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大佬夫人有点冷在线阅读 - 089 真想废了你这一身武功(二更)

089 真想废了你这一身武功(二更)

        凌珂一口茶喷了出来!

        操!她刚刚都听到了什么虎狼之词?

        事已至此,老太太的思维完全被带跑!她神情里的威胁和猜忌已荡然无存,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他们竟然要吃药来谋杀自己的嫡曾孙!

        “寒儿啊,虽然还没毕业,但……”

        傅冥寒朝凌珂伸手,有些慵懒地招了招:“过来,跟我回家。”

        对于老太太的话他仿佛充耳未闻,一手捞过凌·呆若木鸡·珂的肩膀,转身走向大门口,出门的瞬间,他顿了顿脚步。

        “马上要高考了,以后不要耽误阿珂上课。”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剩在屋子里的人只觉得阴风阵阵,老太太嘴角抽了抽:“寒儿生气了……”

        ***

        出了老寨大门,薛绍良已经办好事情,等候多时了,见两个人平安无事的出来,长舒一口气,赶紧为他们打开车门:“凌珂小姐没事就好,快上车吧。”

        车上。

        “不谢我吗?”傅冥寒首先打破沉默。

        凌珂喉咙动了动,活了过来:“你说的也太夸张了!我体能巨好!怎么可能站不起来?奶奶会信吗?”

        恩,还是那个清奇的脑回路,原来她在乎的是这个……

        她要维护自己作为一名顶尖刺客的尊严!

        傅冥寒哂笑:“不夸张,你试试就知道了。”

        那笑声虽浅,但很嚣张啊。

        “主子,凌珂小姐,你们在说什么呀?”铁憨憨薛绍良扭头看向他们,试图参与互动。

        “转回去。”

        “转回去。”

        迎接他的是两位爷阴沉沉的视线。

        “是……”

        薛绍良进入静音模式,车子被他开得晃悠悠的,晃的人昏昏沉沉。

        傅冥寒闭目养神,二叔府里的事,新闻报道的事,虽然提前就已经安排好了,但仍有很多细节需要他耗费心力。

        昨晚几乎没有合眼,今早又继续到集团连轴转。

        这会儿一切尘埃落定,阿珂也安安全全地坐在他身边,终于可以暂时安心了。

        意识模糊间,他仿佛又回到了那天。

        那是个雪天。

        奶奶扶着他的肩膀,眼前是一群哭哭啼啼的人,男人都穿着黑色正装,女人们着黑色套装,戴着黑色面纱。

        他们都很高很高,不,是傅冥寒变矮了,那时的他刚满六岁。

        他以六岁孩子的视角看向周围的人。

        两副黑色镶着金色暗纹的棺材缓缓下葬,那是一场很盛大的葬礼,棺材很沉,绑在起吊机上的绳子摇摇欲坠,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黑与白的强烈对比下,这浮世的拙劣之处一览无余。

        二叔站在他前面低着头,他以一个孩子的视角,清楚的看到了二叔假意抽泣背后,是一副阴险的笑。

        二叔笑了,他也笑了,笑的比二叔更像恶魔。

        葬礼结束,地上的雪已经很厚了,纯洁又无垢,至于那积雪覆盖的薄冰之下,潜伏着怎样冰冷残酷的世界和选择,那时的他就已经知晓。

        渐渐的,他感觉头顶上方一片潋滟阳光洒了下来,阿珂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主人,主人……”

        是的,原本他仇恨整个世界,但现在他只仇恨世界的一部分,与女孩有关的另一部分,他开始热爱了。

        他从梦中苏醒,是阿珂在叫他。

        “你睡了吗?”

        “没有。”

        薛绍良紧握方向盘:明明就是睡着了被凌珂小姐生生叫醒的啊!这凌珂小姐哪都好,就是太硬汉了,一点也不体贴……

        凌珂说:“那天晚上看到waiter鬼鬼祟祟的,我就跟出去了,然后发现盗项链的人就是江赫云,年前进夜园的也是他,原本我是想……”

        呵,江赫云心头中箭,小叛徒!

        傅冥寒没什么表情,缓缓打断:“恩,我知道了,那晚的事,不需要向我解释。”

        “哦。”

        她没问原因,但他却自行答了:“因为我相信你。”

        他没说实话。

        阿珂,因为我爱你。

        当时他心里明明是这样想的。

        ***

        夜园,书房。

        凌珂复习完功课,傅冥寒的文件还有两份没有看完。

        “你先回去休息吧。”

        凌珂好说,合上书本,还没起身,手被拽住了。

        想起下午发生的事,傅冥寒仍然心有余悸,如果当时凌珂说了实话,如果老太太在他到达之前就下手了,他怕是要彻底入魔了……

        他声音淡淡的,语速缓慢,生怕他的阿轲左耳进后右耳出,一字一句的,像教小孩子般耐心:“阿珂,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你能完全信任的人只有我。除我以外,不要轻易对任何人说实话,包括奶奶。”

        保护好你自己,你若出事,我只能毁了这个世界……

        凌珂看向他,郑重其事地点了头。

        傅冥寒轻叹一声,刚想让她退下,却感觉到身旁的柜子里有窸窣之音,很轻微。

        同时,凌珂也觉出不对劲,想起身查看,傅冥寒拽着她的手却猛地用力,将她连同身下的转椅一同拽到自己身前,另一手扶住她的腰身。

        两个人靠近的瞬间,他便倾身吻了上去。

        唇齿轻轻碰撞,本想蜻蜓点水一下,但傅冥寒发现,他对她完全没有抵抗力。

        鼻尖相互摩擦着,那吻也渐渐热烈,仿佛饮鸩止渴。

        一秒,两秒,三秒……

        还想要更多。

        最终趁着动作的间隙,凌珂还是逃脱了腰间那双手的控制。

        看这趋势,难不成真想让她试试能不能站起来吗?

        看着一脸抓狂离开书房的女孩,傅冥寒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对那个江赫云,也不可以说实话。”

        女孩走的大步流星,不带走一片云彩,傅冥寒捏了捏眉心:真想废了她这一身武功,难道下次非得将她绑起来才行吗?

        转回办公桌前,傅冥寒继续拿起未看完的文件,余光瞥向一旁的柜子,仿佛从里面正向外散发着更加浓烈的邪恶气场。

        凌珂被他一套猛烈攻势搞的也忘了查看柜子的事情。

        此刻书房里只剩下傅冥寒,他唇角勾起一抹荡漾着春色的弧度:“出来吧。”

        柜门轻响,一男人的身影出现在窗旁,他懒散地依靠着窗台:“傅冥寒,你绝对是故意的……”

        傅冥寒翻了一页文件,语气如常:“初次见面,喜欢我送你的见面礼吗?”

        ------题外话------

        求票票哦~宝宝们~明天见~

        喜欢这个皇家贵气的新名字吗?

        凌·呆若木鸡·珂