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78 傅家家主的威严(一更)

178 傅家家主的威严(一更)

        听完下人的回禀,老太太一股急火蹿到头顶,差点没坐稳。

        锦禾赶紧过来搀扶老太太:“老太太,您别着急,都是我的错,我该早点告诉您的,我真不知道他五叔为什么要骗我啊,而且他只说要给凌珂姑娘点教训,绝不会害她,不然,我不可能帮他的,这……怎么会失踪了呢……”

        老太太缓了口气,强压下心头很不好的预感:“快,你给小五打电话,看还能不能联系上!我看他真是疯了!”

        锦禾快速拨通了电话,但结果跟所有人预想的一样,根本无人接听。

        老太太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向锦禾:“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怎么就一点脑子都不长呢?小五糊涂了,你也跟着他一起糊涂,你知道吗?你这样不但害了凌珂,害了你自己,还会害死我的小五啊!”

        老太太顿了一秒:“一会儿寒儿到了肯定会问你,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刚刚跟我说的那些,一个字儿都不许跟他提。”

        对她来说,凌珂固然是极好的孙媳妇,可小五更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并且她的五个儿子里,除了老大傅正勋,她最偏爱的就是小五,他做了再荒唐的事,她也不能见死不救。

        “是……”

        待傅冥寒进屋的时候,锦禾已神色如常地站在老太太身旁。

        老太太也对刚刚发生的事只字不提,一见面便急切地问:“寒儿啊,听说凌珂失踪了?你身体不好可千万别着急,奶奶这就派人去查,你放心,一定能把她带回来的。”

        傅冥寒对老太太的话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直接看向锦禾,他锋利的眸光只是在她身上扫了一圈,立刻就捕捉到了她刚刚因紧张而揪乱的衣角,和脸上未擦拭干净的泪渍。

        他大概就明白了自己没来前发生过什么,看来老太太之前应该是不知情的,但后来知道了,却还是想包庇五叔。

        傅冥寒决定再给锦禾一次机会,他看向锦禾,冷冷地道:“是谁让你拖住我的。”

        被问话的锦禾吓地浑身一抖,她看了眼老太太,小心翼翼地回答:“回少爷……谁也没让我拖住您啊,我……我就是心疼老太太总惦记您,所以才想多留您待会儿的。”

        锦禾说完话后,屋子里安静了好一阵子,傅冥寒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微微抬手,朝身后侧的薛绍良打了个手势:“拖出去打,打到说为止。”

        “是,”薛绍良颔首,然后示意手下动手。

        锦禾闻言大惊失色,她虽说是个婢女,但毕竟跟了老太太几十年,绝不是普通的下人,她怎么也没想到少爷竟然毫不留情面。

        见手下朝她过来,她连忙挣脱着扑向老太太求救。

        老太太见寒儿这次要动真格的,便握住锦禾的手,看向他:“寒儿,锦禾十几岁就当我的婢女,也是从小带你长大的,你……”

        傅冥寒如同一尊毫无人类感情的魔王般睥睨着哭天喊地向老太太求救的锦禾:“现在阿珂下落不明,你知情不报已是重罪,若想活命,就说出你所知道的所有事。”

        他没有耐心再与她绕弯子,直截了当地道:“五叔他到底把阿珂藏哪了?”

        虽然他知道五叔会将地点告诉锦禾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还是要试试,哪怕能问出点蛛丝马迹也好……

        老太太一听“五叔”二字,心里咯噔一下,寒儿已经怀疑到小五头上了,不过只要锦禾不说,他最多也就是怀疑,并没有任何证据。

        她相信锦禾,就算经受酷刑,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不会说出此事与小五有关。

        她犹豫着,然后慢慢松开了握着锦禾的手,将视线别开:“寒儿,话可不能乱说,这件事,确实跟你五叔无关……”

        傅冥寒朝薛绍良使了个眼色。

        薛绍良便吩咐手下将锦禾拖了下去。

        …

        门外锦禾的哭喊声和惨叫声持续了二十多分钟,直到那声音越来越虚弱,渐渐只剩下棍棒挥动和落下的声音,老太太才忍不住叫停了:“好了!别打了!”

        她吞吞吐吐地开口:“小五他……也是一时糊涂……”

        “现在奶奶也联系不上他,但奶奶相信他不会对凌珂怎么样的,他本性不坏的……”

        听到这,傅冥寒忍不住冷笑一声,本性不坏?本性不坏会策划天衣无缝的计谋,联合其他几位哥哥,亲手害死将他们视为至亲的大哥?

        甚至连他本就体弱多病的妻子也不放过?

        傅冥寒想起藏在办公室抽屉深处的那只老怀表,眸光又凌冽了许多。

        “除了你父亲,小五是我最疼爱的儿子,寒儿,你能不能答应奶奶,等凌珂回来后,别对你五叔……”老太太的话将傅冥寒从思绪中扯了回来。

        傅冥寒示意薛绍良去门外看看情况,然后回头看向老太太:“难道他当年谋害我的父母,也是一时糊涂?”

        他看着老太太震惊后略有些闪躲的目光,继续道:“这件事您早就知道了吧,事到如今我也不瞒您了,若不是为了让您高高兴兴的过完八十大寿,我也不会放任他到现在……”

        老太太张了张口,没出声。

        傅冥寒:“奶奶,背叛者是需要受到惩罚的,阿珂若毫发无损,我尚且可以考虑留他一口气,阿珂若少了一根汗毛,他一人的命远不够抵……”

        傅冥寒会盛怒,老太太是猜到了的,可她万万没想到,寒儿会为了凌珂,把话说到如此地步。

        她激动地站了起来:“寒儿!不管怎么说,凌珂是外人,你五叔才是咱们自己人啊!”

        老太太对于血亲的无底线包庇,傅冥寒早就心知肚明:“您说错了,阿珂不是外人,她是我的命。”

        “而且,傅家未来家主的母亲也只会是她,若您不想傅家断了香火,就不要再说那样的话了。”

        老太太听了这话,瘫坐回椅子上,没了声音。

        打探完消息的薛绍良从门外回来:“主子,锦禾确实不知凌珂小姐的下落。”

        傅冥寒眸光沉了沉,既然如此,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他朝门外扬声道:“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