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92 三三丢了?(一更)

092 三三丢了?(一更)

        16:50的时候,在车里等候的傅冥寒接到了老太太的来电。

        “寒儿啊,凌珂是不是考最后一科啦?”

        “恩,正在考外语。”

        “考的怎么样啊?”

        “成绩要过几天出来。”

        “诶呀,中午的时候你看她心情咋样啊?笑着出来的还是苦着脸出来的?”

        傅冥寒语气如常:“心情还不错。”

        老太太咯咯地笑了起来:“那就好啊,我的凌珂最棒的了。”

        上次那件事情后,老太太总觉自己亏欠了凌珂,补偿性地对她更好了,经常嘘寒问暖,虽然表面上不经常催,但巴不得他们俩赶紧闹出人命来。

        请注意,只是不经常催……

        “对啦,凌珂也毕业了,不是小女孩了,你俩是不是该加快一下进度啦……”

        傅冥寒悠扬的长眉拢了拢:“她想先立业,后成家。”

        虽然没问过凌珂,但他也知道,这会儿告诉老太太,是让她赶紧站好立场,想早点抱上曾孙,就千万别给未来孙媳妇的事业使绊子。

        挂了电话,他看了眼手表,17:08分,高考已经结束8分钟了,还没出来,不知是被谁牵绊住了?男的?还是女的?

        就算是女的似乎也不怎么样……

        男人平淡的眸子里凝起一抹晦暗的阴霾。

        老太太不催阿珂,天天催他有什么用?要不是为了阿珂的梦想,他又怎会是什么善类?只要阿珂说想要,管她毕没毕业,生一个足球队才好。

        ***

        凌珂这边,高考结束后,各考场都像炸开了锅,一片沸腾。

        不论同学还是老师,今日之后就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大家不禁有些伤感,考试后都没急着离开,想再多聊会天。

        有好事的听说了语文老师沈从文正好今天要搬家,之前的房子虽然早就赎回来了,但他最近一直忙着学生们高考的事情,今天才有时间搬。

        沈老师一向对学生好,这会儿大家热情劲儿上来了,都说要帮忙,其实也是想延长一下最后在一起的时间,感觉这比出去聚餐或者k歌都更有意义。

        沈从文其实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但是孩子们一个个盛情难却,他也看着欢喜,还邀请孩子们在家里吃晚饭。

        香菱喜欢收拾屋子,而且回宿舍也是自己一个人,所以就跟着一起去,她试探性地看向凌珂……

        毫无疑问,凌珂拒绝了,并表现出没有半点兴趣的样子。

        她真实年龄已经不是十八岁的高中生了,这种小场面的离别根本激不起内心任何波澜。

        恩情已报,没必要有过多牵扯,况且已经这么多人了,她再去一个,怕是家里都要站不下了。

        收拾完书包,凌珂准备离开,却突然接到了傅冥寒的来电。

        “马上下去,”她以为是催她的。

        “不着急……”可听傅冥寒的意思却好像不是,“明天就放假了,今晚各班应该都有活动,正好我有点公事,你去玩会,晚点接你。”

        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听他的语气也不像是在说气话,这么善解人意凌珂好不适应。

        难不成她有隐藏抖s属性?不被管怎么浑身难受啊……

        “但是一定不能喝酒。”

        撂下一句话,没等凌珂回答,电话便挂断了。

        香菱一直竖着耳朵,趴在她身上偷听她讲电话,像只没骨头的小喵,这会儿见手机挂断了,才猛地从她身上弹开,回到自己座位上,缓缓朝她伸出了大拇指,一脸欣赏的表情:“傅先生就是大气!”

        得,那就去吧。

        沈从文的房子是学校分的,就在操场后面,家具已经由搬家公司搬到门口了,同学们要做的就是帮忙收拾。

        屋子是一厅两室,九十几平的样子,他和儿子沈竹青一起住,还算宽敞,但现在全班四十多号人一起站在里面,毫不夸张的说,真是连下脚的地儿都没有……

        更令人费解的是,胡笑言也来了……

        “呵呵呵呵,我上次帮你找照片的时候,看到沈老师的儿子长的蛮帅的,所以就想来看看。”

        凌珂无语死了。

        就在大家忙着寒暄,忙着东张西望的时候,凌珂已经开始往屋子里搬东西了。

        至此,同学们分成三派:以凌珂为首的实干派,以胡笑言为首的发呆派,以香菱为首的收纳派……

        虽然早就知道凌珂怪力惊人,但看见她抬起手中的大型、长方形物体时,胡笑言还是忍不住惊讶:“凌珂……你确定不用男生帮你抬吗?”

        “不用,我自己就行。”

        家具用瓦楞纸打包好了,所以凌珂也不知道自己抬的是什么,可胡笑言却看见上面用马克笔标记着:冰箱……

        这时,凌珂感觉到纸箱对面突然轻了,有人帮她抬了另一边,只是纸箱很大,她看不见站在前面的人,余光可以从侧面看到那人抬着纸箱的手指。

        纤长而白净,骨节不明显,这个角度,甚至分不清这是女人的手还是男人的手。

        抬到沈老师指定的位置,凌珂放下箱子,她说“谢谢”的同时,从对面走出来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子……

        “你们来帮我们搬家,应该我说谢谢才对,不过你力气真的很大,”少年身形偏瘦,长眉入鬓,如墨般的眸子里噙着一丝浅淡温脉的笑,他戴着金丝边眼镜,干净的像一张空白的画卷。

        这张脸跟赌场见到时,被打的面目全非的样子完全不同。

        他就是沈从文的儿子,沈竹青。

        “凌珂,不要干这些力气活,别伤到了,快过来坐,老师给你切水果吃,”沈从文连忙过来阻止凌珂即将抬起的下一样家具:沙发……

        “你叫凌珂?”沈竹青继续帮她抬另一边。

        沈从文语气里稍加了些严厉:“不要没礼貌,凌珂比你大一岁,你要叫姐姐。”

        沈竹青笑了笑,没叫。

        他过几天就满十八岁了。

        ***

        夜园的车子正急速行驶在回去的路上。

        管家的来电,薛绍良按了免提。

        电话那头乱作一团,管家的声音断断续续:“主子恕罪,是晚上喂饭的时候发现它不见了,它在围墙根儿那刨了个洞,应该是从那跑走的,我真是罪该万死,之前竟全然没有发现……”

        傅冥寒捏了捏眉心:“附近所有的监控挨个查,两个小时内,必须找回三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