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95 小淘气,竟然敢拉黑我(二更)

095 小淘气,竟然敢拉黑我(二更)

        上午十点整。

        凌珂和香菱准时到达蓝宇娱乐。

        待考生们坐成一排,香菱坐在倒数第二的位置上,凌珂是最后一个。

        台下四位主考官,中间的两位是生面孔,据说是蓝宇德高望重的高层,左边是专管新艺人审核的陈峰,右边就是已经在凌珂通讯录黑名单里的江赫云。

        考生们怀抱着对演艺事业极大的热情,从第一个开始按顺序表演,为了更好地了解考生们的性格特点,一开始并未规定表演内容,而是让她们自行决定。

        表演一一进行,可江赫云根本没看考生,他十分悠哉的单手拖着下巴,目光死死盯着凌珂。

        凌珂先是有些挑衅地跟他对视了一会儿,最后实在太膈应了,便移开视线。

        前面的考生无一例外,表演的都是哭戏,要么喜极而泣,要么悲痛欲绝,虽然各蕴含了不同的情绪在里面,但主考官们显然开始有些烦了。

        眼见要轮到香菱,陈峰突然发话:“最后五位,你们不要再演哭戏了。”

        此话一出,已考完的都觉得十分幸运,还未考的却怨声载道。

        “啊?”

        “考官,这太不公平了吧?”

        “前面的人都演哭戏也不是我们的错啊?”

        陈峰一脸严肃:“如果你们准备的也是哭戏,那就临场发挥,这也是当艺人必备的素质,如果有意见,现在就可以离开考场了。”

        台上顿时鸦雀无声。

        凌珂倒是很淡定,这种情况下,如果能做到别[铅笔小说    www.qbxs.vip]出心裁,比起前面表演完的,反而可以在考官心目中留下更好的印象。

        特殊的考验也等同于机遇。

        她看了眼香菱,香菱似乎有些紧张。

        能不紧张吗?香菱原本准备的也是哭戏啊!

        果不其然,接下来的第一位考生彻底懵了,五分钟表演时间,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根本没想好演什么,简直是大型翻车现场。

        考官们纷纷摇头,在简介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

        香菱的脸色更加难看了,甚至紧张到嘴唇发白。

        晃神间,凌珂似乎又看到在东厂时香菱10岁的样子,害怕测验失败,紧张到发抖。

        她不动声色地牵起香菱的手,然后踹进了自己的外套兜里。

        香菱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疑惑,紧接着,她顺势摸了摸凌珂的兜,好像有几颗糖。

        掏出来后,她摊开掌心,透明的包装纸里,是粉色心形的棉花糖,是她最喜欢的牌子。

        凌珂特意准备的,铁汉柔情啊。

        “别担心,我们一定可以进蓝宇的,”凌珂想起某位影帝在电视里说过的话,有样学样道:“艺术源于生活,回想一下最近生活里让你感触最深的片段演出来,一定比凭空想象更加真实。”

        香菱顿了顿,瞬间茅塞顿开。

        其余考生表演的时候,香菱一直低头培养情绪,凌珂感觉到身旁仿佛有一团黑云越来越浓烈,等她再次转头看向香菱的时候,女孩头顶已经阴云密布,森森恐怖。

        下面,轮到香菱考核了。

        她缓缓起身走到舞台中央。

        “请问可以找一位男性工作人员跟我配合吗?”她依然低着头,声音也轻飘飘的,似乎不想让自己从情绪中走出来。

        陈峰视线从香菱的简历上移开,看向舞台上的女孩,他记得香菱,上次来面试过,条件不错,但因为高中没有毕业,痛失面试资格。

        没想到这段时间她真的取得了毕业证,又一次来到这里,这份执着让他心生好感。

        他抬手指了指一旁的工作人员:“小邓,你上台配合。”

        然后看回香菱:“为公平起见,他不能有台词。”

        香菱缓缓点头,从一旁拾起一根粗细适中的树枝,紧紧握在手中。

        表演开始。

        陈峰身子向前坐了坐,很是期待。

        小邓是负责搬道具的,对于演戏一窍不通,表演已经开始,但面前的女孩依然低着头,不说台词,他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周身莫名阴冷。

        就在这时,香菱突然向后踉跄一步,小邓乃七尺男儿,却本能的身躯一震。

        香菱握着树枝的手紧了紧,指甲也因挤压而泛着青白色。

        接下来,她缓缓抬起头,眸底空洞如几千米的深湖,黑洞洞的瞳仁一动不动,让人看不出喜怒却毛骨悚然。

        “叔叔,是你逼我的,”女孩声音细腻柔和,却同时冰冷彻骨。

        小邓及台下考官都跟着紧张起来,因为是无剧本表演,没有人知道她想演什么。

        只见香菱拖着没有灵魂的步子,向前堪堪挪了一步。

        随着她的靠近,小邓清晰地注意到她的眼神竟然慢慢变了,等他回过神来,那眼神已经变得如嗜血的恶魔一般锐利,脸上也露出了扭曲的笑容,那是绝望,也是对命运的鄙视和不屑。

        下一秒,她再次开口:“叔叔!是你逼我的!”

        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台词,但却是完全不同的语气,这一次她几乎是喊出来的,那声音歇斯底里,小邓大惊失色,现场所有的人都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恐怖的氛围中却又夹杂着一丝难以名状的痛楚和伤怀。

        就在众人沉浸的瞬间,女孩仿佛入魔了一般,抬手将手中的树枝死死抵在男人的脖颈处。

        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了她所要演出的剧情,而凌珂早在她第一次叫出“叔叔”的时候,就猜到了。

        香菱重演的是那晚在宿舍楼前胡同里发生的事情,但是她加入了一些平时在鬼片里学到的精髓,所以现场的效果比那晚有过之而无不及。

        香菱纤细又莹白的手指在树枝上抚摸着,眼神里渐渐闪过一丝兴奋,那不是树枝,那分明是把锋利的匕首。

        小邓后背全湿了,巨大的压迫感沿着“刀刃”弥漫开来,他满脸惊恐,下意识地向后躲,这些反应完全来自他身体的本能。

        就在这生死一线的紧张时刻,香菱收回手中的树枝,转身向考官们深深鞠了一躬。

        表演结束了,几秒钟的死寂后,惊魂未定的考官席响起掌声。

        一上午的考核,这是考官们第一次给出掌声。

        领头鼓掌的是陈峰,本以为香菱的形象应该走甜美路线,没想到竟然有这种反差萌,刚刚短短的几分钟内,她完全将天使堕下神坛变成恶魔的感觉展现到淋漓尽致,简直是潜力无限。

        这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新人苗子。

        除了江赫云,考官们纷纷表示还未从刚刚的表演中走出,休息了几分钟后,轮到凌珂上场了。

        凌珂志在复仇,不在演戏,所以并未像香菱那样钻研推敲过演技方面的事情。

        虽然如此,但也不能在香菱面前丢人,这是她最为“直男”最后的倔强……

        不同于前面其他女生温柔优雅的举止,凌珂一起身,身下的椅子便“吱啦”作响,她淡定地向后抬脚把身下烦人的椅子踢出去老远。

        考官们眉毛齐齐抽动。

        凌珂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鞠躬准备自我介绍。

        话还未出口,只听台下沉默许久的江赫云突然开口:“最后这位考生,由我来指定考核题目……”

        小淘气,竟然敢拉黑我……

        ------题外话------

        珂爷的小暴脾气可不是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