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天师之巅在线阅读 - 第101章 商议(跪求收藏)

第101章 商议(跪求收藏)

        “大姐,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李沐疑惑的问道。

        “没有啊。”王语曦努力克制着即将涌上鼻头的那一股酸意,转过身道,“好了,过了明天,一切就有分晓了,也不早了,你回去吧。”

        “哦。”李沐半信半疑的回了一声,便消失了。

        王语曦抬起头看看兑殿的牌匾,喃喃自语道,“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照顾你们了。”

        ……

        翌日,巳时。

        “今日,便是我王家夺嫡战的最后一场,感谢诸位来为我王家的子嗣呐喊助威。”王孝典与以往不同,没有直接宣布比赛开始,“接下来,我宣布截止到目前为止,所有王家子嗣的分数。第六名,离字王思阳,五分。第五名,艮字王修洋,六分。第四名,震字王思曼,十分。第三名,兑字,王浩玄,十二分。第二名,坤字王心语,四十五分。第一名,乾字王语曦,四十六分。”

        “王语曦第一啊,真是一匹黑马!”

        “那可不咋的,他们阵营里的李沐,不仅可以下棋胜了仲老,还能戏耍吊锤王浩玄,此子未来不可限量啊。”

        “看看你把他吹得!他又不是王家的人,厉害有屁用。”

        众人你来我往的议论着。

        “所以。”王孝典又将声音放大了一点说道,“根据目前的排名和比分来看,本场武试决赛便能决出此次夺嫡战的魁首。并且,魁首会由王家家主亲自授予少家主信物,灵鹤扳指。得灵鹤扳指者便是我王家未来的家主!”

        “那么,最扣人心弦的时刻到了,请乾字王语曦与坤字王心语派人上场。”王孝典朗声道。

        片刻后,王语曦与王心语在台上站定。

        “这一场你亲自来么?”王语曦开口问道,“你明明还有一个助力名额。”

        “打败你要名正言顺,用助力的话,会难以服众。”王心语手中飘带飞舞,眼中怨气横生道。

        王语曦苦笑一声,右手向身侧抬平,手掌朝下,片刻后,一根粗壮的树木破土而出,慢慢的变化成一根长杖,“权力的游戏有什么好名正言顺的,心语,你还是太年轻啊。”

        “别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和我说话,我受够了!”王心语意有所指的说道。

        “被操控的滋味么?”王语曦接连苦笑,“我又何尝不是,在大家族中就会被各种各样的人操控,想要自由,那就需要足够强的实力。不过……最终我们都会沦为操控别人的人。”

        “那也挺好的,与其被人操控,不如操控别人,这样,起码我的心是自由的。”

        “所以你觉得如何能操控别人?”

        “夺魁!”王心语言简意赅的回应道。

        “夺魁么?”王语曦回头看了看李沐,冲他微微笑了笑,自语道,“下了这么久的决心了,该去做了。”

        扭过头来,提着长杖向王心语冲了过去。

        王心语甩动飘带直击王语曦面门。

        王语曦似是没有看见一般,继续向前冲去。

        “大姐!小心!”李沐情急之下大喝道。

        可王语曦依旧好不减速。

        “做好必输的觉悟了么?”王心语眼神逐渐冷漠。

        “啪!”的一声。

        一道身影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线,向着场外飞去。

        李沐几步之间便找好落点,稳稳的接住了王语曦。

        “王……王语曦掉落场外,坤字王心语获胜!”王孝典都没想到,决赛居然这么快就分出了胜负。

        李沐轻声问道,“为什么要这样。”

        王语曦缓了缓神,从李沐怀里跳出来,稍微整理了一下着装道,“这样,大家都解脱了。”

        “可她已经可以回宗家的,你又何必……”

        “我也到了嫁人的年纪了,在家里相夫教子也挺好。”

        “和一个糟老头子?”

        “不管和谁,那是我的事!”说罢,王语曦一甩衣袖,离开了。

        这时众人才来到李沐身边,郝大气率先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败了。”

        李沐没有回应。

        “三哥,你说话啊,大姐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掉出场外。”何晚柠也焦急的问道。

        李沐依旧没有回应。

        “师父……”彭觅瑶走到李沐身边,挽起她的手,静静的陪着他。

        片刻后,李沐抬起头,看向比武台上的王心语,一道神念传递过去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这件事,你千万别有份,否则,我必杀你。”

        王心语闻言,怒视着李沐离开的方向,自语道,“她自己掉出去的,你也要把账算在我头上么?好啊,虱子多了不怕痒,咱们走着瞧。”

        几日后,王府议事大厅。

        “家主,苏府已经派人三番五次的来催促了,问我们何时兑现承诺。”五长老王孝山问道。

        “苏延平这个老匹夫,陈年旧事还真是记得清楚啊!”王孝梦愤愤道。

        “这怎么能说是陈年旧事,当年谁不知道我们差点元气大伤,若不是苏家出面帮忙,恐怕现在兖州城就已经没有王家了吧。”王孝芷插话道。

        “你说的这是什么混账话,让你嫁给苏延平你可愿意?”王孝梦回怼道。

        “七长老莫冲动,还是要以家族利益为主。”王孝山安慰道。

        王孝宗轻咳一声,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环顾一圈后,目光落在王心语身上道,“心语,你可有什么见解。”

        “心语对此事了解甚少,不敢妄言。”王心语恭敬道。

        “你既已成为少家主,在这家族议事上就有了说话的权力,又有谁敢说你是妄言!”王孝宗接着说道,“你且说来听听。”

        “那心语就露怯了。”王心语起身向各位长老盈盈一礼后道,“我对当年的事了解甚少,但我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当年苏家在我们危难之时出手相助,不管我们当时许诺了什么条件,我们都要履行。以如今王家的影响力,若是冒然反悔,不仅会成为天下人茶余饭后的谈资,更会让王家四处树敌,敢问各位长老,与其他三大家族为敌,与圣灵府为敌,谁能付得起这个代价?”

        王心语一番话,让整个议事大厅的气氛降到了冰点。

        “也就是说,少家主是主张让语曦嫁过去?”王孝梦冷漠的问道。

        “正是。”

        “放肆!”王孝梦拍案而起道,“你才回到宗家几天,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真以为当个少家主就可以对王家未来的发展指手画脚了么?”

        王孝芷看到这一幕,乐了,正准备开口说话时,王心语却率先开口了,同样冰冷的语气,“放肆的人是你!我知道你与王语曦私交甚深,但这不能成为你替她说话的理由,不要被感情左右了判断。”王心语一挥袖,露出拇指上的灵鹤扳指道,“我就问一句,在场的长老里,反对王语曦嫁去苏家的,除了你还有谁!”

        众人沉默,王孝梦看了看众人,冷笑一声道,“语曦说的果然没错,别看平时你们一个个趾高气昂,耀武扬威的,一口一个语曦侄女喊的甚是亲切,实际上你们眼里只是打着家族利益的幌子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孝梦!过分了!”王孝宗威严的说道。

        “我怎么过分了?还有你这个当爹的,你是真打算让你闺女嫁给一个老头么?你怎么好意思舔着脸说我过分?”王孝梦怒视着王孝宗道。

        “够了!”王孝宗怒吼一声,“这里是议事的地方,如果你有怨气,去别的地方撒野!”不等王孝梦还嘴,王心语补充道,“既然七长老如此愤怒,一定是有什么别的法子我们没有考虑,我觉得家主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人,不如……七长老说说其他的法子,我们共同商讨一番。”

        “是啊。”王孝芷终于找到插话的机会,开口道,“七长老说说,如果不让王语曦嫁过去,可还有别的办法?”

        “我……”王孝梦没想到事情一下子发展到这个地步,本来只是对家族的决定不满,谁知道说着说着,引火上身,但王孝梦却不后悔站出来为王语曦抱不平。

        “既然七长老也没有办法,那刚才的事……”王孝芷扭过头,对着王孝宗阴阳怪气道,“家主,我相信你不会在意七长老的疯言疯语吧。”

        不等王孝宗开口,王孝梦道,“哼,谁说我没有办法!”

        “哦?那说来听听。”王孝芷嗤笑一声道。

        “还有李沐!这小子无论是天赋,潜力还是在文试武试中的表现,都足够做王家的女婿,我们可以告知苏家,语曦与李沐两情相悦已久,语曦不愿嫁给苏延平,不就可以了!”

        “呵,我以为是什么好办法呢。”王孝芷鄙夷道。

        “天真!”王心语评价道。

        “你们不去试,怎么知道我的办法不行!”王孝梦有些着急道,她内心十分清楚,这个办法非常牵强,但也好过现在的局面。

        “这事不用试了,前几日彭家家主彭易辰已经和我说了,中秋节时,会邀请李沐到彭府,商谈与彭觅瑶的婚事。”王孝宗开口道。

        “什么!”王孝梦不可置信的瘫坐在椅子上。

        “哎哟哟,本以为只最后的救命稻草,谁知道却被别人先割了。”王孝芷乐的合不拢嘴。

        “所以,七长老还有别的办法么?”王心语继续咄咄逼人的问道。

        “……”王孝梦彻底沉默了。

        “既然如此,我想说的便说完了。”王心语回到座位上,虽然表面平静,但内心已是惊涛骇浪,不断的回忆着王孝宗的那句话,“中秋节时……商谈与彭觅瑶的婚事。”

        “这么快么……”王心语内心苦涩道。

        “这样吧。”一直为说话的大长老开口道,“给大家几天的时间考虑考虑是否还存在别的可能性,三天后,我们再决议此时,不知家主意下如何?”

        “好,五长老,回复苏家,三日后给他们答复。”王孝宗说道。

        ……

        当夜,王府王孝宗房内。

        “爹,这么晚了,唤女儿来,不知是何事?”王语曦轻声问道。

        “今日,爹与众长老商议了你与苏延平的婚事。”王孝宗平淡的开口道。

        “哦。”王语曦毫无波澜的应了一声。

        王孝宗讶异的看了一眼王语曦,道“你自幼就乖巧懂事,可以前只要提起此事,你便是大发雷霆,今日为何?”

        “女儿以前不懂事,这几年,经历的多了,自然也就明白,这种事,没什么好反抗的。”

        “你选择接受?”

        “嗯。你们今日不是也商议出结果了么?”王语曦依旧平淡的说道,“其实这种事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没什么用,没有其他办法的。”

        “唉,爹……对不起你。”王孝宗眼角泛着微光,语气有些更咽的说道,“当年因为我的一时糊涂,才酿成如今的大错。”

        “这不怪你,哪个家族不希望自己强大,女儿既然生在家族里,就有义务帮助家族分忧解难,爹你也不用自责,女儿都明白。”

        “你能这样想,为父真的……很欣慰,只是爹心里……”王孝宗终于忍不住,老泪纵横道。

        王语曦没有上前安抚王孝宗,而是依旧站在原地,眼神放空,似乎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