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15 背锅侠薛绍良(二更)

115 背锅侠薛绍良(二更)

        病房内。

        直到剧组和蓝宇派来探望的人陆续离开后,靠在门旁的林殊织和凌珂才起身。

        凌珂走到病床前,抬手附上香菱的头顶,拇指指腹轻轻拂开了她额前的碎发,检查了一下额角处蹭破皮的位置。

        林殊织关上病房门,也跟到床前坐下。

        “不严重,只是轻微的皮外伤,医生说不会留疤,”香菱有些不好意思的轻声笑道。

        凌珂收回手,那缕柔软的亚麻色头发便缓缓垂下。

        她冷声道:“陆诗佳干的?”

        香菱抻着小脑袋望了望两人身后被关严了的房门。

        然后视线落回病床前表情阴沉、满眼戾气的两个人,吐了吐舌头:“这次不是她,是我自己故意摔的,不给她点教训,她还会一直在剧组找我麻烦的。”

        见两人没回复,她有些心虚,毕竟陆诗佳同林殊织相识已久,虽然目前来看是陆诗佳剃头挑子一头热,但她也说不准林殊织对陆诗佳到底是什么态度,现在她又让陆诗佳吃了亏,难道生气了?

        她小心翼翼道:“你们不会生我的气吧?我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坏啊?”

        林殊织未动声色,大手在她头顶揉了揉:“生气是肯定的……”

        香菱闻言顿时有些懊恼,可男人却继续道:“下次不准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原来生气是因为担心她的安危,而不是因为她冤枉了陆诗佳,小小的窃喜与欢快从心缝里钻了出来:“你们放心,我当时算好了跟车的距离,所以不会有事的。”

        “你这一身擦伤还叫没事?你就算不顾及我,也得估计你的好闺蜜凌珂吧?”林殊织扫了眼凌珂,似在等她接话。

        听说是香菱故意的,凌珂眸底的恨意才渐渐散去,她眼神落在林殊织放在香菱头顶的那双大手上。

        精致的眸子半眯起,一脸嫌弃道:“把手拿开。”

        林殊织身子微微一滞,压住了心里小小的不服气,恋恋不舍地挪开了手掌。

        那软软的发丝他魂牵梦绕了多久啊,这会儿终于又摸到了,还没过瘾呢,就被凌珂打断了。

        他有些气不过的调侃:“香菱已经长大了总得交男朋友吧?你也不能一直看着啊?”

        凌珂不咸不淡地回:“别人行,你不行。”

        “为什么?”

        “因为你前科太多。”

        林殊织嘴角微抽,难怪凌珂看他眼神一直怪怪的,对于他接近香菱也总是诸多阻挠:“傅冥寒跟你说的?”

        这句话确实是傅冥寒跟凌珂说的,那天知道林殊织加了凌珂的微信,傅冥寒便很腹黑地跟凌珂讲了很多林殊织的前科。

        那心态就像是老父亲知道了一个情史丰富的坏男人加了自己宝贝女儿的微信,碍于自己开明慈父的面子不好直接让她删掉,只好用此方法。

        傅冥寒讲的时候,添油加醋的成分也是有的,总之是要多荒唐有多荒唐,直到凌珂看到林殊织的微信头像都反胃,傅冥寒才满意地结束了那次谈话。

        林殊织想起自己现在还在傅冥寒的微信黑名单里,就更气了,重复道:“凌珂,你告诉我!是不是傅冥寒说的?”

        凌珂装作不经意地拿出手机划着新闻:“不是他说的。”

        她可不能出卖主人。

        “那是谁?”

        凌珂淡定自若地将发丝别到耳后,牛逼哄哄地道:“薛绍良说的。”

        “好你个薛绍良!”林殊织紧了紧拳头。

        (此时正在茶水间给自家主子煮茶的小可怜薛绍良打了个可可爱爱的喷嚏。)

        看着两个人你来我往,香菱轻声失笑:“对了凌珂,你的那部戏准备的怎么样了?”

        “恩,这几天都在看剧本,陈峰找了擅长玄幻剧的演员给我指导,离开拍还有几天,时间够用。”

        “哇!真的超级期待你演的忘忧,我特意把原著从头看到尾!一定会帅炸天际的!”

        就在这时,凌珂拿在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一下,正是陈峰发来的。

        【临时给你接了个拍卖行展示的工作,一会儿等你回公司再交代细节。】

        凌珂看着微信微微拧眉:一般来说经纪公司是不会给已出道的艺人接拍卖会展示这种工作的,虽然酬劳都不低,但毕竟对提高人气没什么影响,而陈峰却二话不说替她接了,想来定不是什么普通的拍卖会。

        她将手机揣回兜里,看向香菱道:“公司有点事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

        后来陆诗佳的负面新闻在网上只挂了半个多小时,就全被撤了下来,毕竟陆家背景深厚,这点香菱早就想到了,她做这些事本也就只是想给陆诗佳一个警告。

        不过意外的收获是,她因为拍戏受伤的新闻在网上小范围的发酵了一下,不少网友都因为她的敬业和拼命而对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而陆诗佳这边,虽然新闻被家里压了下来,但这几天拍摄时,导演和工作人员对她态度明显不如从前了。

        事后她还跟林殊织说了自己被香菱冤枉的事,本想在林殊织面前戳穿香菱的真面目,可得到的回复竟然是。

        【奉劝你老实,如果再动她,被你父亲平掉的那些新闻我会都重新翻出来。】

        看到微信后的陆诗佳当场把手机摔了个粉碎,气的牙都要咬碎了。本想等当上林家少奶奶后再管,看来现在不管是不行了。

        趁今天有半天休息时间,她约了林家夫人肖淑仪在文雅阁听戏。

        文雅阁又是帝度最好的戏园子,陆诗佳提前半个小时到场订包间。

        “小姐,位置最好的那个包间被傅家五叔订走了,老板给咱们找了那边的包间,位置也是很好的。”

        “恩,知道了。”

        帝都人都知道傅家五叔喜好听曲儿,她肯定是不能跟傅家五叔抢的。

        顺着下人指的位置,她望向楼上五叔的包厢,纱质的长帘被风掀起,朦朦胧胧地可以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布衣长袍,坐姿闲散,身旁一个下人都没带,很是怡然自得。

        “傅家五叔真是个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