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224 狗界傅冥寒的化身(一更)

224 狗界傅冥寒的化身(一更)

        当晚,凌珂用实力证明自己身体已经完全恢复。

        不但完成了两个小时的任务,还附送了傅冥寒半个小时。

        傅冥寒原本以为自己最喜欢夫人那欲拒还迎、推推搡搡的小模样,总能撩拨的他破坏欲十足。

        可经过昨晚他才发现,主动出击的夫人才是真正的终极武器。

        更可恶的是,后半场,保护措施用尽。

        他只能在关键时刻自己退出。

        可夫人的反应又让他根本无法忍耐。

        每次都是想着她妊娠期时糟的那些罪,才强撑着理智控制住了。

        看着夫人的架势,他有点方,这真是要学成出山了啊。

        ***

        凌珂要去的地方是小学,所以她特别置办了一套小学教材。

        虽然小学知识比高中要简单的多,但毕竟凌珂没有学过,临出发前的这几夜,她一直在挑灯夜战,劲头比高考时还要足。

        有时她还会将小云礼放在自己腿上进行熏陶。

        她背诵诗词时,小云礼会在旁跟着牙牙学语,虽然吐不出完整的字,但依然可爱无敌。

        出发当天。

        管家和下人们将凌珂的行李抬进车后备箱。

        三三老老实实地蹲在车旁,看着这些人拿着带有自己主人气味的东西一趟又一趟,来来回回的。

        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莫名有些可怜。

        自从凌珂晕迷醒来,三三就越发粘她,再加上她停工这大半年一直待在夜园里,冷不丁要走,三三突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

        行李搬完,凌珂刚打开后车门,三三就“蹭”的窜进车里,一副主人去哪它就要去哪的架势。

        撒泼打滚耍赖皮,任管家如何哄,它就是死死扒着车座垫,不肯下去。

        连顶级雪花牛排也不顶用了。

        凌珂很是无奈,三三怎么说也是个大姑娘了,可越大越会撒娇,真让人没办法。

        好在自己要去的地方是山村,而且与她对接的那位村长十分热情,本身也有养狗,寄养在他家里,应该是没问题的。

        她屈指弹了弹三三的脑门儿:“算了,这次就破例带你去,下不为例。”

        凌珂要直接去拍摄地,所以傅冥寒没有跟车送她,只是站在书房的窗台旁,远远看着。

        车子发动,傅冥寒看着车里的三三,眼神里镶满嫉妒。

        车上,凌珂摸着三三柔顺的毛发,跟它说了很多注意事项。

        “……最重要的是,你要继续装狗,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是狼,听到了吗?”

        三三听没听懂不知道,反正下车的时候,它的尾巴又被迫营业一般地向上卷了起来……

        ***

        山村的生活虽然艰苦,但对凌珂来说是小菜一碟。

        天冷有被子盖,口渴有水喝,她便心满意足。

        将近三个月的拍摄期一晃而过,凌珂的吃苦耐劳和不矫情,让汪菁菁、村长以及所有工作人员大为震惊。

        凌珂当老师属于面冷心热那种类型的,表面上看起来很严肃,其实最是心软,她会根据每个孩子不同的性格制订不同的学习方案,效果显著。

        一天两天可能是装出来的,但将近三个月,日日如此,网友们也深感佩服。

        三个月过后,孩子们都跟她十分亲近,只是不知何时跟她学去了爱上树的毛病,一时半会儿可能改不掉了。

        网友们看完节目感触颇多,社会也开始更加关注山村孩子们的学习问题和生活情况。

        对于别人来说,凌珂这三个月是一场历练,但对她自己来说,更像是一场治愈之旅。

        她知道,前世自己曾经做过不少黑白无法分界的事情,东厂命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她根本无法保证每次任务的目标人物都是罪有应得之人。

        她觉得从前的自己配不上沈从文给她的那句评语。

        “古来巾帼甘心受,何必将军是丈夫。”

        但她希望,以后的她,配得上。

        她付出努力的同时也洗涤了灵魂,获得了救赎。

        不过有一件事让凌珂很头疼。

        今日是她在山村待的最后一日,今晚她准备连夜兼程赶回去,给某人一个惊喜,明日是个特别的日子。

        这会儿,她回到村长家中准备接三三,可三三却仿佛没看到她一般,正双眼冒着桃心,疯狂往村长家养的阿拉斯加身上扑……

        那只阿拉斯加名叫雄鹰。

        雄鹰狗如其名,体型很大,与三三不相上下,一身毛发是黑白棕相间的颜色,脖颈间的鬃毛蓬松又威风。

        它看起来虽然霸气,但此刻的神情,显然是吓懵了。

        三三在它身旁朝它一顿撒娇,可它就端端正正地坐着,既不敢躲,也不敢动。

        凭犬类的敏锐直觉,它早就知道混进自己主人家里的这货根本不是狗,而是狼。

        可任它如何提醒,主人都丝毫没有察觉。

        自从三三寄住在它家,雄鹰本着自保的原则,一直离三三五米开外,不跟它玩,也不看它。

        可这幅模样在三三眼睛里,简直就是完美的高冷总裁,狗界傅冥寒的化身。

        然后,三三恋爱了,可它的爱慕对象并不心甘情愿。

        这就是最近最让凌珂头疼的事情。

        她弯身看了眼,雄鹰确实是公的,可它对三三似乎没那个意思。

        最关键的是,雄鹰是狗,而三三是狼啊!

        凌珂将三三带到一旁,压低声音、耳提面命道:“你是不是太入戏了?我让你装狗,但你不是真狗,狼和狗,你俩没结果!”

        显然,三三同全天下所有陷入爱情的少女一样,越管越叛逆。

        它根本不想听主人在说什么,挣脱了主人,重新扑向雄鹰。

        雄鹰刚刚放松下来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

        凌珂摇了摇头:说好的主人去哪它去哪呢?算了,先去跟村长辞行吧。

        从他们这里回夜园要十几个小时的车程,再不走来不及明天回去了。

        雄鹰感知到凌珂是在跟自家主人告别,双眼中立刻冒出生的希望,毕竟她走了,母狼三三也要走了。

        可下一秒,就听凌珂对村长道:“三三暂时先留在您这儿吧,过段时间我再来接它……”

        濒临崩溃的雄鹰再也坚持不住了……最终在凌珂车子发动的瞬间,被三三扑倒……

        童子之身享年2岁零128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