都跟家人团聚,我总不能不回家吧。”彭觅瑶两条修长的玉腿垂在打石头边,两个脚尖不停的碰在一起,细声细语的说道。

        “那就中秋节那一天,你可以回家和家人团聚。”李沐微微睁开眼,看着彭觅瑶扭捏的样子,心中觉得好笑。

        “师父真好。”彭觅瑶瞬间笑得像朵花一样,接着问道,“那师父你来不来?”

        “我?我去做甚?”

        “来和我们一家团聚啊。”

        “我又不是彭家的人,和你家人有什么好团聚的。”

        “可你是我师父啊……”

        “哈?这有什么关系?”

        “哎呀!”旭耀适时的出现,无奈道,“她就是想邀请你去彭府过中秋节,你这个直男,怎么这么不懂女孩。”

        “我@#¥&……%¥”李沐被旭耀这一搅和,瞬间不知道说什么了,站起身道,“我去看看我的沙盘。”

        说罢便离开了,不过不久之后,空中便传来了李沐的声音,“中秋节是么?什么时候?”

        “师父,你答应啦?中秋节戌时,我在门口等你。”

        “知道了,真是麻烦。”

        “高兴了?”旭耀闻言,笑着对彭觅瑶说道。

        “谢谢你,旭耀!”彭觅瑶狠狠地亲了一口旭耀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