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210 夜王的真实身份(一更)

210 夜王的真实身份(一更)

        傅冥寒的一句话听的林殊织心惊肉跳,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他很理解傅冥寒此刻的心情,如果换做香菱,他也一定会如此。

        但傅冥寒疯,他不能也跟着一起疯。

        “冥寒,你冷静一点,她现在还在昏迷,冒然做这种手术危险极大,而且六个多月,孩子已经成型了,现在引产,无异于是在谋杀你的亲骨肉啊,更何况,根本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她的昏迷跟孩子有关,你千万不要冲动。”

        “她每次醒来,第一时间都是看孩子有没有伤到,她这般在意你们的孩子,你千万不能让她伤心。”

        “老专家的团队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既然她脑部没有任何损伤,那么最危险的可能性就已经排除了,相信我,她一定会醒过来的……”

        林殊织不知劝了多久,一直没有作声的傅冥寒才渐渐打消了这个可怕的念头。

        而此时,傅冥寒座椅后侧的保险柜里,那两块玉佩再次发出一道白色的微光……

        ***

        凌珂的意识在浑沌之中漂浮许久。

        终于,她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平躺在床上的肉身。

        可算是回来了。

        她缓缓睁开眼,可入眼的竟不是夜园极具欧式风格的吊顶设计,而是古代架子床的顶架部分……

        凌珂感受了一下,她身下的床板也比夜园里的要硬一些。

        她没有回去,她竟然还在前世?

        可她这是在哪呢,她不记得前世曾有过这样一幕啊?

        她仔细地观察起四周,四面床牙上浮雕着螭虎、仙鹤等图案,床周的棂子板被红木矮柱分为数格,中间镶安着绦环板,浮雕着鸟兽,花卉等纹饰,每块板之间的图案无一相同,足见做工之精。

        这确实是前世才会有的床,但又跟她东厂茅草屋里的那张截然不同。

        这张床的主人,身份地位定是异常显赫,但从床边的图案没有龙凤可见,她此刻并非在皇宫内……

        前世,她因职务之便,见识过不少王公大臣的宅院陈设,但能拥有这般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贵的怕是非夜王莫属了……

        她怎么会在夜王家中?

        夜王本就是个极危险的人物,难不成要对她不利?

        之前几次她梦到的都是曾发生过的事情,只有这次,眼前的一切都是崭新的记忆,前世没有经历过的。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所身处的时间段,是前世的哪一年……

        带着诸多疑问,“吱呀”一声,房门被轻轻推开。

        凌珂警惕地重新躺了回去,闭上了双眼。

        听脚步声,进来的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应该是丫鬟,凌珂听到她将装满水的铜盆放在脸盆架子上,然后投了毛巾,走到自己床边,小心翼翼地为自己擦脸。

        投毛巾的水还是温的,很是细心,看样子他们应该不会害自己。

        紧接着一道男声响起:“她为何还没醒?”

        当凌珂听到这个声音,心突然小小地颤了一下。

        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这是傅冥寒的声音……

        而且不是少年时的他,是成年后的他。

        听声音,年纪应该差不多27、8岁的样子,跟夜园里的他声音一般无二。

        自从凌珂昏迷后,似乎已经好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这会儿,她连心跳都情不自禁地加快了。

        不过下一秒,她就反应过来,傅冥寒为什么会在夜王府?

        对了,上次拍卖会上,傅冥寒拍下那块玉佩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傅家是夜王的后人,所以傅冥寒会出现在夜王府也很正常,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打探一下,那个权力通天、城府极深的夜王到底长什么样子。

        凌珂刚准备睁眼,傅冥寒身旁又响起一道苍老且诡异的男声,那人手中拄着拐杖,依稀可以听到拐杖碰触地面的声音。

        “王爷放心,仪式已经成功,她马上就会苏醒的……”

        仪式?

        什么仪式?

        不管怎么样,既然那位老人说她马上就会醒过来,那她就不妨顺着他的话,假装自己刚刚才苏醒,也好问问前世的傅冥寒,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可是演过《魔道》大片的人,这点小事难不倒她。

        她先是微微蹙眉,然后才装作略有些痛苦地睁开眼睛。

        果然,她刚刚睁眼,傅冥寒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床前,原本清冷的声音柔和了很多:“你醒了?”

        凌珂准备转头看他,可目光刚触及他腰间,就看到了一块熟悉无比的玉佩……

        玉佩已然碎成两半,但却被匠人用金镶玉的工艺将它们暂时合成了一体,搭配上藏蓝色的流苏,静静垂在他的腰间。

        那就是傅家的传家宝,当年从夜王身上掉下来的那块。

        夜王的贴身之物,如今却佩戴在傅冥寒身上,这就说明……傅冥寒就是当年的夜王?!

        她前世刺杀失败的那个神秘夜王竟然就是傅冥寒……

        她突然觉得小时候只吃了他两屉包子,有些亏了。

        那可是她刺客生涯里最大的滑铁卢。

        傅冥寒问:“还记得我是谁吗?”

        凌珂还未从震惊中走出,略有些木纳的将目光移至他的脸:“冥……冥寒……”

        既然玉佩已经碎成两半,那就说明此时她刺杀夜王的事情已经发生过了。

        好险,好险她失败了,不论前世今生,夜王毕竟是傅冥寒,她怎能容忍自己亲手杀死他……

        一旁的丫鬟闻言惊呼道:“大胆,竟然敢直呼夜王名讳!”

        傅冥寒朝多事的丫鬟蹙眉道:“这没你事了,下去吧。”

        然后回身看向凌珂,低眉轻笑一声,语气里颇有些意外:“我之前打探到你叫凌珂,但我不记得有告诉过你我的名字。”

        凌珂望着他的眉眼,前世的他似乎更清瘦一些,双眸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暗芒也似乎更加危险。

        她不准备回答他这个无解的问题,反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傅冥寒自从见她醒来,心情就一直不错,她不想说,他便不会再问:“我在海边找到你的……”

        海边?

        凌珂刚准备问是哪个海边,外面院子里就响起一阵狼鸣。

        那是三三的叫声。

        傅冥寒看着凌珂看向院子的方向,轻声安抚道:“别怕,那是我的狼,它不敢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