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215 三生三世,不敢相忘(二更)

215 三生三世,不敢相忘(二更)

        一炷香后,凌珂已经毫发无伤地安坐在祠堂内厅的红木雕椅上了。

        毕竟是夜王府里的护卫,凌珂下手挺轻的,约么着明早就能醒过来。

        此刻,她手中执着的正是那碗圣水。

        她跟傅冥寒的发丝虽都浸泡于水中,但却紧紧纠缠在一起,仿佛互相之间有着很强烈的吸引力一般。

        这就是庙里师傅所说的正缘吧……

        她没有急于倒掉圣水,而是有条不紊地在内厅坐了许久,门外新来换岗的护卫竟还是没发现她已进来,只以为之前的护卫找地方偷懒了。

        凌珂摇了摇头,弯身在地上拾起一枚石子,食指与中指并立,手腕发力,石子飞射而出,直接穿透门上的纸窗,砸到了护卫的脑袋上。

        护卫吃痛地“哎呦”了一声,回身透过纸窗上的小洞看向门内,这才发现有人闯入祠堂。

        片刻后,数名持刀护卫冲进屋内,冲在最前面,那一身玄铁铠甲的男子,便是薛绍良了。

        众人见凌珂稳稳坐在椅子上,手上端着圣水,却没有要动的意思,均面面相觑、一头雾水。

        薛绍良知道王爷对凌姑娘的重视,但更知道那碗圣水的重要性,也不敢轻举妄动,对向一旁的手下小声耳语道:“你们在这儿看好了,我去禀报王爷……”

        凌珂没做声,耐心地等着他去禀报。

        很快,随着一串脚步声的靠近,傅冥寒来了。

        他伴着夜风而来,一身的银纹蓝袍比夜色还美,他本就白,再加上这身装扮,就更显的他白到逆天。

        凌珂望着他,“天资神貌”这四个字,放在他身上,丝毫不夸张。

        犹如朗月悬于苍穹,即便只是这样静静地站着,也给人一种威慑广寒之感。

        让人如何抗拒的了?

        只是,此刻的他面色有些凝重。

        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凌珂,视线慢慢移至她手中的那碗圣水,他后背紧绷地向一张拉满的弓。

        他就知道,他留不住她。

        自从她醒来,他看见了她的神情,他就知道,他留不住她。

        他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薛绍良最后才离开,满眼担忧地望了眼屋内,才轻声帮他们关上了门。

        傅冥寒走近了两步,轻叹一声,故作轻松道:“我对你的记忆大多还停留在小时候,没想到你现在身手更是精湛了许多,”他自嘲地笑了笑,“早知道,我就再加派三倍的人手了。”

        凌珂声音很平静:“你不会的,若你知道我真的想走,绝不会逼我留下。”

        傅冥寒有些错愕地望了她一眼,他们只见过几面,但她却已经这般了解他了,他眸光突然暗淡:“为什么不直接倒了圣水。”

        过了许久,凌珂才出声:“等你来,想跟你告别。”

        这次,换傅冥寒失声了。

        凌珂继续道:“其实你早就知道,我在这个时代已经死了。”

        傅冥寒走至她的面前,抿着唇道:“我要你活,你就会活。”

        此刻,她坐着,他站着。

        她抬眸望着他,他那双蒙着尘的眸子,看得她心乱如麻,他那如孩子般不讲理的话,听得她酸楚阵阵。

        这个世界上,她最不想伤的就是他的心,但她真的不能留下。

        凌珂说:“冥寒,我们会在一起的,但不是现在。”

        她声音难得的柔软,可傅冥寒却不想再听她多说一句,一手夺过她手中的圣水,另一手将她从座椅上拽了起来,霸道无比地扯进怀里,俯身堵住了她的唇。

        他知道她的一世已经结束,可他无法接受,无法接受自己漫长的一生里,再也没有她的身影。

        若她真的执意要走,那么……

        他吻了许久,执着圣水的手紧了又紧。

        终于,那双手颤抖着慢慢倾斜,伴随着圣水落地的声音,凌珂明显感觉到四周的磁场开始剧烈动荡。

        傅冥寒放开了她的唇,但依然紧紧搂着她的身体,盯着她的那双锋眸中,竟然泛起了殷红色的水光。

        “若你真的执意要走,那么,让我亲手送你回去……”

        他看着她逐渐失真的轮廓,声音低哑到让人撕心裂肺:“阿珂,别忘了我。”

        凌珂盯着他的眸:“三生三世,不敢相忘。”

        加上她重生前的那一世,一共三世。

        三生三世,怎敢相忘?

        三生三世,不敢相忘……

        ***

        凌珂在前世度过了不到三日,夜园里的她却已经昏迷了整整十天。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手腕上正扎着针头,旁边吊着一瓶快要见底的营养液,而周围也多了很多只有在医院里才能见到的仪器。

        她突然觉得脚有些痒,微微起了起身,才看到一名穿着护士服的女护工,正在为她按摩筋络。

        长期卧床不起的病人,需要定期按摩,才能防止肌肉萎缩,减少并发症的风险。

        她起身看向护工的同时,护工正好在抬眼看她。

        看着自己伺候了十天的患者,竟然像刚睡醒的没事人一样起身盯着自己。

        她先是一愣,然后唇角拉开兴奋的弧度,边踉跄着往门外跑,边大声喊道:“夫人醒了!夫人醒了!夫人醒了!”

        她这一声喊,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扔下了一块巨石,夜园瞬间炸开了锅!

        门外的嘈杂声和脚步声越来越近,凌珂甚至听到有人莽莽撞撞地摔倒了,疼的直喊,可声音却是笑着的。

        沈竹青、管家、还有无数仆人,将她的房门围的水泄不通。

        一双双湿润的眼睛望着她。

        “夫人,您醒了?”

        “夫人,您感觉怎么样?”

        “夫人,您饿不饿?我这就让厨房给您做您最爱吃的红烧肘子!”

        “不行不行,夫人刚刚苏醒,不能吃太油腻的!”

        “那我让厨房给夫人做养生粥!”

        “这下好了,夫人您终于醒了,您都不知道,主子这些天……”

        仆人的话还未说话,凌珂就见到一双冷白色的手,急切地拨开人群。

        那手比从前更加骨节分明,他瘦了。

        下一秒,她熟悉的傅冥寒,一身深色西装,出现在她面前。

        她晕倒前的那晚,他穿的也是这身西装。

        只是此时的衣服上,多了些褶皱。

        ------题外话------

        快要完结啦,有些舍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