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102 上!(一更)

102 上!(一更)

        “让我检查一下,你的接吻技术到底练的怎么样了……”

        傅冥寒的声音仿佛自带回声特效,明明语音已经播放结束,那声音竟十分魔性的继续在教室上又空盘旋了几周。

        好在香菱刚下课就去了厕所,不然她‘大哥’的形象定会全毁。

        事已至此,凌珂装作漫不经心的弯腰捡起手机,起身后,将手机随意地放在站在她身旁的苏阮手上:“你手机掉了。”

        张着小嘴震惊有余的苏阮心说:一个连续流局一年的老训练生就不配有尊严吗?

        一屋子人看破不说破,毕竟凌·掩耳盗铃·珂不笑的时候,看起来蛮凶的,只是向苏阮投去了对弱者同情的目光。

        ***

        同时,正去往蓝宇娱乐的傅冥寒,原本只是被情侣头像和合照的事情搞的有些烦躁,想来看看他的女孩,最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一时见不到她,心里边就会有一处又空又痒……

        可当他收到女孩回复的微信,看到她自信满满地说对于接吻,已经很熟练了。

        虽然没有语音只是文字,但他却也画面感十足地想象到女孩说话时那傲气十足的小眼神。

        刚从他那尝到点甜头,对于后面的事压根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竟然敢说接吻已经很熟练了。

        这他还能忍吗?

        ***

        午餐时间,香菱发短信说一直坏肚子,让她们先吃,不用等她了。

        作为封口费,凌珂请苏阮吃了一顿大餐,饭后,苏阮呆滞的小脸上又浮现了油汪汪的笑容。

        凌珂觉得情感节目里那些男嘉宾抱怨说女生不好哄,都是在无病呻吟。

        明明很好哄。

        回教室的路上,苏阮絮絮叨叨地散了一路的负能量,她说自己太衰了,什么事都做不好,而且之前的男朋友不是出车祸就是被抢劫,简直是天煞孤星。

        得亏凌珂在聆听时有个毛病,大多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不然肯定会被她带的很丧。

        “凌珂,我发现我最近都开始出现幻觉了,有的时候明明看见一个人站在那,再转头却又不见了……”

        可就当苏阮说出这句话后,她下意识地回头看向身旁的凌珂,瞬间毛骨悚然……

        刚刚凌珂明明还会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着她,可现在走廊上竟空无一人,只有她自己……

        难不成刚刚又是幻觉?难不成中午那顿奢侈的饭其实是她自己掏的钱?

        紧接着一旁的洗手间内传出“咔哒”一声锁门音,苏阮觉得幻觉之后就是幻听了。

        深深怀疑自己个人分裂的她逃也似地跑回教室。

        而此刻的洗手间内,凌珂正后背紧贴在门上,原本充斥着香水味的洗手间内,如今却被一道霸道的清冽气息占据。

        她没说话,她说不出话来,因为她的唇正被眼前的男人紧紧吻住。

        就在几分钟前,她路过洗手间门口的瞬间,腰间一紧,天旋地转间她被拽进了洗手间内。

        正当她要一套连招自我防卫,傅冥寒那低沉的声音响起:“是我。”

        而她刚松了手上的力道,男人便毫不客气地死死揽住她的腰,伴随着“咚”的一声,她的后背便不轻不重地撞在了门上。

        紧接着,头顶那片阴影降了下来。

        之后的画面绝对比手机语音里的要香艳的多。

        男人本就如墨般地眸子这会儿翻腾的不行,黑压压地仿佛要将眼前人吞噬殆尽才能算完。

        他缠完她的唇,又顺着她白皙的颈部向下,那吻时而绵密温柔,时而狂热急躁,一路下滑,最后停留在了她的锁骨处。

        …………

        …………

        凌珂这才意识到,她的唇已经被放开了,她可以出声了,她尽量平稳着呼吸,小声道:“这是女厕……”

        听听,多么实在的提醒。

        难不成傅冥寒会把她带到男厕?毕竟他俩性别不同,只能委屈一方……

        “放心,这里面没有其他人,只有你和我……”

        男人的声音有些哑,可能是刚刚气息太过强烈的原因。

        他眼睛里的炽热并未褪去,凌珂发现,“女厕”并不能唤醒他的人性……

        傅冥寒瞄了眼一旁被擦的光亮如新的洗手池台面。

        下一秒,凌珂感觉脚下失重,她整个人被傅冥寒竖着抱起,她下意识地扶了下他的肩膀,被抱到了洗手台上……

        洗手台很高,凌珂被放在上面,坐直了与傅冥寒的高度差不多。

        傅冥寒看着她,一脸耐人寻味的表情。

        他开口,声音像带着电流:“懂不懂为什么让你遵守傅家的家规?”

        三秒钟过去了,凌珂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身材纤细高挑的她坐在台子上,侧面正午的光暖洋洋地照着她。

        光在右边,五官的侧影在左边。

        像极了一个不会说话的瓷娃娃。

        瓷娃娃右边的耳朵被阳光直射着,耳垂接近晶莹剔透,傅冥寒觉得可爱,忍不住拨弄了一下:“问你话呢。”

        回过神来的凌珂机械地按照之前的猜测道:“当了夜园的仆人就等于签了卖身契?所以得守傅家的家规?”

        傅冥寒本以为自己的暗示够明显了,但现在看起来并没有,听到这令人匪夷所思的答案,他先愣了一瞬,然后才低笑出声:“也可以这样理解,签了卖身契,你就是我的人,但这卖身契不是跟谁都签,只有你……”

        比起现代可以自由结婚、离婚的规矩,他好似更喜欢古代那种一但签了,致死都不能改变的契约。

        一生只与一人签的那种。

        “明白了?”傅冥寒确认一遍。

        凌珂点了头,心说:明白了,卖身丫鬟啊……

        “既然明白了,现在就开始吧。”

        “开始什么?”凌珂警惕道。

        傅冥寒一副坐等验收的表情:“开始检验你的吻技,刚刚又帮你复习了一遍,学会了吗?”

        这是等她主动?

        这边两人正僵持着,他们不知道的是,因为肚子痛而在厕所里待了许久的香菱,此刻正进退两难地蹲在盖上盖子的马桶上,一动不敢动,连呼吸都怕打扰到她的好姐妹!

        虽没看到画面,但听到了全过程声音的她,脸红的能滴出血来……

        姐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