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69 明天开始忌口(二更)

169 明天开始忌口(二更)

        在车里待会儿得了,他还想干嘛啊?

        不等凌珂反应,傅冥寒已经打电话叫薛绍良回来了。

        薛绍良也没想到主子会这么快叫他,找了个地方正吃独食儿呢。

        以主子最近的表现来看,怎么也得两三个小时啊,不过马上他就听到主子说要去酒店。

        呵呵,这才对嘛。

        “主……主子,我……我马上肥去……”虽然他极力掩饰,但嘴巴里含着食物、支支吾吾的声音还是轻而易举地被傅冥寒发现。

        傅冥寒原本想扣他一个月工资以示警告,但转眼想到今天是年三十,便破天荒地回了句:“不急,半个小时后再回来。”

        挺奇怪的,他跟阿珂原本都属于冷血无情的人,可两个冷血无情的人碰到一起,却似乎起到了负负得正的效果,他们都在不经意间,心中开始有了柔软的部分。

        挂了电话,傅冥寒按开了车顶外层车窗,透明的那层他没开,他怕阿珂冷。

        透过透明的顶窗,可以清楚地看到夜晚的雪景,两个人静静地看着雪花一片一片地落在玻璃窗上,化成晶莹的水珠,缓缓流下。

        雪,明明是冰冷的产物,却能给人以温暖的感觉,真是奇妙。

        凌珂看了眼傅冥寒,想起他最近种种“衣冠禽兽”的行径,突然开始自我反省起来。

        “你说,如果我没给你种草药,你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精力了?”

        傅冥寒反应了半拍,这逻辑是……

        嫌他精力太好了?

        后悔帮他调养身体了?

        他先是忍不住牵了牵唇角,然后才压住笑意,“嗯”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道:“那样的话,你就得辛苦一些了。”

        “嗯?”凌珂不懂。

        现在这样她才会辛苦吧?

        如果他像以前那样病殃殃的,她有什么可辛苦的?

        下一秒,傅冥寒就帮她解惑了,他幽幽地望着她的眼睛。

        “因为那样的话,你就得……”

        “自、己、动、了……”

        凌珂试着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瞬间脸红到比今天穿过的那条裙子还要红。

        这什么人啊?

        不,这根本就不是人。

        薛绍良回来的时候,嘴角挂着一小丝韭菜……

        时间跳到零点的时候,车子正在去往酒店的路上。

        过年了,已经正月初一了。

        凌珂:“新年快乐。”

        傅冥寒回地宠溺:“新年快乐。”

        薛绍良真的很不想当电灯泡,但却因为要给他们当司机,被迫跟他们一起跨年了,思忖良久后,他也弱弱地来了句:“主子,凌珂小姐新年快乐。”

        真是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本以为自己的这句祝福会石沉大海,可没想到主子却很快回复了:“从今天开始,你该改口叫夫人了。”

        薛绍良才反应过来,对啊,正月初一了,主子前几天交代他的事情该办了,办完后,凌珂小姐就是傅家名副其实的少夫人了……

        “是!主子,夫人,新年快乐!”

        一年前,自家寡情的主子从树上捡来一个稀奇古怪、爱用麻绳勒人脖子、爱抽烟、人狠话不多的小姑娘。

        一年后,小姑娘被自家主子拐成了少夫人。

        薛绍良也挺感慨的。

        他冷不丁的一声夫人,叫得凌珂有些措手不及,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便若无其事地看向窗外。

        傅冥寒……他记得明天的事?

        凌珂咽了口唾沫,说是不在意,但还是有些紧张。

        她看了眼傅冥寒,而傅冥寒同时也看向她。

        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凌珂飞速转到一边。

        这他妈是什么焦躁不安、娘们唧唧的小心情?

        她好想抽根烟啊。

        傅冥寒缓缓开口:“明天你……”

        他提到明天了……凌珂在网上查过,领证似乎要去一个叫民政局的地方吧?可她明天工作都排满了?咋办?

        就在这时,傅冥寒继续开口:“明天你安心工作。”

        凌珂眸光沉了沉,操,看来他不记得,是她想多了,她牛逼哄哄地回了句:“哦。”

        傅冥寒看了看她略显失望的小表情,哑然失笑:“领证的事,我让薛绍良找人代办就可以,现在大众对你的关注度太高,不方便亲自去……”

        凌珂对上他的眼睛:“……”

        他记得啊……

        “说话大喘气,”凌珂情绪起伏太大,不小心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

        这不更显得她好像很主动一样吗?

        虽然她很希望傅冥寒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或者能很绅士地看破不说破,但显然,如果能那样体贴,他就不是坏到骨子里的大魔王了……

        傅冥寒听到了,而且立刻落井下石:“说话大喘气……这么说来,你一直在期待?”

        凌珂进入老僧入定模式,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傅冥寒笑了笑:“我是期待好久了。”

        凌珂见他先给了台阶,就就坡下驴:“你一直没提,我以为你忘了。”

        傅冥寒回:“故意没提,担心你反悔。”

        原来,他也会担心……

        不知怎么的,凌珂心里那点被捉弄后的不痛快,瞬间烟消云散。

        这一车浓郁的恋爱气息,让薛绍良竟然都想谈恋爱了……

        当天晚上。

        傅冥寒问凌珂:“结婚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

        凌珂摇头。

        多了一个证明?还是多了一份保障?那些她都不在乎,她不喜欢婚礼,暂时也不想公开,她觉得她的生活依旧,明天还是照常到剧组开工,不会和之前有什么不同。

        又过了几个小时。

        她好像隐约感觉出到底哪里和从前不同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注入了……

        ……

        第二天早上,傅冥寒将她送到剧组,分别时,他吻了吻她的头顶,反复地叮嘱她:“我已经通知陈峰了,之后给你少安排些工作,注意好休息,别累着自己,保险起见,从今天起,你要忌烟,忌酒……”

        他轻咳了一声,好似也不太熟练地继续道:“也不要……吃螃蟹……”

        “对了,生日快乐,我的女孩。”

        凌珂似懂非懂地点头,怎么突然这么婆妈?

        烟酒就算了,可以说是为了她的健康着想,螃蟹招谁惹谁了?

        难道……螃蟹涨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