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49 我随便……(二更)

149 我随便……(二更)

        早在凌珂还没出现之前,老太太就开始有意无意、旁敲侧击地向傅冥寒催婚、催生了。

        那时候傅冥寒的态度就是置若罔闻,如果老太太说多了,他还会有些不耐烦。

        不过这次,因为对象是阿珂,他丝毫也不会觉得不耐烦,甚至还有点喜欢听奶奶唠叨这些。

        特别是想到将来会跟阿珂有一个孩子,一个既像她,又像他的孩子,心底便会涌起无限愉悦。

        不过,虽然心里是这样想的,表面上,他还是很克制的回答道:“阿珂还小,不急。”

        这下老太太可坐不住了:“寒儿啊,奶奶我可不小了啊!”

        傅冥寒被老太太的话逗乐了,他扯了张纸巾,轻点唇角。

        这次,他没急着回答,而是目光柔和地看向凌珂,轻声问道:“阿珂,你愿意吗?”

        十月怀胎,定有诸多不便,他很心疼,而且这种事,受罪的永远是女孩,所以他尊重阿珂的意思。

        只要阿珂不愿意,他决不强求,他甚至可以毫不犹豫地陪她做一辈子的丁克。

        正在专心吃第二碗饭的凌珂,被他问地差点噎着。

        这这这这……这事她真没想过啊!

        她锤了锤胸口,不着痕迹地咽下了嗓子眼里的那口饭。

        抬眼看了看满脸着急上火的老太太。

        老太太余光扫见凌珂在看她,连忙又咳嗽起来,咳得忘我,咳得情真意切,咳得险些背过气儿去。

        凌珂唇角抽了抽,心想,这要真是因为自己,害的她临死前看不到曾孙子,好像是有点不太讲究啊。

        毕竟老太太对她确实仗义。

        而且她觉得以自己常年习武的超强体能,生个孩子应该就跟下个蛋一样轻松,也不是什么大事吧……

        凌珂给自己找了一大堆正当理由,就是不想承认,最重要的理由,仅仅就因为那人是傅冥寒啊。

        因为那人是傅冥寒,所以她愿意。

        如果换成其他人,就算老太太在她面前原地身亡一百次,她也不会犹豫。

        虽然她没转头,但她感受得到身旁傅冥寒投来的视线,灼到让她心慌,柔到让她想死。

        绝对是故意的。

        她低了低头,边继续吃饭,边佯装不在意道:“我……我随便……”

        随便就等同于愿意啊。

        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一脸姨母笑,仿佛在看一场现场直播的偶像剧。

        傅冥寒从不知道乍一听很敷衍的“随便”二字,竟也能这么好听,看着眼前这个嘴硬的小姑娘,他哑然失笑,伸出大手覆在她头顶揉了揉。

        他最高兴的并不是会有一个孩子,而是她,愿意为他生一个孩子。

        即便他觉得还得再等等,前一阵子刺杀凌珂那件事还没有查清。

        但说着这话的小姑娘实在是可爱到要命,没错,她压根就不是来夜园找他当靠山的,她就是来跟他索命的。

        一整顿饭,凌珂什么味道都尝不出,就连是饱是饿都感觉不出来。

        而当晚,傅冥寒罕见的老实,他什么都没做,就是紧紧地搂着她。

        把她埋在他结实的臂弯里。

        她能感觉到他在忍耐,他在压抑,他在心疼她……

        而这种极小心极小心的呵护,比之前那些狂风暴雨更加折磨人。

        以至于凌珂迟迟难以入睡,后来好不容易睡着了,梦里乱七八糟的,都是他落在她腰间手,他滴在她鼻尖的汗珠,他问她:阿珂,你愿意吗?

        阿珂,你愿意吗?

        对了,那梦挺立体的,除了感官,还有很多声音,有他问话的声音,有夜晚风的声音。

        当然,还有一些吱呀吱呀的声音……

        第二天,《魔道》剧组还有一场现场直播的粉丝见面会。

        清晨,傅冥寒就先送她到了公司。

        陈峰带着凌珂、香菱到了现场,差不多上午十点左右,演员们准备完毕,粉丝见面会就开始了。

        原本没有这场粉丝见面会,实在因为电影热度太高,剧组为了回馈粉丝们的支持,才临时加的。

        今天恰巧是周末,大多数人上午十点都还在睡觉,可今天全国却有无数人守在电视机前等着看这场隆重的盛会。

        天娱娱乐,坐在董事长办公室内的柳无眉也倚在老板椅上,叼着雪茄,隔着屏幕,看着这场只属于《魔道》剧组和蓝宇娱乐的盛会。

        这部电影最出彩的两个人都出自蓝宇娱乐,而蓝宇也接着这部电影,在业内口碑更上一层楼。

        蓝宇啊,就是柳无眉一直最讨厌的那个蓝宇。

        在娱乐圈那样的大染缸里,所有人都遵循着隐形的规则。

        只有蓝宇,非要故作清高,非要出淤泥而不染,真是让人作呕……

        他嫌晌午的阳光太刺眼,把办公室内的百叶窗帘都拉上了,荧光拍蓝色的光映在他的脸上,一闪一闪的。

        不知是否是光线的问题,总觉得他气色很不好,眼睑下是有些重的阴影,他嘬着雪茄的深情也很是寡淡无味。

        此刻镜头里对准的是凌珂和香菱,柳无眉弹了弹烟灰,视线在凌珂和香菱身上来回切换,最后落在了香菱身上……

        他用雪茄指了指香菱,对着身旁候着的心腹屠海道:“你觉不觉得这女的有些眼熟?”

        人高马大的屠海,连忙猫着腰仔细看了眼屏幕小声道:“老大,这妞咱熟啊,这不就是上次您兄弟让咱们帮忙刺杀的那个吗?对了,最近怎么又没动静了?我手底下又来了几个新的高手,绝对比上次那个手脚利索!”

        柳无眉“啧”了一声,拧灭了雪茄,掐着半男不女的嗓音,不耐烦道:“我说的是她左边那个!”

        “哦哦哦,小的误会了,”屠海又看了会儿香菱,似乎也觉得有些眼熟:“在哪见过来着……”

        这时,门口突然想起花盆被踢翻的声音,屠海立刻警惕地对向门口道:“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干什么?”

        外面安静了几秒钟,然后重新响起两声敲门声:“董事长,是我,小沈,我是来给您送文件的,刚刚文件掉了,才捡起来。”

        柳无眉缓缓收起狐疑的神色,指了指屠海,示意他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