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大秦开局时间倒退三十秒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平原君之死(二)

第七十章 平原君之死(二)

        当年,管仲开了女闾七百,各国便纷纷开始效仿,赵国邯郸城内,最大的女闾便是万花楼。

        所谓女闾即是后世的青楼。

        这一天,赵德亦和往常一般,独自在茶楼喝了许多酒!

        酒过三旬之后,已有了微微熏醉之意,他结了酒钱,起身站在门口半响,最后还是朝着万花楼的地方走去。

        这一路走来,他的脸色是越来越白。

        想他作为丞相嫡子,母亲亦是信陵君胞姐,舅舅更是魏国信陵君。

        可以说是豪门望族,将来必定是他继承赵胜的爵位。

        可不知为何,赵胜却认为,魏国如今不足以帮助赵国,能帮助赵国的外戚势力是墨家。

        并有意的开始培养起赵平!

        尤其是府中的门客,大多对赵平都是客气万分,而他赵德,居然经常被视若不见!

        这还了得?

        这个时代,门客的作用是非常巨大的,无论是吕不韦,还是战国四公子,都非常依赖门客。

        至那之后,平日围绕在他身边的官宦公子纷纷离他而去,一个个尽数围绕到了赵平的身边。

        这落差之下,岂能不恨啊!

        “赵平,都是你,若不是你,我堂堂嫡子如何会落到这等地步!”

        就在这一瞬间,忽然一个人影似乎也喝醉了,朝着他撞了过来。

        赵德吃痛倒地,骂了一句:‘哪个不长眼的东西!’

        只见那个撞他的男子头也不回,似乎没有听见,歪歪倒倒的走到了街尾。

        赵德没有追逐,只是骂了句晦气,随后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走进了万花楼。

        只有这万花楼才能发泄他的戾气,一个时辰之后,他从房间里走出,脸色自然也红润了不少,

        正要解开腰间的钱袋,忽然发现钱袋居然不翼而飞了。

        一时间,脸色一红,这女闾之中,向来不少人一掷千金,从来没听说还有人能白漂的,因为这女闾的背后,听说还有大王了,谁敢闹事?

        虽然他是常客,但也不能说,下次,下次吧!

        这要是传出去,他丞相公子白漂,那脸面往哪搁!

        一旁的下人见赵德神色,如何能不知情况,“公子,你不会是……”

        “胡说,本公子是白漂的人吗?”

        下人吓得一个机灵,心道:“我啥也没说啊!”

        赵德此刻只能解下腰上佩玉,递给了下人,道:“本公子钱袋时才被盗贼所窃,却非本公子故意白……故意如此,此玉价值颇厚,先放在你这,明日便来赎回。”

        下人结果佩玉,道:“那是那是,公子是什么人,岂会在乎这等小钱。”

        赵德满意的准备离开,忽然迎面走来一人,一见赵德和下人之间的情形,顿时大乐,不由高声道:“堂堂丞相公子,居然落魄到了这等田地,在万花楼白漂,我世族子弟的脸面可都让你给丢尽了啊,公子德!”

        赵德浑身颤粟,面目通红,此人之言,故意让四方之人尽数看了过来。

        他眼角瞟去,一个个纷纷低头浅笑!

        赵德怒道:“赵晋,你居然如此辱我,莫非本公子之剑不利呼?”

        说完,赵德直接拔了宝剑指着赵晋。

        这赵晋乃是赵豹幼子,之前一直和公子德相交甚好,可是后来却去了赵平那边,自然对其颇为抵触,此时赵德发怒,赵晋不由惊得后退了两步。

        心道:“大家都是来玩的,又不是玩剑的!”

        赵晋笑道:“赵德,不就是囊中羞涩嘛,还拔剑了,我之前所言,虽有些过,但还不是顾忌我世族脸面,也是顾忌丞相脸面啊,来,公子德今日花费多少,我来给。刚好昨日公子平在此宴请我等世子,今日公子德有难,我安能不报之以李。”

        赵德更怒了,这赵晋之语分明是数落于他,抬高公子平,不可忍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门口传来声音。

        “且慢!”只见赵政居然出现在此地,此刻还走向了公子德。

        这些世家子弟,平日里没少去欺凌赵政,自然也算熟识。

        赵政的出现,顿时让赵晋转移了目标,冷笑道:“哟,想不到平日里吃着糙米的公子政还有钱银来这万花楼,哈哈哈哈,公子政发财了?”

        赵政不为所动,而是笑道:“在下只食糙米,如何能和公子晋相比,我只是见你语气咄咄逼人,丝毫没有把丞相嫡子放在眼中,心中诧异,我不知这是你自己刻意所为,还是公子平指使你所为!”

        “但你今日之举,在我看来,丝毫没有把丞相放在眼里,看来赵国丞相在你的世子眼中不过尔尔啊。”

        赵政之言,让赵晋顿时不知所措,不把赵胜放在眼里他如何敢,他爹也不敢啊,厉声道:“赵政,你搬弄是非,是想挑拨我等不成,丞相我心里万分敬重,岂由得你满口胡言。”

        “公子德乃是丞相嫡子,你出言不逊,可顾忌过德公子的颜面?德公子失了颜面,那丞相便失了颜面,德公子若是想自己开家女闾,也是易举之事,却在你等眼里成了何等人?你是何居心?”

        “你……你……好你个公子政,这邯郸岂是你胡乱编撰之地!”

        赵政之语让公子德顿时挺起了腰杆,时才丢失的颜面瞬时又重新回到了身上,一时间看向赵政的眼神都变了,“知己啊……”他也想不到在他窘迫的时候,帮他的居然是秦国的质子!

        赵政撇过头,朝着赵德微笑道:“公子德,时长我见一鬼祟之人在外徘徊,心生疑惑,便将其擒住,不料从其身上搜出一个钱袋,不知是否是公子被窃之物?”赵政从怀里拿出一个大大的钱袋,上面刻着一个德字!

        赵德一见,大喜道:“正是在下之物,多谢公子政今日挺身相助。”说完还怒视了赵晋一眼!

        “原来如此啊!”

        “这赵晋今天确实言过了。”

        “还好有这秦质子,不然明天邯郸城里,公子德今日之事怕是都传遍了,丞相脸上也不好看啊。”

        周围议论纷纷。

        赵德和赵政并肩走出万花楼,赵德这才道:“公子政,今天多亏了你!”

        “公子德客气,我只是看不惯而已,天色已晚,我就不做多留了,他日再会。”赵政说完便走。

        见赵政走的干脆,赵德忽然出声:“等等,公子政,若是你没有其他事,不如我请你吃顿酒吧。”

        “哦?这么晚,还有酒肆?”

        “我说有,自然有。”赵德这般邀请,除了今日赵政挺身相助,还有便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世族子弟喝酒了!

        ……

        二人到了一处酒肆,公子德拍门,掌柜的见是公子德,立刻迎了进来。

        整座楼里就他二人,公子德斟满了酒,二人小饮了几口,随即开始畅谈起来。

        忽然,公子德问道:“赵政,你在邯郸这么些年,没少受我们这些赵国世子欺凌,不知今日你为何会相助于我,在我看来,你应该乐得看我笑话才是。”

        赵政放下吃食,道:“赵德,在我看来,你与我皆是一种人,我为质子,你为嫡子,但你我二人现在所面临的状况,何其相似,同病相怜而已,你觉得呢?”

        赵德双目放大,细细品味赵政所言,对啊,二人都是一样啊。

        赵德大饮了一口,道:“你说的对,同病相怜,我那弟弟赵平如今深得父爱,我虽为嫡子,却如庶子。”

        赵政笑道:“丞相心中所思,只为赵国强盛,如今魏国势微,你自然会受掣肘,他喜赵平,无非是图赵平背后的墨家巨子,墨家门徒,广布七国,号称有十万击剑士,力量不可小视,若是赵平继承爵位,将来势必在赵国推行墨家学说,墨家亦会全力帮助赵国强大,这也是丞相愿意看到的。”

        “不过,丞相所思我却觉得颇为冒险,说不定还会给赵国带来灾祸!”赵政继续道。

        赵德一呆,道:“哦?莫非公子政还有另外的想法不成。”

        “呵呵,自然,只不过此事说出口,祸即来,你知我在邯郸形式,万万不可乱语,徒惹麻烦啊。”

        “这……赵政,今日你我二人相识一场,亦是同病相怜,你有何话不可说,此处无第三人,你言我听,我如何会乱说。”

        赵政一听,略一犹豫,道:“此言仅入你我二人之耳!”

        “当年你舅舅窃符救赵,除了因为担忧秦国做大,从而威胁魏国的原因以外,还有一层原因便是因为你的生母在二国中连线,如今你生母已逝,二国连线已断,丞相自然不敢去赌,他如何能保证下次秦国来攻,魏国不会思虑自保,而放弃救赵呢?要知道上一次也是你舅舅窃取的兵符啊。”

        赵德不语,细细的听取。

        “可是,丞相明明知道,若是你继承了爵位,便可将这中断的连线重新连接起来,为何依旧选择了赵平呢?”

        “自然是因为他不知道你的能力啊,请问公子德去过魏国吗?你能跟信陵君一样影响到魏国的君主吗?这些事情,你都做不到,丞相自然不会下注在你的身上。”

        “但是,百家毕竟是百家,墨家的主政思想却又未必能帮到赵国强盛,说不定反而给赵国带来灾祸,这些,我相信不是丞相想看到的,更不是公子德你想看到的吧。”赵政放低了语气,盯着赵德的眼睛!

        赵德此刻震惊莫名,对啊,赵平和墨家不一定会和父相所想的那样啊,若是赵国被影响而衰败了呢。

        道:“你说的对,你说的对啊,我决不能看到赵国,父相一生的期望毁在墨家手里。”

        赵政见赵德终于想通,继续道:“我是秦质子,本不该对你说这些,可你既想让赵国强盛,又不甘做庶子,只知整日饮酒买醉,不思进取谋划,这如何能成事?你乃世家望族,难道不知,要想多大的回报,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这么浅显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赵德此刻被赵政说的捏紧了拳头,额骨青筋暴起。

        “那我要付出什么代价!”他咬紧牙关,一字一字的道出。

        赵政道:“此代价太大,一旦做成,你是最大的受益人,可能大家都会知道是你暗中所做,你确定你要做吗?”

        赵德沉声道:“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赵国的强大,和父相的目标是一样的,我相信,父相不会怪我的。”

        ……

        二人密谈了一个时辰,子时已过。

        二人约好了计划的实施,便相互道别。

        赵政来到质子府,点燃了掌灯,苏劫的身影再次出现!

        赵政道:“苏将军,我都按你所说,尽数告诉了公子德,他果然答应了。”

        苏劫笑道:“其实他内心深处,最想要的,还是那曾经属于他的东西,是以,人性上他是不会拒绝的。”

        “人性?”赵政脑海里有些疑惑。

        苏劫见赵政疑惑,也没有解释,而是说:“平原君活不过两日了,到时,你也快回秦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