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70 一纸婚书,缔白头之约(一更)

170 一纸婚书,缔白头之约(一更)

        下午的时候,薛绍良已经将结婚证代办好了。

        强权面前,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两位当事人谁也没亲自到场,但依然办好了证件,完全不用担心会被狗仔偷拍。

        晚上回到夜园书房,薛绍良恭敬地将红本和一个小叶紫檀木材质的精致锦盒一起递给主子。

        “主子,盒子是锦禾奉老太太之命,亲自送过来的,老太太说:祝您和少夫人百年好合,永结同心,早……早生贵子……让您有空的时候早点带少夫人回老宅吃饭。”

        “对了,老太太还说,盒子里面的东西要让少夫人吃一点。”

        傅冥寒接过红本,先是核对了里面的内容,确保信息准确无误后,弯了弯眉眼:“盒子放下吧。”

        “是。”

        薛绍良小心放下,傅冥寒看了眼那盒子,上面雕刻着百合(百年好合)的图案,还真老太太的一惯风格。

        他将盒子转向自己,单手拨开金扣掀开盖子。

        盒子里面放着红枣(早)、花生(生)、桂圆(贵)、莲子(子)。

        他早就猜到了,不过,他喜欢。

        “每种各取几个,清洗干净后给夫人送过去。”

        “好的,我这就去。”

        “早生贵子”取了出来,里面还有一张小心卷起来的红色纸笺。

        墨香悠然。

        傅冥寒扯开绑着纸笺的金色丝线,将纸卷开。

        老太太请帝都最有威望的老傧相,用金墨在红纸上提了字: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缔白头之约,书向鸿笺。

        老傧相笔锋苍劲有力,里面传承着的,是对傅家第26代家主和尊贵少夫人的祝福。

        还是位刚满20岁,却气场超强的少夫人。

        傅冥寒觉得很有意义,这次老太太送的东西他称心极了。

        他开打保险柜,将红本收藏在紫檀锦盒里,盒子旁边还有一块空地,不知怎么的,他突然就看见了同样存放在保险柜里的那两块断开的玉佩,他试着将玉佩放入锦盒,大小刚刚好。

        明明是他们傅家的传家宝,可他却总觉得,这玉佩冥冥中跟阿珂也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所有的东西收好,关上保险箱。

        “我可爱的小夫人,这下你跑不掉了。”

        他刚刚将红本放进去之前,留了张照片,这会儿坐回办公桌前,给他的夫人发了过去。

        图片后面,他又发了一段文字。

        傅:【从今天起,不会再有人敢挖掘你的过去,怀疑你的身份。因为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合法夫人,也将是我一生唯一的妻子。】

        凌收到微信的时候,正好在休息,她看着图片中那两个正红色的小本本,觉得很神奇。

        古代大婚有三书,聘书,礼书,迎书。

        现在这张所谓的“结婚证”,应该就是属于现代人的那一纸婚书吧。

        在古代的时候,只有迎娶侯门嫡女才能有这样正规的婚书。

        以她当时刺客的身份,就算遇到了心仪的郎君,最多只能是私奔,而且还没有任何成功率。

        一朝进东厂,一世便都是东厂人。

        情、爱、欢、愉什么的,根本就不会去想,能四肢健全、神智清醒的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就是所有刺客最大的追求了。

        若非她有幸穿越到现代,眼前这种事,根本不可能发生。

        她浅眉低笑,将照片保存起来,微信里回了他三个字。

        凌:【你也是。】

        她挺能缩写的,但收到这三个字的傅冥寒还是笑了。

        他说她将是他一生唯一的妻子。

        她回:“你也是。”

        潜台词就是:“你也将是我一生唯一的丈夫。”

        对傅冥寒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话更动听的了。

        不过紧接着,他刚满20岁的小夫人又发来几条微信,这几条看的他直蹙眉。

        凌珂今天高兴,所以话也比平时要多一些,她由古今缔结婚姻时婚书的变化,联想到解除婚约时会不会也有变化。

        古代和离会写和离书,那现代呢?

        凌:【结婚有结婚证,那离婚也会有离婚证吗?】

        凌:【离婚证是什么颜色的?】

        凌:【离婚的时候也是去民政局吗?】

        傅冥寒的眉头越蹙越紧,这结婚证还没捂热乎,就开始问离婚的事了?

        他抬手先暗了暗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然后才在屏幕上敲了几下。

        傅:【以上三个问题,你此生都不会知道答案。】

        ***

        地下钱庄办公室,里屋。

        傅家五叔靠在办公椅上,背对着门帘,旁边转动着的黑胶唱片,是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歌曲《等着你回来》。

        女人的嗓音清脆嘹亮,但因为唱片老旧,会发出“滋啦滋啦”的杂音,偶尔还会间断。

        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柳无眉从门外进来,他先是打发走在外屋算账的沈竹青,然后才直奔里屋,撩开帘子,将唱片的唱针拨到一旁,歌声戛然而止。

        最近经过傅家五叔的提醒,柳无眉行事谨慎了许多,沈竹青很久没有探听到有用的消息了。

        傅家五叔依然背对着门帘,没转身,他拖拉着腔调,语气有些不悦:“小心点儿,那张唱片是绝版,很难弄到的。”

        “我的好兄弟,弄坏了我赔你,”柳无眉神情也是恹恹的:“他们领证的事是真的?”

        傅家五叔慢悠悠地转了过来,镜片后的眸子阴翳彻骨:“他们暂时不想公开,老太太也帮他们瞒着,连我都没告诉,好在我安插了眼线,不然还蒙在鼓里。”

        “三哥失联好几个月了,前几天四哥也开始联系不上了,老太太被冥寒和那女的哄的团团转,还在那满心欢喜地等着抱曾孙呢。”

        “如果那女的真生下个男丁,给冥寒续了香火,我就彻底没机会了。”

        “冥寒从小就是个颤颤歪歪的药罐子,还以为根本活不到成年。若早知如此,真应该把他跟我大哥大嫂一起做掉,那就没有现在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了。”

        他声音漫不经心的,听不出太大情绪,但柳无眉知道,事情已经相当棘手了。

        他掐着细嗓儿,对向傅家五叔:“好兄弟,咱们该行动了,可不能再拖了。”

        傅家五叔冷冷道:“快了,就下个月,我已经计划好了……”

        ------题外话------

        对于上一章的“注入”,个别小可爱表示没看懂。

        猫娘来给大家解惑。

        凌珂:他往我肚子里塞了个啥?

        猫娘:傅家第27代家主。

        宝贝们,七夕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