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19 诡异的五叔(二更)

119 诡异的五叔(二更)

        凌珂这边。

        亲眼见着林殊织进会场后,夜园的车才缓缓开动。

        思绪从香菱那离开,凌珂想起傅冥寒拍下古董玉佩的事情。

        虽然他有钱任性,但他对那块玉佩所表现出来的兴趣,确实有些不一般。

        想了想,凌珂还是开口问道:“刚刚为什么急着拍下那块玉佩?”

        傅冥寒的手机偶尔会响一下,好似正在用手机处理一些事情。

        “因为看到你在台上时的神情像是有些累了。”

        傅冥寒以为她在问他为什么着急竞拍,而不是问他为什么要拍玉佩。

        原本他是可以慢慢竞拍,实时加价,之所以那般行云流水的举牌子,并不全是因为财大气粗,主要是想早点结束,让他的阿珂早点休息。

        而听到回复后的凌珂愣了一秒,刚刚她碰到玉佩后确是有些心不在焉,没想到他观察的如此细致。

        凌珂觉得,傅冥寒只要不说那些“污言秽语”,平时正经起来的样子,还真是暖到让人挪不开眼。

        反应过来是自己刚刚问的话有歧义后,凌珂重新组织好语言。

        “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这么想要它?是喜欢它?还是觉得它有升值空间?”

        傅冥寒视线从手机上短暂移开一秒,不自觉地看了眼凌珂。

        在他的记忆里,凌珂很少会主动关心他的某项决定,如今这样问,他竟然觉得有些惊喜。

        凌珂的问题他永远是如实相告:“它跟傅家祖传的半块玉佩是一对的。”

        正在开车的薛绍良听到这很是激动,看来他猜的果然没错,真是太神奇了,他透过后视镜兴致勃勃道:“主子,我之前就觉得眼熟呢,那玉真的太美了,两块合在更是举世无双,我能有幸再欣赏欣赏吗?”

        傅冥寒毫不留情、斩钉截铁道:“不能。”

        而一旁的凌珂自从听到那块玉是傅家的祖传宝贝后,就许久没有出声了。

        夜王的玉佩是傅家的祖传宝贝?

        夜王?傅家?

        不会吧……

        真有这么巧的事?

        她觉得还得再仔细看看整块玉佩核实一下,便抿唇问:“回头能借我看看吗?”

        这个问题刚刚薛绍良已经问过了,但她在走神并没有听到。

        薛绍良半眯起眸子,瞟向后视镜里的主子,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傅冥寒回复:“当然。”

        薛绍良好想黑化,这也太无情了,豪不遮掩的区别对待啊……

        他刚要把视线从后视镜收回,却发现暴击根本还没完,只见自家主子侧头蹭到凌珂小姐耳边,低声蛊惑道:“送你都可以。”

        薛绍良原地阵亡……

        凌珂挠了挠耳朵,傅冥寒的指尖总是冰冰的,但唇间吐出的气息却总是热热的,好痒。

        ***

        回夜园后,凌珂就立刻确认了,这就是夜王身上掉下的玉佩没错,没想到傅家竟然是夜王的后人,既然是传家宝,那这块玉佩自然也在傅冥寒父亲、爷爷等等家主手中待过,那夜王的转世会是谁呢?

        凌珂对夜王没有敌意,更多的是不甘心,她在东厂出任务向来无敌,可却败在夜王手上,而偏偏直到任务失败,她连夜王长什么样子都没见到。

        恩,很不甘心。

        而且当年夜王府里有一位身份尊贵的神秘人与柳无眉里应外合,她才进得了王府行刺。

        如果一切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那么这一世傅家家里会不会也有一位与柳无眉关系匪浅的人呢?

        如果能通过这个人找到柳无眉老巢的蛛丝马迹就再好不过了。

        凌珂不知道的是,在她想这些事情的同时,傅家叔叔们也开始暗中调查她了……

        就在刚才,傅家四叔正和五叔通视频电话。

        老四向来谨慎又多疑,他秉退了所有的下人,有些紧张地十指互相绞着,对着视频一脸严肃道:“老三好像出事了,你知道吗?”

        视频里偶尔会传出断断续续的戏曲声,视频没有正对着脸,而是随意放在桌子上,从这个有些别扭的角度里只能看到一只白皙的中年人的手,从男人的袖子可以看出,男人身上穿着的是小生的戏服。(小生是指戏曲中英俊的男性角色)

        那袖子有些长,只能微微露出指尖,随着戏曲的旋律在桌子上敲着节奏。

        听到老四的话,那手指微微停顿了一瞬:“死了就是死了,活着就是活着,你说‘好像’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半死不活?”

        老四额头一滴冷汗流下:“老五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开玩笑呢?”

        “我说‘好像’是因为找不到任何证据,老三整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他走之前跟我说出去旅游散心,结果这几天彻底失联了,我越想越不对,就派人去查,只查到他最后坐过去往b国的航班,再之后线索就断了。哎,你也知道,b国那地方……”

        视频里的老五语气依旧不紧不慢:“过几日再看看,他出国也没几日,说不定是遇着什么露水情缘了。”

        “他就算有了艳遇,能连身边的下人都跟着失联?”老四擦了擦额头的汗:“老五啊,老三肯定是出事了,你说会不会跟傅冥寒有关?还有他身边那个女人,怎么查都查不到她的底细,这一切都太可疑了。”

        听着不断从视频里传出的戏曲声,老四只觉得脑袋嗡嗡发胀,他有些不悦道:“老五,你怎么一点也不紧张啊?你没发现这都是按顺序来的吗?先是老二,又是老三,很快就轮到你我了,当年大哥那件事咱们都有份,谁都跑不了!”

        听到哥哥急了,老五才难得地将镜头转向自己。

        那真是一张温雅又精致的脸,他一颗颗的解开了戏服的扣子,将戏服褪去,露出了里面体面的正装,他拾起一旁的眼镜戴上,用中指扶了扶,微微靠近镜头,看着视频另一边一脸焦急的四哥轻声笑了一声。

        这一笑,那张俊朗英逸的脸顿时邪肆万分:“我紧张什么?如果按顺序来,我前面不还有你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