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97 开撕(二更)

197 开撕(二更)

        她这一番言论,祁棠棣当场懵逼了。

        不但他懵逼了,现场的工作人员和陈峰都懵逼了……

        “这什么情况,现场撕b啊,这也太刺激了吧。”

        “听凌珂的意思,她跟这个祁棠棣并不熟啊,我看上一期,还以为他们很熟呢。”

        “嗨,这你还不知道,这都是祁棠棣自导自演的呗,这次说的太过分,给人家惹急了。”

        “啧啧啧,亏我还挺喜欢他演的戏呢,原来是个小狼狗。”

        见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吃第一手的鲜瓜了,陈峰赶紧朝凌珂猛挤眼睛,但凌珂根本就没看他这边,其实他也早就看不惯祁棠棣蹭他们家艺人免费流量的行为,但在真人秀现场明撕,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啊。

        导演赶紧维持了一下现场秩序,然后又小声通知摄像师好好拍,一个镜头都不要错过,这么精彩的对话,就算是剧本也不一定能写得出来。

        足足三分钟的大脑空白后,祁棠棣扫了一圈摄影棚内众人异样的视线,一张小白脸瞬间涨得通红。

        凌珂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让自己不来台。

        他这招对圈内无数当红女星用过,其中也不乏性子傲不太愿意接招的,但从来没遇过一个人像凌珂这样说话不留余地。

        不就是跟她装熟吗?至于吗?这种不圆滑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在娱乐圈混到现在这种程度的?

        祁棠棣又看了眼汪菁菁,要说这汪菁菁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现场这种情况,丝毫不震惊,按部就班地优雅夹菜,很有闲情逸致的样子。

        他紧了紧握着筷子的双手,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珂姐,您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也没说什么啊,我就是说您做饭的味道跟我很像,也没说是我教的啊,还有我喜欢吃荷兰豆是真的,难道这也有错吗?您也说了只是容易误会,说着无意听者有心的事儿,您能怪我吗?”

        他边避重就轻地说着,脑子边飞速转动着,想办法扭转局势,不然就这样下去,等节目播出,他一定会被网友骂死的。

        他想:像凌珂这样脾气暴躁的人,一般都是得理不饶人的,就算网友们觉得她一开始的话有道理,但如果自己装可怜,营造出一种被凌珂长期打压的状态,应该也会有不少网友同情弱者,看不惯凌珂趾高气昂的样子。

        吸了几口气,他眼圈就红了,眼睑下也溢出水光,忽然就可怜起来,仿佛受惊的小鸟:“算了,珂姐,都是我的错,我只是想让网友更清楚您的厨艺真的进步很大,我不应该跟您顶嘴的,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因此记恨我,我真的错了……”

        台下的陈峰狠狠咽了口唾沫,这祁棠棣道行太深了,他家小祖宗平时最受不了这种两面三刀的小白花,连他看着都气的牙痒痒,他家小祖宗还不得直接掀桌子把他凑一顿啊……

        他甚至已经在计划,若真那样做了,就求傅先生给节目组出资,强行把这段剪掉……

        不过他想错了,凌珂并没有发飙,若放在从前,是有可能的,但重生后这一年半的时间,她除了学知识,还学会了讲理。

        特别是怀了小魔王之后,能bb的,就不想动手了,得给孩子做个好榜样才行啊。

        眼下她看着祁棠棣几分钟的功夫,竟然演出了好几种情绪,只觉得想笑,真是挺不容易的,不亏是演员。

        她早就看出来了,祁棠棣在这装可怜,就是想拿话压她,逼她就范。

        呵,可她偏偏就不就范!

        凌珂清笑一声,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地道:“如果今天真是我误会你了,我跟你道歉,我从来也不是仗势欺人的人,如果你没做亏心事,没必要吓成这样。不过我没记错的话,上一期你说我在剧组里喜欢跟你开玩笑对吗?可是我们在《魔道》的时候,你只跟我说过一句话,还是让我给你递东西,当时你连我叫什么都没记住,是用‘那个谁’称呼我的。”

        祁棠棣本想激怒她,没想到她竟然能屈能伸,毫无任何飞扬跋扈的神态,反而又说出一件对自己不利的事情来。

        “珂姐,上一期的事儿您现在又拿出来说,未免也太小气了吧。”

        凌珂神色如常,依然很讲理:“原本我也不想说的,但人都是有底线的。”

        她身上有一股与生俱来的刚正不阿劲儿,仿佛脸上就写着“行得端,坐得正”六字,相比起来,本就“做贼心虚”的祁棠棣就显得不那么可信了。

        祁棠棣见自己越描越黑,便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旁观者汪菁菁身上。

        他想着自己今天刚为了她爬了五层楼,她一定会向着自己说话的,便委屈地看向汪菁菁,故意用收音器听不到的声音,小声道:“汪老师,珂姐平时就喜欢仗势欺人,我不敢得罪她,但您不一样,您帮我说句公道话吧。”

        汪菁菁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扯了张纸巾轻轻点了点唇角:“你真想让我说?”

        祁棠棣仿佛看见了救星:“嗯嗯,您帮帮我吧。”

        汪菁菁很有素质地将用完的纸巾叠好,扔进垃圾桶内,用录制节目的正常音量道:“原本你们年轻人的矛盾我这个老人不想插嘴的,不过现在看你们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我就说两句,”正式开说前,她特意看了眼祁棠棣:“不过我没有要帮谁,我只是说我看到的。”

        祁棠棣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节目刚录制第二期,我和凌珂、祁棠棣这两个孩子都不算很熟,不过正因如此,我的话也更客观。”

        “凌珂虽然算不上是个热情的人,但据我观察,平时对工作人员从来没有什么架子,所以祁棠棣,你确实没必要吓成那样,更何况你今天说的话,确实容易引人误会,年轻人不怕犯错,就知错不改。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以后你说话注意一些,相信你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祁棠棣低着头,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肉里,谁他妈要跟凌珂当朋友?

        他要火!他只要火!

        亏得他又是喝难喝到要死的汤,又是爬楼梯,关键时刻,没有一个人向着自己说话,没想到连汪菁菁也是看谁火就帮谁说话,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