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59 这男人有毒(二更)

159 这男人有毒(二更)

        “不是,我的意思是,刚刚说那句话是因为被陆诗佳气到了。”

        她突然觉得这事情越解释越乱,还不如不提。

        可傅冥寒显然对她的话题很有兴趣,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哪句话?”

        凌珂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两腿交叉又换了个坐姿。

        他这是真没听到还是装傻?

        希望他真没听到,这还没结婚呢,就大言不惭地让别人叫自己嫂子。

        凌珂现在仔细想想,越来越觉得这话不妥,决定终结话题,便回了句:“没哪句。”

        傅冥寒“唔”了一声,牵着她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搓着她的指关节:“是正月初一后,林殊织就得叫你嫂子那句?”

        呃……不但听到了,还听的一字不落,看来刚刚他就是故意的。

        凌珂想起自己说出这话时,霸气侧漏的傲娇表情,这些通通被看到了,真是悔的想立马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本就心虚,余光又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薛绍良飘过来的惊愕小眼神,更是窘的一批。

        这下不但傅冥寒听到了,连薛绍良都听到了。

        凌珂捏了捏傅冥寒的掌心,小声道:“不要再说了。”

        “嗯,”傅冥寒看着她那说了又不想承认的小表情,不紧不慢地伸出另一只手,掏出手机:“这种事情确实不应该让夫人先提,是我想的不周到,我这就告诉林殊织,早些把称呼改了……”

        傅冥寒边说边点开通讯录,找到了林殊织的号码。

        凌珂眼见他的指尖马上就要按到“呼叫”,心一急,连忙抽走了他手机。

        几乎是在手机被抽走的同时,傅冥寒直接伸手捞住了她的腰。

        他微微用了些力,将她搂到自己身前,车内的空间明明很大,但他却将她搂地很紧:“为什么不让我打?不好意思了?”

        凌珂不知道,当他听到那句话的时候,心里有多高兴,原本结婚什么的都是他在说,日子也是他定的,而凌珂的态度一直是半推半就的,从不主动。

        虽然他并不介意,他知道那只是小姑娘不好意思,可刚才,当他第一次听到女孩那般得意的承认他们的关系时,一颗心,是又苏又软。

        此刻,他清冽的气息将她包裹,他声音哑的让她心尖乱颤。

        凌珂咽了口唾沫,可能是两个人面对面,离得太近的原因,视线不自觉地就落在了他的唇上,他的唇薄而软,浅咖色的,是好看到只有漫画里才会出现的那种。

        而下一秒,她就见到那唇向她凑了过来。

        她慌忙瞥了眼驾驶坐上,后背僵直、极其不自然的薛绍良。

        再回神,傅冥寒的鼻尖已几乎碰到了她的鼻尖,虽然再过分的事都已经做过,但毕竟那时没有外人在场。

        可现在不同,这不是在家里,不是在房间,更不是在床上,这里还有个一千瓦的电灯泡在照着。

        就在男人唇即落下的瞬间,凌珂快速伸手捂住了他的唇……

        好险……

        傅冥寒顿住了动作,挑眉看她,被捂住了唇,他那双狭长阴翳的眸子更显得魅惑。

        凌珂正想说些什么,别让气氛尴尬,下一秒,她掌心一湿……

        男人压下身子,直接隔着她的掌心,继吻了起来。

        那湿·热的触感,比直接吻,更加折磨人。

        呵,男人,你绝对有毒……

        ***

        天娱娱乐。

        柳无眉看完陆诗佳的退圈微博,直接将手机朝屠海砸了过去。

        “一群饭桶!还是被人家捷足先登了!”

        屠海后退了两步,才勉强接住手机:“老大,您的意思是,这个陆诗佳退圈是被他们那边威胁的?”

        “也就是说,咱们找爆料人的同时,他们也在找?咱们还没抢过他们?”

        柳无眉太阳穴猛地跳了几下:“废话!不然你真以为她脑子抽了?还是良心发现了?前脚刚爆料完,后脚就去道歉?”

        屠海被他吼地直缩脖子:“那个叫香菱的,能有这么大本事?”

        柳无眉耷拉着眼皮看着眼前脑子缺根弦的手下,烦躁地摸了把头:“海儿啊,还没看明白呢?香菱跟傅冥寒他们都是一伙儿的!她自己要有那本事能傻到被星辉那群人玩了?”

        “看来我兄弟说得没错,这傅冥寒还真是难对付……”

        之后的几天,陆诗佳事件成了全帝都人,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话题,陆家暗地里没少撤热搜,但碍于傅冥寒的面子,没敢做的太明显。

        以至于一周后,陆诗佳事件的热度才差不多过去。

        娱乐圈就是这样,新的绯闻八卦一出,网友们的注意力就跟着转移。

        香菱见记者也不堵在公司门口采访她了,便决定去警局报案。

        自从陈峰知道了他们的事情后,林殊织经常正大光明的来探班,出勤率几乎比某些工作人员都高了。

        但他一直不同意香菱想要亲自报警的做法,正好今天的工作是跟凌珂一起的,三个人便趁着休息时间讨论这件事。

        拍摄地附近的咖啡厅。

        林殊织从前台取完咖啡,回到包间。

        一小杯意式超浓缩是凌珂的,大杯的卡布奇诺多糖多奶是香菱的。

        凌珂接过咖啡说了句谢谢,她也不愿意让香菱这样做,因为她上网查了,如果报案的话,香菱要跟警察详细讲述事情的经过,还需要再次验伤,将她的伤疤展示给别人。

        凌珂看了眼香菱:“你先别急着去,受害人不只你一个,我们可以想办法找到其他受害人作证。”

        香菱双手搓了搓咖啡杯,驱散了一天野外拍摄的寒气:“现在咱们手上只有我的视频,没时间再去找其他证人和证据了,事不宜迟,拖久了,柳无眉又不知会耍什么花样。”

        林殊织还是心疼她:“这点不用担心,只要你们需要,不管多少证据、证人我都能弄到。”

        香菱知道他办法多,但那都不是真正的证据,她想了想,挺郑重地抬眸看向他们:“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不想再回避了,只有迈出这一步,我才能真真正正的从这件事里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