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17 中计了(二更)

117 中计了(二更)

        ***

        大屏幕上亮起此次拍卖会的宣传视频,拍卖师核点好桌上的东西,做好准备,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凌珂。

        “凌珂,发什么呆呢?马上要开始了。”

        凌珂拢了拢头发,无意间瞥见坐在前面第一排衣冠楚楚的傅冥寒,耳尖浮上一抹红。

        就在半个小时前,傅冥寒说自己累了,要休息会儿,结果把她骗到休息室里后,却一刻也没闲着,直到拍卖会要开始了才放她出来。

        越想脸越红……

        “艹,”凌珂用手扇了扇风,吐了口气:“没发呆,开始吧。”

        拍卖师心说,这小妞脾气真爆。

        台下的傅冥寒将凌珂所有的小动作,小表情都尽收眼底,他指腹摸了一把唇上残留的微湿,忍不住低笑出声。

        拍卖开始,隆重的仪式后,拍卖师缓缓揭开一旁四方盒子上的红布,里面静静躺着的正是众人翘首企盼的古董玉佩。

        同时,大屏幕上也全方位高清的转播着玉佩的细节。

        果然是稀世古董,全场一片哗然。

        原本就是收藏价值极高的宝贝,再加上新闻的热度,众多大佬均对它虎视眈眈。

        拍卖师朝凌珂点头示意,凌珂佩戴好专业的白色柔棉质手套,小心取出玉佩,开始展示。

        原本她心思还乱糟糟的飘向那个昏暗暧昧的休息间,可就当她触碰到玉佩的一瞬,心中猛然涌起一股暖流。

        很熟悉很温暖的感觉。

        她这才注意起这半块玉佩……

        这块玉佩,她见过的……

        这正是当年她刺杀夜王未遂时,夜王掉落在地上的玉佩,她仔细查看了玉佩的断面,竟也同当时碎开的位置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她穿越过,也重生过,但她依然觉得这事很奇妙。

        竟然有一件东西和她一起经历了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时代。

        虽然她经常在梦中回忆起东厂发生过的事情,虽然她知道那是她真实经历过的十八年,但时间久了,那一世的事仿佛只存在于梦里,越来越不真实。

        特别是看着街道上高高耸起的建筑物,看着来往行人与古代完全不同的装扮,她偶尔会在独自一人时会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例如自己是不是分裂了,是不是疯了,是不是这一切都只是她的臆想。

        当周围所有的东西都无法证明你的记忆是真实存在过的,人就会陷入逻辑黑洞……

        而此刻这块玉佩就像是历史的见证者,它证明着凌珂所经历和记忆着的一切都是真的……

        在复杂的情绪中,凌珂依然在尽职地完成拍卖品的展示工作。

        她现在只有一点想不太通,害她任务失败的夜王的玉佩,为何会让她心里暖暖的呢?难道不应该是让她气愤才对嘛?

        要不是那个神秘王爷太难对付,她说不定可以多活几年呢。

        算了,刺客的结局早已注定,多活几年又有什么意思。

        古董的起拍价八位数,拍卖加价幅度定为200万,这就意味着每次举牌都最少要加200万,可就是这样恐怖的价格,举牌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而参与竞拍的人中,最势在必得的就属傅冥寒了,每当有人加价,他便会毫不犹豫的跟加。

        他优雅又漫不经心的举牌动作,仿佛不要钱一样。

        照这个势头,且不说最后的落槌价,就连应计费用和佣金也会是笔天文数字。

        慢慢的,参与竞拍的人越来越少。

        “咱们谁也没有傅家财力雄厚,看来这宝贝傅先生是十拿九稳了,咱们就别添乱了。”

        “是啊,别惹恼了傅家那位更得不偿失。”

        “听说之前李氏集团的李铭成就跟他硬刚过一次,那时好像是要竞拍一块蓝宝石吧。”

        “那后来呢?”

        “还后来呢?李氏集团都破产了,你说后来呢?”

        议论声四起,在座的都是有眼力价的,渐渐都放下了手中的牌子。

        眼见着自家主子对这块古董玉佩的执着,一旁的薛绍良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在新闻里看到玉佩的时候就觉得眼熟,被主子放在保险柜里的那块傅家的传家宝跟它几乎一模一样。

        他也只是有幸见过一次,具体的样子记不太清楚了,那一块跟这一块不会正好能对上吧?

        简直像命中注定的缘分一样。

        拍卖师三声叫价后落槌,傅冥寒竞拍成功。

        拍卖会结束后的酒会上,众人纷纷向傅冥寒道贺。

        傅冥寒一一点头回应,他本想径直走向身处会场另一头的凌珂,因为他看到凌珂刚刚展示的时候神情不太对劲,怕是身体不适。

        可凌珂却走向了别处,他顺着凌珂的目光看去,又看到了凌珂的好姐妹香菱。

        驻足的瞬间,他身边迎上来不少难缠的人,他有些无奈地望了望会场的那一头。

        也罢,让她们先聊着吧。

        “香菱?你不是今天刚出院吗?怎么来这了?”凌珂向来不温不火的语气中难得参入一丝疑惑。

        香菱一身便装还未来的及更换,她似乎是急着赶来的,还有些喘:“我刚回家就收到短信,说你在竞拍行里出事了,我就赶紧过来了,没有邀请函我还是趁保安不注意偷偷溜进来的,你没事吧?吓死我了……”

        凌珂越听眉头蹙得越紧,而香菱说着说着也觉出不对劲了,这明摆着是有人想故意骗她来啊。

        凌珂警惕道:“给你发短信的手机号你认识吗?”

        香菱摇了摇头,她当时实在太着急了,只以为是哪个工作人员发的短信,也没多想,这会儿电话播拨过去,竟显示是空号,看来确是有人故意为之。

        可那人的目的是什么呢?这会场里都是名人,难不成骗她来还是为她好?让她多认识些导演?

        这时,发现有人偷溜进来的保安冲了进来,一眼便看见了身穿便衣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香菱。

        保安严厉呵斥道:“那边的,谁让你闯进来的?”

        “又是哪家的艺人吧?想上位也不能这样硬闯!赶紧出去!不然我们报警了!”

        很快,在附近喝酒谈天的人们都纷纷向她们投去了异样和鄙夷的目光。

        紧接着,人群中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响起,且离她们越来越近:“你就是那个缠着我儿子的香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