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06 梦里犯错,算犯错吗?(一更)

106 梦里犯错,算犯错吗?(一更)

        小阿珂在脑后盘起的丸子头被她那一套功夫弄的已经毛毛躁躁的了。

        俨然一个小疯子,还是个嘚瑟的小疯子。

        傅冥寒轻笑一声,在梦里犯罪,还算犯罪吗?

        小阿珂软软如花瓣般可爱的小嘴里,说出的话也那么可爱,他有些受不住。

        女孩偏头望着他,心说这人总盯着她腰干吗?是在看钱袋子吗?

        “喂!”她叫了一声。

        傅冥寒回神,喉咙动了动:“怎么了?”

        凌珂问:“你喜欢我的钱袋?”

        傅冥寒稍稍有些心虚,刚刚他的想法很猥琐,算了,哪怕是梦里,也不能太为所欲为了。

        算你是个人。

        他说:“恩,喜欢,送我吧。”

        凌珂犹豫了会儿,扯下钱袋在手里颠了颠,有些不舍地道:“行吧,其实我挺舍不得的,这可是香菱帮我做的,不过还是送你吧,不然你回家的路上很可能会继续被偷。”

        香菱做的……

        傅冥寒突然就不想要了……

        真是阴魂不散,跟她抢阿珂抢到梦里来了。

        不过对面的女孩已然把钱袋扔了过来,他单手接住,放在鼻前闻了闻,真香。

        回过神来,阿珂又不见了。

        刚刚傅冥寒是故意让扒手偷的,他在银子里做了记号,他要栽赃。

        虽然计划被女孩的神来之笔,不,是被她的神来之脚打乱了。

        不过傅冥寒并不在意,还有什么比阿珂重要?

        他沿着集市走了一圈又一圈,终于在一家画糖人的摊子前看到了凌珂。

        好在她穿了一身黑,好找,这个年纪的小孩,都喜欢穿的花花绿绿,只有她是一身黑,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他对着女孩发呆的侧脸望了会儿,她好像很喜欢那些用糖画的小玩意,但却迟迟没买。

        对了,她没钱,买不了。

        刚刚找凌珂的时候,傅冥寒走的太急,有些喘,他稳了稳呼吸,才开口道:“你想吃?我买给你。”

        小阿珂摇摇头:“我不想吃,但我想送香菱,你能帮我买一个吗?”

        傅冥寒在心里骂了个脏字,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走到摊子前,落下一锭白花花的银子,然后看向女孩:“喜欢哪个图案?我让老板给你画。”

        老板笑眯眯地拾起银子,在身上蹭了蹭,塞进怀里,然后他指了指插在一旁的爆款,一只用糖画的青蛙,老板手巧,复杂的青蛙他画的惟妙惟肖,小娃娃们最喜欢。

        反正是送香菱的,傅冥寒藏不住的敷衍感,转头看向凌珂,本想说就画这个吧,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见到一向淡漠无畏的凌珂,在看到青蛙的那一刻,竟然浑身打了个激灵……

        怕青蛙?

        紧接着,凌珂连做了几个干呕的表情,半边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绿了……

        反应这么大?

        傅冥寒抽出那根青蛙形状的糖,扔到地上,踩碎了,老板一脸错愕,不过刚刚那锭银子都足够把他整个摊子买下来了,踩碎个糖而已,他没什么可说的。

        过了老半天,凌珂的脸色才渐渐缓和,然后指了指一旁小兔子形状的:“帮我画个小兔子吧。”

        老板在画的时候,傅冥寒和小阿轲并排坐在路旁等,傅冥寒问她是不是怕青蛙。

        小阿轲点了头,开始讲她怕青蛙的原因:“小时候我……”

        “小时候?”女孩刚开了个头,傅冥寒就忍不住轻笑打断,此刻的她就已经够小的了。

        “对啊,我小时候,有问题吗?”小阿轲眉头拧起,不太高兴了。

        十岁女孩口中的小时候那一定是更小的时候,更迷你的阿珂,更圆鼓鼓的小脸蛋。

        “没问题,继续,”傅冥寒向上弯了弯嘴角。

        “小时候我很喜欢青蛙,还从池塘里抓了一只带在身上,后来被公公发现了,公公说杀手不能有同情心,更不能有爱心,当着我的面把小青蛙分尸了。”

        呵,杀手,公公,傅冥寒心想,这梦做的真有年代感……

        从小阿轲的话里,他听出来了,这是心里留下阴影了,亲眼见到心爱的青蛙被人那样虐杀,所以现在一看到青蛙就会觉得恶心,甚至觉得可怕。

        后来小兔子做好了,凌珂收好后,急急忙忙的就要走,她说时间久了糖就化了。

        虽然傅冥寒模糊知道这是梦,但还是莫名其妙地说了句:“每个月我都会来这儿,你还会来吗?”

        凌珂偏头看他:“如果有这边的任务,我就来……”

        ……

        醒来,傅冥寒虽然记不清全部内容,但依然深深怀疑,这是梦吗?真的,太逼真了……

        他现在还记得凌珂身上钱袋子的香味,被风吹乱后根根分明的柔软发丝,甚至连银子在手里的触感和重量都真实得不像话。

        梦里的凌珂是刺客,那他又是谁呢?

        他从来不看电视剧,更别提古装剧了,如今竟然做了这样的一个荒诞无稽的梦。

        最后还问了句“会不会再来”,难不成这梦还是连续剧的?

        正值炎夏,窗外蛙鸣阵阵。

        傅冥寒从床上起来,站在落地窗旁看俯瞰夜园,夜园里绿植多,小水洼也多,青蛙最是喜欢。

        他捏了捏眉心,执起手机:“把夜园所有的青蛙都清了,以后夜园里禁止听到蛙鸣。”

        电话那头的薛绍良一头雾水:“青蛙啊?哦哦,那个……蟾蜍还有牛蛙呢?要不要清了?”

        “把夜园所有的蛙类都清了,这样够清楚吗?”

        “清楚清楚……”

        傅冥寒现在对凌珂的保护欲已经上升到梦里了,哪怕梦里梦到的女孩不喜欢的东西,他也要清了。

        荒唐吗?

        不荒唐,爱深了,都这样。

        这边,也刚起床的凌珂打开手机准备查看从凌晨到此刻的投票结果。

        今天蓝宇给训练生们放假一天,连续训练了两个周,也该休息了,顺便等待投票结果。

        隔着窗子,她就听到仆人们在院子里忙活着什么,刚想出去看看,香菱的微信就冒出来了。

        【姐妹,别灰心!下次我们一定能成功的!】

        得,那不用看她也知道结果了,不过她依然点进了微博,反正早就想到这个结果了,她心情并未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