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61 去就去!谁怕谁啊?(二更)

161 去就去!谁怕谁啊?(二更)

        凌珂感动是感动,但傅冥寒话说的露骨,她不知道该如何接,便用下巴指了指药碗:“药凉了,快喝吧。”

        过了两秒,她才补了句:“谢谢。”

        她说话的时候语气挺轻的,跟平时冷飕飕的声音不太一样。

        傅冥寒将碗中的勺子拿走,晃了晃碗底,抿了口药:“怎么谢?”

        他掀了掀眼皮,见小姑娘盯着他,抿着唇也不说话,知道这是又不好意思了,便故意顾左右而言他:“你给我熬的是治咳嗽的药,还是chun·药?”

        凌珂一听这话不淡定了,就算是以前在东厂做任务的时候,她也绝不会做出下c药这种下三滥的行为。

        更何况,她跟傅冥寒无冤无仇的,怎么可能这么做?

        她义正言辞道:“当然是治咳嗽的,怎么可能是chun·药?”

        傅冥寒拖着调子,语气慢悠悠的,玩味十足:“那怎么每次我喝完,都有反·应呢?”

        明白他意思的凌珂,眼神不自觉地朝下飘去……

        边看还边纳闷,这药就是调理呼吸道的,不可能有那种效果啊?

        抱着对自己患者负责的态度,她的眼神还在继续朝下飘……

        飘……

        可惜他坐在桌子前,那里挡着看不到。

        凌珂有些意犹未尽地收回了目光,刚收回,她就发现傅冥寒一直在盯着她,唇角还噙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凌珂的耳尖顿时红得能滴出血来。

        傅冥寒轻笑一声:“不如今晚,你来我房间。”

        “帮我解决一下。”

        “当做报答。”

        “不、许、喊、停、的、那、种……”

        最后一句,他说的一字一句,简直就是吃定女孩的表情。

        凌珂越是紧张就越是喜欢咽口水,可这时候咽口水,也太让人误会了吧。

        她抿着唇没回复,她怕自己一张嘴,口水流出来……

        傅冥寒乘胜追击:“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凌珂想尽量表现的淡定,不想每次都被他几句话撩的七荤八素,太没出息。

        可她越是忍着,浑身反而越来越热,脑子里乱七八糟的画面不停地砸向自己,她甚至开始觉得空气稀薄,快要无法呼吸了。

        对面的傅冥寒笑意渐浓,凌珂眼见着自己要一败涂地了,不想输的她,直接背过身去,先是不动声色地咽了口唾沫,然后以一种及其狂妄,不在意的声调道:“去就去,谁怕谁啊?”

        “我体力比你好多了。”

        “到时候谁喊·停,还不一定呢!”

        撂下这句牛b哄哄的话,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门“嘭”的一声被关上,傅冥寒才低声笑到耸肩。

        小姑娘还真是敢说,看来是休息好了,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他目光落回药碗上,现在夜园仆人的工作,他早就舍不得让阿珂做了,唯有煎药这一项,他没让管家越俎代庖。

        一是因为这活儿不累,二是因为,他喜欢阿珂帮他煎药,他永远记得阿珂刚来夜园的时候,一手推着餐车,一手端着药,直接用腰将门撞开的样子。

        他记得她一勺一勺地将药喂到他唇边。

        然后又将一粒咖啡豆塞进他唇间。

        他记得她问:“还苦吗?”

        可能从那一刻开始,他就爱上她了。

        一颦一笑,一帧一画,爱她红着脸逞能时的样子,也爱她梦里皱着的眉头……

        傅冥寒长舒了口气,重新翻开文件,强行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再想,就该真有反·应了……

        ***

        这边凌珂回到房间,打开空调又推开窗子,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放在一旁的手机亮了一下,拿起来才看到胡笑言已经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了。

        她随便扫了一眼,那语气不像是有急事,只是在闲扯八卦,不过出于转移注意力、尽快忘掉刚刚事情的目的,她还是点开看了。

        【在吗在吗在吗?】

        【有八卦有八卦!】

        【咱们语文老师的儿子,沈竹青,你还记得吗?】

        【听说他又染上赌瘾了,有人在地下赌场见到他了。】

        【真是白瞎你费尽心思的救他,我就说嘛,这种东西,戒不掉的。】

        凌珂看着一条条蹦出来的微信,微微蹙了蹙眉,她知道沈竹青这样做是为了帮她打探消息,如今却被人误会,把自己搞的声名狼藉。

        她当初救他只是为了报恩,可现在似乎又欠他了。

        如果能选,她其实更愿意欠傅冥寒的,因为欠傅冥寒的,她知道该如何还,可欠他的,她不知道如何还。

        她动了动手指,回了胡笑言。

        【这件事别告诉其他人,传到语文老师那,他该担心了。】

        看胡笑言回了个ok的表情,她退出去,点开了沈竹青的微信。

        【保护好自己,有机会就回来,安全第一。】

        沈竹青这会儿应该是不忙,很快就回复她了。

        【现柳无眉很信任我,你放心,我有分寸,我听到他跟屠海说有一个什么密室,我还想继续再打探一下。】

        他似乎知道她在犹豫什么,紧接着又发了一条。

        【你别多想,柳无眉确实坏事做尽,我这样做也是希望能出一份力,以前我就是社会的蛀虫,现在我想多做些有用的事,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为了我自己,我有前科,学历又普通,现在外面竞争这么激烈,离开天娱我也找不到什么好工作。如果将来你们有机会绊倒柳无眉,我怎么说是大功臣,到时候你帮我在傅冥寒面前美言几句,给我找个安排个好职务。】

        凌珂看着他发来的长长一条文字,心里百味杂陈。

        虽然他极力表现得自己很世故,但凌珂知道他都是为了宽慰自己的说辞。

        沈竹青和他的父亲一样,都是好人。

        凌珂知道他已然踏入了柳无眉魔掌,又岂是说撤就能撤的,她不想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她能做的,就是尽快结束这一切,让沈竹青早点回归正常的生活。

        到时候,她还真的要跟傅冥寒好好说说,给他找个好工作,撇开所有的情感关系,单通过他对这次事件的处理就可以看出,他确实是很聪明,很有能力的。

        想到这,凌珂挠了挠鼻尖,不知道想到哪了,她好不容易平复的体温又升了起来……

        她扯了扯有些勒人的领口,用手扇着风。

        靠山用处多多,她得好好表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