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21 不想我?(二更)

121 不想我?(二更)

        帝都顶级公寓的高层里,佘曼莲和韩俊成也同样隔着电视屏幕在看宣传片。

        宣传片里的镜头都是趁各个艺人有档期的时候分别拍的,所以这也是佘曼莲第一次全方位地看到凌珂扮演的忘忧。

        之前佘曼莲看过宣传海报和演员介绍,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当时在休息间内破坏她和韩俊成好事的那个丫头。

        知道凌珂要反串忘忧这个角色时,她的第一反应是觉得荒唐,现在流量小鲜肉遍地都是,导演疯了吗?非要找凌珂来女扮男装。

        后来又仔细想想,反正忘忧是个男性角色,跟她的女主角受众群体不同,没有任何威胁。

        正好她可以趁拍戏的期间好好修理修理凌珂,现在她和韩俊成已经公开了,也不怕凌珂到处乱说那天的事。

        可当她看到韩俊成盯着屏幕一脸痴迷的表情时,就发现自己又错了。

        “嘶,穿男装也这么俊,”韩俊成靠在床头,一脸悠哉地看着电视屏幕。

        最近这段时间,他试过各种女人,要么眼睛像凌珂,要么鼻子像凌珂,可当他从电视上见到真正的凌珂后却发现,那些女人全都加在一起也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凌珂总是能给他带来各种新鲜感,他还真没试过穿男装的妞。

        而早就知道韩俊成肮脏心思的佘曼莲,虽然已经主动给他找过不少女人了但偏偏不想让他跟凌珂有任何接触。

        佘曼莲从未见过韩俊成对哪个女人这般有长性的痴迷,如果真让他得到了凌珂,那绝对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宝贝儿,你们什么时候开拍?我去剧组给你探班,”韩俊成搂过她的肩膀亲昵道,“你不是最喜欢我去给你探班吗?”

        佘曼莲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以前是喜欢,因为那样既能上娱乐头条,又能收割剧组一群人艳羡的眼神。

        可如今他这分明是黄鼠狼给鸡拜年。

        更何况作为年度大片,为了保密拍摄进度,剧组是全封闭的,本来就不允许探班。

        佘曼莲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太遗憾了亲爱的,这次导演特别强调不允许探班呢。”

        韩俊成闻言立刻没了兴致,搂着她肩膀的手也松开了,挪到一旁继续看电视。

        佘曼莲心里冷笑一声,目光也落回屏幕,她怎么觉得穿男装的凌珂有点面熟呢?她下意识的揉了揉曾经在赌场被人捏到骨裂的那只手,到底是在哪见过?

        这时,佘曼莲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是助理发来的工作流程,她拿起手机走到别的房间,拉上窗帘,点了颗烟。

        她捏着烟的指尖做了鲜红色的美甲,不同于凌珂抽烟时给人的痞帅感,在她身上只能看到满满的风尘气。

        正扫着这两天的工作流程,又听叮咚叮咚几声,是小助理又发来了几条工作要求。

        佘曼莲立刻面露烦躁之色,她猛吸了两口烟,声音狠厉的对着屏幕发了条语音:“你要不想干了趁早说,我说过多少次了,所有的工作内容都综合成一条发给我,别一个一个发,我看着费劲!”

        很快的,小助理给她回过来一条语音,声音战战兢兢的满是无法隐藏的恐惧感:“对,对不起佘姐,后面的两条是赞助商刚发来的,我也……”

        佘曼莲只听了一半就懒得听下去,直接摁灭手机。

        身边一群废物。

        ***

        翌日晚上,凌珂在房间内收拾行李。

        电影要赶在年底贺岁档上映,剧组拍摄进度紧张,导演下午在群里号召演员们尽量跟组拍摄。

        而对这部电影期待已久的凌珂,为了方便观察和寻找扳倒佘曼莲的方法,也为了在导演心目中留下更专业的印象,首当其冲就报名了跟组拍摄。

        “凌珂小姐,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我这就给您准备。”

        跟组拍摄意味着凌珂要连续好几个月都住在剧组,管家心中有些不舍,已经同住在夜园这么久,早就习惯了清晨看见她倚在窗台旁抽烟,晚上看她坐在树上赏月……

        管家想着想着,眼圈竟然红了。

        “对了,您要去剧组的事情,主子知道吧?”

        “恩,下午告诉他了。”

        凌珂正站在衣柜前捡衣服,对于一个不爱收拾屋子的人来说,收拾行李就是一场噩梦。

        放眼望去,衣柜里一片狼藉,角落里蜷缩着的,柜门缝夹着的都是衣服,不扯出来看看根本忍不出是哪一件。

        她有些烦了,便随便划拉了两件扔进了箱子里。

        “那就好,”管家看着乱成一团的衣服,头顶慢慢爬上了黑线,“等有空的时候,主子一定会去剧组看您的。”

        “不行,剧组不允许探班,”凌珂接着又将床头柜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揽到胸前,一股脑都扔进箱子里。

        管家咽了口唾沫,好多年没见过这么“埋汰”的小姑娘了,但表面上还是处变不惊的道:“不让探班啊,那凌珂小姐一定会很想念主子吧。”

        凌珂将行李箱盖上,果然,根本盖不上,她没经大脑就接了句:“有什么好想的?婆婆妈妈的,拍完就回来了。”

        什么破箱子,装这么点东西就盖不上了?

        她暴脾气上来了,双手摁在行李箱盖子上,往下用力一压,悲催的行李箱生生被强行合上了,只是伴随着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几乎同时,门口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离开夜园好几个月也不会想我?”

        那声音冷冰冰的,明显是蕴着怒气。

        凌珂抬头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的傅冥寒,按着行李箱的手不自觉地松开了。

        管家深知自己惹事了,挪着中年人娇俏的小碎步迅捷地离开了犯罪现场。

        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谁都不说话,气氛渐渐凝固。

        凌珂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片让人抓心挠肝的低气压中,她不是那个意思,她只是潇洒惯了,受不了离别时那些哭天抹泪的场面,其实她还……

        一秒后,只听“砰”的一声,勉强盖上的行李箱爆开了,杂七杂八的东西掉落一地,其中一副相框引起了傅冥寒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