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98 傅家有家规,不能拍吻戏(一更)

098 傅家有家规,不能拍吻戏(一更)

        当晚,考核通过的录取邮件就已经发到了凌珂跟香菱的邮箱里。

        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原本应该轻松一下,但想起车里听到的新闻,凌珂总觉得很有压迫感。

        距离佘曼莲的那部电影开拍,也就还剩一个月的时间了,她得加快速度,一定得混进那个剧组,哪怕是个演个“尸体”呢……

        “今天没胃口?在想什么?”傅冥寒看着凌珂面前那碗茶泡饭,幽幽地问了句。

        其实他今天没什么说话的欲望了,今天在蓝宇,他已经把一整个周的话量都说够了。

        谁能想象得到,一个是惜墨如金的无情总裁,一个是话少人怪的娱乐圈顶流,帝都两大男神,站在拐角旮旯里,豪无任何实质性的内容,不带任何脏字的互损了四十多分钟。

        直到刚刚,他亲眼看到凌珂心不在焉地把茶壶里的茶倒入了盛着米饭的碗里,才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啊?没有啊?”凌珂为证明,端起面前的饭碗快速扒了两口。

        可吃到嘴里才发现不对,不是米饭吗?怎么变粥了啊?

        她低头看了看:“谁吐我碗里了?”

        目睹了一切的管家,闻言吭叽了半天没说话,肩膀一耸一耸的,在憋笑呢。

        傅冥寒放下筷子,这下他是彻底没食欲了,他不悦地看向管家,点了点桌面提醒:“重新盛一碗来。”

        管家连忙给凌珂重新盛了一碗米饭。

        傅冥寒问道:“公司对新人有什么安排?”

        凌珂复述着录取邮件上的流程,一板一眼地回:“先统一培训两个周,然后安排我们拍宣传片发到网上,网友投票选出的人气最高的那几个可以有机会面试小角色试水,投票没有通过的继续培训……”

        大概讲了五分钟,她觉得傅冥寒应该听腻了,便自行停了下来。

        “然后呢?”显然,傅冥寒一直在认真听,甚至拿出了开高层会议听汇报的架势。

        他不但要听,还要帮她分析蓝宇娱乐对新人规划是否合理,是否会埋没了她的优势。

        就这样凌·秘书·珂几乎将所有的流程都从头背到尾,男人才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晚上早点休息,明天我送你去公司。”

        凌珂:“不用了,你要是不放心,让司机送我就行,别耽误你的工作。”

        家里孩子第一天正式上班,能不亲自送?

        “顺路,”傅冥寒淡淡地丢下一句话,起身回房。

        凌珂有时候确实脑子不太灵光,但她不彪啊,傅氏集团和蓝宇明明一个在大南边一个在大东边……

        翌日。

        凌珂坐在傅冥寒的车上。

        高三一学期给她带来的影响是终身的,好不容易高考结束,这会儿又在看《演员的自我修养》。

        要么就别让她识字,会识字了就要看便天下书。

        傅冥寒斜支着额头:“我说过了,不要在车上看书,伤眼睛,会近视。”

        话看起来凶,语气却没舍得加半点力度。

        凌珂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落在男人脸上,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她视力是正常人的4倍,就算近视了,大不了就是退回到正常人的视力罢了……

        傅冥寒身子微滞,别管凌珂给他的是什么别有含义的笑,他都无法抗拒,刚刚那一瞬,他又差点心神恍惚。

        他按照凌珂的意愿,把车子停在马路对面,以免引人注意。

        而蓝宇公司大楼的对面是一所小学。

        这会儿正是家长送孩子们上学的时间段。

        一位年轻的妈妈将女儿送到门口,把粉色的小书包背到了女儿肩上:“宝贝儿,到学校了,快进去吧。”

        小女孩依依不舍地扯着妈妈的胳膊晃呀晃的,扬起肉嘟嘟的小脸,毛茸茸的大眼睛上还挂着晶莹润透的泪珠:“妈妈,我不想上学,我舍不得你。”

        那声音清甜的,就像是九月枝头带糖心的苹果。

        妈妈揉了揉女儿被太阳晒的暖呼呼的头顶:“宝贝儿乖,妈妈也舍不得你,但是所有的小朋友都要上学的,到了学校里一定要跟同学好好相处,要互相友爱,不要跟同学闹矛盾……”

        不远处的车上,傅冥寒按下车窗,看了眼这对母女,表情复杂,如果有一天,阿珂也主动能缠着他,软软地躺在他怀里说‘舍不得他’,或者再说些别的……

        “嘶—”大早上的,还是不要想这些了,反应过于强烈,会影响一天的工作进度。

        他感觉只是吻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下次要多教她些其他东西……

        傅冥寒揉了揉太阳穴,不动声色地调节好呼吸,神色如常地看向凌珂,按照刚刚那位妈妈的样子嘱咐道:“到了公司,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就尽情的欺负回去,有我在,想做什么就尽情做,不用考虑后果,如果不想在蓝宇待了,一个电话,我接你回家……”

        还真是跟刚刚那位妈妈说的话,完全是两模两样啊……

        虽然凌珂不会任性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傅冥寒的话依然让她心里有些暖,她身子前倾,张开双臂,抱了男人一下……

        虽然这姿势有些像兄弟之间的拥抱,与小女孩撒娇的感觉相差甚远,但傅冥寒依然受用啊,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感觉又起来了……

        他单手搂过女孩的腰,将原本相敬如宾的拥抱变成了密不透风的拥抱……

        他的手掌很烫,不似平时那般冰凉凉的……

        凌珂只当他是黏人,手掌在他后背安慰似的拍了拍,然后毫不留情地与他分开,下车。

        “阿珂。”

        傅冥寒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透过车窗叫住她。

        “恩?”凌珂回身。

        傅冥寒轻咳一声,紧接着,一脸严肃的胡说八道道:“对了,傅家有祖传的家规,不能拍吻戏,以及比吻戏更亲密的,都不可以……”

        “哦,”凌珂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头,在这方面,她本身就是个保守的人。

        傅冥寒满意地按上车窗,车子渐行渐远,消失在凌珂的视线内……

        她突然反应过来,傅家的家规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也不姓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